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好大一盘棋

关灯
护眼
    砰、砰!

    修随心和谢连城一前一后跌落在地上,两人顺着山坡一阵翻滚,被草木挡住。纷纷抽搐了几下。就双腿一伸,全都不再动弹了。

    两人这一生,活的窝囊。死的糊涂!

    这一下变故,将我完全惊呆了,苏二娘出手。我还可以理解。毕竟苏振铭是她儿子。拼命去救也正常,可深井老大出手杀了谢连城。我却彻底懵了,就算苏振铭再有利用价值。谢连城也不是无名小卒啊!何况他完全可以击杀苏二娘。废了苏振铭。

    就算不对苏振铭下手,也完全没有必要杀了谢连城,这怎么都讲不通。

    而苏振铭也彻底的傻眼了。愣愣的看着深井老大和苏二娘,一脸懵逼的表情。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深井老大这时才对苏振铭一挥手道:“起来吧!你说的对。做人就必须要有野心,你想取代苏出云,我可以不管,你想取代我,只要你有这个本事就行,我甚至还会继续教你,但是,你必须记住一点,人可以实力不足,但一定要有信心。”

    “实力,可以后天补给,强大的信心,却是谁也帮不了你的!”

    “而且,只有坚韧不拔的努力,才能帮助你走到巅峰,真正的勇士,是一个人可以面对天,一个人可以挑起山的,当你足够强大了,你身后就会自动出现一帮人追随,没有这帮人,你还是你,一样顶天立地,一样叱咤风云,这帮人没了你,他们却什么都不是,做到这一点,你才算真正的成功。”

    “如果你只是想要一大批人跟在你身后为你摇旗呐喊,没有了这帮人,你就成了一条丧家之犬,那么,你就会被这帮人绑架,永远无法离开他们,温室里的花朵,又怎么经得起狂风暴雨。”

    说到这里,深井老大忽然叹息了一声,叹息声中,好像充满了无奈,随即才说道:“你看看我,你觉得是深井造就了我?还是我造就了深井?深井从元朝就开始存在,这么多年来,始终默默无闻,谁知道有个深井的存在?”

    “到了近现代,深井才开始露出点头角,但真正发扬光大,令三十六门中人闻名色变,却是在我手中才达到的,没有这个深井的根基,我一样可以创造出一个第二个深井,可深井没了我,则不会有今日的辉煌。”

    “人当然要有野心,可这追求野心的道路,从来就没有康庄大道,你可以选择过平凡的一生,也可以选择当一个真正的勇士,但不管你选了那一条路,只要踏上了这条路,就不要后悔!”

    随着深井老大的话语,苏振铭的目光之中,逐渐再度闪起了狂热,陡然一跃而起,噗通一声跪在深井老大面前,恭恭敬敬的给深井老大磕了三个头,沉声道:“苏振铭多谢指点,谨记在心!”

    一句话说完,一抬头,双目看向深井老大,眼圏之中,已有泪光闪动,嘴唇直颤,似想说什么话,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可那眼神,却让我忽然明白了许多,那是一种仰慕,血亲之中,天生自带的亲近,就像我和花错,每次看见三爷之时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在这一瞬间,苏振铭不再是那个阴险毒辣的苏振铭,而是一个孩子。

    苏振铭是个聪明人,远比我聪明的多,如果他没猜错,深井老大,就是他的父亲!就是苏二娘一直不肯说出来的那个男人。

    这一下想明白了,我顿时头皮直炸,心中一阵阵的冒着凉气,手足都一阵冰冷。

    深井老大这盘棋,下得太大了!甚至比我爹娘、三爷在我身上所赌的还要更大!

    之前许多想不明白的事情,随着深井老大和苏振铭关系的曝光,我全都明白了过来,这家伙利用了所有的人,只是为自己的野心铺路,在为苏振铭铺路!

    怪不得苏家兄弟暗算朱国富,暗算雷鸣,暗算谢连城,他不但不追究,反而一味纵容!

    怪不得他一直不把苏家当回事,苏家真正的靠山是苏二娘,是他的女人,他当然不在乎,到时候还是他一呼天下应,苏家的势力,实际上就是他的外围力量而已!

    怪不得他明知道苏家兄弟没安好心,却仍旧将苏家兄弟留在身边,还亲自传苏振铭的手段,就是因为苏振铭是他的儿子!

