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达成共识

    刚想到这里,金鳞真龙已经回头看了我一眼,笑道:“怎么样?感觉到鄙视了没有?这也是你!是我所创造的另一个世界的你!天宫幻境。完全是根据三十六门创作。人间三十六门一样源自天宫,所以人间每繁衍一个人。天宫幻境之中就多一个人。人间三十六门的人越强,天宫幻境中所对应的人。也就越强!”

    “你在人间,获得了我九成力量,他在幻境,一样能力强劲,只是他远比你更加心狠手辣,他在这里,已经坐上了幻境之主的位置。而你连人间那点破事也没摆平!”

    “当然。这和你们的生存环境有关,他们之间。可没有任何的人类的感情,父子相残、母子相食的事,时有发生。要想在这里生存下去。就得自己去面对这种极其恶劣的环境,所以在这种环境下,他们的成长,远比你们要快!”

    “但是,他们是他们,你们是你们!他们只有怨恨,你们却拥有人间的感情,这两者,都是无上力量的来源,你们的对决,将决定这整个天宫的动向,如果你没有必胜的决心,我觉得你真的没有必要打开天宫之门,因为打开天宫之门之日,也就是天宫幻境破碎之时!”

    几句话一说完,随手一挥,眼前景象忽然一阵扭曲,我看得见,在扭曲的景象之中,那另一个我,目光仍旧死死的盯着我,忽然一反手,一把就抓住旁边跪着的一个异类,一伸手就掏了他的心脏,对着我露出狰狞的笑容,一口咬在尚在跳动的心脏上,顿时一嘴鲜血。

    我心头一阵恶寒,万幸的是,景象一闪,已经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那些异类消失不见,金鳞真龙看了我一眼,随手一挥,我顿时一番而起,却是一场噩梦!

    当下我再也睡不着了,穿衣下床,正准备去找三爷,房门忽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明显来人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声音很小。

    这里毕竟是我们的据点,何况我隔着门,也能感应到陌楠的气息,一下打开了房门,手一伸就将陌楠拉入了怀中。

    说实话,我和陌楠好久没有亲热了,年纪轻轻,血气方刚,说不想那是扯淡,但我也知道,陌楠深夜来找我,必定不是因为男欢女爱之事,所以略微抱了一下,立即松开,轻声问道:“楠楠,你是否有什么事想和我说?”

    陌楠从我怀里挣脱了出去,伸手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轻声笑道:“谁像你个大色 狼,我来找你,当然是有正事!”

    我略一沉吟,陌楠目前应该算是我最亲近的人,我有什么事,不应该瞒她,当下就将刚才的梦境,全都说了出来。

    陌楠一听,一双好看的秀眉顿时锁了起来,过了半晌,才轻声说道:“果然和我所料差不多,包括金鳞真龙,都在算计与你。”

    一句话说完,忽然抬头看了我一眼道:“如果你是别人,我可以不管,可你是我的男人,我就不能让所有人都算计你,每一个女人,都希望自己的丈夫是盖世英雄!而不只是一颗棋子,我也一样,我也是女人,我也有私心!”

    “不过,这主要还是得看你自己的意思,镜楼,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如果你想争霸天下,我必定想尽千方百计成全你,我自信可以替你拉起一支自己的队伍!”

    “如果你甘与平凡,我也不勉强你,我一定有办法保你全身而退,毕竟,再辉煌的功业,到头来也不过是黄粱一梦,我也想好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跟了你,就是你徐镜楼的人,但你一定要告诉我你真实的想法,这样我才能按照你真实的想法去布局。”

    我一听,顿时一惊,紧忙说道:“楠楠,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主掌不了三十六门,我们的目光不要看的太狭隘,虽然说成着王侯败者寇,可你真的想在这穷山恶水之中,生活一辈子吗?起码我不想!”

    “我根本就不想做什么主帅,但这并不妨碍我成为盖世英雄,还有什么能比功成身退更加名扬千古的呢?何况,这个时代,已经不同了,我只想和你好好的恩爱一辈子,功名权力对我来说,只不过是过眼烟云,我们真的不需要那些,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带着你,寻一适宜定居之所,恩爱白头!”

    “何况,现在的主帅是我亲三爷,你怎么能说出这番话来呢?此事以后,不要再提!”

