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光明与阴影并存

    我冷声道:“谢谢我?”

    苏振铭十分认真的一点头道:“不错!我得谢谢你!你知道什么叫九转嫁衣吗?这其实得归功与你们徐家,这玩意其实就是你们徐家九亟的失败品,当年三十六门尚在天宫之时。徐云天还是五圣之一。尚未出天宫入世,痴迷与九亟之术。可惜的是。他练错了,练成了九转嫁衣。”

    “这玩意练得时候。感觉和徐家的九亟差不多,可你也清楚,真正高深的手段,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玩意练成之后,却无法施展,只能转嫁给别人。而别人却会因此获益。毫无顾忌的吸取别人的功力,成为真正的高手。这手段,说白了,就是为他人做嫁衣。自己根本得不到什么实惠。”

    说到这里。苏振铭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邪魅的笑意来,猛地一伸头,看向我道:“徐云天当真是了得,一发现练错了,既然能

    悟出其中的道道来,一狠心就将九转嫁衣转给了别人,你能猜出来转给谁了吗?”

    我还真猜不出来,正不知道该不该回答的时候,旁边的陌楠忽然来了一句道:“谢金环!”

    苏振铭猛的一拍手道:“不错!还是陌楠聪明!正是谢金环!你不用怀疑,谢金环虽然是幻境之中人,可除了他,徐云天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因为这九转嫁衣的接受者,必须要有超强的忍耐力。而徐云天不将九转嫁衣转送的话,就永远无法真正的领略九亟的真正奥秘,也就是五行之术的终极奥义!徐云天是个不折不扣的武痴,为了追求世界上最顶尖的力量,他冒了这个险,并且成功了!”

    “徐镜楼,你承受过金鳞真龙传输力量时的痛苦,应该清楚其中滋味,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九转嫁衣转送的时候,其痛苦程度,可能是你获取金鳞真龙力量时的痛苦总和。”

    “一般情况下,没人受得了这种痛苦,而且,九转嫁衣,顾名思义,一共得转送九次,九次啊!每一次都让我痛不欲生,我浑身的血管筋脉,每一次都像要爆炸开来一般,我真佩服谢金环,我九次才承受得了的痛苦,他竟然三次就成功,他可是每一次三转啊!”

    说到这里,苏振铭整个人看起来又有点癫狂了,双目之中那种疯狂的眼神,又发作了起来,继续说道:“你应该记得,谢金环留给你们的那张布绢吧?上面是不是记载了他找朱抱云决斗过六次,三胜三负对不对?”

    我仔细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在谢金环留下的那张布绢上,确实有记载他找朱抱云决斗六次的事情。

    苏振铭继续说道:“你以为真的是三胜三负吗?实际上是谢金环六次都赢了,那三次输给的不是朱抱云,而是你们徐家先祖徐云天!虽然,那个时候徐云天还没有领略五行之术的终极奥秘,可谢金环依旧不是他的对手,毕竟徐云天是真正的武圣!”

    “谢金环输的第一次,就被徐云天打成了废人,然后就被徐云天连转三次九转嫁衣在他体内,谢金环输了三回,就被转送了九次。当然,徐云天当时没有想到,谢金环会逃出去,他认为谢金环会一直被他控制在幻境之中,这是一个要命的错误。”

    “可惜的是,徐云天太厉害了,将九转嫁衣全部转给谢金环之后,还没等谢金环吸取他的功力,已经立即使手段将九转嫁衣封印在谢金环体内,使他无法吸收别人的功力,不然的话,这个天下几百年前就是深井的了!”

    “万幸的是,谢金环却因此知道了这个术的存在,并且逃出了天宫幻境,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正就有邪,光明永远与阴影并存,你们徐家的九亟,是光辉灿烂的正道手段,而九转嫁衣,就一直被当成了九亟光芒下的阴影传承了下来。”

    “但是,问题来了,你可听到重点了?重点是谢金环当年,也是被徐云天打成废人的,你可知道为什么?这也就是我要谢谢你的原因啊!”

