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父子英雄

关灯
护眼
    苏振铭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向着俞静之走去,手中小弯刀一上一下的抛耍着。不断的闪着寒光。看的人一阵阵的心肝打颤。

    俞静之睁开眼来,看了一眼苏振铭,嘴角抽了一下。随即又闭上了眼。

    我看的出来,俞静之毕竟是个商人,说不怕那是假的。可他却依旧能够坚守得住底线。这一点。却非常人能及,他能有今天这番成就。只怕也和他这份坚持有关。

    就在这时。俞正阳忽然上前一步,一下拦在了苏振铭面前。笑道:“苏大哥,我看还是不要用刀的好,万一惨叫声太大,惊动了其他人。可不是好事,你也知道,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要真的被人知道出了事,没人可以压的下来。”

    苏振铭双眼一眯,身上一股杀气升腾而起,脸上却笑眯眯的问道:“哦?那依正阳兄弟你的意思,这事该怎么处理?”

    俞正阳眉头一皱道:“我再单独和他聊聊,毕竟我随他这么多年,他的脾气秉性,我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再给我一点时间,你看可好?”

    苏振铭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一转身和麻三就出了门,麻三走出门口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俞正阳,说道:“给你半个小时。”一句话说完,两人顺这走廊而走,到了走廊尽头,一闪身就上了屋顶。

    我顿时一愣,这两人分明是不放心俞正阳,既然不放心,为何又让俞正阳单独和俞静之相处?这到底耍的是哪一出?

    刚想到这里,房间内俞正阳对着俞静之噗通一下就跪了下来,咚咚咚磕了三个头。

    俞正阳这么一跪,我心里就叹息了一声,苏振铭没玩过俞静之,可这俞正阳,却没玩过苏振铭和麻三!

    果然,俞正阳一跪,俞静之就长叹一声道:“孩子,你还是太嫩了,我一直都在教你,咱们做人,得有底线,为了这条底线,你可能得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了。”

    俞正阳点头道:“父亲,我知道,所以我先给你老人家磕三个头,此次事发突然,整个俞家上下,已经尽落他人之手,消息被封锁,电话被收走,人也出不去,俞家住的偏僻,就算大声呼救,也只能徒添几个冤魂,我相信,他们杀起人来,绝对不会心慈手软,我们俞家牵连其中,是为了还恩,可佣人是无辜的,总不能让他们也跟上丢了性命。”

    “正阳无奈,只能虚以委蛇,之前对父亲多有冒犯,也是不得己而为之,甘愿承担叛逆之名,也只是盼能保父亲周全,企图蒙混过关,只想他们搜寻不得,也就会罢了,待他们走后,正阳任由父亲责罚就是。”

    “可如今苏振铭已经要对你老人家下手了,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眼看父亲遭难而不管不顾,待他们再来之时,我就豁命一拼,我身大力不亏,也许能缠住他们两人,父亲到时候趁机逃出去,大声呼救,只要家丁稍微一拦,父亲就可以逃出生天。”

    说到这里,俞正阳又咚咚咚磕头道:“正阳自幼孤苦,承蒙父亲照顾多年,待如己出,本该伺奉父亲终老,只是他们持有凶器,孩儿也抱有必死之心,从此之后,不能在父亲身边伺候了,还请父亲多多保重。”

    这番话一出口,我心中顿时又是叹息一声,老子英雄儿好汉,这俞正阳虽然只是个养子,却也没丢了俞静之的脸,同时我也明白了麻三和苏振铭为什么要给他们爷俩单独相处的机会了,他们是想用这俞正阳,来胁迫俞静之。

    他们在和俞静之的较量中,落在了下风,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以胁迫俞静之的,俞静之将他们能想到的,都封死了,自己又豁出了命去,他们就算有千百种手段,也是白搭,但现在就不同了,他们手里有了俞正阳。

    如果俞正阳不将这事挑明了,那对俞静之就没有什么胁迫可言,所以他们在俞正阳阻止苏振铭用刀之后,就故意给了他们爷俩这个机会,现在一切都落在了麻三和苏振铭的眼中,下一步就是回来拿俞正阳开刀了。

    果然,俞静之苦笑道:“孩子,你是我一手带大的,你什么秉性,我岂会不知,怎么会不明白你想干什么!可是,这些人的本事太大了,你斗不过他们的。”

