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被困送君亭

关灯
护眼
    我心中疑惑,确定四处无人,让陌楠藏身暗处。我一闪身就到了亭子之中。仔细查看了一番,确实没有发现任何埋伏机关之类的东西,退了回来。和陌楠商议了一会。也没商议出结果来,只好就这么藏着,等待书写意露面。

    可苏写意却始终没有出现

    一直等到天色黑尽。月上树梢,也没看见任何人前来。

    我有点沉不住气了,看了眼陌楠道:“苏写意不会发现了我们。故意将我们引开的吧”

    陌楠略一沉吟。摇头道:“应该不会,我们是临时改变的主意。事先并没有通知谁,消息不会泄露,这是其一。我们的行踪。还算隐秘,也有刻意隐藏,以你之能。如果有人跟踪你,必定会被你发现,可你并没有任何反应,这是其二,两点一结合,故意引开我们的观点就不成立了。”

    “我认为,苏写意是根本就没将李药药放在眼里,李药药原本就是他一个手下而已,何况圣手青猿被花错得去的事情,苏家一定知道了,对李药药,他根本就不在意,之所以要杀他,只是因为不能容忍李药药的背板而已。”

    我略一思索,觉得陌楠说的有道理,顿时心就安了许多,陌楠的思维一向细腻,她说正常,那应该就是正常。

    这是陌楠却说道:“镜楼,你看那四根柱子上的对联,黑底已经斑驳不堪了,金字却是新写的,而苏写意的书门,也正是以字见长,他的手段,会不会就在那四个对联之中”

    我点了点头道:“应该是,不过苏写意的功力,与我相差甚远,如果仅仅是四个对联,还难不倒我。”

    陌楠一听,顿时放心了,她当然知道我最近实力大增,雷震都在我手下吃了亏,苏写意算老几,我现在的实力,足可以甩苏写意十八条街

    两人耐心等待,一直等到半夜,仍旧没见苏写意,李药药的身影倒是出现了,李药药一出现,就证明了苏写意果然不是将我们引开,也就意味着苏写意一定会出现,当下暗暗提起警戒,等待苏写意现身。

    李药药和我们一样,一见空亭子,也是一愣,随即扬声喊道:“苏二爷,我来了”

    我听的暗暗气恼,这家伙当真愚昧,苏写意如此对他,他还口称苏二爷,足见他对苏写意还抱有一丝希望,也是蠢到家了。

    四周一片静谧,李药药的喊声在旷野之中回荡,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李药药的眉头皱了起来,喃喃自语道:“难道是我来早了”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大步入亭,进入亭中之后,也和我们一样,四处查看,他跟随苏写意多年,对苏写意更是了解,当然知道苏写意必定会设有埋伏。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黑光一闪,一道身影疾掠而来,一下就落在亭子的顶上,厉声喊道:“时间到了李药药,背叛苏家的结果,只有死”

    这人一出现,我顿时就是一惊,来人当然是苏写意,可他展现出来的这身法,却远远超出了我对他的认知,光凭这个速度,只怕远在苏二娘之上,难道说,苏写意一直都在隐藏着自己真正的实力

    这一想,我顿时暗暗心惊不已,如果说苏写意一直隐藏了实力,也不是没有可能,苏写意本来就极具野心,所图非小,自从他和我们正面冲突之后,从来都是跟着混,真正的打斗,几乎就没有过,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一直和他三十六门领袖的身份不符,如果说他真的隐藏了实力,那这老家伙的心机,可就太深了。

    李药药一听到苏写意的声音,顿时苦笑道:“苏二爷,我跟随你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如今我守护灵被人所夺,心灰意冷,也就是退出纷争,谈不上背叛苏家吧为何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李药药一句话说完,苏写意就冷哼一声道:“不用废话念你跟随我多年,我留你一具全尸,你是让我动手,还是自裁”

    李药药缓缓盘坐在地上,叹息一声道:“蝼蚁尚且偷生,请苏二爷原谅,李药药这次不能听从你的话了。”

    苏写意冷笑道:“怎么进了送君亭,你还以为自己逃得掉”

