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血洗白石牙

    那厮一边飞奔而走,一边抖手发出一支烟花,烟花一离手。嗖的一声就飞上了半空之中。啪的一声炸开,瞬间化成一朵巨大的黑色牡丹,在半空之中。那叫个醒目。

    我虽然极度想杀了他,可也不能不顾自己,当下抽身闪到一边。躲开陶莉莉和钟炎,本想再追上去的。以我的速度,那孙子绝对跑不掉。可陶莉莉和钟炎就像疯了一般疯狂攻击我。蓝若影和拼命四郎拦都拦不住。几番纠缠下来,那孙子已经跑远了。

    我眼看着那孙子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山上。心头怒火压制不住的往上蹿,将牙一咬。一横心,大喊一声道:“你们四个拦住他们俩。”人随话出,劲道运与后背之上,直向前冲。

    我这一不躲。钟炎和陶莉莉分别击在我的后背之上,我硬受一击,身上本来伤势就未愈,这一下顿时将我的旧伤也引发了出来,前胸后背,一起疼痛无比,可我却借这一击之力一蹿,终于脱离了两人的纠缠,花错四人合力将他们俩缠住,我则飞身疾追。

    那孙子的身法怎么能和我比,几个起落,我已经追近了一段距离,那孙子大惊,玩了命的往山上奔去,我铁了心要他的命,自然不肯放过,身法愈加快速,两人一追一逃,片刻就到了半山腰上。

    就在这时,从山上呼拉拉冲下一队人来,足有十来个,全是身穿描金黑袍,带着面具,领头的一个,却是修随心。

    我一见顿时就明白了,苏家这是归顺了深井,为深井所用了,怪不得苏二娘会和深井老大、雷震一起出现暗算天宫首圣。但我深信,苏家绝对不会是真心臣服,搞不好这次白石牙之行,并不是深井老大的意思。

    我为什么这么想呢?深井老大摆明了是想利用我收集齐十二金乌,甚至变着法子的将十二金乌往我手里送,按道理来说,他知道我们来寻金乌石,是不会阻拦的,但苏家的人,则一定会!

    更有甚者,我怀疑苏振铭和苏出云,已经补了深井九煞的位置,深井九煞之中,老九朱国富死了,老八张昊海自断一手退隐了,老三张宗树、老四朱达盛、老六韩光祖则倒戈了,空出来五个位置,急需人手补位,搞不好苏二娘、苏写意、叶知秋都能排上。

    这深井九煞的位置,可是各自有一众人手的,如果说是苏家的人派来阻止我们的,我完全相信。至于修随心,原先江长歌没提到,应该也是才从终南山那边赶过来不久。

    可不管是谁,除非能赢得了我,不然今天都是一个死!

    必须死!

    所以我想都不想就冲了出去,人还未到,浑身金光爆闪,七成金鳞真龙之力尽出,一冲进人群之中,已经接连用生命之春点中了两人,随即就是一招风火流云,将向我攻击的几人逼开。

    那两人一被我点中,身上立即生出绿叶来,由于我力量全出,绿叶生长的速度极其快速,只来得及惨叫了几声,就已经被藤蔓围绕,成了肥料。

    那些人大惊,修随心喊道:“不要让他近身,不要和他硬拼,困死他就行!”

    话刚出口,我已经闪电般掠到了一名黑袍人身边,一拳打爆了他的脑袋,顿时将所有人都吓了愣了三秒。

    三秒!对我来说,起码两条命!

    就从他们一发愣开始,到醒悟过来,纷纷走避躲闪之时,又有两人死在了我的手下,一个被我用手生生插进腹中,掏了五脏六腑,肠子流了一地,另一个则被我一拳打在后背之上,脊背尽数碎裂,随即才一脚踩爆了他的脑袋。

    越是血腥,我越是兴奋!越是兴奋,出手就越是凶残,越是凶残,场面就越是血腥!

    我知道自己有点不对劲,也知道这种凶残暴戾的气息是属于金乌石的,长时间这样的话,对我的损伤也会十分严重,可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完全不想去管这些,在我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杀光这些家伙!

    所以我展开了一次进入三十六门之后,最为血腥的杀戮!

    所有的人,包括修随心在内,都会在一个照面就被我打飞,唯一不同的是,修随心被我打飞之后,还能及时躲过我第二下杀着,而其余的家伙,只要一被我打飞,则统统都死在我的手中。

    他们的速度远没有我快,他们的力量远没有我大,他们的心,也远没有我狠辣!