    几句话说完,整个人已经显得异常兴奋,完全就像一个疯子一样,根本就不等我搭话,自顾接着说道:“因为转送九转嫁衣的先决条件,就是被转送者,必须是一个废人,还必须是一个身手高强的废人。”

    “你一定不会懂对不对?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一个身手高强的废人,再怎么废,他的经脉也比一般人的承受能力强大的多,忽然废了,等于一个原本装满水的瓶子,一下子被倒空了,而九转嫁衣的主要功能,就是进一步将这个空瓶子的经脉再度扩张,扩张到极限,这个时候,这个空瓶子就会呈现出一种极度空虚的状态,空虚怎么办?找东西填补啊!填补经脉的最佳物品,当然是各种各样的力量!”

    “所以,你在九江将我打成废人,实际上等于变相帮了我一把!你懂不懂?你帮了我啊!我能有今天,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你帮了我,不然的话,我还得等,虽然最后爹一定会将九转嫁衣转送给我,可我得等你聚齐十二块金乌,等金鳞真龙将全部的力量都传给你,等到天宫之门打开!”

    “我讨厌等待!我已经等待了太长的时间,从小我就在等,等我的本事能强过别人,等待着别人的认可,每一个时机,都得等待,我厌恶极了,我一刻钟都不愿意再等待下去!”

    听到这里,我心中一阵阵悔恨,真后悔当时没有一拳打死他!如果当时我直接将他打死,也就不会有今天的麻烦了,以深井老大的为人,如果苏振铭不是他儿子,他才不会将九转嫁衣转送给别人。

    苏振铭这时忽然一伸双手,双臂之上直接响起一阵爆豆般的炸响,双手做拥抱状,陶醉一般的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才露出一种异常轻松的表情来,喃喃说道:“现在多好!我再也不用等待了,我想吸取谁的功力,就吸取谁的功力,我想杀谁就杀谁,天下虽大,可又有谁能挡得住我。”

    “至于你,你还真的以为深井是在帮你聚集十二金乌啊?你只是爹给我准备的一个力量源泉罢了,就等时机一到,你就成为我的嫁衣!当然,我不会杀了你的,毕竟开启天宫之门的时候,还需要你,而且你放心,我不想让你死,你一定死不了的!但等到我入主了天宫,你们所有的人,全都得死!”

    我听的心中一阵阵的发寒,苏振铭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他说的出来,就真做的出来,看着张宗树的下场,真的是连死都不能。但我却依旧不惧,既然当年徐家先祖能将九转嫁衣封印在谢金环的体内,让他无法使用,我为什么不能?就算我不能封印,也可以毁灭,九转嫁衣这等阴毒的手段,既然是出自徐家,那么,就让我这个徐家子孙,来亲手毁灭!

    心中信念一定,当下我冷冷的看着苏振铭那洋洋得意的嘴脸,嘴角露出一丝讥讽来,冷声道:“你以为,你吸取了张宗树、朱达盛和韩光祖的功力,就可以打得赢我?”

    苏振铭一摇头道:“不不不不!刚才的情景,我都看在眼里呢!你以一敌五,连雷震都算在内,都没能打赢你,论功力,你已经跻身顶尖高手了,何况我只是吸取了他们三人的功力,力量汇聚与我一体,暂时却无法调和,我还不是你的对手,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其实我和你有很多地方相同,我在未出生之前,也承受过金乌石的洗礼,当然,这都是爹最近才告诉我的,他老人家的意思,是想让我抢得金鳞真龙,原本我也是有机会让金鳞真龙认主的,如果那样的话,也就不会有你的存在了,你的生命轨迹早就被抹去了,只是你命好,抢我先一步得到了金鳞真龙的认可,这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

    “特别是现在金鳞真龙进化至完全化了,我看得出来,你的力量提升速度相当惊人,万幸的是,我还有九转嫁衣!”

    “一个张宗树的功力,应该可以抵你金鳞真龙完全化之后五成的力量,朱达盛和韩光祖的力量比起张宗树又差了一大截,各抵两成吧!如果我没算错,你现在也就获得了金鳞真龙九成的力量,我吸取的力量加到一起,原本应该是和你差不多的,可惜,九转嫁衣所吸收的力量,由于来自不同的人,不同的门派,力量的属性也不相同,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归纳,才能完全为我所用,所以,我暂时还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你别忘了,深井还有一个雷震!你猜猜我吸取了雷震的力量之后,你还是不是我的对手?何况,在你和我的战斗中,你可千万别让我碰着,不然的话,你体内的金鳞真龙之力,一样会被我吸取过来,这样一来,你觉得你还有赢的机会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