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彩鸡暗信-为raining打赏满200加更

关灯
护眼
    陌人豪当然不可能是深井老大,深井老大在青龙峰上出现的时候,陌人豪还在这里养伤呢!这是不争的事实。何况。双方实力的差距也摆在哪里,虽然说实力可以隐藏。但大家相处久了,怎么都会露陷儿。

    三爷也摇头道:“我不是怀疑你。我们之中,就你和苏二娘年轻的时候有过交集,我们和她从不合拍。也没有过交集。所以想问问你,苏二娘之前,都和谁好过?”

    陌人豪一听,顿时苦笑道:“她和谁好过。我哪知道,难道她还会告诉我不成!我只是和她有过一段时间的交集,没多久就互相不搭理了。”

    大家一想,也是这个理。苏二娘就算和谁好。也不会告诉陌人豪的。

    就在这时,陌楠忽然说话了,一开口就问道:“爹。当时你和苏二娘,是谁先追的谁?”

    陌人豪一愣,随即脸上都泛起了光来,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他和苏二娘之间也没啥实际进展,但陌楠这么一提,陌人豪还是显得颇为得意,当下就说道:“那时候苏写意才过继到苏家,我还是个精壮的后生,苏二娘也年轻,长的不算差,青石镇上打苏二娘主意的后生不在少数,谭老西、王齐远都动过苏二娘的念头,还有修随心,虽然大我们几岁,也对苏二娘颇有意思。”

    “说实话,我条件和哥几个比起来,大家都是年轻小伙,没什么差距,我长的也就结实点,块头看上去威猛一点,可不知道怎么的,苏二娘就看上我了,经常主动向我示好,我也就答应了。”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苏二娘这个女人不简单,在和我说话的言辞之中,总是似有似无的刺探我们陌家的秘密,言谈之中,也总是功利心太重,我就疏远了她。”

    说到这里,陌人豪忽然醒悟了过来,急忙说道:“闺女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也怀疑你爹?我可告诉你,自从遇见你娘之后,你爹就从来没对其他女人动过歪心思,虽然你娘走的早,可我心里,只能容下她一个。”

    陌楠一听,顿时一摇头道:“不是!我没怀疑爹的意思,我只是在想,一个女人的审美观点,一旦定型之后,会很难改变,苏二娘也是女人,应该也是一样。”

    “刚才爹也说了,是苏二娘主动示好的,那说明是苏二娘先看上了爹,爹的身材高大魁梧,深井老大从各方面所获得的情报上来分析,体型也十分高大,苏二娘喜欢的是这个类型的。”

    “和爹体型差不多的,只有两个,第一个就是张昊海,张昊海已经自断一臂,几成废人,和张渔隐居在洞庭湖边,应该不是他,那就只剩下一个人选了--萧朝海。”

    “萧朝海各方面都和爹有点相似,外形、气场、还有那种刚猛的威势,都十分相像,而且萧朝海出现的甚少,更从来没有和深井老大同时出现过,目前来看,萧朝海是深井老大的可能性也最大。”

    听陌楠这么一分析,三爷的眉头又拧了起来,沉声道:“要按这样推算,真的是萧朝海?”

    陌楠一点头道:“从目前的各种迹象上来看,所有的证据都在指向他,但也吃不准,毕竟这只是我们的猜测,何况,深井老大那副金色盔甲之下的身形,是否真的高大魁梧,还没有人见过。”

    我眉头一皱道:“齐远爷曾经说过,他跟踪过深井老大,说深井老大的身形确实高大魁梧。”

    陌楠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三爷,面现难色道:“我不知道齐远爷的话,究竟能不能信,我甚至都怀疑,小依人被囚禁一事,就是齐远爷所为。”

    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不可能吧!”

    三爷却只是眉头轻轻一挑,并没有显露出很惊讶的神色来,显然,三爷竟然和陌楠一样,都对王齐远起了疑心。

    陌楠继续说道:“齐远爷之前的表现,看上去好像给我们传递了不少的消息,比如三爷带你们去云南时所作的安排,比如侦查深井九煞的名单等等,但实际上想想,你们去云南,要对付的是苏家,主要矛头指向的是苏写意,和深井一点关系都没有,深井老大说不定巴不得我们和苏写意对抗。”

    “而深井九煞,则根本就没有隐藏身份,几乎都是一见面就报出了自己的字号,也就是说,关于深井的资料,齐远爷从来就没有给我们提供多少。”

