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围追堵截

    我相信,深井老大和苏二娘都没有发现我,如果他们在继续说下去的话。我可能还会听到更多的秘密。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时,就在我左边大约二十步远之处,忽然响起了轰的一声巨响。

    巨响声一起。一阵碎石破空,四溅飞射,深井老大和苏二娘一起一愣。一闪就躲了起来。

    我心头一阵暗暗叫苦。这白石牙上没别人。又是破山而出的,肯定是花错等人。他们这个时候出现,等于自己送到虎口之中去了。

    果然。山风一吹。烟雾一散,花错等人的身影就显现了出来,先是颜千凌的声音响了起来:“总算是出来了。这山洞简直像是迷宫一样,我头都被绕昏了。”

    几人根本就没察觉到危险的存在。花错笑道:“这可是纯天然的洞穴。是这座山崛起时,地壳运动所造成了的缝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哪是人类可以比的,我们还能找到出口,这主要归功与我,要不是我,咱们就得在这山洞里活活困死了。”

    颜千凌说道:“少吹牛,别当我们不知道,要不是楠楠姐说随风而走,你也找不到出口了。”

    花错嘿嘿一笑,正要说话,深井老大的声音忽然就响了起来:“这么说,你们是又找到了第十块金乌石了?”

    声音一起,深井老大和苏二娘的身影一起闪现,我知道自己藏不住了,花错等人可不是深井老大的对手,立即狂喊一声:“快跑!”

    人随音出,一闪疾掠,半空之中拦住了深井老大,一掌就向深井老大打去。

    我一出现,花错就大喜道:“是镜楼哥,镜楼哥恢复原样了。”

    砰的一声,我和深井老大在半空之中硬击了一掌,深井老大疾掠的身形一涩,被震的落在了地上,我却趁这一掌反震之力,身形一飘已经到了花错等人面前。

    大家一见我无恙了,还可以和深井老大硬拼一掌,知道我又精进了许多,纷纷面露喜色,陌楠更是激动,我则疾呼道:“快跑!”

    花错多鬼精,一见深井老大现身,又见我焦急的模样,知道定是出事儿了,带着大家就跑,直向山下蹿起。

    而这个时候,深井老大已经疾呼出声:“不能让他们逃了!”话一出口,苏二娘已经单手一抖,一支烟花疾蹿到半空之上,啪的一声炸开,一朵巨大的黑色牡丹闪现,极其醒目。

    我知道他们这是通知附近的人往这里赶了,往山外跑肯定会和他们遇上,当下闪身随花错等人而走,边走边喊道:“往深山里面钻,外面全是他们的人,被缠住就麻烦了。”

    以我的身手,深井的人现在是挡不住我的,可蓝若影等人却是绝对冲不出去的,我虽然能杀了他们,可只要一耽误,就会被深井老大缠住,以我现在之能,还不是深井老大的对手,何况苏二娘也在,雷震、苏振铭等都在附近。

    大家一路疾奔下山,我自然跟在最后,深井老大从我一现身,就知道我偷听了他们的谈话,完全不像之前那样随随便便就放我们走了,反而死死咬住不放,好在我也有了一定的实力,不时的和他们硬拼一掌,将他们堵在后面,无法追上大家。

    可这也不是办法,以我们的速度,根本不可能甩得掉深井老大和苏二娘,他们一直跟着,只要深井的人一到,我们断无幸免之理,我听到了他的秘密,他这回也不会再放我走,最大的可能,就是将我们都囚禁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刚想到这里,前面忽然传来一声断喝:“哪里走!给铭爷留下。”

    苏振铭的声音一起,我心头就是一苦,这家伙最后离开的,走的不远,一见到烟花就回来了,所以最先到达,只要他一缠住任何一人,我们就别想再离开了。

    当下急忙喊道:“冲过去,不要停!”

