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三爷有难

    陌楠察觉出了我的忧虑,走上前来,轻轻握住我的手道:“镜楼。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我知道你的理想,可我们如果不狠下心来。这个理想就只能是个空想。如果因为某些人死了,可以让整个三十六门的后人都不再受这种宿命轮回,那么。我们宁愿背负上满身血债。”

    “何况,他不死,死的人就会是我们。你为他的死难过。如果我们死在了他手里,他会为我们难过吗我们生活在三十六门之中。其中的残忍,你要学会去接受,有太多的人需要你去保护。你必须收起一些没有必要的仁慈。”

    我点了点头。长长的吐了口气,心中阴霾多少扫除了一点,陌楠说的对。他不死,死的就会是我们,虽然这个想法很残忍,但这个世界本身就是残忍的,特别是我们三十六门的世界。

    一想到这里,转身就将陌楠抱了起来,陌楠刚才被重击了一掌,虽然不至于要了她的命,伤的却是不轻,我不忍再让她受累。

    陌楠的受伤,也让我十分自责,主要怪我太过莽撞了,要不是因为我被困在四柱锁龙之中,陌楠也不会拼了命的破阵,也就不会受了这么重的伤了,我这么抱着她,多少可以让自己慰藉一点。

    陌楠挣扎了两下,见我没有放下她的意思,就顺从了,任由我抱着,我看了一下方位,就抱着陌楠,大步回城,我杀了苏写意,又化解了勾魂贴,虽然李药药走了,我去找古老爷子要辆车送我们一程,想来不是什么难事。

    我抱着陌楠,就这么稳定的走了五十里路,等回到城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放晓。

    我们到了古意轩,找到了古老爷子,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我没说我杀了苏写意,只说苏写意已经被我赶跑了,李药药也离开了,不会再回来。

    也许是李药药和古老爷子通过电话了,古老爷子看我的眼神,有点惊惧,他们毕竟是生意人,杀人这等事情,还是不愿意沾上身,等我提出陌楠受了伤,想要古老爷子帮忙找辆车送我们回老林口的时候,古老爷子却推说自己店里的车子都有了安排。

    这分明是不愿意再和我们牵扯上关系,让我觉得一阵阵的悲凉

    我没有说什么,抱着陌楠离开了,人情冷暖,我早就知道,只是今天亲身体会了一把,一时有点难以适应,不过也不能怪古老爷子,谁和三十六门扯上关系,都没什么好事。

    好在陌楠身上还剩了点钱,找了辆车,好说歹说司机才同意送我们到老林口,下了车我就抱着陌楠,一直抱到了青龙峰。

    一见到我们回来,大家急忙迎了出来,我扫了一眼,却见许多人都不在,花错、颜千凌、小狗子、陌人豪、王依人五个都不知道去了哪里,青龙峰上只留下了江长歌、蓝若影、拼命四郎、白小娜和王二麻子等人,朱达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和大家站在一起。

    我只当小狗子等人被江长歌派出去办事了,当下就将我杀了苏写意的事和大家说了,江长歌一听,面色顿时一变道:“这就难怪了苏写意一个人出现在昆明,看来江西传来的消息,十有**是真的。”

    我一听顿时一愣,急忙问道:“江西什么消息”

    江长歌看了我一眼道:“三爷的消息,三爷在九江有个朋友,叫俞静之,原先是个教书匠,后来下了海,从事中药材,有一年在山里收药材,惹了点邪祟,正巧三爷路过,就出手救了他,从那之后,对三爷十分仰慕,时刻惦记着报答三爷这份恩情,三爷这次没回来,就是带着黄姨去了俞静之那里。”

    我一点头,应该是这么回事,三爷当时确是说要带黄姑娘去九江。

    江长歌继续说道:“我接到消息之后,有点不放心,就让小依人去了九江,可小依人这一去,竟然没有回来,连个音讯也没有了。”

    “我特地起了一卦,小依人好像被人困在了某地无法脱身,但只是暂时的,并没有性命之忧,可三爷却不知道怎么的,左冲青龙右煞白虎,卦象显示,身陷囹圄之中。”

    “偏偏这个时候,朱达昌从徐家村匆匆赶来,说是张宗师让他来青龙峰传话,说持有凤羽彩鸡之人,出现在江西九江,恐怕要对三爷不利,同时深井的好手,已经全部赶去了九江,张宗师等三人已经赶过去了,让我们速度增派人手。”

