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放下和拾起

关灯
护眼
    我听三爷这么一说,顿时有点着急,急忙说道:“三爷。耿姨这还没提条件呢?你为何不先听一下?”刚才我喊黄姑娘为姨。让耿灵若大吃飞醋,所以这回我干脆也称她为姨,她本就是三爷的恋人。我称之为姨也合辈分。

    当然,我心中所想,是不管她提什么条件。先答应了。救了黄姑娘再说。要是实在无理取闹,咱大可以当没这回事的。

    三爷却面色一正道:“小楼。不用了,我知道她会提什么条件。我也确实不能答应。如果是别人,我可以先答应了,大不了反悔就是。你应该知道三爷,三爷从来做事都是亦正亦邪。为了救你黄姨。我真的做得出这种事来。”

    “但是,我也不能骗灵若,灵若的性格我太清楚了,如果我答应了她,事后反悔,她必定入坠魔障,从此万劫不复,我已经伤了她的心,又怎能再做出这种事来。”

    “何况,在来这里的路上,你黄姨曾经醒来过一次,她只要求了我一件事,无论她是死是活,都要我给她一个名份,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我徐关山一辈子,算不上正人君子,对敌人,什么手段都耍的出来,再卑鄙我也不当回事,偷袭暗算,我是经常干,坑蒙拐骗的事,我也不是没干过,但绝对不会失信与女人,特别是我徐关山自己的女人!”

    “所以,我不能答应灵若的条件,无论如何,我都会给你黄姨一个名份,她生是我徐关山的人,死是我徐关山的鬼!”

    陌楠所想,大概和我一样,眼见事情要僵,急忙说道:“三爷,我们听听耿大小姐所提的条件再说可好?”

    琴门大小姐忽然冷声道:“不用了,他猜的对,我就是要他们永远不能在一起!只有这样,才算是谁都没有得到关山,我得不到的幸福,谁都别想得到,我就是要让他们两个互相爱着,却不能在一起!”

    我们顿时全都说不出话来了,爱恨一念间,爱的越深,恨的越深,三爷和耿灵若之间,就是最好的例子。

    三爷缓缓的昂起了头来,腰杆逐渐挺的笔直,对琴门大小姐道:“灵若,我今日来求你,其实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我不怨你,以你的脾气秉性,能忍到现在没出手杀了我们,说明你心性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了,我只希望你也能别再恨我,时光荏苒,岁月悠悠,我们都老了,许多事,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说到这里,三爷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无限的寂寥之意来,又转头看向黄姑娘,缓缓蹲下身去,握起黄姑娘的一只手来,轻声对黄姑娘说道:“我徐关山无能,不能救你的性命,欠你的情份,这辈子是还不清了!原本应该随你而去,不能同生,应求同死,偏偏我肩头上的担子,还不能卸,我还得带着孩子们再走一段,暂时还不能去陪你。”

    “不过你放心,摧毁天宫之日,就是我再见你之时,我这辈子欠你的,下辈子再还,一辈子还不完,就两辈子,两辈子还不清,就三辈子,徐关山对你说的话,一定算数。”

    三爷这番话一说完,昏迷不醒的黄姑娘忽然就流下了两行清泪来,嘴角却缓缓绽现出一丝笑容来,满面的幸福。

    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顺着脸颊往下流,花错也低头垂泪不止,陌楠和颜千凌早就哭成了泪人,旁边的岁寒三友也纷纷流泪,就连那巨灵一般的汉子,眼圏也红了,忍不住转头对耿灵若道:“大小姐,你就救救她吧!徐关山说的对,这么多年了,也该放下了。”

    话一出口,琴门大小姐忽然厉声叫道:“你说什么?我为什么要放下,我放下了让他们过幸福快乐的生活吗?那我的幸福又去哪里寻找?”

    那巨灵一般的汉子脸上,忽然闪现出一丝毅然来,沉声道:“我!我可以给你幸福!这么多年了,不是徐关山陪着你,是我一直陪着你,你伤心也好,哀怨也罢,风风雨雨,艰难凶险,不管什么时候,陪在你身边的,都是我!”

    “这么多年来,我从来不说,甘心情愿的跟随着你,保护着你,如果不是今天这档子事,我也没打算说出来,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徐关山,我愿意等,等你将目光转到我身上的那一天!可是现在,我不能不说了,你这样做,不单单是害了关山,害了黄姑娘,害了你自己,也害了我!”

