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大闹标驮平

    这个念头一升起来,我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个从来不敢想的大胆决定,反正我现在这个样子。不人不鬼的。虽然丑陋,体能却是巅峰状态,就连身上受的伤。都没有疼痛感了,趁着这个身体,多杀几个!

    而修随心此去。必定会向苏家的人禀报事情经过,只要跟着他。就能找到对方,苏家的人之中。不管是苏二娘、苏写意、苏振铭、或者苏出云。都不是好鸟。不管逮着哪一个,都可以直接杀了。

    主意一定。我飞身下山,快到山脚的时候。又遇上了花错、陌楠、颜千凌和蓝若影、拼命四郎五人,却没见钟炎和陶莉莉的尸体,大概已经被他们埋了。

    几人正准备上山,一见我又飞奔而下。陌楠顿时疾喊道:“镜楼,不要忘记我的话,保持住自己的一丝神智啊!”

    花错也大声喊道:“镜楼哥!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我直往山下奔去,冲着他们喊道:“你们回去!”一句话出口,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

    话一出口,几人脸上顿时一片诧异之色,花错脱口而出道:“镜楼哥竟然还认识我们!”

    我身形不停,呼的一声已经从他们身边掠过,再度喊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们回去!”

    一句话说完,我已经闪身飘飞出去十几丈远,金乌石给予我的力量,让我十分强悍,几乎是全面的提升,而且体内的力量,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我的经脉百骸之中,已经开始因为过度的充实,而感觉到有点肿胀,迫切的需要一个对手,来宣泄我这无尽的力量。

    说实话,连我自己都感觉到有点恐怖,如果以现在的姿态,即使遇上雷震,我也敢和他一战。

    几人并没有追来,我整个人已经快的如同一道青烟,身后留下的,是一连串的身影,他们也清楚,在这种速度下,即使是陌楠,也肯定追不上我。

    我也不想让他们追上来,如果真的跟着修随心找到了苏家的人,我不想让他们看见我更加残暴的一面。

    而且,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完全失控!

    我疯了一般向着修随心消失的方向疾追,修随心并不担心我们会追杀他,所以奔走的并不是很快,在这种情况下,我很快就追上了他,就在远远看见他背影的时候,我就放慢了速度,我是要跟踪,不是要击杀,绝对不能让修随心发现我。

    跟着修随心,一路向东,一直走了两里路左右,修随心忽然停了下来,警惕的四周观看了一下,大概是在看有没有人跟踪他,我哪能被他发现,立即藏身在一块巨石之后。

    修随心看了一圈,没有发现我,却忽然掉头向北而去。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修随心也是老江湖,他故意往东走,就是想看看我们有没有跟踪他,现在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才转道前往真正聚集之地。

    我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一直走了几个小时,就看见一座和白石牙差不多高的山峰,两山相望,颇有点隔空呼应的模样。

    修随心刚到山脚下,忽然风声呼呼,接连蹿出三四个汉子来,全都是深井中人的装扮,一见修随心,其中一人就沉声喝问道:“修随心,你来标驮平做什么?”言辞之中,颇不客气,好像修随心根本就不应该或者不配出现在这里一样。

    我一听就乐了,修随心好歹也是三心二意中的人物,我即使在现在金乌夺体的状态下,都得三招才能拿下,实力算是相当强劲的了,这黑袍人却对他如此厉声相责,显然在深井中地位不低,起码比修随心的地位要高,又或者,他的主人地位很高,狗仗人势。

    这样的人却也只守在山脚,这说明了在这里的,绝对是个大人物!而标驮平,则应该是这座山的名字。

    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怕,那怕在这里的是深井老大、雷震和苏二娘,我也不怕!一是我知道深井老大他们受了伤,得修养半个月左右才能恢复,像他们这样的级别,还得修养半个月的,那伤势绝对轻不了。

    至于其他人,我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深井和苏家所有人,除了这三个,其他的都不是我对手。

    修随心却没有计较那人的无礼,反而恭恭敬敬的一拱手道:“修随心求见第三煞主,有要事禀告。”

    那黑袍人却显得极其不耐烦,一扬手说道:“三煞主有事,随老大先离开了,这里只有我们雷爷,有什么事,和我说也一样。”言语之中,更显张狂。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这里真的是深井老大、雷震和苏二娘的养伤之地,还别说,整在这里是挺清净,也足够隐秘,十万大山之中,多的是老林子、山洞什么的,随便往那一转,天宫首圣也找不到。

