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凶性大发

关灯
护眼
    我怎么可能让他这么容易死,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肋骨,生生折断。巨大的痛苦。再度将他疼醒,我还顺便将原先那个驱蛇一门的孙子也折腾醒了。

    然后自然是一顿疯狂鞭挞,将两人打昏过去之后。再度折磨醒,继续抽打,如此反复几遍之后。两人已经被我抽成了血人,终于承受不住。双双断了气。

    我仍旧不断地抽打着他们的尸身,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每抽一下。都带起一条肉丝来。两人的尸体没用多一会,已经成了两堆烂肉。

    血腥味。弥漫在空中,一下又一下的鞭挞声。每一声都充满了憎恨和残忍!

    修随心忽然哇的一声干呕了起来,估计他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我这种行为,和疯子差不多。一定在修随心的心里留下了极为恐惧的阴影,我敢保证,修随心以后不管什么时候见到我,都不会再敢和我动手。

    陌楠忽然扬声道:“镜楼!住手!”

    花错也一闪身到了我面前,一伸手夺下了我手中的蛇鞭,一把抱住我的胳膊,疾声喊道:“镜楼哥!够了!他们已经死了。”

    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双目之中,怒火熊熊,心头杀意仍旧在飙升不止,一转头看向修随心,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放你走,一是因为当年你对江长歌暗施援手,二来,我也要你将今天所看到的,都告诉深井中人,让他们记住,不管是谁,再做出这等卑鄙的事来,我必定让他不得好死!”

    不需要我指明,修随心也知道我指的是陶莉莉、钟炎二人,当下一点头道:“我明白了。”

    花错也说道:“将金乌石交出来,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很快我们就会找上门去,让他养好伤,在乌龟壳里等着!”

    修随心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还没找到,这白石牙上甚大,我们也没有守护灵感应,只能一点一点的搜索,无异于 大海捞针,到哪里去寻?”

    陌楠这时看了花错一眼,花错眉头一皱,又一点头,对陌楠递了个眼色,示意修随心身上确实没有,这里藏着的,就是圣手青猿对应的金乌石,如果在修随心身上,花错一定感应的出来。

    陌楠这才说道:“你们前来这里,是谁让你们来的?你们怎么知道这里会有金乌石?”

    我听的一愣,对啊!我怎么就没想起来,这个地方是李药药告诉我们的,如果李药药之前告诉过苏写意,估计早就被苏家的人取走了,金乌石还在,那就说明李药药在告诉我们之前,谁都没说,既然连苏写意都不知道,那他们是怎么知道这里有金乌石的?

    修随心眉头一皱道:“这我真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是第八煞星叫来的,我则是苏写意让我来的。”

    我冷哼一声道:“第八煞星?”

    修随心一点头道:“不错,苏家归顺了深井,苏二娘做了第三煞,苏写意做了第四煞,原先的第七煞鲁胜先,则升为第六煞,七、八、九三位,则分别归了苏振铭、苏出云和叶知秋。”

    我一听果然如此,和我猜测的一点不差,深井将苏家这帮祸害全都收了,还个个身居要位,当真想不通这个深井老大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他就不怕苏家的人将他架空?苏家的狼子野心,三十六门中人,人人皆知,深井老大会不知道?这是完全没将苏家放在眼里,还是另有隐情?

    刚想到这里,陌楠已经一点头道:“你走吧!念你尚有一丝良知,我劝你一句,尽快脱离深井和苏家吧!李药药的虫蛊,已经解了,如果你想脱离他们,我们也可以帮你解了虫蛊。”

    修随心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苦笑来,缓缓摇了摇头,一句不吭,转身大步离开,孤单削瘦的身影,逐渐消失。

    一直等到修随心走远了,陌楠才走了过来,伸出纤纤玉手,握住我的手道:“镜楼,你刚才的样子好可怕!答应我,无论如何,不要失去自己的心智。”

    我一点头,刚想说话,拼命四郎忽然昂头惨嘶了一声,声随风散,回荡不止,就像一头受伤的孤狼,在对着苍天发泄着心头的悲伤。

    我的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

    花错和颜千凌转身去安慰他们,花错还好,颜千凌才对蓝若影说了一句话,自己倒是嚎啕大哭了起来。

    陌楠也过去,陪着蓝若影哭了一会,轻声劝道:“蓝姐,人死不能复生,钟二哥已经去了,我们现在,应该断了他的引魂根,让他入土为安!”

