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麻三凑局

关灯
护眼
    刚想到这里,又有人敲门而进,一进门。就双手递了张卡给萧朝海。然后就退了出去。

    萧朝海看都没看,一伸手就递给了三爷。笑道:“老三,你要的五百万。密码六个八,你想怎么用。随便你”

    三爷也不客气。嘿嘿一笑,伸手接过,往口袋里一揣。才说道:“老海,你刚才那出,不会也用到我身上来吧凭你我的交情。你该不会像对待那小子一样,拿点钱给我打发我走路吧”

    我一听顿时就乐了,三爷这招够损。拿了萧朝海的钱。还挑明了不离开,还拿交情来说事,让萧朝海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萧朝海顿时面色就是一涩,随即干笑道:“老三,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说的好像我撵你似的,你要是不想要,就还给我,我钱也不是大水漂来的。”

    钱已经进了三爷的口袋,哪还掏的出来,三爷哈哈一笑道:“要的要的我正愁没钱用呢来来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雪中送炭”

    萧朝海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酒杯放下,面色已经极其不自然了。

    三爷这时才正色道:“老海,你放心,我们真的不是和你抢地盘来了,之所以选这里落脚,就是因为你在这里,多少能有个照应,我明白你担心什么,等事情一了,我们就离开。”

    三爷这么一说,萧朝海顿时面色大喜,再也不敢客气,哈哈笑道:“行就这么定了,在金陵这块地皮上,有什么事你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打个招呼。”

    接下来就是一阵杯盏交错,吃喝一会,萧朝海就找了个借口,带着翔子离开了。

    萧朝海一走,三爷的面色就沉了下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不是他”

    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什么不是他”

    三爷看了我一眼,没有理我,却转头看向了陌楠,陌楠也点头道:“要照今天萧朝海的表现来看,他应该不是深井老大,这么急着赶我们离开南京,显得太没有度量了,深井老大不会做的这么直白。”

    三爷却又一摇头道:“他不是没有度量,我太明白他了,萧朝海这人,做事向来霹雳手段,当年一场斗鸡,谈笑间就灭了金陵四大家的其余三家,没有气魄的人,怎么能做得出这种事来。”

    “他只是把他的地盘看的太重了,他担心的是我们会抢他的地盘,从他找上我们到现在,深井和三十六门的事,一句未提,我后来一提要他照顾,他也就打了个马虎眼,吃喝一顿就走了,从这些反应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只是想独善其身,不愿意再卷进三十六门的纷争里来了。”

    “这个也可以理解,他现在贵为金陵四大家之首,黑白两道通吃,在这里呼风唤雨,日子过的开心的很,手下一大帮人跟着他,担心我们来抢地盘,也是正常。”

    “也正因为如此,我最后才给了他一个准信,事情一结束,我们就会离开南京,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脸上那种喜不自胜的表情,完全是发自内心,所以,我说不是他深井老大断然不会把区区一个南京看得这么重。”

    花错疑惑道:“那有没有可能,是在故意演戏给我们看,好将他自己身上的嫌疑摘干净了别忘了,目前可就他嫌疑最大。而且,之前他谈笑间就灭了其余三家,一家独大,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如此患得患失”

    三爷苦笑道:“那是因为你们不曾拥有过,每个人在意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有的在意情义,有的在意钱财,而萧朝海在意的,分明是权势,但他的权势,仅仅局限在这个南京而已。”

    “当一个人在他所追求的道路上,达到了一定的成就时,就会开始担心失去,成就越大的人,就越是担心,他也四十大几的人了,跌不起了如果地盘一旦失去,连东山再起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他才在我面前玩了这一出。”

    话刚落音,包间门忽然打开了,一个人直接钻了进来,往原先萧朝海的位子上一坐,嘿嘿笑道:“如果我说,萧朝海一面向你们示好,一面也和我们保持着联系,你信不信”

    这人一落座,我们全都吃了一惊,来人竟然是麻三要不是翔子刚走,我们真的会以为这个麻三就是翔子,但仔细一看,还是有点区别的,这个麻三比翔子稍微瘦一点,但气场比翔子高出了太多,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麻三竟然一个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了我们的包间

