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索命字帖

    但是,这些仇恨,原本都是不应该发生的。如果不是因为三十六门的存在。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仇恨,只要三十六门一天不消失,仇恨之火。就永不会灭。

    一想到这里,我解散三十六门的念头,就更加强烈了。

    这时三爷却已经抱起了黄姑娘。和岁寒三友道别。岁寒三友出奇高兴。亲自送我们到了山脚,才和我们依依惜别。临别之前,还一再让我们有空就来庐山看看他们。

    由于黄姑娘元神方固。不宜颠簸劳顿。三爷就决定先到九江的一个朋友家中住几天,这朋友虽然交情谈不上过命,对三爷却极其仰慕。而且家境富足,是九江最大的一个药商。家中不少珍稀药材。三爷以前还救过他一次,住上几天,替黄姑娘调养一下身体,自然是可以的。

    当下三爷就让我们四个先回去报信,说他不在的时间里,让江长歌全权做主,他自己就抱着黄姑娘离开了,我们四人踏上归途,直回云南。

    我银行卡给了李药药,身上已经没钱了,再度回到了贫下中农的时代,花错兜里比脸都干净,幸亏陌楠和颜千凌身上还有不少,四人搭车转乘,一天一夜,第二天早晨,到了昆明。

    就在一下车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想起了李药药!

    倒不是因为我的银行卡给了他,而是我在白石牙的时候,听苏振铭说过,苏写意好像来寻李药药的晦气了,李药药虽然和我们没什么交情,可毕竟是因为我们才脱离了苏家的,如果我明知道李药药有危险,连看都不去看一下,似乎有点说不过去,毕竟花错的圣手青猿是人家李药药给的。

    何况,和李药药在一起的,还有个王敬轩,如果说和李药药没什么交情,那和王敬轩则肯定是有交情了,一来他是王敬山的弟弟,二来是他帮花错得到了李药药的守护灵。

    而且,一个苏写意,我现在还真不放在眼里。

    当下我就将这事和花错一说,让花错和颜千凌先回青龙峰,青龙峰有江长歌在,不会有什么纰漏,江长歌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之中,已经磨练的越来越沉稳,除了仍旧不会任何手段之外,论精明、心机,甚至已经超出了三爷,也正因为如此,三爷才敢放心的带黄姑娘去九江调养身体。

    何况,深井老大等一众人,也个个有伤在身,起码在这十来天里,还是不会有什么什么大动作的。

    我则和陌楠留在昆明,打探一下李药药的消息,如果碰上了苏写意,那就算他倒霉,就算碰不上,找到李药药给他提个醒,也算尽了心。

    当下我就和陌楠找了个旅馆住了下来,没钱了也不敢开酒店了,也不敢大吃大喝了,就进了一家小饭馆,想随便吃点东西。

    一进小饭馆,要了两个菜,埋头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又进来了几个男子,吆五喝六的点了几个菜之后,其中一个就猛的打了个响指,故作神秘的说道:“哥几个,你们知道吗?那索命字帖,又易主了,这年头,要钱不要命的主还真多。”

    旁边一个三角眼的汉子道:“可不是,你们说这些人都咋想的?王大棒子够有钱吧?家产几千万不成问题吧?偏偏就不知道满足,巴巴的买了那幅字,虽然说那幅字帖经过专家鉴定了,确实是雍正爷的亲笔,玉玺印章齐全,几位大文士、大收藏家的印章也是真的,可再好的东西,能有命值钱?结果好了,贪这个便宜,字帖买回去都没够一天,人没了。”

    打响指的那个男子笑道:“这你就不懂了,人家那不是贪便宜,人家那是附庸风雅,现在有钱人都好这口,买点字画,挂在家里充个门面,他要是知道那幅字会要了他的命,打死也不会买的。”

    那三角眼眼珠子一翻道:“就算王大棒子不知道,那李半城呢?王大棒子一死,消息就传出来了吧?谁都知道王大棒子是被那幅字吓死的,可李半城还不是买了,王大棒子五百万买的,他儿子卖给李半城三百万,不就是图那两百万的便宜吗?”

    “李半城没有钱?昆明有一半的产业,都有人家的股份,所以大家才叫他李半城,这么有钱的人,就因为贪这两百万的便宜,结果也翘尾巴了。”

    “李半城死后,这幅字的名声已经算烂大街了,谁都知道那字帖闹鬼,李半城的媳妇,喊到了一百万都没有人要,又不敢放在家里,直接存银行保险柜里了。”

    说到这里,那三角眼问道:“对了,这回又是哪个倒霉蛋接手了?”

