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千里之堤

    朱达盛一动,江莫问就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江莫问一笑。我的一颗心忽然一下就踏实了。有些人好像天生就有这种能力,他能让你产生一种莫名的依赖感,比如三爷。明明实力已经远不如我。可我一看见他。心里就特别的踏实,这个江莫问也是这种人。

    所以我立即出手,一拳就打向距离我最近的朱达盛。他的实力虽然不如张宗树,可手上的镇尸钩却端的是杀人利器,我这一拳打过去。起码也可以逼他回身自救。这样一来,江莫问就少了一个威胁。

    可我一动。深井老大、雷震、苏二娘、麻三、鲁胜先、雷轰等人。就一齐出了手。雷震父子一起拦住了我。苏二娘则扬手就是一片虫蛊,直扑颜丹青,麻三和鲁胜先。则直接拦住了蓝若影等三人。

    而深井老大则陡然发动,一记破风锥,迎面直击江莫问,江莫问前后左右全部被他们的攻击所笼罩。

    就在这时,江莫问忽然笑道:“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们的身份?我既然敢来,还特地叫上了你们三个,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

    一句话刚说完,身形忽然一闪,一脚就将朱达盛踢飞了出去,随手一掌,打在韩光祖的拳头上,往旁边一拨,韩光祖的拳头一歪,顿时就打向了张宗树,而这个时候,江莫问已经飞了出去,一拳迎向深井老大。

    砰的一声,深井老大倒飞而出,人在半空之中,已经嘶声叫道:“你不是江莫问!”

    所有的人,全部都停了下来,这一瞬间,时间仿佛都停止了,一起愣愣的看向江莫问。

    只是举手抬足,就化解了深井老大、张宗树、朱达盛和韩光祖的攻击,这人的能耐,得有多大?而深井老大那句你不是江莫问,更是吸引了大家所有的好奇心。

    江莫问忽然嘿嘿一笑道:“我当然不是江莫问!江莫问既然已经知道了你的阴谋,又怎么会乖乖的往里钻呢!不过江莫问也确实来了,只是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办,暂时不会出现罢了。”

    一句话说完,伸手一摸脸,顿时变了一张脸,却是个高瘦老头儿,完全陌生,显然是在人皮面具之下,还有一层人皮面具,随即对深井老大嘿嘿一笑道:“以你的聪明,不难猜出我是谁吧!”

    深井老大用一种近乎梦呓一般的声音道:“天宫首圣!真没想到,你竟然能丢下徐聆风夫妻不管,跑来这里趟这个浑水。”

    我顿时也明白了过来,怪不得江莫问明知道自己必死,还敢这般肆无忌惮,原来来的这个江莫问,是天宫首圣。

    天宫首圣嘿嘿一笑道:“徐聆风夫妻根本就不用我管,他们的进步,比我想象得要快的多,你想杀了江莫问,我却不能不管,五圣的位置,岂能空着,你和苏二娘反出天宫,幸亏还有徐聆风夫妻顶上,我好不容易才又将五圣凑齐,又怎么能轻易让你就杀了江莫问。”

    说到这里,忽然一转头,看了一眼江长歌道:“可惜......”

    只说了两个字,天宫首圣已经摇头不语,不再说下去了。

    深井老大忽然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张宗师仍旧是效忠与深井的?”

    张宗树也沉声道:“你们是怎么怀疑到我头上的?”

    天宫首圣叹息了一声,对深井老大道:“一开始,我们只是有点怀疑而已,张宗树年轻的时候,也是好勇斗狠的主,甚至敢打金乌石的主意,差点走火入魔,怎么闭关之后,再出来就变的与世无争了,我就有点不大相信。“

    “可他隐藏的很好,用的借口也很容易引起我们的共鸣,行为举止,也确实像那么回事,甚至和徐聆风见了面,也没有对徐聆风出手,我们一度还真的被骗了过去,直到他带徐镜楼等前去深井冰宫,我才开始警觉起来。”

    “首先是朱达盛的亲信竟然还在深井冰宫,这太不符合深井的作风了,如果他们三个真的反出了深井,以你的作风,怎么可能不来一次彻底的大清查,还能让朱达盛有亲信留下,这就不对了!”

