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尸门第一好汉

关灯
护眼
    花错一见傻眼了,陌人豪和小狗子根本就没撑劲,就被人家放倒了。他上去也是白给。何况颜千凌还在人家手里,投鼠忌器啊陌人豪和小狗子也伤的不轻,权衡之下。花错只好带着两个重伤员离开。

    离开是离开了。花错也不会救治,这要是在青龙峰附近。花错还有个投奔。可在九江人生地不熟。只好奔了医院。幸亏接着就遇到了我。

    我听到这里,顿时就明白了,这必定是苏出云的诡计,苏出云故意在花错等人显露了行踪。引花错等人跟去,到了鄱阳湖边,无人之地,才由黑脸阎王下手。重伤了陌人豪和小狗子,至于为什么没要他们的命。应该是因为十二生肖的关系,颜千凌没有生肖守护,又落在了他们手里,倒是危险。

    那个黑脸阎王,就是苏出云和叶知秋从湘西请来的甄阎王,只要是针对我来的,是为了那个在白石牙山脚下,被我活活用鞭子抽死的那个贾小鬼报仇来了,我记得深井老大说过,这甄阎王不喜走动,他和贾小鬼之间的关系,应该很亲近,这个仇是化不开了。

    那贾小鬼当时将钟炎和陶莉莉炼成了尸,不用问,一定是炼尸一门的人,这甄阎王应该也是,炼尸一门的人长时间和尸体打交道,阴气重阳气衰,所以他即使走在人群之中,也会显得格格不入,满是孤寂感。

    至于手指钓鱼,应该是他身上的尸味极重,所以引去的,也是喜欢吃腐食的鲶鱼,让人震惊的是,这人得将尸术练到什么境界才能用两根手指就将鲶鱼引去,这得多大的尸味啊

    而且从花错的描述中,我已经领会到了,这人绝对是个真正的高手,陌人豪之勇猛,小狗子之精悍,竟然连人家一拳都没撑住,如果我全力一击,也可以办到,但绝对不能连伤两人,积蓄全身力气,也需要点时间,仅从这一点上,就可以分析出,此人的实力,犹在我之上。

    当然,也不可能超过我太多,他想杀我报仇,只怕也不可能,我想杀他,估计也难,除非死磕到底,拼到双方精疲力尽,才有可能分出生死胜负来,绝对是个相当棘手的强敌。

    刚想到这里,俞静之来了,他的手下办理了住院手续,那院长说要住三个月,我心里有数的很,就让他办理了十天,这种伤势对普通人来说,确实得三个月,对陌人豪和小狗子,最多也就十天。

    当下我将花错介绍给了俞静之,俞静之一听是三爷的儿子,顿时大喜,连声称赞了一番,我也没瞒他,就将情况说了一遍,这一说,俞静之顿时皱起了眉头,随即试探性的问我道:“你的意思,是前去应约还是暂时避其锋芒”

    我略一沉吟道:“躲不得我杀了贾小鬼,他却没有对我们其他人下杀手,说明这人极其讲究,认的是冤有头债有主的理,如果我避而不战,反而容易激怒他。”

    “何况,颜千凌还在他手中,我连躲避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明天必须去,起码我去了,按他目前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来分析,他应该会放了颜千凌。当然,他想杀我也办不到,我们要防备的,是苏出云,如果我和他互拼力尽,苏出云在场的话,那可没我的好果子吃。”

    “所以,应约是必然的,但战与不战,却可以想点办法。不过,俞爷你却不方便再和我们一起了,苏出云这孙子和苏振铭一个样,不讲究什么手段,你还是少出面的好。”

    我这话一说,俞静之就点头道:“好你自己有主意就好,我还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你们在一起,我先离开,有什么需要,你告诉我一声就行。”

    我点了点头,送俞静之离开之后,我和花错说了一下这几天来所发生的情况,叮嘱花错,明天接到颜千凌之后,立即回来守在医院里,陌人豪和小狗子伤势一好,立即动身前去南京和三爷汇合。

    花错问我想怎么对付那黑脸阎王,我却没有说,这办法可能有点不光彩,即使花错是我弟弟,我也不大想在他面前丢这份。

    随后我和三爷通了电话,将花错他们的事情通知了三爷,将我的安排也告诉了三爷,三爷也没说什么,让我按自己的想法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十点左右,我已经带着花错带了鄱阳湖边,花错引路,片刻就到了昨天黑脸阎王击败花错等人的地方,黑脸阎王已经在等了,身边果然站着苏出云和叶知秋两人,颜千凌软软的瘫倒在旁边地上,面色有点苍白。

