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书门勾魂帖

关灯
护眼
    李药药对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示意我不要和他相认,随即笑道:“这位小哥。可有看上眼的玩意本店物件。全部包真包老,年代到位,无一赝品。放心选购。”

    我嘿嘿一笑道:“可有字画”

    李药药一点头道:“一看小哥就是风雅人。字画多的是,小哥跟我来。”

    一句话说完,转身带路。我和陌楠跟在他身后,直向内进,连穿几间大屋。到了一个小门之前。李药药伸手在门上敲了三下,屋内传出声音来:“进来。”

    李药药一推门。带着我们两人进了门,随手将门关上,这才转身对我笑道:“我知道你会来。没想到你会来的这么快。索命帖才到手,你就上门了。”

    说话间,从里面已经走出一个老人来。头发花白,精瘦清隽,额下三绺长须,一派潇洒,身穿青布圆领长衫,脚踏软底黑布鞋,十分飘逸,一见我就眼睛一亮,未语先笑道:“这位一定是李兄弟所说的徐家小哥了,果然是人中龙凤。”

    这人一出面,我就猜到了他的身份,这老者的气度、风采,卓尔不群,除了古意轩的老当家,不会是别人,当下就双手抱拳道:“晚辈徐镜楼,见过古老爷子。”

    古老爷子笑道:“客气了来来来,里屋请”

    当下几人进了里屋,一张书桌,几把椅子,一个红木书柜,两个博古架,上面放了些精巧的小玩意,古色古香。

    四人落座,李药药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李药药和王敬轩到了城里之后,呆了几天,王敬轩不大适应城市生活,就告辞离开了,李药药也留不住,就随他去了。

    而李药药自己,则留在了城里,他之前就和古意轩的老当家有点交情,一时也搞不清该做点什么,就投靠了古老爷子,戴了人皮面具,改头换面,在古意轩里暂时混着。

    这个时候,索命字帖出现了

    索命字帖一出现,消息一传开,李药药就知道,是苏写意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李药药根本就没想躲,所以就让古老爷子出面,将索命字帖买了回来。

    当然,买是买回来了,不过没敢打开,李药药跟随苏写意多年,对苏写意的手段,多少有点了解,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已经做好了准备,等着苏写意找上门来,没想到还没等来苏写意,倒先等来了我和陌楠。

    说话之间,古老爷子已经从书架上取下来一个木盒子,伸手打开,对李药药笑道:“徐家小哥来了,这字帖是否可以打开了我还真想见识一下,书门勾魂贴,到底有什么蹊跷之处何况这雍正爷的亲笔,可是不多见的宝贝。”

    我明白这古老爷子的意思,是想让我破去那字帖上的把戏,他是生意人,做的就是古玩的买卖,对他来说,雍正的亲笔,这可就代表着一大笔利润。

    李药药看了我一眼道:“书门勾魂贴,是用一种特殊的药水,用书门的勾魂笔法写就,药水干了之后,无形无影,可看的时间久了,就会产生出幻象来,各人所见,皆不相同,但究竟怎么杀人,我却也不知道。”

    我嘿嘿笑道:“这苏写意为了你,可下了血本,雍正皇帝的亲笔,可价值不菲。”

    李药药苦笑道:“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虽然知道勾魂贴的厉害,却不会破解,这东西留着,始终是个祸害,要是你也破解不了,那就只有一把火烧了,只是这样的珍宝,就这样毁了,太过可惜。”

    我点头道:“我试试看。”

    说话间,我已经伸手接过木盒,里面是一卷装帧好的字帖,我随手打开,长约三尺,宽约一尺,上面笔走龙蛇,银钩铁划,端的是好字。

    再一细看,一股杀伐之意扑面而来,陡然从字里行间,跃出一头猛虎,欺身向我扑来,我知是幻象,根本不躲,却不料那猛虎一扑而至,直接扑到了我身上,我就觉得胸前一疼,如中重击,体内力量,自然而然的奋起反抗,双力相拼,那老虎砰的一声炸了个粉碎,我同时一甩手就将字帖丢在地上。

    李药药一见,急忙上前将字帖卷起,陌楠见我面色大变,知道我吃了闷亏,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我将自己所见所感一说,大家一起吃了一惊,明明是幻象,却真的能伤人,这等手段,倒是令人匪夷所思。