    唯独三爷,面色丝毫未变,反而手一伸拿起酒瓶来,伸手拿了副干净杯筷,递给麻三,随手给他倒了一杯酒,才点头道:“我信原先江大哥第一次露面时,呵斥老海的时候,我就怀疑老海在脚踏两条船,他自身是执法九人组的红旗老五,不出面帮三十六门,说不过去,出面又怕受到牵连,所以两面都挂着,这个我也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

    麻三嘿嘿一笑道:“人就是这样,都会变的,萧朝海已经不是原先的那个萧朝海了,你徐关山也不是原先的徐关山了,三爷,我说的对吗”

    三爷一点头,说道:“对要依我往常的个性,是断然不会在城市里落脚的,这样你们虽然无法动我们,我们轻易也不敢动你,不然你一个人哪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

    麻三笑道:“三爷是明白人,来,我敬三爷一杯,我就喜欢和明白人打交道,不管是朋友还是敌人,和明白人合作,总是令人愉快的。”

    我听的一愣,咱们和深井的仇,已经结这么大了,一见面恨不得立刻分出个生死来才好,还谈什么合作麻三找上我们,又能合作什么

    三爷却点头笑道:“楼儿和我说,深井老大还有个儿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不过我没想到你现在才来,你也真沉得住气,佩服佩服”

    麻三却手一挥笑道:“三爷这话说差了,我来可不是准备背叛师父的,师父有没有儿子,和我的前途确实有一定的关联,但如果三爷只是将麻三看成一个贪图权利的小人,那就没必要谈下去了。”

    这次三爷也是一愣,脱口而出道:“你来找我,难道不是因为深井老大有个儿子的事既然你被人当成棋子使了这么久都不计较,那我还真看走眼了,看来你所图的,也不小啊”

    麻三拿起筷子,自行吃了两筷菜,一点头道:“菜不错怪不得萧朝海两边都不想得罪,这种生活谁不想要我吃这两筷子,就能体会到他的心情。”

    说到这里,话锋却忽然一转道:“不过,凡事得讲个规矩,萧朝海这左右逢源的态度,我们可很不喜欢,要不,他就站你们那边,要不,就站我们这边,这站中间算个什么事三爷你说是不是”

    三爷目光一冷道:“你是为老海来的”

    麻三一点头道:“不错,我是奉了师父的话,前来和三爷做一笔买卖,买的是萧朝海的人头,卖的是凤羽彩鸡所对应的那块金乌石,以及王齐远的闺女一条命,不知道这个价格,三爷可能接受”

    这话一出口,我顿时有点发懵,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刚我们还在讨论萧朝海是不是深井老大,一转眼深井老大就派来了麻三,要买萧朝海的人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爷忽然笑了起来,伸手拿起酒瓶子,给麻三又倒了一杯,说道:“要照这么说,你们有能力从那里救出小依人,还能得到金乌石”

    麻三端起酒杯一口喝干,一点头道:“实际上,早在你将凤羽彩鸡藏在那里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了,这些年来一直在不断的拉拢里面的东西,多少有点成效,不管怎么说,比你们的机率要大的多。当然了,买卖嘛没有筹码就没得谈,我们会先救出王依人,取出金乌石,再来和你交换萧朝海的脑袋,三爷,你看怎么样”

    三爷想都不想,立即来了一句道:“我看不怎么样”

    麻三双目一凛,还没来得及说话,三爷就笑道:“第一点,我藏凤羽彩鸡的地方,天底下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我,一个是凤羽彩鸡的守护者,就连我大哥都不知道,我不相信你们能知道,你们或许可以骗得了别人,却骗不过我徐关山。”

    “第二点,我徐关山虽然也喜欢和聪明人合作,却不会拿别人的命去做买卖,老海站在我这边是情分,站在中间是本份,即不欠我的也不欠你们的,我没理由去要了他的命。”

    “第三点,我今天忽然发现,你比许多人还危险的多,我要想现在就要了你的命,就不能和你做任何的交易,偏偏我还就这么想了,你今天来这里,可能是你最失算的一件事,起码,我也要揭下你脸上的皮来,好知道你究竟是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