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三月之约

关灯
护眼
    说到这里,我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黑脸阎王的反应。果然见到黑脸阎王有点不自然起来。心中知道自己这计策算是成功一半了,像他这种古板守旧的人,又自重前辈的身份。说他占我一个晚辈的便宜。比打他脸还难堪。

    当然,我毕竟是他的杀孙仇人。如果这样就能化解了。那就想的太美了。我既然今天不想和他打。就一定要给他个期限,这期限还不能太长,太长了明显有糊弄人的感觉,也不能太短。太短了我没法超越他,依然不是他对手。

    说实话,我在盘算这些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羞愧的。工于心计一项不是我的长项,对于我自己的智商。我十分清楚,我并不能算是聪明人,和陌楠、江长歌。三爷等一比,我完全就是个笨蛋,可和苏振铭、苏出云这些家伙打交道久了,不知不觉之间,就学会了一点小狡猾。

    只是没有想到,第一次动这样的歪念头,就打到了黑脸阎王这样的实在人身上,这让我很不自在。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了,强敌环伺,我必须争取点时间,如果我一倒下,有苏出云和叶知秋在,我敢保证,花错、陌人豪、小狗子和颜千凌一个都跑不掉,一旦我们几个落在了深井的手中,那就成了他们要挟三爷的筹码,三爷等也只有乖乖束手就缚的份了。

    所以我只好继续说道:“前辈威名五十年前就响彻三十六门,我相信前辈做不出这等落井下石的事来,但让前辈不报杀孙之仇,也不大可能,我徐家在三十六门,也算叫得响字号,我徐镜楼也不敢毁了徐家的招牌,我看不如这样,前辈宽限我一段时间,另约时间,等我手头的事情一结束,我必定应约。”

    “这样的话,也免得前辈被一些居心悱恻之人利用,也不损了威名,还给了徐镜楼一个喘息的机会,将来一战,胜负生死全凭实力,赢也赢的光明,输也输的磊落,前辈你看可好”

    我这几句话,连夸带捧,又摆事实也讲道理,还点出了苏出云想利用他的用心,我相信以黑脸阎王的为人,一定不会拒绝。

    不但我是这么想的,苏出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黑脸阎王还没说话,苏出云倒先急了

    他一急,就上了我的当了

    我这番话,就是要激他出声,刚才我已经撂过话了,他再出声,我对他出手也就光明正大了,不论我是输是赢,都算已经打过了一架,体力怎么也得有所消耗,黑脸阎王这种自珍羽毛的人,就更没法对我出手了。

    苏出云上前一步说道:“徐镜楼,你少来那一套,你无非是不敢和甄老动手,想找个借口溜之大吉而已,算盘打的不错,可瞒不过我,你这一走,甄老还去哪找你”

    我立即冷哼出声道:“我以徐家声誉为注,三月为期,三月之后,我亲自到湘西,和甄前辈一了恩怨。”

    一句话说完,我故意装出刚想起的样子,瞟了苏出云一眼道:“苏出云,如果我没记错,刚才我有叫你不要出声吧我和甄老谈的是光明磊落事,你这卑鄙小人,也配插嘴”

    话一出口,人已经飘飞而起,三指连弹,三道电光爆射而出,直打苏出云的额头、心脏、气海三处,我对苏家的人,从来就没有留手的意思。

    不但如此,我三指点出之后,口中还冷叱道:“苏出云,你自知不是我对手,却利用贾小鬼,故意让贾小鬼触怒与我,死在我的手上,引出甄前辈来,其心之歹毒,不可不诛,我就让你追随你爹的脚步,一起到地狱报道去吧”

    前半句话,当然是说给甄阎王听的,最后一句,却是说给苏出云听的,从时间上算,估计这家伙刚从湘西回来,可能还没得到苏写意的死讯,我得刺激刺激他,就算他再无心无肺,听到自己爹死了的消息,也会愣上那么一两秒,有一两秒的时间,足够我杀了他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苏出云先是一闪身躲过我的三指连弹,随即琢磨过味儿来了,失声惊叫道:“什么你杀了我爹”

    我冷哼一声道:“那是自然,你爹的脑袋被我一拳打爆,死的不能再死了。”说话之间,一扬手就是一片火苗挥洒而出,呼的一声,直扑苏出云。

    苏出云的本事,虽然比不上我,可在年轻一辈之中,那也是佼佼者,我当然不会认为这一招风火流云就能杀了他,所以我故技重施,仍旧用的是杀死苏写意的那招,在风火流云之中,隐藏了一滴水珠

