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总部落成

关灯
护眼
    但我相信,江长歌一定还会和我们相见,到了那时。我们仍旧可以并肩作战!

    我们是兄弟。这份感情,是割舍不断的!

    从头至尾。我们三个谁也没有问江长歌关于白小娜的事情,我们心里都知道应该是怎么一回事。可对白小娜却一点恨意也提不起来,白小娜也是个可怜人,读心术又那般遭忌。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做点错事也可以原谅,何况她在错路上并没有走多远。

    一直等到几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远方,我们三个才转身上山,山顶之上。还有麻二爷的尸体。

    三人上到山顶,麻二爷的尸体果然还在哪里,旁边陪同着他老人家的,是那条大黑狗的尸体。我们选了个位置。正好可以看见青石镇,虽然青石镇已经成了一大片空地,可那里依然有麻二爷一辈子的回忆。

    随后我们将那大黑狗葬在了麻二爷的身边。这条大黑狗远比人类忠诚的多,我们人类的尔虞我诈,在它眼里,应该是多么的可笑可悲,就让它陪着麻二爷吧!

    随即下山,一路搜寻,朱达昌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应该是朱达盛给葬了,朱达盛虽然是深井中人,但对兄弟之情,仍旧念着,这一点从他击杀深井中那汉子,为朱达昌报仇的事上就可以看出来。

    只是可怜朱达昌,原本应该可以在徐家村安渡余生的,就因为深井老大的一盘棋,无端死在了青龙峰,其实根本不能怪那个黑袍汉子,他们只是些喽啰,这么机密的事,深井老大一定不会告诉他们,对他们来说,朱达昌就是敌人,见面就是生死相博,哪里还管得了后果。

    他们,都是些可怜的棋子,我也是!

    我们找到了王敬轩的尸体,那些七彩蝶已经离开了他,虫蛊无智,不会像大黑狗那样生死不离,只会按本能行事,王敬轩已经死了这么久,它们自然离开了,好在这里是深山之中,这些虫蛊本来就是来自自然界,很快就会融入自然,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我们给王敬轩起了坟,我亲自给他用木板做了一个墓碑,算是聊表心意。

    我们很快就会离开,三十六门也将从深山转入城市,和时代接轨,这青龙峰,只会遗留在我们的回忆之中,他们的英雄事迹,只会存在与后世的传说之中,就算我们还会回来祭拜,那也只是偶尔,更多的时间,是他们自己孤零零的留守在这青山绿水之间。

    这就是他们的命!也是三十六门中所有人的命!如果我们不能将三十六门的宿命彻底改变,那么,这种宿命,仍旧将延续下去,同样的悲剧,还会一再的上演,永无止境!

    我忽然明白了爹的心意!爹娘和三爷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将我的命都赌上,就是要打破这种宿命!让三十六门的后人们,不用再过这样的生活。

    时代变了!三十六门的使命,早就没有意义了,再这么坚守下去,就只剩一点执念而已。如此一想,我更加坚定了自己解散三十六门的想法。

    但要想解散三十六门,则必须从源头根除,三十六门的源头,在天宫!

    我们三人给王敬轩磕头辞行,随即也下山而走,到了青龙峰山脚下之时,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心头一阵阵的酸楚,不由自主的想起往日大家在一起时的欢乐,可随着事情的发展,许多人,都再也见不到了。

    叶神医在终南山的孤坟上,应该已经长出荒草了吧!张渔、张昊海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却形同废人,躲在洞庭苟延余生!谭老西的身影,永远留在了那个山口,他对兄弟间的情义,让他英名永存!麻二爷也永远留在了青龙峰顶,陪伴他的,只有忠心耿耿的大黑狗!江莫问也因为逆天改命,舍弃了自己,成全了江长歌!

    还有王敬山、刘赶山、王敬轩、朱达昌等等等等,三爷的老兄弟们,如今只剩下三爷自己和王齐远两人,还有一个萧朝海,是人是鬼还分不清楚。

    年轻一辈之中,损失的相对要少一点,可当老一辈都拼杀干净了,距离我们年轻一代血洒战场的时间还远吗?何况,每少一个,都是剜心一般的痛疼,甚至连豁牙子之死,我至今都耿耿于怀,换成现在,也许我会救他,如果他不是三十六门的人,如果他不是深井的暗钉,我们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而这一切,全都源自于三十六门的争斗,代价太大了!

