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阴兵十万围山村

关灯
护眼
    刚想到这里,那青铜鼎内忽然闪起了一道金光,先是一点金芒。随即扩大。从青铜鼎内一点一点的升了出来,到最后完全脱鼎而出时。已经有黄豆大小了。

    金光一起。我就知道是金乌石受到了陌楠身上幻影玉兔的感应,果然不出我所料。那豆大金光越升越高,逐渐升出坑洞。直接向陌楠飘来。

    这本就是陌楠身上幻影玉兔所对应的金乌石,现在幻影玉兔又进化成了完全体,完全不用担心金乌石会伤害到她。所以我也没管,任由那颗金乌石自己飘浮到陌楠的手掌之上。

    奇怪的是,金乌石一落在陌楠的手掌之上,陌楠手上的那只墨玉镯子顿时光亮四射。玉镯之内的黑烟更是激荡游走不停,状极兴奋。

    我灵机一动,反正金鳞真龙到现在还没有将十成力量给我。我暂时也不需要金乌石,当下就说道:“楠楠,这颗金乌石。还不如暂且放在你身上,等到最后一块聚齐,再让它们合成一体。”

    陌楠将金乌石在手心里掂了一下,一点头道:“也好!你们老说金乌石散发出来的气息是极度暴戾的,可我这颗一入手,却感觉十分祥和,心里平静的很,就像身处幽谷之中,整个人都十分惬意,心中也充满欢愉,暂且就放在我这里吧!”

    一边说话,陌楠已经将金乌石贴身藏身,对陌楠我自然是放一百二十个心,两人转身下山。

    这个时候的我们,当然都不知道,就因为这一个临时的决定,后来反倒救了陌楠一命!

    等俩人下到山脚之时,天色已经放白了,这趟秦岭之行,算得上顺利的,前后也就一天一夜,虽然中间和深井众人发生了点冲突,却也算是有惊无险,早知道这么快就能出来的话,也就不用让司机回去了。

    两人顺山路而走,一直到了一处山村,终于有了信号,我打了个电话给三爷,将事情前后说了一遍,三爷一听说雷震和深井老大翻脸了,倒是十分开心,说总部无事,一切风平浪静,暂时也没准备有什么行动,天宫那边有消息传来,说是江长歌已经托天宫首圣将小依人救出来了,暂时跟随江长歌在天宫之中,让我无须再担心。

    而且由于总部现在南京繁华地段,人口密集,深井的人也没再去找茬,大家都闲着,除了修习手段,也没啥事,花错和小狗子甚至还接了单生意闹着玩,城市喧闹,无法静心,相反秦岭荒僻,幽谷静谧,我们倒是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在这里修炼一下,以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我一听就明白三爷是想让我尽快获得金鳞真龙的第十、十一两成的力量,其实我更想早点获得,可不知道怎么的,自从上次金鳞真龙和我对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我无数次在自己脑海中向它提问,始终一言不发,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但有了三爷的话,我们也不急着赶回去了,正好一天一夜已经没吃什么东西了,我们出来的时候,也带了不少钱,干脆带了陌楠进了山村,谎称自己两人是旅游的,想找户农家落脚,好好填一顿肚子,顺便也想看看能不能买点肉干之类的干粮,然后按三爷吩咐,进山认真修炼一番。

    说实话,我获得金鳞真龙的力量,又领悟了五行之术,完全靠的是父母和三爷的安排,其后征战连连,东奔西跑,根本就没有时间认真练习,我也想趁这个机会,将自己所领悟的一点手段,好好练一练,现在的对手一个比一个强劲,我真的不敢有丝毫大意了。

    说来也是凑巧,我们一进村,就看见了一个熟人--昨天在山脚遇到的那个山民向导。

    那山民昨天得了我们的好处,自然记得我们,一眼就认了出来,热情的迎了上来,客套一番,我们问了他的姓名,叫赵大墩。

    大概是这里泰岭荒僻,外面世界的风气还没有吹进来,这赵大墩人如其名,听他说话就厚道,我们说出来意,顿时胸脯一拍,放出了话来,一切都包在他身上,但有一条,村上晚上不接外客,管吃不管住。我想着也行,反正我们穷山恶水的跑惯了,现在天气又热,大山里随便找个树一躺也是天亮。

    这么一想,我们也就同意了,反正也不亏待他,随他回了家,一进门,我就有点难过,这家实在太穷了,唯一值点钱的,可能就是土院子里拴的那头大水牛了,唯一的家电,就是一台老式彩电,熊猫牌的,至今还能使用,简直就是个奇迹!