    “但我正准备将人手全都带去九江的时候,又得到了齐远爷传来的消息,说是徐家大爷要我们坚守青龙峰,不得妄动,所以我权衡再三,让花错、颜千凌、小狗子和陌爷四人动身前往九江,昨天就已经走了,其余人则留下驻守青龙峰。”

    我一听就愣住了,王齐远曾经告诉过我,如果实在危险的时候,可以说一句暗语,天宫之中舞彩鸡,一定会有人帮我,这就意味着,持有凤羽彩鸡的人,是我们自己人,而且三爷也一再说过,十二生肖之中,有一个被他藏了起来,现在十二生肖出现了十一个,就剩一个凤羽彩鸡尚未现身,被藏起来的肯定就是凤羽彩鸡了,三爷能藏起来的,那肯定和三爷有一定的交情,怎么会对三爷不利呢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消息是真是假,我们的人应该全都出发,取道九江去支援三爷才对,可我爹传来的消息,却是让大家不得妄动,这又是为何

    小依人的失踪,也非常奇怪,要知道小依人出行,骑乘的可是铁翼神鹰,远在高空之中,对方除了深井老大,还真没有谁能对她造成威胁,就算深井老大持有黑色巨雕,却也不一定就能遇上,又是谁困住了小依人

    一连串的问题涌入脑海,但不管怎么说,我是沉不住气了,无论如何,我也得赶去九江,亲眼看到三爷安全了,我才能放心,当下就将陌楠放下,让大家好生照顾,我立即和大家告辞,准备前去九江。

    江长歌知道我和三爷之间亲情深厚,当下也不阻拦,取了点钱给我做路费,就让我下山而走。

    就在我疾奔到青龙峰山脚下的时候,心头忽然升起了一阵惊悸来,一颗心没来由的乒乓乱跳,一阵阵的心慌胸闷。

    我更是恐慌,只道真的是三爷遇上了危难,我心生感应,更是焦急万分,一路狂奔出山,搭车直奔九江。

    等我到达九江,一问俞静之,知道的人还真不少,当地一大富豪,垄断着整个九江的中药材生意,还开有一个大制药厂,几乎没费什么事,就找到了俞家。

    可俞家单门独户,整个就是一个庄园,而且门卫森严,我通报了几次,要找三爷,门卫竟然根本就不让我进,在我好说歹说之下,只是打了一通电话,嗯哪嗯哪几声之后,就将电话挂了,说俞家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就将我轰出来了。

    我在附近转了一圈,也没见到花错等人,花错可是三爷的亲儿子,知道三爷出了事,一定不会耽误,他们比我早走了整整一天,应该不会落在我后面,那就只剩一个可能,他们被人缠住了。

    为什么要缠住他们肯定是为了不让他们救助三爷

    我意识到问题严重了,三爷肯定是出了事无论如何,我一定得进俞家去看看。

    但俞家在九江的势力太大了,硬闯肯定不行,我只好强行耐着性子,一直等到天黑,趁夜摸了进去。以我的身手,那些门卫之流自然发现不了我,我一直溜进了俞家,一进门,整个富丽堂皇的气息,差点将我眼睛都晃花了。

    我忧心三爷,自然顾不上这些,一直往里潜行搜索,一路上偶有佣人出现,给我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好在都是些普通人,我身手又好,也没发现我就是。

    就在我躲开第三个出现的佣人时,忽然发现,在我所处这栋小楼,对面的一栋楼房之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我顿时心头一阵狂跳,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个身影竟然是麻三

    麻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麻三出现在这里,那三爷呢三爷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落在了麻三的手中

    越想越是心惊,如果三爷遇上了麻三,那可没什么好果子吃,麻三的身手,在徐家村的时候,可就是能赢三爷的,三爷虽然说这段时间也突飞猛进,可麻三也没闲着,何况还有一个重伤未愈的黄姑娘,只要麻三抓住了黄姑娘,三爷就只能束手就缚。

    一想到这里,我再也忍耐不住,几个起落,从窗户蹿了出去,一阵轻烟一般掠上了对面的小楼,如果三爷真的出了事,那一定和麻三脱不了关系,只要跟着麻三,就能找到三爷。

    我刚掠上小楼,就听到两个脚步声走了过来,脚步声极轻,显然都是练家子,其中一人正说道:“绑紧了吧可不能让他跑了”

    4更结束,明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