    钟炎和陶莉莉笑容音貌,犹在眼前,可英魂却永远留在了天柱峰上,只留下伤心欲绝的蓝若影和拼命四郎,从最近发生的许多事情上,都可以发现,他们的身体虽然还活着,可两颗心却早已经随了钟炎和陶莉莉而去。

    哀大莫过心死!

    我想起了江长歌临走时说的那句话,他那么聪明,一定知道蓝若影和拼命老四的想法,所以才特意将托付了我一句,我得想办法激励起他们的斗志来。

    如果还有什么比仇恨更能激起人生存下去的欲 望,那就是爱,可他们所爱的人,已经死了,只能激起他们的仇恨!

    所以我边走边说道:“蓝大姐、老四,我跟你们商量个事,我想让你们俩,针对雷震的手段,琢磨出一套可以对付他的办法来,配合小狗子,好杀了雷震,替麻二爷、钟二哥和莉莉报仇。不要觉得雷震的手段远比你们要高明,任何人都会有破绽,只要你们能抓住,就有机会!”

    我并没有说我准备教授他们五行之术,我只是让他们自己想办法,以后我在适时点拨一下,我相信仇恨的怒火,已经足够点燃他们的生存下去的欲 望!

    果然,这话一出,拼命四郎就顿时一震,一双眼珠子陡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渴望来,蓝若影的腰肢,似乎也瞬间挺直了不少。

    我没有再说什么,带头而走,寻了处山泉,让两人洗涤了一下伤口,都是皮外伤,对两人来说,随便包扎一下也就完事了。特别是拼命四郎,自从被我一句话点燃了报仇的希望,身体的恢复机能似乎都更快了,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疤了。

    三人下山而走,一路到了鱼肠口,那司机竟然还在等着我,不由得暗暗称赞,俞静之办事,还是相当靠谱的。

    当下三人上车,我先打了个电话给花错,询问了一下陌人豪和小狗子的情况,才知道他们回医院之后,当天就被俞静之派车送去了南京,陌楠也到了南京,都和三爷等人在一起,。

    既然大家都在,我们自然也是去那里汇合,当下挂了电话,让司机直接取道南京,司机很称职,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开车奔驰而走。

    一路上,我都在盘算着怎么向小狗子开口,麻二爷身死的事情,是必须告诉他的,可他新伤未愈,我正不知道该怎么说。

    到了南京,打了电话给花错,花错带我们和大家汇聚,却是在闹市之中,陌人豪和小狗子根本就不肯再去医院,也和大家呆在一起,只是仍旧不见王齐远和王依人父女。

    一问情况,才知道俞静之在这闹市之中,给我们租了一层写字楼,就挂名在他的制药厂之下,美名其曰办事处,实际上只有一间是办公室,还啥事没有,其余的全都隔成了房间,就是作为我们生活的地方。

    不过这样也好,我们总算有了个落脚之处,而且南京是六朝古都,我们又身在闹市,就算深井的人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公然来犯,起码安全暂时有了保证。

    当下我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我说道王敬轩、朱达昌和麻二爷惨死在青龙峰时,一向坚强的三爷,流下了眼泪,仰头叹息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抹去了眼泪,一句话没有说。

    当我说到江莫问为了江长歌逆天改命,舍弃了自己的性命之时,大家更是不胜唏嘘,只是听到白小娜也是深井的人之时,个个面露惊讶之色,随即听到江长歌带走了白小娜,也就纷纷释然了。

    等我将整件事情说完,众人全都激愤难耐,小狗子不顾身上有伤,对着云南的方向,噗通跪倒,嘶声喊道:“爹!你老人家慢走,你交代的事情,我一定照办,等这事一完,我就娶了依人,雷震的人头,狗子也一定会取来,献在你老的坟前。”一边说话,一边磕头不止。

    大家纷纷上前,劝起小狗子来,我将苏振铭是深井老大之子的事情,又说了一遍,三爷一听,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转头看了一眼陌人豪。

    陌人豪顿时跳了起来:“你可别瞎猜,我当年和苏二娘是有过那么一段,可我们之间狗屁事都没发生过,后来我见那女人功利心太重,就和她没有瓜葛了。”

    我们一听,全都一愣,真没想到,陌人豪竟然和苏二娘也有过这么一段!

    (今天3更结束的早,应该还有1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