    话一出口,那四根柱子上的对联,陡然金光大盛,逐渐形成四道金光,直冲天际,上连星月,下接大地,金光闪烁,绚烂夺目。

    金光一起,我就暗叫不妙,这金光之势,威猛异常,李药药断然不是对手,只怕即使是我,也不一定接得住,当下急忙示意陌楠别动,我自己身形一飘,已经狂闪而出,一闪身就冲进了送君亭之中。

    一进送君亭,我就心头狂骇,这四道金光所施加下来的压力,沉重如山,我刚进入送君亭内,已经感受到了这巨大无匹的压力,竟然压的我腰都快弯了下来。

    而李药药则整个人都已经跌坐在了地上,巨大的压力,使他根本无法起身,正一脸惊骇的看着我,目光之中,满是求救之色。

    我自己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奋起全身之力,与这股强大无匹的力量抗衡,苦苦支撑,缓慢的向李药药所在之处移动。

    每一步,都重若千钧

    亭子顶上,苏写意哈哈大笑道:“徐镜楼,你当我真的不知道你和陌楠藏在附近吗你们一露面,已经被我发现了,我明着是要杀李药药,实际上杀一个李药药,哪里会需要动用到四柱锁龙,这送君亭,就是为你准备的。”

    “我知你近来实力大增,论个人手段,我已经远非是你对手,但玩心智,你却差的远了,你实力强劲又如何我不和你放单,用阵法对付你即可。”

    “这四柱锁龙,乃是利用书门最高秘法三十六真言所设,三十六真言,共分四句,一句九字,每一个字代表一门,上对三十六天罡之数,得星月之助,大地之力,是我在深井之中,专门学了,对付你体内金鳞真龙之力的,就算你全得金鳞真龙之力,今天也一样得困死在送君亭之中。”

    “你若是一到这里,就破掉四柱之上的法文,我也拿你没有办法,当时时间未到,四柱之上的三十六真言不得天地之助,只要法文一毁,四柱锁龙自破,可笑你自恃实力高强,白白放过了大好的机会,如今四柱锁龙发作,你却又自己送上了门来,今天就算你背生双翅,也无法飞出我的五指山了”

    说到这里,苏写意话音一顿,继续笑道:“除非你能抹去三十六字真言,不过你被困四柱锁龙之中,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来。”

    此话一出,陌楠已经飞身而出,伸手就像柱子上的那些金字上抹去,可手掌刚接触到那些金字,人已经倒飞而出,显然受到了这巨大力量的反震。

    苏写意哈哈大笑道:“陌楠,四柱锁龙一成,威力之巨,岂是你可以挡得住的,我故意说出可以抹去金字,就是让你自己送死,这一震之下,你起码也得身受重伤,今天你们两人,一个都别想离开”

    我奋力转动了一下脖子,转头看去,只见陌楠摔在地上,正在挣扎着爬起,嘴角血迹殷然,果然如苏写意所言,陌楠这一下已经受了重伤。

    这个时候,李药药陡然惨叫一声,再也支撑不住,一下趴在地面之上,连抬一下头也无法办到,随即嘶声叫道:“徐镜楼,不要管我了,你走吧”

    我紧咬牙关,并不理会,仍旧一步步向李药药走去,我也想走,可根本就走不掉,还不如努力走到李药药身边,合两人之力,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陌楠这时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随即伸手一擦唇角,看向依旧站在亭子顶上的苏写意道:“天下任何的阵法,都一定有破绽可寻,四柱锁龙虽然厉害,我却不认为真的能困住镜楼,苏写意,镜楼脱困之时,就是你的死期。”

    苏写意哈哈大笑道:“不错,四柱锁龙也一样有破绽可寻,可是,这阵法的奥妙,外人根本不懂,难道我还会告诉你们怎么能破掉此阵吗不要痴心妄想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陌楠接话说道:“我很好奇,我伤成了这样,你却没有对我出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无法离开那里对不对也就是说,你足下之处,就是这四柱锁龙阵的阵眼所在,只要我能打破亭顶,你就困不住镜楼了。”

    苏写意顿时一愣,随即眉头一皱道:“陌楠,就算你看到了阵眼,又能如何就凭你也想打破阵眼要想打破阵眼,必须先逼我离开这里,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

    他这话一出口,陌楠的脸上,忽然就现出了一丝笑容来,对我喊道:“镜楼,我一将他逼开,你就破阵”话一落音,整个人忽然蓬的一声,就炸了开来,直接化为一阵青烟,竟然只是一个幻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