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阴毒苏振铭

关灯
护眼
    我看了看那堆碎石,心中十分欢喜,想起金鳞真龙的话。心中豪气顿生。随即想到了苏家众人,可惜没有找到,不然大杀一场。那才痛快。

    我寻了处山泉,喝了点泉水,四下也无人。将衣服脱了,洗了一下身上的血迹。我连番厮杀,身上撒满了血。不但看着如同恶鬼。血迹干了。也极其不舒服。

    一番浆洗下来,血水将山泉都染红了。我拧干衣服穿上,冷倒不冷。只是十分饥饿,可也没时间找吃的,不知道花错等人可还在白石牙了,我得回去找他们。

    再说了。白石牙上还有一颗金乌石。

    当下闪身下山,一路疾掠,回到白石牙山脚之下,本想找一下陶莉莉和钟炎的坟墓,给他们磕两个头,虽然是同辈,可他们年岁都比我大一点,而且死者为大,告别一下总是应该的,可寻了一会,也没找着两人坟墓所在,估计是花错等人担心他们的尸体再被利用,给埋到了隐秘处。

    找不到也只好作罢,我直上白石牙,一路之上,血腥场景到处都是,全都是我之前所为,当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现在恢复了过来,看的我惊心动魄,知道自己这番杀孽,实在不轻,而且下手十分残忍,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不由的心生悔意。

    一直上到山顶,也没看见花错等人,不由得有点焦急起来,我这一去一回,并没用去多长时间,按正常推算,花错等人不一定这么快就能寻到金乌石,他们已经到了这里,虽然我出了点意外,可也不会就这么空手而回,应该还在这白石牙之上。

    别的我倒不怕,我就怕他们万一再遇上雷震,而且修随心去找苏二娘的时候,雷震手下黑袍人说过,深井老大和苏二娘都离开了,也有可能是来了白石牙,如果遇上了花错等人,那就大事不妙了。

    刚想到这里,忽然山中传来轰的一声巨响,随即整个白石牙都颤了几颤,好像有人在山腹之中开炮炸山一般,我顿时就明白了,花错几人这是从哪个山洞钻进去了,这声巨响,如果不是和谁发生了大战,就是触动了什么东西所发出的巨吼声。

    当下我立即飞身搜寻,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个山洞,花错有圣手青猿可感应对应的那块金乌,我却感应不到,明知道花错等人在山腹之中,却寻不到入口,心中更加着急。

    就在这时,山脚下忽然闪起了几道身影,正急速向山上蹿来,一入眼,我就看见,其中带头的一人,正是深井老大,而跟随在他身边的几人,分明是苏振铭、苏出云、叶知秋和修随心、苏二娘,分明是修随心回去禀报之后,几人前来搜寻我们来了。

    深井老大在,我自然不敢露面,立即藏起身形,暗提小心,仔细观察起来。

    同时我也松了一口气,既然深井老大和苏二娘在这里,那就说明花错他们没有遇上他们,刚才那声巨响,很有可能是在山腹之中和什么玩意相拼,相信金乌石附近,一定有凶兽看护,一般的凶兽,根本不会是花错等人的对手,只要他们不在这个时候出现,倒也没有什么大碍。

    片刻深井老大率领几人上到了山顶,和我一样,登高四望,搜寻一圈之后,却无任何所获,立即沉声对修随心道:“你确定花错和陌楠等人还在这里?”

    修随心一点头道:“我去标驮平的时候,只有一个徐镜楼跟着我,我们刚才遇到雷爷,雷爷也说只有徐镜楼一个人,陌楠她们并未跟随在徐镜楼左右,他们要寻金乌石,必定会在这里,刚才巨响之声,也是从这里传出,应该还在此山之中。”

    苏振铭忽然看了一眼修随心道:“修老,你说是徐镜楼放了你?这一路上山,场面可够血腥的啊!他和你好像没交情吧?为什么就偏偏放了你呢?”

    修随心面色一白,看了苏振铭一眼道:“你怀疑我?”

    苏振铭嘿嘿一笑道:“不是怀疑你,只是实在有点不信,看雷爷的模样,好像也吃了徐镜楼的亏,徐镜楼都能让雷爷铩羽而归,又对我们其他人如此狠辣,你却连点彩都没挂,就这么悠哉悠哉的回去了,给你你会不会相信?”