    我下手极狠,就像和他们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般,每杀一个人,死状都极其恐怖,最惨的一个,我一拳没打死他,只是飞了出去,我却趁他还没落地之时追了上去,一下抓住了他的双脚,生生的将他撕成了两片。

    任何手段都没用!依靠的,完全是力量,和野兽一般的凶残!

    片刻之后,整片山坡已经被鲜血染红,十来个黑袍人,已经仅仅剩下三个,外加修随心和那个被我追上山来的炼尸一门的孙子。

    几人再也没有勇气面对我,修随心发一声喊,悠忽一下就向山下狂奔,其余四人则一齐跟上,个个都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能生一对翅膀给他们,才合他们现在的心意。

    我紧跟着疾追,一闪身就到了最后那人身后,直接凌空从他头上翻过,就在翻过的那一瞬间,我已经扭断了他的脖子,足不停步,继续追上了第二个,挥手如刀,一掌切在那人的脖子上,在巨大的力量面前,人体显得那么脆弱,一掌切过,就听呼的一声,一颗脑袋已经飞了起来,身体仍旧向山下狂奔好远才摔倒在地,血喷如泉。

    我陡然飞身而起,一脚踢在半空中的那个脑袋上,那脑袋呼的飞去,撞在第三个人的后脑之上,蓬的一声,两颗脑袋同时撞碎。

    就在两颗脑袋撞碎的同时,我已经追上了修随心,一拳打出,修随心虎吼一声,猛的一转身,手中棋盘一横一挡,砰的一声,棋盘碎裂,修随心口吐鲜血,身形向山下翻滚,而我又找上了炼尸门的孙子。

    还没等我动手,那孙子已经吓的惨叫出声,估计他的内心,此刻是崩溃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这白石牙,遇上一个从地狱里释放出来的恶魔。

    可惜,他的惨叫声,引不起我任何的怜悯,此刻我的心中,只有残忍!

    我一掌就切在了他的脖子上,这一下,我只用了足够将他打晕的力量,他和那个拿鞭子抽打钟炎、陶莉莉的孙子一样,必须得死,却别想死的那么痛快!

    一昏过去,我就一把将他夹在腋下,飞身到了仍旧在翻滚的修随心面前,一脚将他也踢昏了过去,修随心在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曾暗中救过江长歌,我虽然凶性大发,却未丧失理智。

    我将两人夹着,回头看了一眼,想看看还有没有活口,却只看见半山坡的鲜血,以及十来具残缺不全的尸体,目光所及,宛如修罗地狱。

    说实话,我自己也是一惊,杀人的时候,并没有感觉有点太过凶残,可现在看着这些尸体所呈现出来的血腥场景,自己也觉得有点恐怖。

    我知道,这股杀意必须压抑下来,再让他肆虐下去,只怕会再度失控,当下强压怒火,一转头,夹着两人就下了山,金乌石的事,暂且放在一边,我必须要让他们知道,激怒了我之后,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片刻到了山脚,花错等人已经将钟炎、陶莉莉制住了,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两人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蓝若影抱着钟炎的脑袋,眼泪无声的流淌,拼命四郎则跪在陶莉莉的身边,满脸泪痕,一大颗一大颗的泪珠,不停滴落。

    真正的伤心,不是撕心裂肺的哭喊,而是泪落无声!

    我心头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杀意,腾的一下又升了起来,将两人往地上一丢,转身去将那个被我打断四肢的家伙也拖了过来,丢在那炼尸门人的身边。

    随即我上前,直接折断了那炼尸门人的四肢,每一处都把骨头刺了出来。

    巨大的疼痛,使那人醒了过来,发出恐惧到极点的惨叫声,一阵阵恶臭传来,竟然吓的大小便都失禁了。

    随即我弄醒了修随心,我可以放过他,却要让他将话带回去,所以他一醒,我立即说道:“我不杀你,但你要是想跑,就死定了!”

    修随心立即老实了,他也是老江湖,一见这阵势,就知道我要干什么。

    我走过去捡起了那根蛇鞭,随手一抖,啪的一声炸响,手一甩就抽了过去,一鞭抽过,那炼尸一门的孙子,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整个脊背上,已经渗出了一道血痕。

    我连他的面具都懒的拿下来,他是谁,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要让他受尽折磨而死!

    惨叫声还没落,我第二鞭已经抽了下去,随即一鞭接着一鞭,一鞭连着一鞭,那孙子忒的没种,几鞭一抽,就脑袋一歪,又昏死了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