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替补入圣

    天空之上,电闪雷鸣,青龙峰中。狂风呼啸。这等天地相连的奇观,一直维持了三分钟左右。天空之中咔嚓一个惊雷响起,如同发出了一声号令一般。顿时电消风散,瞬间云走风停,朗朗乾坤。青天白日。

    而场中江家父子。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江长歌一头白发尽除,一头乌黑亮泽的长发取而代之,整个人神光内敛。丰神俊朗,神态之间,淡雅悠然,只是目光转动之际。偶有精光外露。显然江莫问不但填补了他的命,还一身绝学,尽数转移给了他。

    而江莫问则已经白发苍苍。满面皱纹,形如枯槁,状若老朽,身形也萎缩了许多,低头垂首,面目手背之上,已经爬上了老年斑,而且呼吸细微,显然已经命不长久。

    江长歌一跃而起,伸手扶住江莫问,悲声道:“父亲......”

    江莫问吃力的睁开双眼,脸上浮现出一丝慰藉的笑容来,哑声说道:“孩子,你不用难过,我决定逆天改命之时,就已经知道了这是必然的下场,好在苍天有眼,没有让我江家绝后,逆天改命得以顺利进行,父亲已经了无遗憾,此去轮回,若见到江家列祖列宗,也不至于无颜面对。”

    “倒是你日后之路,将会愈加艰辛,天宫之凶险,已经危在旦夕,我们五人,已经无力回天,此番劫难,唯有靠你们这些小辈了。究竟该怎么做,我相信......你自己会有定夺。只是,天相之术,窥探天机,必遭天忌,从你之后......江家子弟,不许再习天相之术,切记!切记!”

    说到这里,江莫问的面色已经开始急剧灰白,生气正在迅速的从他身上流逝,呼吸也逐渐困难了起来,艰难的吐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江莫问......一生,还是做了点事的,我已经......和首圣说好了,由你接替我成为五圣之一,你入天宫......之后,许多事就会明白了,你和镜楼......千万好自为之......”一句话说完,头一低,就此气绝。

    江长歌猛的跪倒在地,大放悲声,我们几人也陪着默默流泪不止,可怜天下父母,对子女无不如是,就连狠毒如深井老大,也为了苏振铭竭尽思虑,只恨不得将心肝都掏与子女,人性之光辉,莫过如此。

    刚想到这里,两道人影已经一闪而至,却是天宫首圣和颜丹青。

    两人一见江莫问的尸体,也忍不住凄然泪下,颜丹青也跪下给江莫问磕头三个,算是辞行,他们是同辈,死者为大,理应如此,那天宫首圣却只拍了拍江莫问的尸体,长声叹息道:“去吧!这些年来,也苦了你了!”显然辈分要在江莫问之上,不适宜行跪拜之礼。

    我们几人也纷纷上前磕头辞别,我们和江长歌同辈,江莫问自然受得起,行礼完毕,天宫首圣让我们将江莫问的尸体直接抬进一个石洞之中,待我们出来之后,发力一掌,击在石洞之上,整个石洞顿时坍塌而下,将洞口封死,算是一处天然墓穴。

    一切安排妥当,我才看了一眼颜丹青,问道:“深井众人呢?”

    颜丹青的眉头,隐现一丝忧虑,摇头道:“走了!这种情况,如若硬拼,我们是可以斩杀他们不少人手,可我和首圣,也一定会折在这里,如今天宫幻境之上原先老五圣加持的力量,逐渐弱化,其中异类已经蠢蠢欲动,每日都有异类冲撞幻境壁垒,全靠我们每天加持守护。”

    “而你父母正在潜心闭关,无法分心,江大哥为了长歌,毅然舍命逆天,若我们再折在这里,天宫幻境只怕撑不了几日,我们此举,也是无奈。”

    我听的一愣,顿时明白了他们放走深井众人,也是确属无奈,但忍不住还是脱口而出道:“都这般危险了,为何还要我爹娘闭关?”

    天宫首圣猛的一转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道:“你真的以为,你的三合之体,就无人可以取代吗?你真的以为,深井老大一心替你集齐十二金乌,就是为了你能替他打开天宫之门吗?你们还是太幼稚了,三十六门源自天宫,手段通天,你很有可能,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你父母闭关修炼,正是为你日后之难着想,也是三十六门唯一的希望,倘若让真的让深井老大手段得逞,别说三十六门了,天宫也得尽数落入他的掌控。”

    我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苏振铭!”

