第384章 :杀念狂飙

关灯
护眼
    这声音一起,我心头就是一苦,千方百计想甩开的。却偏偏就跟了上来。说话的声音,正是蓝若影,她说的是“我们”。不用问,拼命四郎肯定也在。

    一转头,果然看见了蓝若影和拼命四郎两人。正向我们疾奔而来。

    我急忙说道:“你们跟来做什么?终南山这里事情多着呢!”

    话刚出口,蓝若影和拼命四郎已经到了近前。一摇头道:“小楼,你不用骗我们。长歌和你说话的时候。我就猜到长歌一定是让你去白石牙。钟炎和莉莉都在那里,我们又怎么能不去?”

    虽然我还没来及和他们说实情。但蓝若影这么一说,花错就明白了。看了我一眼,脸上顿时苦了起来。

    蓝若影继续说道:“你放心,我和老四已经商量好了,钟炎和莉莉。已经不在了,现在的他们,只是一具躯壳,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我们不想假手与人,让我们自己解决吧!”

    我看了看陌楠,陌楠长叹一声道:“如果你变成那样,我也只能这样做,就带他们一起吧!何况,就算我们不带他们,他们难道自己没长腿吗?也一定会去的。”

    我也知道陌楠说的是对的,当下一点头,转身下山,边走边给江长歌打了个电话,江长歌听到消息之后,久久没有说话,最后叹息了一声说道:“照顾好他们!”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心头异常沉重,说的好听,面对昔日的恋人,他们俩真的下得去手吗?到时候别再搭进去两个,当下就对花错递了个眼色,示意他看着点两人,花错比我机灵,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我开始变的胆小,害怕再失去身边的人,不敢面对生离死别。

    下山搭车,一路无话,花错已经去过一次了,路线都熟悉,第二天上午就到了广西东部,从一个山村后面进了山。

    广西的大山,连绵蜿蜒,登高望去,数不清的山头,都在数百米之间,偶有高峰突起,这要是没来过的,还真不好找,好在花错等已经走过一趟,带着我们直接翻山越岭,以我们的脚程,足足在山间疾走了半天,才远远的看见一座较高的山峰。

    花错说就是那座山,我看了一下,山峰整体形状斜插向天,确实有点犬牙的样子。

    几人抖索精神,直近山前,远远的就看见,山脚下好像有几个人,为数不多,或坐或站,身上的描金黑袍很是明显,应该是深井的人,留了几个在山下看守的。

    当下我们就将身形潜伏了起来,这大山之中,藏几个人太容易了,我的本意是,到了近前,看看他们的实力,能动手就直接上,放倒他们再说,要是实力强劲的话,就让颜千凌画死几个。

    可到了近前一看,只一眼,我们几个就全都搂不住了!

    黑袍汉子有五个人,其中一个,身形削瘦,同样是戴有面具,可手中却牵着两条铁链子,铁链子的另一端,分别系在两个人的脖子上,正是陶莉莉和钟炎。

    两人正像狗一样的被铁链子拴着,跪在那里,另外一人,手中拿着一根蛇鞭,正在一鞭又一鞭的抽打在两人的脊背之上,脊背上的衣服都抽碎了,皮肤都抽破了,一块一块的翻卷了起来,可他们已经是尸体了,倒没有血渗出来。

    那人一边抽打着一边还在和旁边的嬉笑,显然是将两人当成了玩物,看他们俩身上的伤痕,在我们未来之前,也不知道被虐待了多久。

    拼命四郎一见,眼珠子顿时就红了,呼的一下就冲了出去,蓝若影紧跟着也冲了出去,我心头怒火也腾的一下就蹿了上来,这帮孙子也太不是人了,人已经死了,将尸体炼成尸,也可以算作一种对付我们的手段,这都可以原谅,可侮辱虐待尸体,就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了!

    我们一蹿出去,那五个黑袍汉子就发现了我们,抓着铁链子的汉子就笑道:“又来了!这回人少点,再抓两个。”一句话说完,手一抖,两根铁链子已经松开,同时单手连拍,分别在陶莉莉和钟炎的头顶之上拍了一下,两人顿时噌的一下就跳了起来,直接向我们迎上来。

    我心头怒火已起,杀意狂飙,口中喊道:“蓝大姐、老四,你们两个拖住钟炎和莉莉一下,我先解决了这几个畜牲。”最后一个字还未落音,我已经蹿到了那手拿蛇鞭的汉子面前。

    那汉子哪会想到我身法会这么快,顿时一惊,下意识的手一抬,对着我就是一鞭,同时另一只手一甩,一条小蛇已经嗖的一声从袖中飞去,直向我脖子上缠来,分明是驱蛇一门的手段。

    我根本就没想过让他们活下去,单手双指一点,一道劲气半空之中迎上了那条小蛇,波的一声,小蛇直接炸成一蓬血雨,另一只手则一把抓住迎面抽来的蛇鞭,一挽一带,口中大喊一声道:“找死!”