    话一出口,拼命四郎就虎吼一声,我百忙之中一扭头,就看见苏振铭手中的小弯刀正扎向拼命四郎的喉头,可拼命四郎根本不管,一拳就砸向了他的太阳穴。

    苏振铭刀一抽,闪身躲开,口中骂道:“操!你这傻X,就会这一招吗?你的命就他妈这么不值钱。”

    他这一闪身,大家顿时就冲了过去,花错大喊道:“四哥走!别恋战。”

    拼命四郎虽然豪勇,却也不傻,一拳搏命,逼开苏振铭,立即闪身就走,苏振铭刚要揉身再上,我已经到了近前,凌空一指点去,吓的苏振铭呼的一下直接翻身避开。

    我却根本就没有出手,一见他躲开了,已经一收手跟着逃窜而走,苏振铭已经被我打成了惊弓之鸟,一见我就躲,不然的话,我倒是可以抓住他来胁迫深井老大放我们离开,可他这个样子,我连近他身的机会都没有,想抓也抓不到。

    这样一来,我们身后就咬上了三个人。

    更糟糕的是,山脚下又奔来了一队黑衣人,足有四五十个之多,很明显,在深井冰宫被毁了之后,深井老大将总部搬来这十万大山之中来了,咱们这算是钻进狼窝里来了。

    这要是一被围住,估计一个也走不掉,我急忙喊道:“往斜里走,不能被围住。”

    花错哪需要我说,早已经一转方向,顺着山坡斜刺而出,几人紧随其后,我在后面,以一敌三,不断将深井老大他们的追击化解开来,虽然也还撑得住,可明显就落在了下风。

    大家一直冲到山脚,正好和那些围上来的人错开了十来步的距离,花错转身就走,带着大家直入深山,那些黑衣人纷纷呐喊,手舞兵器,狂追不舍。

    我们一路狂奔,前有深山荒芜难行,后有追兵紧随其后,不管怎么说,今天想安全脱身,只怕不大可能了。

    当下我一狠心,对几人喊道:“你们先走,我挡住他们,随后就来。”

    谁知道我话一出口,打斜里就蹿出一道人影,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拳风未至,人已经狂笑道:“小子,你留下最好,我们再战一场。”正是闻讯赶来的雷震。

    我急忙一拳击出,轰的一声,将雷震震的倒飞而出,他伤势在身,又没恢复,我却是已经完好如初,自然不是我对手。

    可我口中却直泛苦味!

    雷震虽然不是我的对手,我们其他人却没有一个是他对手,而他们还有深井老大呢!在这围追堵截之下,我们是跑不掉的,就算我一个人留下能挡住深井老大一时,他们其余的人也可以去追击花错、陌楠等人,这一次,当真是在劫难逃了。

    刚想到这里,就在我们逃窜的前方,忽然又冲出一队黑袍人来,少说也有二十来个,个个手拿兵器,一字排开,杀气腾腾的就堵住了我们的去路,带头的一个,正是机关一门的鲁胜先。

    我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一转头就看见旁边一座山峰,沉声说道:“上山!”

    花错也知道这回是冲不过去了,一转身就向旁边的山上蹿去,鲁胜先一见我们要往山上跑,手一挥,那些黑袍人呼啦啦就围了上来。

    而这个时候,深井老大也带着苏二娘、雷震、苏振铭,还有几十个黑袍人也追了上来,雷震一边狂追一边哈哈大笑道:“小子,就算你有通天之能,今天也休想逃得掉。”

    我冷哼一声,怒吼道:“败军之将,也敢言勇!”

    一句话一出,雷震就老脸一红,本来雷震败在我手里,知道的没几个,我这一吼,整个深井的人都知道了。

    这样一来,雷震的老脸可就挂不住了,猛的嘶吼一声道:“再打一场试试!”手一举向天,竟然是雷动九天的起手式。

    我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和他硬拼,虽然雷震伤势未愈,可要想收拾他,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一旦被缠住,深井老大不会放过我的,当下趁他雷动九天未成,手一伸,全身力道尽出,风火流云狂卷而出。

    这一次,我可是将所有火苗的形态全都最大化了,只见呼的一下,无数火苗呈扇形狂卷而起,不但扑向了雷震,也将其余那些追过来的黑袍人尽数挡住。

    雷震惨败在我手中,自然知道厉害,身上伤又没好,元气还没恢复,也不敢硬接,闪身跳开,那些黑袍人更是不敢硬挡,纷纷后退。

    就趁这一挡之际,我们已经蹿上了山去,顺这山坡直上疾掠。

    我的本意,是翻过这道山,顺山的另一面而下,伺机逃走,可不知道为什么,深井老大一见我们上了山,反倒不急了,指令众黑袍人闪开,一步一步的向山上围了上来。

    他们不急我们却急,全都发力狂奔,这山不高,也就千米左右,片刻就到了山顶,我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花错苦笑道:“惨了!这是条死路!”

    我身形一闪,就到了前面,一眼看去,顿时脑袋一阵嗡鸣,这山头之后,竟然是一整片的断崖,直上直下,陡峭异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