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窝里斗

关灯
护眼
    就在苏振铭手中小弯刀刺出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

    在深井老大和苏二娘离开的时候,我是很兴奋的。可当苏振铭向修随心道歉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了丝丝的寒意。

    我太了解苏振铭了,这家伙是个极其阴毒的人,他的笑容背后。永远藏着刀子,而且由于身世的原因,整个人格的分 裂。使他极其癫狂,如果他对谁笑着说话。就应该防备着他了,何况是笑着道歉。这种事在他身上发生。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更可怕的是。我还想起了深井老大临走之前,看向苏振铭的那一眼。分明是已经知道了苏振铭想干什么,却故意离开了。不但自己离开了,还将苏二娘也支开了,给苏振铭创造了机会。

    这使我心惊胆颤,他们之间。完全没有真正的信任可言。

    说实话,我很想出手,解救修随心,可我又害怕,害怕这是一个圈套,苏振铭他们故意设计的圈套,来引我现身,所以我忍了下来,修随心的死活,本来就不是我应该关心的,与其救他,还不如去救李药药。

    苏振铭一刀扎去,速度奇快,又是陡然出手,修随心虽然发觉了他的意图,却也未能及时躲过去,只来及得躲过要害部位,一刀就扎入了肩头。

    修随心身形闪开,一手捂肩,怒瞪苏振铭,嘶声道:“为什么?就因为你怀疑我?”

    苏振铭手中的小弯刀,滴着鲜血,嘿嘿笑道:“那倒不是,对你的怀疑,在我娘说的那些话之后,我就打消了,我娘绝对不是好骗的人,她老人家既然相信你,你就一定值得相信。”

    我听的一愣,既然不怀疑修随心了,为什么还要杀他?

    修随心也是一愣,他也没想到苏振铭不是因为这个,顿时诧异道:“那为何要杀我?”

    苏振铭的面色,陡然阴狠了起来:“很简单,你忠于的是苏家,是苏写意,将来忠诚的也是苏出云,我迟早要杀了苏写意和苏出云,留着你是个障碍,未来的苏家,只有一个家主,那就是我苏振铭,如果你忠于的是我,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何况,你对我娘大不敬,心中竟然存有非分之想,别不承认,我看得出来,虽然我不知道我爹是谁,但我从我娘对你的态度上,就知道绝对不是你,既然不是你,那我就得替我爹宰了你,你活着,对我、对我爹,都是一种侮辱。”

    我听的心头狂惊不止,这家伙的野心竟然如此之大,他不但对深井中人暗下毒手,连苏家他也想取而代之,这家伙简直太可怕了。

    不过他这样一说,很多事我也就明白了,我还记得我跟着三爷去云南抢亲,在鱼肠口遇见苏振铭的时候,他就曾明确的表示过,愿意协助我们大闹婚礼,在其后也确实有放水。

    再加上他那偏激的性格,苏家的人,一向都看不起他,认为他姓苏都是为了巴结苏家,所有人都奉苏出云为少主人,他能甘心才怪!虽然现在苏家势落了,但对他的伤害,已经形成了。

    修随心嘴角一抽,冷声道:“你可曾想过,杀了我,你如何向你娘交代?如何向深井老大交代?何况,我虽然现在不是你对手了,可要是一心逃走,你也未必就能杀得了我。”

    苏振铭呵呵一笑道:“我谁都不需要交代,你是死在徐镜楼手上的,我们和深井老大、我娘一分开之后,就遇上了徐镜楼,是他杀了你,可不是我苏振铭。另外,你逃不掉的,我动手之前,已经计算好了你的实力,就算你一心逃跑,我也有把握在你出山之前,将你击杀。”

    说到这里,话锋忽然一顿,随即笑道:“何况,我毕竟是我娘的亲生儿子,就算娘知道是我杀了你,又能怎么样?还能杀了我替你报仇不成?至于深井老大,你以为他不知道我想杀你吗?我提出要和你一组的时候,他就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当时就明白,他已经知道了我的意图,却并没有阻拦我,不阻拦也就是默许,在他看来,你根本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废物。”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深井老大虽然不肯收我为徒,却真心实意的在教我手段,我和他是同一类人,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虽然明知道我也想取代他,却仍旧愿意将我放在他身边。当然,我也十分清楚,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取代他,根本不会,也不敢对他动手,他也十分明白这一点,所以,现在的我,比你的用处大多了。”

    我听的暗暗心寒,苏振铭所说的一切,虽然疯狂,却都是真的,深井老大现在确实是在玩火,当然,还有一层原因,是苏振铭身上有毒牙飞蛇,也是深井老大必须要利用的对象之一。

    修随心也明白了过来,知道苏振铭是必杀自己无疑了,当下身形一横,面色瞬息数变,终于一咬牙,扬声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忠于的并不是苏家,而是你娘,你会不会放过我?”