    颜千凌还在他们手上,我也不敢妄动,黑脸阎王既然讲究道上的规矩,我也投其所好,上前对他一拱手,随即竖起左手大拇指,对他连点三下,次次都点在我的左手食指上,这叫凤凰三点头,点头不着地,意思就是我尊你是前辈,先给你行个礼,但我们又是敌对,以拇指为首即可,这即不失礼数,也不跌自己的份,还可以防止行礼之时对方偷袭,是以前道上行走,见到辈分比自己大的敌对之人时常用的礼数。

    随即才扬声说道:“三十六门人王一脉,徐家徐镜楼,见过前辈”

    当然,对于苏出云和叶知秋,我甩都没甩他们。

    那黑脸阎王一见,顿时目露赞许之色,随即右手虚托三下,示意连扶三把,才一拱手道:“同属三十六门,炼尸一门,湘西甄先望。”

    他是前辈,自然不需要太过客气,何况和我还是仇人,所以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就不再说话。

    这时苏出云冷声道:“徐镜楼,你孤陋寡闻,井底之蛙,想来也不知道甄前辈大名,甄前辈五十年前,就已经誉满三十六门,和雷震齐名,实力却尤在雷震之上,当年成名之战,是在湘西九峒十二湾,一人之力,连败湘西道上二十多名好手,号称湘西第一高手,尸门第一好汉,人送外号甄阎王”

    “甄老无意争名夺利,成名之后,隐居湘西不出,只因身为炼尸一门旁支,不得回云南,入赘当地贾氏之家,育有一子,随贾姓,可惜英年早逝,留有一孙,就是你在白石牙用蛇鞭活活打死的贾小鬼贾兄弟。”

    “今天甄老前来,就是找你报杀孙之仇,徐镜楼,别怪我这做哥哥的没提醒你,你还是先交代遗言吧甄老已经说过了,只取你一人性命,绝不牵连无辜,留几句遗言还是有人替你传话的。”

    我听的心头一惊,这黑脸阎王看上去也就四十多岁,可苏出云却说他五十年前就已经名震三十六门了,和雷震是同一辈人,这面相和实际年龄悬殊的也太大了,怪不得见闻广博如三爷,也想不出他是谁来。

    更让我吃惊的是,我早就知道这黑脸阎王厉害,没想他的实力竟然还在雷震之上,这样说来,这架就更不能打了,我硬拼雷震,还有点吃力,和他对上,只怕有输无赢。

    何况他身边还有苏出云和叶知秋,这两人不会看着我死的,苏出云的野心,也在天宫,他一定会留我的命替他打开天宫之门,必定是想趁我和黑脸阎王两败俱伤之时,出手擒我。

    幸好,我今天根本就没打算和他动手,这样的人,最好糊弄,虽然有点丢人,但现在的情况,还真的只能这么做。

    一想到这里,我就冷冷的看了一眼苏出云,冷声道:“苏出云,你最好先闭嘴,以甄老名声,如果我现在杀你,他是不会帮你的,这个虎威你也沾不上,你再敢多说一句,我立即先取你的狗命”

    苏出云立即就闭上了嘴,他是聪明人,知道我说的不假,甄阎王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情,我要出手杀他,甄阎王不会出手阻拦,而且像甄阎王这样的人,一定极其古板守旧,对敌之时,讲究的都是一对一,生死无怨,所以也不会出手相助。

    一句话压住苏出云之后,我才对甄阎王说道:“前辈,贾小鬼之死,确实是我所为,至于什么原因,我就不多说了,你老自己的孙子,做了那些事情,为何人利用,想必你也知道,但不管怎么说,他的命确是丧在了我手,这个我认。”

    “我徐镜楼虽然年轻,素来做事,却也算讲究,有债绝不赖,今天前辈你找上了门来,我本不应该说二话,三十六门之中向来如此,胜者为王,按道理来说,我和前辈拳头底下见真章就好。”

    “但是,前辈昨天重伤我方两人,现在生死尚且未卜,我三爷徐关山,同样被卑鄙小人暗算,如今重伤在身,我弟妹颜千凌,也还在前辈你的手上,我一死无所谓,我这些亲人,则全部任人鱼肉了。”

    “在这种情况下,晚辈心绪不宁,意志无法集中,战斗力大打折扣,前辈若是强逼我出手,我也奉陪,可前辈这乘人之危的名声,可就落下了。”

    还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