    那人虽然也算是好手了,可在我面前,哪里有还手的余地,被我这么一带,已经一个踉跄向我冲来,顺势一拳向我面门砸了过来。

    我双指一收,另一只手紧握蛇鞭不放,一把抓住对方的拳头,手上一用力,咔嚓一声,就将他的手腕折断,猛的往前一撞,利用的手腕做力量的传承体,直接将他的臂骨也撞断,随即一松手,一脚就踢在他肚子上。

    这一脚,我留了力量,我不想让这个家伙死的这么痛快!

    这家伙手腕和臂骨被折断,已经惨叫连连,又被我一脚踢中,身体倒飞,再也抓不住蛇鞭了,手一松就往后飞去。

    我对他恨之入骨,哪里肯放过他,心头那股久未出现的凶残气息,也随着我的杀念大动而释放了出来,一闪身就跟了过去,他刚落在地上,我已经到了他的身边,想都不想,接连出手,直接将他的另一个胳膊和两条腿全部打折。

    随即一脚踢在他脑袋上,将他踢昏了过去,还是没要他的命,苏振铭说的对,你不够凶残,人家就不怕你,今天,我就拿这几个人做例子,我要让所有深井的人都知道,和我们作对的下场会怎么样。

    另一边陌楠和颜千凌正在双斗高瘦汉子,那汉子有点手段,以一第二,也没落下风,旁边的花错则以一打三,还将那三个黑袍人逼的手忙脚乱。

    倒是蓝若影和拼命四郎,正在钟炎和陶莉莉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中,奋力躲闪,蓝若影一句话不说,只是面色煞白,双目不停垂泪,拼命四郎身上已经见了血,躲闪一下,就喊一声:“莉莉!你醒醒啊!我是四郎啊!”

    他们虽然说可以放下,可真正到了面对的时候,还是无法放下,特别在他们看见两人被虐待的时候,估计心都碎了。

    我转过头来,不忍在看,拼命四郎的呼喊声,就像一把尖刀一般,每一声都扎在我的心上。

    可陶莉莉和钟炎,早就已经是尸体了,哪里能听到他的呼喊,仍旧疯狂的攻击着两人,好在他们被炼成尸后,原先的手段都无法施展了,不然只怕以这种打法,蓝若影和拼命四郎早倒下了。

    我昂头发出一声怒吼,感觉愤怒已经快要将我燃烧,全身散发出来的杀意,烧的我眼角都开始隐隐发疼,在极度的愤怒下衍生出来的憎恨,正在逐渐将我吞噬。

    我一闪身就到了花错的身边,一把就抓住一个黑袍人,啪的一拳,直接将他的胸前打出一个大洞来,拳头硬生生从前胸打进去,从后背穿了过去,血淋淋的拳头,看上去触目惊心。

    可鲜血却更加刺激起了我疯狂的杀念,拳头一振,劲气激荡,直接将那人的尸体震成了数块,其中一块,砸向旁边一人。

    我一拳打死了一个,死状还如此凄惨,那人早就吓的腿软,被尸块砸中之后,转身就跑,可我的杀性,已经升腾了上来,哪里会放过他,猛的一闪身,就到了他的背后,对着他的后脑就是一拳,蓬的一声,整个脑袋粉碎,升起一蓬血雾。

    随即鲜血从那人的颈腔之中狂喷,没有了脑袋的身体,由于奔跑的惯性,还一直向前冲出了几米,才摔在地上,浑身神经反射性的抽搐了几下,才不再动了。

    旁边那人见我连杀两人,而且手段之残忍,骇人听闻,心头慌乱,被花错一记九亟点中胸前,直接软到在地,也不得活了。

    我一转身就风一般的掠向那高瘦汉子,他才是罪魁祸首,要不是他将钟炎和陶莉莉炼成尸体,钟、陶二人也不必受此侮辱。

    那人的手段,明显比其余四个高出一大截,一见我冲向他了,顿时虚晃一招,猛的尖啸了一声,正在疯狂攻击蓝若影和拼命老四的钟、陶两人,悠忽一下就飞了回来,分左右向我疾攻。

    而此时那黑袍人则已经开始转身飞奔,分明是想利用陶莉莉和钟炎拖住我们,自己好逃得性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