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闻名丧胆

关灯
护眼
    这人声音一起,我就目光一亮,心头一阵狂喜。随即一眼看清。顿时心头怒火呼的一下就狂飙不止,心中杀念就再也压不住了。

    我最见不得的,就是三爷受伤!

    三爷为了我。吃了太多的苦,甚至比我爹吃的苦头都多,在我心中的份量。说是叔侄。实比父子。我只要一看见三爷受了伤,眼珠子顿时就红了起来。

    现在的三爷。不但受了伤。还伤的不轻!

    头上缠着的纱布,还带着血迹。胳膊上、腿上都绑着纱布,身上也被纱布缠满了,脸上还有一道血痕,这一切都提示着。三爷之前曾经发生过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这一身的伤,就是证明!

    但偏偏就是这一身是伤的三爷,一出场,就把全场都镇住了,麻三和苏振铭现在的实力,都不在三爷之下,可以看到三爷出场的时候,却都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下。

    三爷这时才扬声对外喊道:“那孩子怎么样?”

    从墙壁的破洞里传来黄姑娘的声音:“孩子没事,手脚骨头断了,全都是硬伤,养几天就好!胸前被打了一掌,好在孩子身体结实,扛得住。”

    我一心的数,他们折磨俞正阳,我就在外面看着,他们每一次出手,我都有计算力量,要不了俞正阳的命,无非吃点苦头而已。其实,我心里原先对这个俞正阳,还有点不放心,害怕他万一是演戏给俞静之看,以此来胁迫俞静之说出三爷的下落。

    也许是我有点小人之心了,怎么说呢!上当多了,看谁都像鬼。

    这时那俞静之疾声说道:“三哥,你出来做什么?糊涂!丢我爷俩两条命就够了啊!”

    三爷头也不回,淡然说道:“我们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有需要守护的东西,就像你念着我的恩情,宁死也要护着我,我心里也得装着道义,事情是因我而起,我又怎么能不出来?就算我徐关山今天死在这里,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父子丢了性命。”

    话音刚落,楼下已经响起了打斗声,应该是潜伏在四周的深井中人对黄姑娘出了手。

    我悄悄一翻身,溜下了楼,果然见到几个黑衣人正向黄姑娘围去,黄姑娘则死死护着俞正阳不退,三爷已经现身,凭苏振铭和麻三,一时半会也拿不下三爷,当下我也不用再隐藏身形,爆闪而出,人在半空之中,已经连点数指,招招都是杀着。

    砰砰连响,那几个黑衣人哪里挡得住我的力量,只来得及闷哼一声,已经被我打飞了出去,我自己使的力道我有数,这几个家伙,保证连活到落地的时间都没有。

    几个黑衣人一解决,黄姑娘就看见了我,顿时一愣,随即大喜,我急忙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闪身又飘到了楼上,麻三和苏振铭这两人,一见势头不对,必跑无疑,两人一起跑我就只能追一个,能不能追得上还不一定,我得先偷袭一个,这样才有可能将两人全都留下。

    我对这两人恨之入骨,根本就没准备留他们的活口!

    到了门口,屋内又传出苏振铭的声音道:“徐关山,这次你是跑不掉的,你以为你是救了俞静之?其实从你一开始投奔他,就是害了他。”

    三爷冷声道:“没关系!人活坦荡荡,静之拿我当朋友,为了救我能搭上自己的命,我就不用再和他客气,既然是兄弟,也就不存在谁害了谁一说,何况,我还在这里,除非你们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不然谁也动不了静之一根毫毛。”

    麻三阴声道:“徐关山,你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凭什么还吹这口大气?”

    三爷哈哈一笑道:“有些人,就算只剩下一口气,说出来的话,也没人敢小瞧,不凑巧的很,我徐关山就是这种人,我现在是受了伤,可要就凭你们两个,想要我的命,也得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

    麻三却阴声一笑道:“我们每必要和你拼命,我缠住你,应该没问题,振铭下楼拿住黄姑娘就可,我倒想看看,究竟你的女人和兄弟,哪一个在你心里才是最重的。”

    苏振铭一听就乐了,一闪身就向门口蹿来,口中笑道:“就这么办!我也很想看看,义薄云天的徐关山,到底会不会因为兄弟舍弃了自己的女人。”

    我猛的一下将全身力道全都提了起来,待苏振铭伸手一开门,呼的一拳就打了出去。

    这一拳,我是奔着要苏振铭的命去的,一点点都没有留力。

    轰的一声,木门粉碎,苏振铭手中还抓着门把手,身形已经倒飞而起,人在半空之中,鲜血已经狂喷,直接撞破墙壁,扎手扎脚的摔了出去。

    我偷袭得手,身形电闪,一闪就进了房间,对着麻三出手就是一指,电芒狂吐,直打麻三额头。麻三根本不敢硬接,一闪身躲了过去。

    三爷一见是我,顿时面色一喜,一转身一抓俞静之,带着俞静之就从墙壁破洞里跳了出去,人虽然跳出去了,可话却丢了下来:“楼儿,能杀的一个别放了!”