    我是在农村出生的,徐家村也算不上富裕,可别说徐家村了,就算是附近十里八乡最穷的一家,也比这个家庭要富裕很多。但就这样的一个家庭,家里野味却不少,靠山吃山嘛!何况从挂在墙上的那杆油亮的猎枪上,也可以看的出来,这个赵大墩是个猎把式。

    赵大墩的媳妇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一见我们进门,显得有点局促不安,正好赵大墩让她去做饭,一头扎进偏房里做饭做菜去了,再也没见出来。

    我看了一眼陌楠,陌楠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伸手掏出身上的现金,点了一千块给赵大墩,赵大墩急忙推辞,说吃顿饭的事,要不了这么多钱,来来回回推搡了好久,最后我让他再给我们整点肉干干粮,赵大墩这才勉强收下。

    不一会赵大墩媳妇将饭菜端了出来,鸡蛋炒小野葱,干辣子炒野鸡,两大碗面,还别说,口味还不错,我们两个也是饿急了,也没客气,就边吃着面条,边和赵大墩聊了起来。

    这一聊,却聊出事来了!

    其实我也就是看着这个山村确实太穷了,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怎么说呢?现在时代不同了,刨两亩地实在养不活自己,大可以包一背,去城里打工去,怎么混混也不至于穷成这样,何况还不是一家,一家穷那是懒的,家家穷就不对头了,刚才我们进村时,我就发现,整个村子里,一间瓦房都没看见,全是土房子,所以就随口问了一句:“赵大哥,这村子都穷成这样了,咋都想着出去谋求个生计呢?”

    这话一问出来,赵大墩的面色立马沉重了起来,他媳妇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妇人老实,掉了会眼泪也没说话,抹了把眼泪,拿着农具就出去挖小野葱去了,可不知道怎么的,我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揪心,只是我知道这肯定是问到人家伤心事了,也不好追问。

    媳妇一走,赵大墩就靠门蹲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包劣质卷烟,递烟给我,我本来就不抽烟,又正吃面条呢!就拒绝了,赵大墩自己点了一支,啪嗒啪嗒抽了两口,才说道:“谁不想出去呢?可走不掉啊!我们这个村子里,不太平啊!山神爷发了话了,我们必须守在这里,谁想离开谁就死!”

    我顿时一愣,还有这事?当下就问道:“山神爷?”

    赵大墩一点头道:“可不是,我们这个村子本来满好的,自从来了这个山神爷,村子就不安定了,算下来也有二十来年了,一开始村子里的壮劳力都没当回事,可接连死了好几个,也报警了,嘛都查不出来,说是得了急病,可啥病也说不清楚。”

    “后来村子里请过和尚、请过道士,结果来一个死一个,人是越死越多,一点用处都没有,后来再请也没人来了,最后一次,终于把山神爷惹毛躁了......”

    说到这里,那赵大墩忽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看他的样子,这件事在他心里留下了极大的阴影,可赵大墩仍旧继续说道:“那次是村上的赵小三,进山打了趟猎之后,不知道怎么犯了牛脾气,死活不愿意在村子里过了,谁说都没用,非要离开村子走人,家什都收拾好了,连牛都卖了,可上午刚离开的村子,下午就回来了。”

    “一进村子,一头就跪在了地上,冲着村后的大山就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还一个劲的求山神爷饶了他,说他下次再也不敢了。可刚磕了几个头,赵小三一下扑在地上,就起不来了,嘴里一个劲的吐白沫,浑身直抽抽,前后两分钟都没有,人就没了。”

    “当天夜里,山神爷可就来了,一身的金盔金甲,晃的人都眼花,山神爷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整整十万的阴兵,把我们这村子从外面整整围了几十层,后面大部队还一直排到大山里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啊!一个个都穿着盔甲,手里全拿着刀枪剑戟的,后面还跟着一大片的弓箭手啊!”

    我听到这里,心头顿时咯噔一下,金盔金甲的山神爷?那不是深井老大吗?以深井中人的能耐,招点阴兵来也不算啥事,可对付一个小山村,用得着十万阴兵?何况,以深井老大的身份,对这些普通百姓做出这种事来,也太无法理解了!

    (今天结束,明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