    “你不了解这些人,但为父却清楚的很,恩公的本事,我是见识过的,那当真是有移山倒海之能,恩公尚且被他们伤成这样,你哪会是他们的对手,他们故意给我们单独相处的机会,就是要你向我表明心迹,你若对我严刑逼供,你还可以活命,你如今说出这番话来,他们是断然不会留你性命的。”

    “别说父亲心狠,就算他们用非凡来胁迫我,我也不会说出恩公藏身之处,就算我说出来,我们也一样是个死,孩子,父亲对不住你,连累你年纪轻轻,就丢了性命。”

    此话一出,我就暗暗点头,这俞静之虽然是个商人,对他人的心理却摸的十分透彻,看事之准,当真少有,这么聪明的人,想不发财都难。

    刚想到这里,那俞正阳却说道:“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两日见父亲被囚禁,正阳心如刀割,只要不再让父亲受到伤害,正阳一条命丢了就丢了吧!只求能拖得一时,便是一时。”

    “今天门卫打来过一个电话,说是有个叫徐镜楼来找徐三爷,当时电话被我接到了,我就说没有这个人,如果这徐镜楼足够聪明,应该会猜出俞家出事了,刚才听苏振铭所言,对这徐镜楼十分忌惮,也许这就是我们的一个转机。”

    “只是可惜,俞家上上下下的手机,全部被没收了,对外的电话线也全部被剪断了,所有的座机,只能在庄园内通话,又没人能够出得去,不然的话,一报警,就算他们再厉害,也能打成筛子。”

    话刚说到这里,屋顶上的苏振铭就阴声笑道:“我们也不是傻子,知道你俞家家大业大,颇受地方重视,既然敢对你们下手,自然会把方方面面都考虑进去,不瞒你说,喊也没用,俞家上下,都已经被我们的人盯着,谁敢有一点异动,立杀无赦。”

    一句话说完,只听砰的一声,苏振铭竟然直接踩塌了屋顶,落了下来,一闪身就向俞静之掠去。

    俞正阳顿时一跳而起,他身体颇为强壮,可能练过几天拳脚,倒也算灵敏,一蹿竟然拦在了苏振铭身前,一拳打向苏振铭面门,疾声喊道:“父亲快走!”

    可他这点拳脚,强身健体还可以,对付苏振铭,简直就是儿戏,一拳还没打中苏振铭,已经被苏振铭一把抓住了拳头,发力一拧,咔吧一声,手腕已经被苏振铭折断了。

    麻三这时也从屋顶破洞中落了下来,一闪身一把就抓住了俞正阳的肩头,看了俞静之一眼,阴森森的说道:“我数到三,你若不说出徐关山藏在哪里,我就捏断俞正阳的这一条胳膊。”

    那俞正阳虽然是个普通人,却异常彪悍,手腕被折断,肩头被拿住,依旧一脚抬起,直踹麻三,口中大喊道:“父亲快走!不要管我!”

    麻三眉头一皱,一掌切出,正切在俞正阳的大腿上,又是咔嚓一声,一条腿顿时软哒哒的挂了下去,显然腿骨又被打断了。

    我看的心头火起,可又不敢现身,我这一冲进去,他们随便用俞正阳还是俞静之来胁迫我,我都没办法出手,与其现身受制与他们,不如忍一忍,静观其变。但我还是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如果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俞静之这时却站了起来,并没有往外跑,他十分清楚,自己根本就跑不掉,而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正阳,好孩子,你先走一步,父亲随后就来。”

    字字坚毅,一字千钧!

    这句话一出,俞正阳就猛的嘶吼了一声,一歪头,一口就咬在了苏振铭的脸上,苏振铭顿时吃疼,砰的一掌打在俞正阳的胸前,谁料俞正阳竟然死不松口,被一掌打的,人已经倒飞了出去,却硬生生从苏振铭的脸上撕下了一块肉来。

    俞正阳一下撞在墙壁之上,身体顺着墙壁缓缓滑落,却一下就将嘴里的肉吞咽了下去,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的鲜血,嘶声喊道:“你伤害父亲,我杀不了你,咬也咬你一块肉!”

    我顿时一阵热血上冲,这对父子英雄,给了我太多的触动,这个社会虽然已经物欲横流,可有些人,还在坚守着一些东西,比如孝道!比如道义!

    我不能再不出手了!

    就在这时,俞正阳背靠的墙壁,忽然轰的一声破了一个大洞,一个大手一下就抓住了俞正阳,往外面一甩,已经将俞正阳拉了出去,随即一个人影一闪,已经挡在了俞静之的身前,手一伸就将俞静之拦在身后,沉声道:“静之受苦了,从现在开始,万事有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