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宴无好宴

关灯
护眼
    三爷这边刚将信装好,那边萧朝海已经推门而入,一进门就哈哈大笑道:“都在这呢”

    几个字一说完。大步走向三爷。到了三爷面前,一伸手就向三爷肩头上搂去。口中笑道:“老三,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你说你们来我地盘,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呢让俞静之来出这风头。你这不是打我脸吗我难道出不起这个钱”

    三爷微微一侧身。闪开他的手臂,微笑道:“你也说了,这是你的地盘。我这不是怕你误会嘛一大帮人呼啦啦全拉来南京了,万一你心眼一小,再以为我们是来南京抢地盘的。对我们一翻脸,黑白两道一招呼,我们可就没法混了。连个落脚的点可能都没有了。”

    我见三爷一躲闪。就知道三爷心里是忌讳萧朝海的,不过这番话,绵里藏针。倒是不亢不卑。

    萧朝海一把搂空,脸上一尴尬,随即哈哈笑道:“拉倒吧你是干大事的人,小小一个南京,你怎么会看得上,再说了,就凭你我的交情,你也不用抢啊招呼一声,地盘都给你就是,难道你还能不给我分红我还乐得清闲呢”

    一句话说完,一转头看向刚走进门的翔子,大手一伸道:“你别以为我会忘了,五块钱拿来”

    翔子笑了一下,掏出鼓囊囊的皮夹子来,掏了张一百的,随手递给萧朝海,笑道:“海爷,咱再赌一局,还是五块钱的,敢不敢赌”

    萧朝海一听就乐了,大笑道:“这世上还有我不敢赌的赌了你说赌什么吧”

    翔子一双眼睛顿时乐得都眯了起来,说道:“我赌海爷你不会请我们这么多人吃饭”

    萧朝海手刚接到钱,听翔子这么一说,顿时笑骂道:“你这小子,这不是坑我吗这么多人吃喝一顿,得多少的还都能吃能喝的,往少里说,大几千跑不掉,就跟老子赌五块钱的,亏你小子想得出来”

    翔子笑道:“海爷,话可已经说出去了,只要说出赌了两个字,就得算数,对不对”

    萧朝海一点头道:“那是当然”

    四个字一出口,随即一转头,看了大家伙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三爷身上,笑道:“老三,你得给个面儿,你知道我的,啥事都可以商量,唯独赌这方面,从来不肯认输,咱老哥两也好久没见了,给个机会,让我做个东,咱边喝边聊如何”

    我看了三爷一眼,自古以来,宴无好宴,这萧朝海多日不见,又有深井老大的重大嫌疑,现在我们刚在南京设立总部,就上门请客来了,只怕不是什么好事。但他已经找上门了,不去反而显得我们示弱了,拒绝也不是办法。

    这时三爷淡然一笑道:“好”

    三爷这个字一出口,我就知道暂时我走不掉了,我必须留下来,万一萧朝海真的是深井老大,可只有我能挡得住。

    陌楠这时笑道:“海爷,我们初来南京,你可不能小气,一定要请我们去最繁华的酒店,吃最贵的菜”

    萧朝海顿时哈哈大笑道:“海爷什么时候小气过走走走翔子,准备一桌酒席,要最好的饭店,最大的包间,每一道菜都给我挑最贵的上”一句话说完,拉着三爷的手就往走。

    我和陌楠对视了一眼,马上明白了陌楠的意思,最繁华的酒店,也就代表着人多,就算萧朝海有心搞鬼,在太多人的情况下,也不至于乱来。

    大家出门下楼,车队俞静之配好了的,分成三辆车,跟随着萧朝海的车,一直开到一个大酒店门口,一下车一看,确实气派,大厅之内金碧辉煌,门口还有两个漂亮的美女。

    几人随萧朝海直入酒店,上楼进了包间,分宾主落座,翔子当然作陪,不一会酒菜就上来了,果然如萧朝海所言,每一道菜,光看就知道不便宜,这一顿吃下来,四位数打发不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萧朝海就站了起来,手一伸端起酒杯来,对三爷笑道:“老三,来,这一杯我敬你,祝贺你终于开窍了,知道进入这花花世界里享受了,这可是大好事,以老三你的能耐,要不了多久,这整个金陵,绝对都是你的囊中之物。”

    三爷淡然一笑道:“老海,你多心了不是,我们爷几个,就是在三十六门被人逼的连个落脚的地点都没有了,这才来南京寻个落脚点而已,不会跟你争地盘的。”

