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老大就是老大

    话一落音,一道潇洒的身影,已经一翻而上。直接落在了我的身边。挡在了江长歌等人的身前,正是江莫问。

    江莫问一现身,我顿时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起码。有一个人可以和我一起扛一下了。说实话,之前虽然我大话说的杠杠的,可真心一点把握都没有。深井老大不分析,我也知道真打起来,一定就是那个局面。

    我还是赢不了深井老大。而他们那边就算雷震受伤。也还有苏二娘、麻三、鲁胜先、雷轰等一众人手,另外还有四十来个黑衣汉子。真的打起来。我一个人是断然挡不住的。而江长歌不会任何手段。蓝、王、白三人则个个伤痕累累,局势完全一面倒。

    万幸的是,江莫问总算出现了!虽然来的迟了点。总比不出现的好。

    当下我就苦笑道:“江大爷,你干啥去了啊!怎么拖到现在才来?”

    江长歌也激动了起来,蝼蚁尚且偷生,江长歌虽然知道自己阳寿已尽,可谁又想死呢!能多活一天,也是好的,只是江长歌一向沉稳,没有像我一样出声询问就是。

    江莫问微微一笑道:“这里有你在不就行了,反正深井老大一定会等我的,他一心想要我的命,我要不多找几个帮手,哪里敢来啊!”

    话一落音,山顶之下呼呼又翻上来四条人影,正是颜丹青、张宗树、朱达盛和韩光祖四人,同时一闪身,已经到了我们的身边,和深井众人对恃而立。

    四人一出现,我顿时大喜,对方雷震已经被我所伤,他们四个再加上江莫问和我,完全可以挡住对方的攻击,江长歌等人的命,可就算保住了!

    深井老大却一点也不惊慌,反而看了江莫问一眼,笑道:“怎么,你认为找了他们三个来,你就可以不用死了吗?”

    江莫问忽然苦笑道:“我既然来了,就没想活着离开,不过,我又怎么能不来?徐聆风夫妻能费尽心思,为他儿子打造了三合之体,安排金鳞真龙附身,我也是当爹的,难道就不知道心疼我的儿子?”

    “如果我没这个本事,也就罢了,偏偏我也还有点手段,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我的儿子死去吧?何况,我老江家也就这么一根苗苗,不留个后,将来我江莫问到了地下,又有何颜面去见江家列祖列宗,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我转头看了一眼江长歌,江长歌还是没有说话,眼圏却忽然红了起来,江莫问遁世的早,也许,这番话是对江长歌最大的安慰。

    深井老大哈哈大笑道:“不错!是这个理,为人父母,岂能明知道自己的孩子有难而不管不顾,我也正是吃准了你这个心理,才会发动这次攻击,引你出天宫,不然你一直呆在天宫之中,我又进不去了,想杀你还真的是个大麻烦。”

    江莫问又微微一笑道:“现在我出来了,你想杀我,一样是个大麻烦,我承认你比我高明一点,可我江莫问,也不是谁想杀就能杀得了的。”

    “何况,现在徐镜楼的金鳞真龙已经进化到了完全体,深井之中除了你自己,已经无人能够制衡与他,我又叫了丹青,找了张宗师一同前来,我还真想不出,你究竟有什么手段可以杀得了我?”

    深井老大笑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一定能杀了你,你相信吗?”

    江莫问一点头,正色道:“相信!我的天相之术,虽然不能逆转天意,但也能窥探天机,我既然能知道我儿子有难,又怎么会算不出今天就是我的毙命之日。”

    “不过,我既然敢来,就代表我也做了一定的准备,就算我今天死在这里,也一定不会如了你的意,不信咱么就试试,看看究竟是你棋高一着,还是我技高一筹!”

    我听的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江莫问今天要死在这?这不可能啊!现在局势已经逆转了,我们的实力并不比他们差,就算硬拼,鹿死谁手也不一定,江莫问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呢?

