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真龙所谋ωωω.aΚxs6。cΟΜ<愛>(看)¥小¥说&(網)

    金鳞真龙的话一出口,我整个人就惊呆了,天宫幻境!原来这里就是天宫幻境!宛如仙境一般的地方。却生活着一批恶鬼一般的异类。极美与极恶的并存,就像一个披着美丽外衣的地狱!

    可这让我深深的疑惑了起来。当年三爷是怎么将凤羽彩鸡藏在这里的?ωωω.aΚxs6。cΟΜ<愛>(看)¥小¥说&(網)

    金鳞真龙虽然可以人形化,可它依旧是依附在我身上的。所以我这边念头刚刚一起,他就知道了我在想什么,当下就笑道:“其实并不能算是徐关山藏起来的。他只是提出了这个念想而已。也就是说,将凤羽彩鸡藏在这天宫幻境之中,是他想出来的,可真正执行的人。却不是他!”

    我忍不住脱口问出道:“那是谁?”

    金鳞真龙道:“凤羽彩鸡的守护者!也就是现在的天宫首圣!”

    我顿时大惊,万万没有想到,一直秘而不出的凤羽彩鸡的守护者,就是天宫首圣!原来三爷和天宫首圣是熟人。那为什么天宫首圣有一度想杀了我呢?当日天宫首圣出现。对我的杀意,我是感觉的一清二楚,那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他是真的想杀了我。

    如果说只是因为十二生肖少一个就不会打开天宫之门,他完全可以去找苏振铭、苏出云或者叶知秋嘛!为什么会找上我?

    我还清楚的记得,王齐远曾经说过,危急的时候,可以说出天宫之中舞彩鸡这句暗语来,就会得到帮助,如此想来,王齐远早就知道了凤羽彩鸡的守护者是天宫首圣,也知道天宫首圣有隐藏在暗中的本事,所以才告诉了我这句话。ωωω.aΚxs6。cΟΜ<愛>(看)¥小¥说&(網)

    那么,问题又随之而出,三爷不是说这个秘密,只有他和凤羽彩鸡的守护者知道吗?王齐远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王齐远一直在暗中监视三爷?

    一时之间,脑海之中疑问纷起,各种念头接踵而来,直将我的脑壳都快塞爆了。

    这时金鳞真龙笑道:“你不用想太多,江长歌交代你的三件事,虽然按常规来说,是正确的,任何一个团队,都需要智囊、信息收集者、实际执行人,他对陌楠、王依人、花错、小狗子四个人的定位,也很正确,可他算错了一件事,你不是当主帅的料!”

    “我不是看不起你,我和你同体共生,看不起你,就等于看不起我自己,但这是一个确实存在的情况,你天生敦厚,身为三合之体,又有我相助,按道理来说,是主帅的不二人选。”ωωω.aΚxs6。cΟΜ<愛>(看)¥小¥说&(網)

    “可是你优柔寡断,心怀妇人之仁,反应又慢,头脑心机,远远跟不上,徒有万夫不挡之勇,却无指点江山之智,这是硬伤,所以,你只是一个先锋,冲锋陷阵,勇往直前,你完全可以胜任,但让你担任一个组织的中心,你不够格!”

    “真正的主帅,是徐关山,他不但果敢沉稳,行事狠辣,心机深沉,身手也过硬,特别是在明白了五行奥妙之后,功力更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他身上的双翼天马,也快进化成完全体了,身手之高,已经直逼张宗树了。”

    “当日九江遇难,实际上是苏出云一出手就偷袭,甄阎王又在一边虎视眈眈,给他造成不小的压力,而徐关山又得分心照顾黄姑娘,即使那般情况,他仍旧能在苏出云和叶知秋两大守护灵的夹击下,护着黄姑娘逃出生天,可见他的本事进展神速。”

    说到这里,金鳞真龙又微微一笑,抬头看天,脸上浮现出一丝十分欣慰的神色来,我心头莫名一动,自从金鳞真龙进化成完全体之后,不但总是以人形显示,而且笑容也多了起来,和我对话之间,就像一个长者对待子弟,和之前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完全两回事。

    当然,这是好事!相比之下,我更愿意和现在的金鳞真龙相处。

    至于他说我没资格当主帅,三爷才是主帅的事,我一丁儿都不介意,特别是听说三爷现在的手段,已经直逼张宗树了,我更是开心不已。

    金鳞真龙继续说道:“最关键的,是徐关山的威望太高,你们所有人,都是以他为中心点,聚集在他的身边,对他的话,没有半点疑惑,向心力空前鼎盛,指东征东,指西打西,而且他如今才四十多岁,正当盛年,完全可以坐镇个几十年。”

    “如果他是你的对头,我一定会第一个就杀了他,万幸的是,他对你视如己出,一心想成就你,对你对我,都是莫大的臂助,可以说,有他才有你的今天!有你才有我的今日!我这一次,没有选错人!”