    大家一起一愣,转头看向我,目光之中,满是疑惑,显然都不明白,我在这个时候忽然喊出苏振铭的名字来,是什么意思。

    当日我在白石牙上,偷听到深井老大和苏二娘、苏振铭的对话,一直都没来及告诉大家,其后各种事情接踵而来,我东奔西走,疲于奔命,这事也就耽搁了下来,即使在九江见到三爷,连话都没聊几句,三爷就又离开了,导致大家仍旧不知道其中原委。

    当下我将事情前后一说,众人一起大惊失色,估计谁都没有想到,深井老大竟然有一个儿子,更想不到深井老大的儿子就是苏振铭。

    江长歌毕竟一向聪慧过人,也分得清事态轻重,已经强压下心头悲伤,朗声说道:“我倒是想起来一事,三爷之前和我提过,说第一次带镜楼下井,想让金鳞真龙附镜楼之体时,有一个麻三也曾带了深井中人潜了进去,意在夺取金鳞真龙。”

    “金鳞真龙要是随便挑个人就附体的话,也不会等了几千年了,镜楼是三合之体,与阴阳相通、与五行相融,与万物相合,所以金鳞真龙才会选了镜楼。”

    “可这个麻三却似乎也极有把握,好像只要镜楼不在,他就可以获得金鳞真龙,我对这事,一直存有疑惑,始终想不通其中蹊跷之处,如今听来,一切就都对得上号了。”

    “大家别忘了,苏振铭也是三个麻三之一,只是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有三个麻三,而且这三人的身高体型都差不多,又戴着相同的面具,所以一直都认为是同一个人,如今想来,下井的那个,应该就是苏振铭!”

    “深井老大一定在苏振铭的身上,也做了什么手脚,苏振铭的身体,一定也有异于常人之处,但一定不是三合之体,因为三合之体必须要回徐家的九亟,徐家九亟,到现在也没有外泄过,这一点是不成立的。”

    “但是,凡事都有正反双面,有正就有邪,三合之体,顺应自然,与天合、与地合、与万灵合,应为正道,既有正道可行,亦会有邪法可取,我相信等到一定时机,他们一定有办法夺取镜楼的金鳞真龙之力。”

    一听到这里,我顿时想了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只是已经过去好几年了,我都有点忘却了,没有想到三爷就这么随口一提,江长歌却记到了现在,果然不亏是军师。

    天宫首圣也看了江长歌一眼,满意的一点头道:“江莫问没说错,你的心思细密,尤在他之上,以你的聪慧,超越你父亲不是问题,只是现在你刚刚借助逆天改命,获得了你父亲的手段,还没来得及融会贯通,还无法完全显现你的能耐。”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不过此事好办,你父亲生前,和我商议过,由你替补他成为五圣之一,你即刻随我们回转天宫,在天宫之中,有的是时间给你融会贯通。”

    江长歌眉头一皱,忽然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道:“小楼,我在电话里教你的三件事,你可还记得?”

    我一点头道:“记得!你放心去吧!我会尽快按你的安排去做。”

    江长歌一点头,又转头看了一眼白小娜,才对天宫首圣道:“首圣,我得带一个人,此人精通读心之术,对异类应该一样,有她相助,幻境之中的异类所想所思,尽为我们所知,我们会如虎添翼。”

    天宫首圣一皱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白小娜,白小娜已经完全呆住了,嘴唇颤了几颤,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江长歌缓步走到白小娜身边,一伸手拉起白小娜的纤手来,微微一笑道:“我相信你!”

    白小娜终于哇的一声痛哭了起来,旁边蓝若影直抹眼泪,口中却骂道:“你这丫头,还有什么好哭的,老六不生你气,是你莫大的福分,还不快随了老六去。”

    天宫首圣这时也长叹一口气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天宫已经岌岌可危,也顾不上许多了,老夫就陪你们赌一把,丹青,我们走!”

    一句话说完,带头下山而走,颜丹青跟随而上,江长歌则直接一把将白小娜抱了起来,转头看了我一眼道:“小楼,我此去天宫,蓝姐和老四就托你照顾了。”一句话说完,转头飘然跟去。

    我狠狠的一点头,看着他们的背影逐渐远去,心头忽然升起一丝离别的悲伤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