    我要让他们父子,死在同一招之下。

    风火流云一出,苏出云就已经回过神来,伸身疾退,我依附在水珠之上的暗劲陡发,速度瞬间狂增,后发先至,嗖的一声,就打到了苏出云的面前。

    苏出云一见大惊失色,可水滴已经到了近前,再想躲也来不及了,他当然清楚挨我这一下的后果,顿时面如土色。

    可我忘了,还有一个叶知秋

    叶知秋也许不是一个好人,卑鄙无耻,欺师灭祖,只要对她有利的事情,她都可以毫不迟疑的去做,可她对苏出云的一片痴心,却是真的。

    就在我的水滴即将打中苏出云的时候,叶知秋忽然浑身金光大盛,一闪身就挡在了苏出云的面前。

    轰的一声巨响,叶知秋被打的直飞了出去,撞上了苏出云,两人顿时成了滚地葫芦。

    水滴被叶知秋这么一挡,虽然也撞上了苏出云,可力道已经大减,苏出云可不是傻子,知道再留下去,必死无疑,顺地一滚,已经一把抄起昏迷了过去的叶知秋,闪身疾走。

    我没有去追他,我要一追,黑脸阎王这边还没交代清楚,有逃跑的嫌疑,他就有理由出手了,当下心中暗暗可惜,这一招没能要了苏出云的命,也不能要了叶知秋的命。

    叶知秋不是笨人,她先运起了盘角山羊的力量,我的力量绝大部分被盘角山羊所挡,她只是受到了波及而已,虽然昏迷了过去,命却保住了。

    当然,她也绝对不会好过,我这一击,可不是谁都能挡得住的。

    我一转身,对黑脸阎王道:“甄前辈,事情的前因后果,想必你也清楚了,我所提的三月之约,不知道前辈可应允”

    黑脸阎王这时才长叹一声道:“我那孙儿的行为,我岂能不知,炼人尸骨,本就有伤天和,短命夭寿,也是天意,受人利用,更是糊涂。不过,他再不好,也是我的孙儿,不是我甄先望不讲道理,这仇我要是不报,我又有何面目活在这世间。”

    “徐镜楼,我知你有所顾虑,我此刻硬逼你动手,也确实说不过去,你走吧三月之后,我在湘西等你,希望你能践守信诺。”

    我顿时大喜,距离天宫之门开启,还有两个月零几天了,在这段时间内,深井老大也好,我们的人也罢,都会全力寻找金乌石给我,到时候十二金乌聚齐,我就可以得到金鳞真龙全部的力量,如果还能从天宫活着回来,自然也不怕他。

    当然,如果我死在了天宫,那三月之约也就不用赴了,说实话,我还真不愿意和这甄阎王动手,这老头虽然古板,却明事理,重规矩,讲道义,对这样的人,我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当下就对黑脸阎王一拱手道:“多谢前辈成全,除非徐镜楼在这三月之内身死异地,不然到时必到。”一句话说完,就对花错一递眼色,花错大踏步上前,一伸手就将瘫痪在地上的颜千凌抱了起来,转身回到了我身边。

    我看了一眼,颜千凌并无大碍,只是全身不能动弹,应该是被封了经脉穴道,这些手段,之前和三爷在一起的时候,三爷曾抽空给我和花错讲过,并不难解,包括一些道上的切口、规矩,三爷闲暇时都教过我们,当时我们俩都觉得无用,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中了大用。

    颜千凌已经救了回来,我也没必要呆下去了,就和黑脸阎王告辞,黑脸阎王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只叹了口气,对我们一挥手,自己转身先走了,步伐极慢,但却极为稳健。

    我们兄弟俩也不敢久留,医院里还有两病号呢当下回身疾走,半路上花错替颜千凌解开被封的经脉,细一询问,弟俩顿时一头冷汗,同时我对黑脸阎王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

    颜千凌被抓之后,要依苏出云和叶知秋,是要将她杀了的,幸亏被黑脸阎王拦住了,苏、叶两人对此极为不满,却又不敢得罪黑脸阎王,也只好作罢。

    也幸亏捉了颜千凌的是黑脸阎王,要是换做错错一个人,只怕现在颜千凌已经成了刀下亡魂兄弟俩惊吓之余,也不免暗暗庆幸。

    可紧接着颜千凌说出一件事来,却又让我心神不宁了起来。

    3更结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