    花错也劝拼命四郎道:“老四,莉莉泉下有知,也不愿你如此伤心,断了她的引魂根,让她去吧!”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引魂根是什么,应该是炼尸术中用来维持尸体听令与施术者的关联,引魂根一断,也就再无牵挂了。

    陌楠这时一咬牙道:“蓝姐,你下不了手,我来!”

    蓝若影却一把将钟炎的脑袋抱在怀中,猛的一抬头道:“我自己来!钟炎喜欢了我这么久,我怎么也要送他一程。”

    一句话说完,又凄然泪下,姐妹三人再度哭成一团。

    我只觉得心头一阵阵的杀念,再度止不住的往上飙升,心中一个声音不断反复说道:“都是你没用!如果你足够强大,就可以保护你身边所有的人,这些人的死,全都是因为你!”

    我脑海之中一阵一阵的嗡鸣,心头那种深深的自责感,不断的刺激着我,我隐隐觉得,自己灵魂深处最黑暗的一面,即将快要被释放出来了。

    我拼命压抑着自己内心那种狂飙的杀意,我的理智还在,知道这是金乌石对我的诱惑,我要是顺从了它的意思,那将会再一次凶性大发。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金鳞真龙这次竟然没有出声阻止,任由金乌石的杀意,不断催生着我自己内心深处的凶性,好在我领悟了阴阳五行的奥秘,虽然金乌石不断滋涨着凶残暴戾的气息,我却仍旧能压制的住。

    偏偏这个时候,拼命四郎忽然喊了一嗓子:“莉莉!我送你上路,一路走好!”一句话说完,一反手就从花错的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一匕首就在陶莉莉的咽喉处切开了一道口子,口子一切开,顿时一道青烟飘起,凝而不散,在空中飘荡了片刻,才缓缓散去。

    这边青烟刚散,那边蓝若影也悲声道:“钟炎,下辈子,我一定给你做媳妇!”也一刀切开钟炎的喉头,一样的青烟飘起。

    我脑海之中顿时轰的一声,原来阴魂根就是在尸体之内注入一口气,气息和施术者相通,可怜钟炎和陶莉莉,死后还要受这般摧残。

    当下心中恨意再也压抑不住了,像杂草一般疯狂滋生,一口怒气几乎将胸膛快要撑炸了开来,猛的一昂头,陡然发出一声类似野兽一般的嘶吼。

    嘶吼声一起,就听到花错惊呼道:“不好!镜楼哥失控了!大家千万不要被他误伤。”

    我的双眼之中,看着一切,都是红彤彤一片,估计是双目之中充 血了,看到任何东西,都有一种想要将之摧毁的念头,双手双臂之上,逐渐生出片片鳞甲一般的物体,指甲也变得尖利了起来,口中两颗獠牙,逐渐伸出了唇外。

    我知道自己的凶性大发,引得金乌石夺体了,但我此刻脑海之中,还有一丝残存的理智,猛的一回头,嘶声吼道:“你们走!将钟二哥和莉莉的尸体埋了,立即赶回青龙峰。”

    我这一转头,陌楠一见我的模样,顿时大惊失色,颤声道:“镜楼......”

    我猛的一挥手,头一转,口中大吼道:“你们走!”身形已经腾空而起,直向山峰之上蹿去。

    我必须离开他们,金乌夺体之后的我,就是一头凶兽,虽然我的视力、听力、体能都在这一瞬间,达到了巅峰,却没有一丝理智,心中存有的,只是杀戮和暴戾,我和他们在一起,只会害了他们。

    而且这一次金乌夺体,不像上一次,上一次我是被迫激发了金乌的力量,可这一次,却好像是金乌石在引诱着我,将我的凶性一点一点的激发了出来,最后才夺取我的身体,究竟还能不能像上次那样幸运,还是个未知数。

    但奇怪的是,我一直掠到了山顶之上,只觉得体内的力量在源源不断的增长,可我的神智,却并没有被完全排挤出局,我仍旧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像我自己的神智和金乌石的意志,在共同控制着我的身体一般。

    我站在山头上远远的眺望,忽然看到了一个身影,在群山之中狂奔,正是修随心。

    随后我就想到了几个人!

    苏振铭、苏出云、叶知秋!

    如果我这一次死了,三十六门后人之中,将无人可以克制他们,花错、小狗子虽然都不错,可比起这三人的奸诈狡猾来,还差了一点,何况苏家兄弟还得到了深井秘卷。

    不行!就算死,我也得杀了他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