    我应了一声,人已经冲到了麻三面前,麻三哪里敢拦我,闪身飞退,我奋起疾追,两人身形一前一后,也从墙壁上的破洞之中蹿了出去。

    一到了外面,人声顿时嘈杂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二十多个黑袍人来,有一人正背起苏振铭准备逃走,其余的人则围向了三爷。

    我顿时就是一愣,三爷一向都是铁打的汉子,如果不是伤势过重,不会将自己裹成那样,这些黑袍人在我手下不是个事,可二十来个一涌而上攻击重伤的三爷,只怕三爷难免会有损伤。

    麻三的命虽然重要,可三爷对我来说,则更重要!

    这时麻三身在半空之中,也厉声喊道:“徐镜楼,你想杀我,没有点时间是不行的,等你杀了我,徐关山也得死在众人手中,是杀我还是救徐关山,你自己选。”

    我知道他说的没错,三爷刚才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守护的人,三爷就是我必须守护的人,所以立即转头,半空之中已经一闪身,横掠向那些黑袍汉子。

    那些黑袍人哪里是我对手,我又是陡然出现,他们根本就没有防备,一照面就被我打死了一个,随即大展神威,招招杀着,冲入那些黑袍人之中,大杀四方。

    一直等我杀了三四个,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快跑啊!是徐镜楼来了!”那些黑袍汉子一听,哪里还敢还手,轰的一声四散奔逃。

    我没有想到我的名气竟然已经这么大了,这些家伙一听到我的名字就开始奔逃,虽然他们的速度远不如我,可一旦四散逃走,我也不能全都杀了,只来得及追杀了两个,其余的人已经全都不见了人影。

    我看了一圈,麻三早逃的没影了,苏振铭也被人背走了,不过打苏振铭的那一拳,我十分有把握,就算苏振铭不死,他也算废了,从此之后,再想作恶,只怕不可能了。

    这样一来,我心头总算出了一口恶气,一闪身到了三爷身边,这才疾声问道:“三爷,你怎么样了?”

    三爷已经腰杆挺的笔直,手一摆道:“我没事,你怎么来了?”

    当下我将事情经过一说,三爷苦笑道:“幸亏江长歌天相之术神准无比,不然这次三爷真的折在这里了。”

    我看着三爷一身的伤,心头痛惜,忍不住问道:“三爷,伤你的人是谁?”

    三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面色逐渐黯沉了下来,沉声说道:“是苏出云和叶知秋,他们还带着个黑脸汉子,有四十多岁,面目陌生的很,那汉子没有出手,但我观其气度,应该是个好手,实力只怕在我之上,但一定鲜少在三十六门中走动,不然我不可能不认识。”

    我顿时心头一惊,江长歌算的还真准,他说三爷左冲青龙右煞白虎,苏出云在十二生肖之中,正是对应虎,而苏振铭则对应毒牙飞蛇,蛇不就是小龙嘛!幸亏我来的及时,差一点就再也看不见三爷了。

    至于那黑脸汉子,我倒是能猜出来,在白石牙的时候,深井老大就让苏出云和叶知秋去湘西请一个叫甄阎王的人,听深井老大的话语,这个甄阎王确实不大出来走动,估计这次出山,也是因为我用鞭子抽死了那个贾小鬼,不过我不后悔,就算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活活抽死他。

    这时那俞静之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转头看向三爷道:“三哥,这个就是你侄子吧?果然英雄出少年,年轻的,威名已经如此强盛,名号一出,那些人全都闻名丧胆,当真了得。”

    三爷一听,也忍不住显露出一脸的得意来,点头笑道:“正是我侄子徐镜楼,来,楼儿,见过你静之爷!”

    我对这俞静之敬佩的很,上前行礼,俞静之挥手笑道:“我刚才见到了你的身手,要是我两个儿子有这般本事,那可就太好了!”

    (我写的慢,一章得几个小时,但只要我没说今天没了,那就一定还有,今天还有1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