    他最后一句话一出,我顿时一愣,急忙问了一句道:“你说什么?你没有选错人?”

    金鳞真龙哈哈大笑,脸上现出一丝倨傲的神情来,扬声道:“当然!在徐聆风借用金乌石,将你淬炼成三合之体的时候,我也一样在选择,此事不但关乎你们人间,也关联到我是否能够回归,我又怎么能不谨而慎之。”

    “所以当时我也对你们徐家,做了较详细的考察,徐聆风虽然聪慧无双,可他和你一样,太过慈悲,怀柔天下,所做所为,又全都在幕后行事,将威名全都堆积到了徐关山的身上,反观徐关山,威望日隆,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们徐家的主将,不是徐聆风,也不是你,而是徐关山!”

    “所以我一直在顺应着他的安排,助你成为拔尖高手,就是为了让你能替他扫平障碍,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体会到我的良苦用心,待到事成之日,他必定会助我一臂之力。”

    说到这里,忽然又微微一笑道:“天宫首圣也是好眼力,他一眼就相中了徐关山,知道徐关山将来成就,必定非凡,所以不惜全力,助徐关山将凤羽彩鸡藏入天宫幻境,但是,脑子却太迂腐了。”

    “所幸的是,我劝服了他,让他接受了凤羽彩鸡,并且亲自进入天宫幻境,将凤羽彩鸡带了出来,让他成为凤羽彩鸡的守护者,并且诈死埋名,入主天宫,成为天宫首圣!当然,这些事并未让徐关山知道,所以他一直认为,凤羽彩鸡还在天宫幻境之中,也不知道天宫首圣的真实身份。”

    我已经完全傻眼了,这些事情,我原先完全不知情,就连三爷也被金鳞真龙蒙在了鼓里,这让我不由得担心了起来,这金鳞真龙到底是想要什么?它不会想再度执掌天宫吧?”

    刚想到这里,金鳞真龙就笑道:“你不用胡思乱想,我的想法,对任何人都无害,只是对我自己的利益更大而已。当然,我能有如此转变,实际上要归功于你徐家先祖,要不是徐云天当年的以命相谏,我或许还沉浸在无边的愤怒之中。”

    “当年我犯下大错,导致天下生灵涂炭,身遭劫难,被禹王击毁真身,碎为十二块,但我元神不散,心头怨恨不消,一直伺机为祸。”

    “其后,鬼谷子、诸葛亮、朱抱云相继入世,本意都是为了寻找十二金乌,但在民间行走之时,逐渐体察到民间疾苦,到了最后,都放弃了寻找金乌的念头,反而致力与造福苍生,平定天下。”

    “刘伯温一手捧着朱家坐上了皇位,更对战争之苦深有体会,不但不收集金乌,反而将已经得到的金乌石,再度藏与各地险恶之处,这都让我更加的愤怒!”

    “直到徐云天入世之时,我意识到天宫五圣再也靠不住了,自己出动,挟持了年熙,利用金乌之力,使他变得不人不鬼,到处肆虐,徐云天果然违背入选五圣之誓,与我周旋。”

    “当时,我极度暴戾,并且对徐云天之行为,恨之入骨,驱使着年熙之体,四处横行,犯下不少罪孽,使我白白失去了一次机会,不然的话,徐云天之时,就已经可以收集齐十二金乌,助我复生,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要想收集金乌,普天之下,又有谁能拦得住!”

    “之后在戈壁大漠,我狂怒之下,击杀了徐云天所有的兄弟,和徐云天单打独斗,徐云天提出了一个条件,如果他赢了,我就放弃报复的念头,安心忏悔,待到我真心醒悟之时,徐家子孙会为我集齐十二金乌,我答应了。”

    “那一战,惊天动地,无边无际的大戈壁,都被搅动的翻天覆地,黄沙一直扬到天际,就连戈壁里肆虐的狂风,都形成了一道道通天彻地的风柱,电闪雷鸣,水火齐飞,我们俩个,整整打了一天一夜,整个沙漠都为之颤抖。”

    “最后我输了,徐云天借助了五行之力,还巧妙的借助了我自己的力量,将我击败了,从此之后,我开始认真反思自己的过往,终于意识到,错的那个,是我自己!”

    “而徐云天所说的话,也正在一一兑现,我明白了自己的过错之后,你们徐家就出了徐聆风、徐关山兄弟俩,随后就有你,金乌石不断的被你收集,我一直等待的那一天,就快要到了!”

    ωωω.aΚxs6。cΟΜ<愛>(看)¥小¥说&(網)

    (下午得买电脑去,这电脑一直闪的眼花,第2更会晚一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