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死人头上长野葱

    当下我和陌楠一对眼,两人都心知肚明,此事既然和深井老大扯上关系了。而且深井老大还出动了这么大的阵仗。肯定不简单,其中必定有什么事儿。是深井老大想隐瞒的。为了不让这个秘密散布出去,他甚至强行限制了整个山村中百姓的自由!

    但我们俩谁都没有说话。和赵大墩也没什么好说的,告诉他实情。只会害了他,还是先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想办法给破了。也算给这一个山村的百姓造点福。

    赵大墩也没注意到我们表情的变化,继续闷着头,抽着劣质香烟,接着说下去道:“我们村上所有的人。连同襁褓中的孩子,全都被赶到了一起,许多人吓的都尿了裤子。那些阴兵太可怕了,一个个铁青着脸,身上的寒气。距离几米远就让人不停的打寒颤,阴兵将村子这么一围,整个村子就像在冬天里一样。”

    “要依山神爷的意思,当天晚上,我们整个村子的人就全完了,山神爷虽然没有暴跳如雷,甚至连发火都没有,但却说了一句很可怕的话,只有四个字--鸡犬不留!”

    “幸亏山神爷旁边还有个人,劝了山神爷几句,山神爷的气才消了,随后那人让我们全都跪地起誓,一生不得搬离村子,只要在我们村上住过一夜的,都算数!我们也知道,这事关系到性命,一个个全都发了毒誓,山神爷这才领着阴兵走了,我们一村的老小,总算是捡了条命回来。”

    说到这里,赵大墩这才看了我们一眼,说道:“刚才你们要住宿,我没同意的原因,也就是因为这个,吃顿饭没啥事,住一夜可就是害了你们了,我们村上,就算亲戚来,也从来不留人过夜,我们已经这样了,不能再害别人。”

    几句话说完,赵大墩一根香烟也抽完了,又续了一根,狠狠的吸了两口,眼圈红了起来,又看了我们一眼道:“前几年,我娃长大了,非要出去打工,我也是糊涂,认为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阴兵围村之后也没再出现过什么事情,而且,也是穷极了,我这一辈子穷就算了,总不能让娃也跟着穷一辈子吧!也就同意了。”

    “谁知道!娃娃出去了才三天,连工作都还没有找到,就生了怪病,全身发软,连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强撑着回到家,已经不行了,到家连一个小时都没有,人就没了。”

    “村上的人都说,我违背了当初对山神爷发的毒誓,娃才遭了毒手,从那以后,村上再也没人敢出去过,外村的女娃也不肯嫁过来,我们村上啊!多少好小伙子都成了光棍,眼看着这个村子,就要完了。”

    他一说完,我就明白了他媳妇为什么一提起这个问题就哭了,谁家的娃这样没了谁不心疼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赵大墩,默默的吃完了面条,趁着赵大墩去洗碗的空儿,一转头就陌楠道:“楠楠,这事我们该从哪里插手?”

    陌楠的眉头却忽然皱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道:“镜楼,这事绝对是个大麻烦,只怕我们两个人,管不了!”

    我顿时一愣,以为陌楠说的是深井老大,当下就沉声说道:“深井老大虽然厉害,但未必我们就管不了。”

    陌楠一摇头道:“我说的不是深井老大,我说的是十万阴兵!”

    我不解道:“阴兵有什么可怕?就凭我们,难道还用得着害怕阴兵吗?”

    陌楠苦笑道:“根据赵大墩的描述,这可不是一般的阴兵,这些阴兵的前身,就是士兵,而且军纪严明,不然十万之众,又死为魂魄,如何能管理得这般整齐服帖?”

    “这种阴兵的形成,前提条件就要有古战场,或者行军路途之中遭遇伏击,在士兵大量死亡的情况下,阴魂不散,才能形成这种规模庞大,数量众多,却又严格服从命令的阴兵,怎么说呢?我们之前所遇到过的阴兵,都是些临时班底,而这些阴兵,则是正规军!只要一个命令,那必定是不死不休,十万之数啊!就算你我累死在这里,也消灭不完,何况背后还有深井老大。”

    “你再想一想,这里可是秦岭,地域荒僻,自古以来,也鲜有战事在这里爆发过,这十万阴兵却忽然出现在了这里,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我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顿时心头大惊,脱口而出道:“你的意思,这十万阴兵,是当年秦始皇派去攻打天宫的虎狼之师?”