    而这山脚下的几人,应该都是属于雷震的部下,在这里守卫的,雷震在深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的部下,尾巴自然也可以翘得高高的,对修随心不假颜色,倒也可以理解。

    可惜的是,他们却没有想到,我会暗中跟踪修随心来到这里,更凑巧的是,深井老大和苏二娘都不在,就剩下一个雷震,如果我没记错,在和天宫首圣一战之中,雷震的双手被打的焦黑,实力必定大打折扣,这一下,我是真的捡着宝了。

    一念至此,立即高声暴喊道:“让雷震滚出来见我!”

    人随话出,身形一闪而至,直接绕过修随心,对着那黑袍人一掌拍出,狂暴劲气,瞬间飚起。

    那黑袍人到底是雷震手下的人,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我声音一起,已经做出了随时应变之态,一见我出掌,已经知道自己不敌,连挡都不敢挡,闪身一个翻滚,躲了开去,口中则大喊道:“示警!有敌来犯,修随心是内奸!”

    我自然不会替修随心解释,修随心一见我出现在他身后,又听那黑袍人这么一喊,面色顿时一阵苍白,知道自己这黑锅是背定了,又知道自己不是我对手,出手也无用,当下一跺脚,转身疾走而去。

    那黑袍人虽然知道我厉害,却也没看得起我,仍旧大喊道:“兄弟们,一起上,就地处死!”

    他这一喊,从暗处呼啦啦就涌出了十来个黑袍人来,一起向我围了上来,我明白,在这些人眼里,雷震才是神一般的存在,雷震也确实有称神的资格,所以他们尊崇的,只有雷震一人,除了对深井老大或许有几分敬意,对其他人并不会害怕,可惜,他们今天遇到的,是一个恶魔!

    我一闪身就飘了过去,指点拳打,脚踢肘击,直接展开了疯狂的杀戮。

    这些家伙确实身手都不错,有四五个都拥有和王敬轩差不多的实力,相对来说,比较麻烦一点,可这并不妨碍他们死在我手上,在被金乌夺体的我面前,他们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三五个回合,十来个黑袍人已经被我解决掉了一半,其中一个是在我双手各抓断一个黑袍人的脖子,还没来及撤回,他已经攻到了我的身边,我无奈之下,只好一口咬断了他的喉管。

    这个举动,像极了一头野兽!

    而且随着我咬断他喉管时,流入我口中的鲜血,引得我喉头一阵阵干渴,只想抱住一个,痛痛快快的喝一顿血才爽,浑身更是直接散发出一种淡淡的血腥味来。

    剩下的黑袍人,开始惧怕了,纷纷向山上撤退。

    虽惧不乱!他们还有主心骨,不管我多凶残,在他们看来,只要雷震一出面,什么事都可以解决,事实也确实如此,雷震解决不了的事情,还真的不多。

    但现在的我,却不是现在的雷震可以解决的,如果雷震完好无损,我不一定能赢,可在我实力大增,雷震却重伤未愈的情况,胜负就是个未知数了。

    所以我不但不怕,反而十分的渴望!渴望杀了雷震!

    我没有忘记钟炎、陶莉莉的死,如果不是雷震,他们也许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一路追杀,沿途不断有黑袍人加入阻拦,雷震所部,本来就是深井之中最大的势力,手下的硬手,也确实不少。

    可惜,他们不应该现身阻拦我的!

    谁挡我的道,都只有一条路-死路!

    所向披靡,出手如电,凶残暴戾,毫不手软。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反正回头看时,尸骸凌乱的散落在沿途的山坡上,鲜血染红了杂草和土地,每一个尸体都残缺不全,这里已经成了第二个修罗地狱!

    我继续红着眼往山上杀,我要让所有的黑袍人,都留在这深山之中,其中,也包括雷震。

    就在这时,山顶之上,忽然响起一声霹雳般的暴喊声:“放他上来!”

    四个字一出,那些早就惊恐不已的黑袍人,呼啦啦的四散逃开,我则猛的一抬头,看向山顶,浑身一阵阵的燥热,霹雳雷震!你终于出现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