    刚想到这里,朱达盛已经一步踏出,手一指对方众人道:“都别那么多废话,既然都来了,就拳头底下见真章,在开打之前,我就想问问,我哥朱达昌,是谁杀的?”一句话说完,双目之中已经喷出了怒火。

    他这话一出口,对面黑袍人之中,就有一个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可这一步一退,已经出卖了他。

    朱达盛陡然怒吼一声:“你得给我哥偿命!”一句话说完,人呼的一下蹿了出去,手中镇尸钩一伸,带起一道黑光,直向那黑袍汉子掠去。

    就在这时,一个细如蚊鸣般的声音忽然在我耳中响了起来,却是颜丹青的声音,只听他说道:“小楼,我们来的匆忙,我来不及准备画转乾坤,等下一动起手来,你立即带长歌他们走,但不要走远,还回青龙峰你们的据点去,据点之前已经被他们发现了,他们一定想不到,你们还会回到那里。”

    “江大哥今天必死无疑,不能让他死的一点意义都没有,更不能让江家断了后,你带长歌他们退到据点之后,等着我们,江大哥会在临死之前赶到那里,给长歌逆天改命。”

    我顿时又是一愣,心头暗叫不好,颜丹青这话,一定是江莫问事先教他的,江莫问是谁?天星一门传人,天相之术已窥天机,他说的话,那一定错不了,看样子今天他真的要命丧青龙峰了。

    同时心中也一阵阵的惊诧,以江莫问之能,如果今天都要死在这里,那深井老大究竟准备了什么样的陷阱?

    刚想到这里,朱达盛已经蹿到了那命黑袍人面前,手中镇尸钩一伸,一道黑光就像那人脖子上钩去。

    朱达盛原先是深井九煞的老四,虽然已经不在深井了,可余威还在,那些黑袍人对他的畏惧仍在,哪里敢和他动手,那黑袍人一面飞身疾退,一面嘶声喊道:“救我啊!”

    可没有一个人动手的!

    雷震被我打伤了,想出手却又担心引起我的攻击,苏二娘就这么冷冷的看着,麻三也好像没看见一样,深井老大不但自己没动手,还一挥手阻止了正准备出手阻止朱达盛的鲁胜先和雷轰。

    “噗嗤”一声,镇尸钩已经钩进了那黑袍人的脖子之中,一钩一带,鲜血顿时喷涌而出,那黑袍人一伸手捂住脖子,眼睛睁的老大,看了看深井老大,又看了看其余众人,双目之中满是不解,扑通一下趴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此死去。

    估计他到死也不明白,为什么朱达盛杀他,深井的人没有一个伸手阻拦的。

    其实我也不明白!

    朱达盛明明已经背叛了深井,为什么深井的人没有一个阻拦的,其他的黑袍人不敢阻拦,还有情可原,毕竟朱达盛不是他们所能挡得住的,朱达盛又是暴怒出手,谁挡谁死,可深井老大为什么也不出手?他可比朱达盛厉害多了,而且这样任由自己的手下被人屠杀,他难道就不怕这些手下寒了心吗?

    朱达盛一钩杀了那人,一闪身就回到了我们的身边,手中镇尸钩一顿,扬声道:“大哥,达盛给你报仇了,一路好走!”

    深井老大这时却忽然哈哈笑道:“朱达盛,仇也报了,你的怒气,也该消了吧?”

    朱达盛面色一傲,沉声道:“怒气消了又如何?不消又如何?”

    深井老大笑道:“怒气消了,咱们就可以谈谈该怎么打这一架了,咱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总不能像市井无赖一般,一通吵闹之后,就翻脸乱打吧!”

    我冷笑一声道:“你有脸吗?”我这句话,当然是讽刺他只敢躲在金甲之中。

    深井老大转头看了我一眼道:“你没见过,不代表就没有。”

    朱达盛这时却忽然点头道:“我明白了,你说怎么打吧!”

    深井老大哈哈大笑道:“我辛辛苦苦将江莫问从天宫之中引了出来,当然是想杀了他,这第一个,必然是要杀了他,他不死,对我的深井可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一句话出口,朱达盛忽然一点头道:“好!”

    一个字一出,手中镇尸钩忽然一横,一道黑光忽然闪起,一钩就像旁边的江莫问脖子上钩去。

    与此同时,站在江莫问身后的张宗树、站在江莫问另一边的韩光祖,忽然一起出手,一起打向站在中间的江莫问。

    我顿时脑海一炸!

    我们上当了!

    以深井老大之能,怎么会让张宗树、朱达盛、韩光祖这些不听他话的人,成为深井九煞呢?张宗树三人之所以装作反出深井,就是在欺骗我们,等的就是一个可以重创我们的机会。

    老大就是老大!深井老大的这张网,早就已经撒了下去,就等着收网的一刻,而现在,是收网的时间了!

    可这些能瞒得过我们,能瞒得过江莫问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