    李药药额头上已经见了冷汗,满面惊惧道:“这也就是你,你有金鳞真龙护身,要是换了我,现在只怕命已经丢了。只是有点奇怪,以你的实力,怎么会出现一头猛虎来呢”

    我心里有数,虎是代表苏出云,他在十二生肖中对应的就是白额金虎,我一直对苏出云颇有忌惮,潜意识里一直将他当成是自己的毕生劲敌,所以幻象之中,出现的就是一头猛虎。

    但我没有说出来,只是笑笑道:“我也不知,不过我已经知道这勾魂贴是怎么回事了至人以幻的是那药水,勾魂书法则是将暗劲藏在字中,不经触发,形同虚设,一经触发,即可伤人。”

    “这不是问题,我刚才只是一时疏忽,着了道儿,幸好我比苏写意的实力高出甚多,倒也无碍,待我再看一遍,将暗藏的力道全部破解,就不会伤人了,再舒展开来,晾上几天,药水药性挥发干净,这字帖就算安全了。”

    古老爷子一听大喜,连声叫好,他这下可赚大发了。

    当下我再次展开字帖,这回有了防备,等到幻象再生之时,已经小心提防了起来。

    这次出现的却不再是猛虎,而是毒蛇,无数条色彩斑斓的毒蛇,从一个个字后蹿出,一齐向我游来,一条条蛇信伸缩,嘶嘶之声不断,看上去煞是骇人。

    我随手指点,一道道劲力随手打出,每一道必定击中一个蛇头,几十下之后,所有毒蛇被我尽数除去,字里行间中的杀气,逐渐消失。

    我从头到尾又查了一遍,确定这勾魂贴算是被我破了,这才长舒一口气,将字帖卷起,字帖一卷起,幻象瞬间消失。

    我将字帖交还给了古老爷子,叮嘱他晾上几天,古老爷子大喜接过,照吩咐去做了。

    古老爷子一走,我就转头看向李药药,问道:“你可有什么打算苏写意已经知道你藏身在这里,只怕很快就会对你下手,要依我看,你还是随我离开吧”

    李药药摇头道:“不了,我已经不想再卷进三十六门之中了,苏二爷要是不肯放过我,我就走的远远的就是,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这天下这么大,哪里去不得,要是跟了你回去,可就又踏上老路了。”

    我一点头道:“如此也好,不过你还是尽快离开吧”

    李药药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今天夜里,古老爷子就会派车送我离开,前去北京,那里是天子脚下,就算苏写意不肯放过我,他也得有所顾忌。”

    话刚落音,那古老爷子已经返了回来,面色凝重,手中还拿了张请帖,一进门,就沉声说道:“坏事了,李兄弟,你所说的祸事,果真来了。”

    一边说话,一边随手就将请帖递给了李药药,我凑了过去一看,上面写了一行字:“今夜子时,城东五十里,送君亭中,为君送终若君不来,灭古一门。”落款正是苏写意。

    李药药抬头看了我一眼,苦笑道:“他还是忍不住了,竟然用古老爷子一家性命来胁迫我,古老爷子收容我倒收容出祸事来了。”

    我沉声道:“不防,我去就是”

    李药药说道:“你去,我也得去古老爷子待我不薄,我若不去,岂不是连累了古家。”一句话说完,面色已经满是悲色。

    我一点头道:“没问题,有我暗中保护你,你不用怕”

    李药药缓缓叹息了一声道:“有你在,我根本就不怕,只是有点伤感,我跟随苏写意这么久,他却不肯放我一条生路,想想实在寒心。”

    我知道他心中所想,也不再多言,事情已经出了,那就解决呗当下就和李药药商定好时间,带陌楠告辞而走。

    苏写意不知道我们在这里,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极大的有利条件,他吃定了李药药,也算计到了李药药必定会去应约,所以暂时李药药没有什么危险,我们要先去送君亭附近看看,如果苏写意有什么把戏,我们也好能及时发现。

    出城往东五十里,果然看见一个亭子,四周长满了荒草,毫不起眼,一看就是久无人问津的地方。

    亭子不大,四柱四角,每一根柱子上挂有一个对联,黑底金字,黑底斑驳,金漆却很新,如同刚写的一般,漆迹还未干。

    我和陌楠藏身暗处,四处查看了一遍,并未发现任何埋伏,不由的好奇了起来,难道说,苏写意真的改了性子一点埋伏没有,就准备这么生生击杀李药药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才到家,大家放心,今天一定有4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