    那打响指的汉子这才笑道:“还能有谁,古意轩的老当家,古老爷子!要我说这老爷子也是命催的,城里古玩圈,谁不知道那幅字邪门,他偏偏去给买了,不过这价格,真是低到家了,听说只给了五十万。”

    听到这里,我顿时看了一眼陌楠,这里面透着古怪,而且苏写意的拿手绝活,就是字,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关联。

    陌楠对我一点头,我起身走了过去,对几位闲汉笑道:“几位哥哥,刚才听你们聊天,提到什么字帖索命,兄弟从小就喜欢这些奇闻诡事,不知道能否给我讲讲?”

    那三角眼一听,该来了劲,将一只脚往凳上一翘,斜了我一眼道:“那你可就问对了,这事绝对够离奇,只是,我为什么要说给你听啊!”

    我呵呵一笑,转头对老板喊道:“老板,给这哥几个来一箱啤酒,算我的。”

    那三角眼顿时乐了,笑道:“小兄弟上道,我就给你说说,是......”

    等三角眼说完,我基本上已经明白了,这事就算不是苏写意搞出来的,也绝对和他有关系,而他搞出这些事的目的,就是为了将藏在暗处的李药药给逼出来。

    大概就在一个星期左右,也就是差不多李药药和我们分开的时间,前后最多也就一天,城里忽然来了个老头,找到了一家拍卖行,要拍卖一幅字帖,说是雍正爷亲笔写的,是雍正皇帝表明自身心志的一首词,写的颇为豪气,当时赏给了大将军年羹尧,上面不但有雍正的私人印章,为表重视,还盖了玉玺,还有后世许多叫得响名字的文士、收藏家的印章,拍卖行找了专家一鉴定,竟然是真品。

    这一下引起了城里许多大老板的注意,拍卖当天,王大棒子以五百万的价格,拍下了这幅字帖,郑重其事的挂在了自己的书房里。

    字帖一挂上,王大棒子自然免不了欣赏一番,结果这一看,就将自己的命看丢了!

    根据王大棒子的家人描述,当时王大棒子正看着字帖,忽然就跪下了,一边拼命磕头,一边痛哭流涕,口中连喊:“二爷,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一定帮你找,就算挖地三尺,我也帮你将那只猴子找出来。”

    喊了几声之后,人就死了,死状极其凄惨,双眼暴突,嘴巴张大到了极限,唇角都撕破了,大小便全部失禁,王家的人就报警了,结果什么也没查出来,最后给定了个心脏骤停的结论。

    说白了,就是给吓死的!

    这一下大家伙就传开了,都说那字帖里藏有一个恶鬼,越传越邪乎,最后传成了字帖里藏有雍正布下的阴兵,当年赏给年羹尧,就是为了要杀年羹尧的。

    随后这幅字就转手卖给了姓李的富豪,结果这姓李的也死了,死状和王大棒子一模一样,最后也只有不了了之。

    现在这幅字又被古意轩的老当家买了去,听说这古老爷子最近认识了一个颇有手段的人,所以给买了去,不过大家并不看好,都在等明天的消息呢!

    这一搞明白了,我立即就和几个闲汉告辞了,带着陌楠出了小饭馆,两人一分析,都觉得这事绝对和苏写意有关系,在云南青石镇的时候,大家就一直叫苏写意为苏二爷,而所谓的那只猴子,不正是指的李药药嘛!

    当下拦了辆出租,一车就开到了古意轩门口,这家古玩店还挺大,一整栋的老宅子,保存的相当完好,门口就堆放着一堆石雕之类的玩意,进门一看,好家伙,前后三进院子,每一进都三间大房,每一间房里都堆满了各色古玩,瓷铜纸玉皆有,尽员工就十来个,绝非一般古玩商可比。

    我们两人一进门,就有个瘦小干瘪的家伙迎了上来,一眼看见我和陌楠,顿时眼睛一亮,随即笑道:“两位,这是要看点什么?”

    这人话一出口,我顿时就是一愣,随即哈哈笑了起来,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第一进大房里看店的家伙,竟然就是李药药,虽然他戴了人皮面具,可哪里瞒得过我。

    同时我也明白了,为什么那幅字最后会落到了古意轩来,李药药就在这呢!要照这么看,苏写意已经找到李药药了,很快就会动手!

    (今天我外甥结婚,我是舅舅肯定得在场,连夜写了两章保底,晚上就不更了!明天就回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