    怪不得他会安排麻三必要时杀了谢连城,甚至现在亲手杀了谢连城,谢连城再忠心,对他来说也只是一条狗,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儿子相提并论,别说谢连城了,到了必要的时候,雷震也得除去。

    怪不得姜千脸说深井老大曾在十几年前安排麻三到处寻访过一个人,还说这个人对他十分重要,按时间算,苏振铭那个时候正好在外面流浪,自己的亲儿子,能不重要嘛!

    只是,这些事,他瞒住了所有的人,包括那个麻三,甚至他还告诉麻三,自己的位置将来都是他的,让麻三对他死心塌地的效忠。

    这人太可怕了!他这个计划,或许从苏振铭还未出生之时,就已经开始策划了,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隐姓埋名进了天宫,还将苏二娘也带了进去,在天宫五圣之中,占了两个位置,还有什么比自己夫妻更齐心的?将苏振铭寄托在苏家,刻意的磨练苏振铭,一步步的将苏振铭捧上了位,将来有一天,他的位置也会是苏振铭的,根本就没那个麻三什么事!

    如今的苏振铭,已经是深井九煞之一,虽然说深井九煞以前都是兄弟相称,与辈分不和,可他们为了这件事,已经牺牲了这么大,哪里还会在乎这一点破事,何况根本没人知道他是谁,等到大功告成之时,他直接退隐,整个天下,都是苏振铭的。

    好深的心机!好狠的心肠!好远的目光!好大的野心!

    我身上的冷汗,直接浸湿了后背,这个发现,牵扯出了太多的秘密,足以令整个局势改观!

    我一直以为,苏家和深井之间,不可能精诚合作,只要他们互相算计,那就有机可趁,可如今看来,只怕最紧密的,反而是他们了。

    如果,深井老大真的是萧朝海,那他手里还握有金陵四大家的力量,三股势力全都或明或暗的归他所管,整个三十六门,有十分之八都在他的手里,也就还剩我们十来个人还在苦苦挣扎了。

    这时那深井老大又叹息一声,伸手在苏振铭的头顶上摸了一下,说道:“孩子!我本来是不想和你说这么多的,但你今天的表现,让我有点失望,希望我这番话,能让你重拾信心。”

    “去吧!你先下山,我刚才和你说的话,半个字也不能透露出去,以后见到我,也不许有半点异常,你只要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就行了,至于谢连城和修随心,就说死在了徐镜楼的手中,雷震在徐镜楼手上吃过亏,他一定会相信,我还有一些事,需要和你娘谈一下。”

    他这么一说,无异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苏振铭顿时双目泪流,咚咚咚再度磕头三个,一起身,一句话不说,一边不停抹眼泪,一边飞身下山而去。

    我不敢有任何的动静,连呼吸几乎也屏住了,要是让深井老大知道了我就在这里,知道了他最大的秘密,只怕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放我走了。

    这个秘密,几乎关系到他的一切,苏写意父子、雷震父子、麻三等等,要是知道了此事,谁还会再为他卖命?何况,他的身份也藏不住了,苏二娘比三爷大不了几岁,年轻时的那点风流事,虽然她一直不提,但总有迹可寻,一追查,就全都清楚了。

    一直等到苏振铭走远,苏二娘才收回自己的目光,转头看向深井老大,叹息了一声,说道:“我们是不是把孩子逼的太紧了,看他刚才的模样,我真的好心疼!”

    深井老大一摇头,傲然而立,抬头看天道:“你放心,振铭是我的儿子,他一定承受的住,这孩子比我年轻的时候凶悍的多,心机也足够深,磨练也足够多,是个成大事的料。”

    “为了这一切,我已经布置了这么多年,无论如何,我也会让他挺下去,这也是我为什么让他知道这么多的原因,我相信他知道这一切之后,心里的障碍,已经一扫而空了。”

    苏二娘道:“可是那个徐镜楼,现在已经强悍到可以打败雷震了,我们的铭儿,能是他的对手吗?”

    深井老大转头看向苏二娘道:“写梦,我什么时候做过没有把握的事?徐镜楼,只不过是我的一颗棋子而已,他所有的成就,都仅仅是在为我们的铭儿做嫁衣罢了!徐聆风自以为聪明,这一次,我让他输光家底!”

    我听的一愣,我在为苏振铭做嫁衣?他想利用我是真的,可我得到了金鳞真龙九成之力,也是真的,现在的我,已经远远不是苏振铭可以挡得住的,嫁衣一说,又从何说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