    修随心冷哼一声道:“我修随心自从跟随苏家,一向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当时徐镜楼确是没有对我动手,只是不许我动,在我面前,一鞭接一鞭的活活抽死了贾小鬼,随后就放了我,让我传话给你们,事实确是如此,你要猜疑,我也无话可说。”

    苏振铭双目一冷道:“反正也没有活口,你怎么说都行了,可你为什么又将徐镜楼引去了标驮平呢?而且时间拿捏的如此凑巧,大家都不在,就剩一个雷爷的时候,你带着徐镜楼过去了。”

    修随心面色更是苍白,恨声说道:“那徐镜楼被金乌夺体,身法、功力远不是我所能及,他暗中尾随我而已,我前去标驮平,就是要通知大家小心。”

    苏振铭嘿嘿笑道:“你这通知的真不错啊!标驮平上下三十多号好手,死的就剩雷爷一人,我怎么总觉得你不大对劲呢?你该不会是看李药药脱离了苏家,你也有这个想法吧?不瞒你说,舅舅这次前去寻李药药的晦气,就是想杀鸡儆猴,但愿你老人家还没有老糊涂。”

    话刚落音,苏二娘就阴声道:“振铭住口,修随心对苏家之忠心,不比你差,他绝非李药药之流可比,李药药等人,是为娘用虫蛊所制,他却不是,若是想走,他早就走了!”

    我听的一愣,我一直以为修随心也是被虫蛊所制,就连李药药也是这么说的,谁知道他却不是,这倒是奇怪了,难道说苏二娘对这个修随心,法外开恩?

    苏二娘一出声,苏振铭就点头道:“娘,孩儿知道了。”一句话说完,就不再言语,可双目之中,却仍旧有阴狠之色。

    修随心对苏二娘一拱手道:“多谢三煞主信任,修随心必定誓死追随。”

    苏二娘转头看了一眼修随心道:“你为苏家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修随心眼圏一红,低声说道:“应该的!”仅仅三个字,就说不下去了,只是眼神之中,充满了欢喜之色。

    我顿时又是一愣,这种眼神我太熟悉了,拼命四郎看陶莉莉的时候,钟炎看蓝若影的时候,花错看颜千凌的时候,还有我自己看陌楠的时候,都是这种眼神,难道这修随心竟然喜欢苏二娘?还是说他们俩早就有一腿?也就因为这个,苏二娘才没有给修随心下虫蛊?

    刚琢磨到这里,深井老大忽然说道:“这事揭过,不许再提,修随心,刚才你说,徐镜楼用鞭子活活打死了贾小鬼,是你亲眼所见?”

    修随心一点头道:“不错,我亲眼所见。”

    深井老大一阵哈哈大笑道:“太好了!出云,你和知秋立即动身,去一趟湘西,将贾小鬼的惨死的事情,告诉炼尸一门的甄阎王, 将贾小鬼的死状,描述的越惨越好,我看这个老不死的,这回出不出山。”

    苏出云点头应了,和叶知秋转身下山,我十分想悄悄跟上去,将两人给杀了,可又顾忌深井老大,何况苏二娘也在,当下只好隐忍不发,眼睁睁看着苏出云和叶知秋下山走了。

    我知道这回肯定是又招上什么麻烦了,听深井老大的意思,我杀的那炼尸门的家伙,后面有个大靠山,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就算时间重来一遍,我也会将那孙子活活打死,何况我现在连雷震都不怕,管他什么甄阎王假阎王的。

    苏出云一走,深井老大就说道:“既然花错和陌楠都还在此山之中,大家分开来搜,一发现他们,立即发烟花通知大家,大家小心一点,徐镜楼搞不好也回来了。”

    苏振铭道:“我和修老一起吧!我们两个相对弱点,万一遇上对方,也好有个照应。”

    深井老大深深的看了苏振铭一眼,沉声道:“振铭说的是,你们俩一组也好,大家分开找。”一句话说完,身形已经飘飞而走,眨眼消失在山林之中,身法极快,显然受的伤已经恢复了许多。

    深井老大一走,苏二娘也飞身向另外一个方向离开,我看着剩下的苏振铭和修随心,顿时一阵欣喜,这倒真是个好机会,深井老大和苏二娘都不在,修随心断然不敢和我动手,一个苏振铭,哪里是我的对手。

    刚想到这里,苏振铭忽然对修随心说道:“修老,刚才怀疑你,真是对不住了,你老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往心里去。”

    修随心叹息了一声,脸上显露出一丝苦笑,正要说话,面色陡然一惊,猛的看向苏振铭,诧声道:“你想干什么?”

    苏振铭这时却一刀就扎向了修随心的心口,脸上露出狰狞之色狂笑道:“我想要你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