    “二来,此次青龙峰遇袭,深井中人全军尽出,这些人可不是偷偷摸摸去的,而是光明正大的打上山去的,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动静,齐远爷却没有提前示警,而且也没有出手搭救,这就有点太奇怪了。”

    “其三,小依人被江大哥派出去之后,就失去了音讯,小依人出行,都是她家的铁翼神鹰,远在高空之上,别说抓她了,一般人连看都看不见,又有谁能抓得住她?别忘了,铁翼神鹰可是只听王家人命令的,深井老大就算会飞鸟之术,也不一定就能遇上,就算遇上,也无法驯服铁翼神鹰,可小依人却莫名失踪了,至今没有任何消息,这不可疑吗?”

    三爷这时忽然长叹一口气道:“齐远的事,暂时不要管,我自有办法,至于萧朝海是不是深井老大,就看萧朝海接下来的反应了,我们将总部设在南京,不管他是不是深井老大,都会很快知道,如果他是,一定会想尽千方百计将我们赶出金陵的。”

    话刚落音,忽然有人咚咚敲门,房门一开,却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看装扮就是一普通人,一开门就抓着一个信封晃了晃,喊道:“谁是徐关山?”

    他这一喊,我们就知道了,这必定是个局外人,不然深井、天宫、三十六门,谁不认识三爷?

    三爷上前一步,说道:“我就是徐关山。”

    那小伙子手一伸就将信递给了三爷,说道:“楼下有人给我一百块钱,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信我交到了哈!”一句话说完,转身就乐呵呵的走了。

    大家一听,就知道是有人不想和我们见面,用这种方式来通知我们什么事情,当下一起围了过去,三爷随手将门关上,拆开信封一看,里面就一张纸,上面用笔划拉了几行字:“若救王依人,白云深处寻,关山有门径,彩鸡金乌存,飞鸟难横渡,鬼蜮魑魅凶,九天金龙现,幻影玉兔行,人多全无益,原地候佳音。”

    字写的极为潦草,几句话的意思却表达的很是明确,指明了王依人在白云深处,那里还有对应凤羽彩鸡的金乌石,三爷知道去那里的路,但那地方很是凶险,飞鸟难渡不说,其中凶邪不少,最后指明了叫我和陌楠前去就可,其他人原地等候。

    底下没有落款,只画了一个展翅翱翔的彩凤,简单几笔,却甚是传神。

    我们一见,全都大喜,一起看向三爷,三爷的面色却瞬息数变,双眉紧锁,在房中来回走了数趟,始终沉吟不语,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又等了片刻,我只当三爷是在为难王齐远的事,忍不住说道:“三爷,既然你知道,就说出来吧!我和陌楠去救了依人回来,齐远爷究竟是不是有问题,还是个未知数,就算他有问题,依人也是无辜的。”

    三爷长叹了一口气,却答非所问道:“终于!还是出现了!罢了!”

    一句话说完,猛的一转头,看向我和陌楠道:“既然凤羽彩鸡让你们两个前去,你们两个就跑一趟,不过,千万切记,那个地方凶险无比,你们两个前去,千万不要逞强硬闯,不然不但救不出小依人,还有可能将你们两个也陷进去。”

    我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什么地方这么厉害?凭我现在的身手,深井老大只怕也留不住我,用得着这般小心翼翼吗?”

    三爷苦笑了一下道:“人力终究是有限的,那个地方,遍地邪祟,别说是你了,普天之下,谁都不敢硬闯,当年我将凤羽彩鸡藏在哪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谁知道,哎......”

    陌楠忽然问道:“三爷,你认识凤羽彩鸡的守护者?”

    三爷面色一涩,正准备说话,忽然又响起了几声敲门声来,三爷顿时闭上嘴,目光一示意,花错已经蹿了过去,扬声问道:“是谁?”

    话刚落音,门外已经响起了一阵大笑声来,边笑边说道:“怎么样?怎么样?我说老三一定在这里,你非不信,非说是个幌子,怎么样?你输了没?服气不?来来来,愿赌服输,赶紧给钱,五块!”

    这声音一起,我们就全都一愣,来人竟然是萧朝海,这家伙可是我们目前怀疑是深井老大的重点对象,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找上了门来,还带了翔子。

    三爷急忙随手就将字条塞入信封,装入口袋之中,对我们一递眼色,示意大家沉住气,先看看这萧朝海究竟在搞什么鬼把戏!

    (今天4更结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