    陌楠一点头道:“我倒不是惧怕三爷,三爷一心为你,心比日月,我再愚钝,又岂有不知之理,我担心的是,将来会有人容不下你!”

    我茫然说道:“谁会容不下我?”

    陌楠苦笑道:“还能有谁?花错!”

    我顿时将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般,连声说道:“不可能,我们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多,可亲如兄弟,我也没想过要和他相争,甚至连徐家九亟我都倾囊相授,我们俩怎么可能杠起来。”

    陌楠叹息一声道:“镜楼,你宅心仁厚,花错也讲兄弟情分,可时势所逼,有时候未必就能如我们所愿,你不想想,当初天宫首圣见你之时,为什么会想杀你?”

    我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茫然道:“为什么?”

    陌楠苦笑道:“你还没想明白吗?凤羽彩鸡是三爷让人藏起来的,天底下能让三爷完全信任的,除了徐家人,还能有谁?也就是一个花百草花老爷子了!”

    “你别忘了,苏二娘提起天宫首圣的时候,都是以老不死相称,花老爷子的辈分也合适,也是忽然死亡,死的蹊跷,无从查证,再加上你这么一说,天宫首圣几乎百分百就是花百草花老爷子!”

    “花老爷子听了金鳞真龙的劝告,收了凤羽彩鸡,诈死埋名,入主天宫,成为天宫首圣,你要知道,你和花错虽然不同姓,却是同宗,凭什么徐家的事业就一定要你来继承,三爷没有外心,可花老爷子呢?谁敢保证他就不会有什么心思?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想要杀了你呢!那天要不是深井老大三人忽然出手袭击与他,后果只怕难料。“

    陌楠一席话说完,我听的一头冷汗,瞬间想起了当日情景,好像确实如陌楠所言,天宫首圣对我的意图,好像并不友善。

    刚想到这里,房门忽然又被推开了,花错一闪身,已经站到了我们两人身边。

    我顿时一阵尴尬,陌楠这番话,花错一定是听到了,不然不会这个时候现身,只是不知道他来找我,又是因为什么?

    花错一抬头,就笑道:“嫂子,你别多心,我花错别的不敢说,这一辈子,都不会和镜楼哥翻脸成仇的,就算你猜的对,天宫首圣真的是我外公,也没法逼我向镜楼哥出手。”

    陌楠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苦笑道:“你们兄弟之间情义,我自然知道,我只怕到时候由不得你们!”

    花错嘿嘿一笑道:“嫂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来找镜楼哥吗?实不相瞒,我听了镜楼哥对天宫首圣的描述,再加上爹的说辞,我也猜到,天宫首圣很有可能是我外公,而镜楼哥提过,天宫首圣欲对他不利,后来听说你们一心为我,他才取消了杀了镜楼哥的念头。”

    “我立即想到了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最坏的结果,就是在情况所逼之下,我们兄弟对立,所以特地来找镜楼哥,就是想问问,镜楼哥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先说说我的观点,我自七岁起,爹就离开了我,虽然那时候外公和娘还在,可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最近发生的事情,对我触动也很大,依人和齐远爷,一二十年连面都没见过,为什么?麻二爷的惨死,为什么?这么多先辈的凄惨一生,为什么?”

    “小时候我想不明白,现在全清楚了,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三十六门,如果三十六门不存在了,所有的三十六门子弟,都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生,没有什么主脉旁支,也不会再有妻离子散的事情发生。”

    “所以,我想解散三十六门!不管爹是怎么想的,我们应该有我们的主张,三十六门已经害了多少代人,没有必要再存在下去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又怎么可能和大哥发生冲突呢?”

    我一听大乐,上前一步,一拍花错的肩头道:“好弟弟,我也是这么想的,什么三十六门、什么深井、什么天宫,我一点儿都不在乎,我只想能让三十六门的后人,再也不要过这种刀口舔血的生活,哪怕为了这个目标,搭上我一条命,也在所不惜。”

    花错一听,顿时就乐了,一转身就将房门拉开,对外面轻声叫道:“都进来吧!镜楼哥和我们想的一样!”

    话一落音,门外呼啦啦进来两三人,小狗子、蓝若影、拼命老四都在,显然他们之前就已经达成了共识,和我的想法,是一致的!

    (不好意思,今天挑电脑花的时间太多,最后一更晚了!还算昨天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