    萧朝海哈哈大笑道:“老三,你看看你说的,什么我的你的,你我要分这么清楚干什么要分这么清楚,你也不来金陵了,中国这么大,哪个城市不能落脚,对不对何况,这金陵的地盘归了你,还能少了我的来来来,喝酒”

    我心中暗想,果然,这是拿话挤兑三爷来了,话里话外,都是想赶我们走,果然是宴无好宴。

    三爷却端起酒杯来,一口饮尽,淡然笑道:“老海,你这话说的,我听的咋感觉刺耳呢你还真的以为我是来抢你地盘的我徐关山一辈子虽然没见过多少钱,可也没把钱看在眼里过。”

    “既然你这么不放心,我倒是想出一个办法来,这样你也安心了,我也省得想办法挣钱糊口了,你也知道,这城里不比我们农村,自家种点菜种点粮就饿不死,我们在这伸手就要钱,你知道的,钱这玩意我们没有啊总不能去偷去抢吧”

    “你刚才也说了,让俞静之花钱给我们整个落脚点,你觉得丢了份,我倒想了个不丢你份的主意,你看我们这一大帮人,要吃要喝吧就由你来负责如何这样一来,你就成了我们的金主了,我总不好意思再抢你的地盘了吧你不就安心了嘛”

    萧朝海顿时嘴角抽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老三,你就跟我见外吧需要钱说一声就是,我萧朝海眉头皱一下都算我不懂情义,翔子,让人送钱来。”

    一句话说完,又转头看了眼三爷道:“老三多少合适”

    三爷也没说话,一伸手掌,对他比划了一下,萧朝海马上说道:“五百万”

    我顿时一愣,三爷明摆着是要占萧朝海的便宜,不管他是不是深井老大,掏他点钱都没什么,可萧朝海这是要干什么还真的准备把我们包养起来啊一出手就是五百万,这手笔可不小啊

    萧朝海话一落音,翔子伸手就摸出手机打起电话来,就在这时,包间的门一下子打开了,一个壮汉手里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进来。

    萧朝海顿时面色一变,伸手一拍桌子,沉声道:“谁让你进来的没看见我在招待贵宾吗”

    那壮汉一听,顿时一点头,伸手提着那男子又要退出去,三爷却笑道:“老海,刚才你还说我跟你见外,现在你跟我见外了不是有事要处理,就处理嘛咱们又不是外人,还能笑话你是怎么的”

    萧朝海嘿嘿一笑,随即说道:“说的也是,都是自家人,我也就不客气了。”

    说完面色又是一变,沉声对那壮汉道:“说吧怎么回事”

    那壮汉嗡声说道:“这个家伙是一个小偷,还专门在医院门口偷,偷的都是救命钱,上回海爷你吩咐,说都是道上的人,不为难他,给他点钱,让他离开南京,谁知道这家伙钱拿了,人却不走,依旧在几家医院门口流窜,今天被我抓了个正着。”

    我一听,好家伙,这唱戏给我们看呢怪不得一张口就给我们五百万,是要我们拿钱走人呢

    萧朝海这时一张脸已经面沉似水,对那男子道:“兄弟,大家都在道上走,玩的是义气,讲的是信用,你在我的地盘上为非作歹,我没收拾你,还给你钱让你走人,这是义气,你收了钱又不走,这可就是不讲信用了,我剁你一只手,不算过分吧”

    一句话说完,手一伸,那壮汉已经从腰间抽了一把刀出来,递给了萧朝海,萧朝海另一只手一把抓住那男子的手臂,随手一拉,嗖的一刀,顿时血光四溅,那男子的一只手臂,已经齐肘而断。

    那男子顿时抱着手肘,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萧朝海却像没事人一样,随手将刀递给了那壮汉,一挥手道:“拎出去吧送去医院,留他条命,手臂别给他接了,偷了这么多昧良心钱,就当他还债了”

    一句话说完,转过脸来,瞬间换上另外一副面孔,哈哈大笑道:“见笑了见笑了都是些小事,现在世道不一样了,不讲信用的人越来越多,不给点厉害,以后就翻天了”

    那壮汉却拎着那男子,捡起地上的断手就出去了,翔子则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连脸上的笑容都没改变一下,好像这种事情,早已经司空见惯了一般。

    我心里冷笑,这倒是出好戏,先给我们五百万,又送上一只手,利诱威逼都耍尽了,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没有什么花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