    “你要追求你的幸福,我也有权利追求我的幸福,我这么多年来默默的付出,难道你就真的一点没有感觉吗?不!你很清楚,只是你自己把自己装进了悲情的囚笼之中,自己不肯走出来。”

    “相信我!放下吧!我们重新开始,从此之后,你的生活里再也不会有徐关山,再也不需要有徐关山,你有我!我会做的比徐关山更好!”

    我们大家顿时呆住了,琴门大小姐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来,随即双目之中,也缓缓流下了两行清泪,喃喃说道:“我真的该放下了吗?这么多年了,我不甘心啊!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属于我的幸福,被别人抢走了,我不甘心啊!”

    那汉子忽然上前一步,一步就跨道了耿灵若的身边,蹲下身来,缓声说道:“你错了,你的幸福,从来就不在徐关山那里,而是在我这里。”

    琴门大小姐愣愣的看着那巨灵般的汉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神之中,却逐渐恢复了生机。

    这个时候,花错又说了一句话:“耿大小姐,如果你能出手救了黄姨,我和你之间的仇恨,一笔勾销!”

    我听的一震,三婶可是死在耿灵若手里的,花错一直都记在心里,如今为了救黄姑娘,花错竟然说出了这话,显然也是下了极大的决心。

    耿灵若又是一震,转头看了看花错,又看了看三爷,忽然说道:“你当我会怕你吗?”

    一句话说完,却忽然双手一拂琴弦,发出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来,十分悦耳,随即双手连弹,一个接一个音符,从那张古琴之上响起。

    琴声一响,那青竹就喜道:“是了!凝神安魂曲!”

    那寒梅目露喜色道:“对头,就是这个!”

    紫松微微点头道:“她终于放下了!”

    我更是心头狂喜,却不敢发出丝毫声音,生怕惊扰了耿灵若,三爷也面露惊喜之色,缓缓盘坐在地,双目紧紧的盯着黄姑娘。

    那琴门大小姐在琴上的造诣,当真举世无双,这一曲凝神安魂才弹奏出来十数个音节,我已经听的身心舒畅,如置身云端之上,如身处无忧仙境之中,这一刻,我的心神,达到了从所未有过的平静。

    一曲终了!

    黄姑娘的面上已经有了些许血色,呼吸也均匀了起来,只是仍旧昏迷未醒,这倒无碍,只是受伤过重,慢慢调养就好。

    三爷一起身,对耿灵若深鞠一躬道:“灵若,谢谢你!你终于放下了。”

    琴门大小姐呸了一声道:“什么放下?我只是不愿这贱人独霸你三生而已,徐关山,你给我记着,只要有机会,我必定杀你!”

    三爷苦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那琴门大小姐又一转头,看向花错,冷声道:“黄口小儿,竟然想找我报仇,当真可笑,我虽然不惧你,却也不愿意背这口黑锅,要报仇的话,你找苏二娘去吧!我当初确实是想杀了你娘,也确实动过几次手,可你娘对我有防备,我根本得不了手,可你娘却没防着苏二娘。”

    “我给你提个醒,你娘当时浑身瘫软,就是因为她中了苏二娘的软骨虫,这东西专吸人精气,你娘到了最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就是因为全身精气都被吸干了,人没了精气,哪里还活得了。”

    花错顿时一愣,恨声道:“是苏二娘?”

    琴门大小姐冷哼一声,不在理会花错和三爷,转头对岁寒三友一点头道:“三位,我们缘尽于此,若他日有缘,再为三位弹奏一曲高山流水。”

    岁寒三友连连点头,这个结局,当然是最好的,他们虽是妖灵,却也心善,如今皆大欢喜,个个喜不自胜。

    琴门大小姐一句话说完,就对那巨灵般的汉子道:“我累了,我们走吧!”

    那汉子顿时大喜,一闪身就进了树林,再一闪身又蹿了出来,手中已经托了一顶雪白的轿子,耿灵若身形一闪,已经进入轿中,那大汉单手托轿,步履如飞,顺山道而走,片刻不见踪影。

    一直等到琴门大小姐和那汉子走的无影无踪了,三爷才沉声说道:“错儿,你都听见了?”

    花错双眉一立,目喷怒火,沉声道:“爹!你放心,孩儿都记下了。”

    一句话说完,又一转头看向我道:“镜楼哥,苏二娘的命,是我的!”

    我眉头锁了起来,却仍旧沉声道:“我留给你!”

    我知道,就在刚才,耿灵若放下了执着,这一刻,花错又拾起了仇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