    苏振铭毫不犹豫的一摇头道:“不会!”

    修随心面色又是一惨,颤声道:“为什么?”

    苏振铭的面色冰冷一片,冷声道:“因为你会使我面上无光,我再也不要回到谁都可以在我背后戳我脊梁骨的时候,别说你只是忠于我娘,你就算是我亲爹,我也必杀你无疑,因为你没有资格!”

    话刚落音,暗处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如果是老大,或者是雷老,只怕你马上就跪下叫爹了吧!”

    这声音一起,我顿时听了出来,这是谢连城的声音,这下可就热闹了,谢连城竟然也潜在暗中,既然是潜伏在暗处,又选择这个时候出声,他这个动机,就耐人寻味了。

    他也曾被苏家兄弟暗算过,深井老大就曾交代过麻三,防止谢连城找苏家兄弟的麻烦,可谢连城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就这么算了呢?可深井老大明确指明,不许谢连城报仇,他潜伏在暗处,却不跟随大家一起出现,就解释得通了。

    谢连城一定是暗中跟随着苏家兄弟来到了这里,苏出云和叶知秋虽然离开了,可他们两人向来在一起寸步不离,他没有出手的机会,即使出手,一对二也没有胜算,所以留了下来盯苏振铭,见到这种情况,自然出现和修随心联手,就算杀不了苏振铭,修随心也一定能活下去,只要将这事和苏写意一说,不用我们出手,他们自己就先窝里反了。

    一想到这里,我仿佛已经看到了苏振铭和苏出云反目成仇的场面,差点乐出声来,真要是有这么一天,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亲临现场,哪怕只看一眼他们自相残杀,也足够让我开心的了。

    果然,谢连城声音一起,就一闪身出现在修随心身边,谢连城当时被我用火烧了一下,脸上伤疤连成了片,头上仍旧光秃秃的,就两只眼珠子露着森森寒气,一张脸当真宛如厉鬼一般难看。

    谢连城一现身,修随心就顿时大喜,苏振铭虽然有深井老大指点,可谢连城毕竟名列深井九煞之五,修随心自己也是三心二意之一,两人联手,苏振铭一定无法得逞。

    苏振铭的面色却阴了下来,这家伙虽然癫狂,却不傻,谢连城加上修随心,这两块骨头绑在一起,对他来说并不好啃。

    但他也不怕!

    不但不怕,反而阴声笑道:“又来一个送死的,也好,省得小爷整天提防你,我自从知道你没死那一刻起,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一直提心吊胆,处处防着你,果然,你还是忍不住了。不过,你大概忘了,深井老大可是明确告诉过你,不许你对我动手的,我倒想看看,你又如何解释?”

    谢连城森然一笑道:“苏振铭,你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老大想要的,无非是你身上的毒牙飞蛇,我只要打断你的四肢,废了你的功力,将你整成废人,留你一条命,老大一定不会责怪我的。”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杀你,我不但不会杀你,还会让好好的活下去,想死都死不了,我会每天都去伺候你,每一天,割你身上一块肉,直到你的利用价值完全结束为止。”

    我听的心头一阵恶寒,这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比一个恶毒,一个比一个变态,当真是应了那句话,恶人自有恶人磨。

    刚想到这里,苏振铭已经将手中小弯刀一扬道:“你就这么有把握能赢我?你可能也太高看自己了,搞不好输的人是你们,我可不会留你们活口。”

    谢连城单手一抖,那把点龙铲嗖的一下滑出,抓在手中,手一抬,一指苏振铭道:“你可以试试!”

    我一见一喜,这两人拼起来,谁死都少一个祸害,谁料念头刚一起,两个声音就同时响了起来:“都给我住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