    陌楠一点头,面色越发的凝重了起来,说道:“我正是这么猜想的,当年秦始皇出尔反尔,派出十万精兵攻打天宫,虽然天宫也战败了,可这十万精兵从此没有了任何消息,如今这里却忽然出现了十万阴兵,这难道仅仅是个巧合吗?”

    刚说到这里,那赵大墩已经从偏房里出来了,对我们笑道:“你们先在家坐一会,我去给你们张罗点肉干去,虽然村子穷,可靠着山,野味每家都有点,我给你们多准备一点。”

    我随口说道:“你忙你的,我们坐着也无聊,出去转转。”

    当然,我们也不是看风景,我是想看看,这十万阴兵究竟藏在哪儿?十万之数,不管藏哪,这股阴气得多大啊!只要我一招眼,必定能看出来。

    这时陌楠忽然问道:“赵大哥,我问你件事,我刚才吃你家这鸡蛋炒小野葱,特别的香,这小野葱都哪挖的?”

    赵大墩憨笑了一下道:“你们是城里人,乍吃觉得好吃的,摆我们这根本没啥,你们喜欢吃,等会家里的回来了,我让她再给你们做,至于哪挖的,地方可多了去了,出了村子往后山坡上走,到处都是,后山后面有个山谷子,里面最多,一到开春就发了疯般的长,怎么挖都挖不完,估计我家里的,刚才又去了。”

    我不明白陌楠这个时候忽然问起这事做什么?就看了陌楠一眼,陌楠笑道:“那等会我们也去看看,赵大哥你先忙,也不用张罗太多,我们玩一两天就走了。”

    赵大墩应了一声,转身出门去了,家里就这么丢给了我们两个外乡人,也不怕我们手脚不干净,不过这家里,也确实没啥可偷的就是。

    赵大墩一走,陌楠就对我说道:“走!我们去后面山谷里看看。”

    我疑惑道:“一个山谷有什么好看的?小野葱你又不是没见过?我们不是应该先去找找这十万阴兵的藏身之处吗?”

    陌楠苦笑了一下,伸手点了下我的脑袋,说道:“你这里是怎么想的?你还真当我是去挖小野葱啊!你没听过吗?死人头上长野葱!那里的小野葱如此繁盛,说明了那地下必定有问题,你别忘了,十万阴兵,总得有对应他们这么多数目的尸首啊!”

    我一听顿时一愣,胃子里一阵阵的翻腾,不由自主的干呕了起来。

    陌楠却像没事人一样,说道:“我们三十六门的人,必要时人肉也得吃,还在乎这个,这小野葱再怎么的,也是从土地里长出来的,人死化黄土,还有什么好忌讳的。”说完竟然直接站起来走出去了。

    我强忍着恶心,跟她出了门,随手将两扇门板关了起来,家在穷,也得有个遮挡。

    两人一直出了村子,到了后面山坡上一看,就傻眼了,这山坡上,果然如赵大墩所言,满山遍野的小野葱,和其他杂草生长在一起,几乎铺满了整个地皮。

    这不是主要的!

    主要的是,这整个山坡子,都透着一股子的阴气,由于光天化日,大太阳照着,阴气不强盛,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所以我们一进村的时候,硬是没有发现这村子后面不对劲。

    顺着山坡往后走,小野葱越来越密集,前面部分还能看见其他的杂草,到了后面,几乎全是小野葱,都连了片的生长。

    赵大墩的媳妇正蹲在一片小野葱面前挖着,同行的还有村子里另外两个妇女,看着都满憨厚,只是都比较沉默,看见我们一句话都没说,估计是已经被这种生活压抑到了麻木的程度。

    我和陌楠却主动向他们打了招呼,随后就顺着山坡往后走,一直翻过这道小山坡,果然发现了一个大山谷,这山谷顺着山脚延伸,一直纵入深山,延绵不知多长,山谷之中,几乎没有任何树木,到处都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小野葱。

    而且,整个山谷之内,阴风呼啸,怨气深重,我都不用去证实,这里的必定是那十万阴兵的藏身之所,也是他们埋骨之地。

    这时陌楠的面色也变了,面现苦意,涩声说道:“死人头上长野葱,原来是真的!如果说这里就是当年十万秦兵遇难的地方,那他们究竟在这里遭遇了什么?何况,如果他们死在了这里,后来天宫又是怎么被打败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