    “其次是五方巡山神将,这五人都是你亲自训练出来的,却轻易就被他们杀了,好像他们早就知道五方巡山神将的弱点一样,这似乎也说不过去。”

    “最后你们演了一场戏给徐镜楼看,我终于可以肯定了,以你之能,竟然察觉不出张宗树等人就藏在你附近,这未免有点说不过去。”

    “千里之堤,溃与蚁穴,从这一件事上,我开始怀疑起张宗树来,让丹青好好的摸了一下他们的底,这一查,可就什么都查出来了。”

    张宗树哦了一声道:“你们能查出什么?之前所有的证据,我们全都销毁了。”

    天宫首圣哈哈笑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你做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我们查到,你当年打金乌石的主意,差点走火入魔,就是深井给予救治的,而且,你的智者金猪能够得以进化到完全形态,也是得深井之功。”

    “你自己也说过,将智者金猪所对应的金乌石,故意交给徐镜楼,是出自深井老大的授意,如果你早就有心不打开天宫之门,为何还要将金乌石送给徐镜楼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有时候聪明的过了头,就是笨了。”

    “至于朱达盛,当年坐上捞尸门门主的时候,也有深井在背后出力,朱家得以像现在这般昌盛,其中也有深井的影子,而韩光祖能有今天,也同样得益与深井。”

    “而且你们三个,一直都是出工不出力,表面上来看,处处在帮徐镜楼,实际上从来没有真正的诛杀过深井的主力成员,以你的本事,杀几个人总不是难事吧?”

    “等到这一次,你故意让朱达昌来青龙峰传话,借凤羽彩鸡之名,将青龙峰的主力调走,而且调走的还全是有守护灵的,陌楠当时是身上有伤,不然的话,只怕也跟徐镜楼去了九江,就是为了诛杀其他人方便,我说的没错吧?”

    “当时我就觉得不对,九江那边,只有麻三和苏振铭两人,充其量再加一个苏出云和叶知秋,甄阎王并不愿意对其他人出手,以你们三个的能力,去九江还救不下关山?”

    “所以我让徐聆风传话,让大家坚守青龙峰,谁料天意难违,他们太过关心关山的生死,还是将主力都派了出去,这样一来,你们的计谋终于成功了,随后徐镜楼去了九江,却并没有遇见你们,那是因为你们根本就没去九江,而在往青龙峰来了。”

    “所以我故意装扮成江莫问的模样,找上你们,引你们露出马脚来,你们果然上了当,以为这一次必定能杀了江莫问,所以才有十足的底气,对不对?估计在我找上你们的时候,你们心里都乐开花了吧!”

    说到这里,天宫首圣对张宗树一摇头道:“其实,直到刚才,我对你们也只是怀疑,因为这一切都没有确凿的证据,等到朱达盛诛杀深井中人,深井中人不出手阻拦的时候,我就已经可以肯定了,朱达昌之死,引得朱达盛暴怒,终于露出了马脚,虽然深井老大后来想圆场,可我心里已经认定了你们三个是他的人,我还怎么可能不防备你们?”

    “你们这个计划,实在不错,在过程之中,也没有露出过太多的马脚,偶有瑕疵,也可以圆的过去,可惜,你们这些手段,也许能瞒得住别人,却瞒不过我,我活了太久了,这些阴谋诡计,已经见识的太多了,稍微给你们点甜头,你们就露出了本来面目。”

    深井老大苦笑道:“你既然早就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为什么现在才出现?早出现的话,他们或许还可以多活几个,我猜你也想让他们死,好让天宫之门永远无法打开对不对?”

    我一听顿时又是一愣,虽然明知深井老大这是在挑拨,却依旧将目光看向了天宫首圣,深井老大说的话,也不无道理,既然天宫首圣早就知道了,为什么现在才出现?早出现的话,王敬轩、朱达昌、麻二爷等人不是都可以活下来了嘛!

    天宫首圣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苦涩来,又转头看了一眼江长歌道:“还不是因为那小子,江莫问虽然天相之术精妙无双,却仍旧无法脱逃凡人俗念,这小子素来口无遮拦,泄露天机无数,导致未老先衰,如今更是阳寿用尽,极限将至,他身为人父,又怎么放得下。”

    深井老大哈哈大笑道:“这倒奇了,既然放不下,怎么到现在还没出现?”

    天宫首圣忽然对深井老大一笑道:“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难道你会不知道,逆天改命是犯天星一门大忌的吗?他们爷俩,注定有一个要死,江莫问之所以不来,是因为他已经想好了,牺牲自己,留下他儿子一条命!”

    (3更结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