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走阴

    我转头看了看陌楠,没有接话,她都想不明白的事。我哪里能琢磨明白!

    但是。我伸手拉住了陌楠,没让她继续往里面走。这山谷之中的阴气太重了。阳气强盛如我,在这地儿呆久了。只怕也难免阴寒侵体,何况陌楠本就是女子。

    陌楠也明白我的意思。两人站在山谷口往里面看了看,我掏出电话,打了个电话给三爷。三爷一听,沉吟了许久,才问道:“你确定那十万阴兵就是秦国那十万虎狼之师?”

    我说道:“八-九不离十,三爷。我琢磨着,这些秦兵死在了这里,深井老大又刻意封锁这里的消息。天宫搞不好就在秦岭之中,这山谷之中,阴气逼人。只怕我也不能久呆,我该怎么才能查出真相?”

    三爷叹息一声道:“天宫不在秦岭,可秦岭确实是从咸阳去天宫的必经之路,秦始皇当年定都咸阳,十万精兵一出咸阳最先到达的就是秦岭,你所说的十万阴兵,确实非常有可能就是当年秦始皇派出的十万精兵。”

    “我倒是知道一个办法,可以请人走阴,找到当时死去秦兵的首领,一问就全清楚了,可走阴一门多苦命,能活下来的没几个,莉莉在的话,这事不是问题,可如今莉莉不在了,你描述的那个地方阴气这么重,想找个走阴的高手,能承受得住这种阴气的,还真不好找。”

    “我年轻的时候,倒是遇到过一个走阴高手,只是当时我才二十露头,对方已经六十多了,如今是不是还在世也不一定了,不过你们既然在秦岭,距离她所活动的地盘倒不远,你们出了秦岭,北上吕梁, 吕梁南部和壶口瀑布之间,有个叫曾家集的地方,找一个叫曾翠花的曾老太太,她也是三十六门的旁支,虽然只是徒弟,走阴之术练得相当不错,你们就近,去看看她老人家是否还在世。”

    “如果她老人家还在世,或许还能帮上点忙,其余的人,只怕去了也是白去,十万阴兵之数,走阴人定力不够,一旦进去,只怕就再也出不来了。”

    “你们两个切记,能不进去,就别进去,碰上这种正规军类型的阴兵,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别说是你了,就算我们徐家先祖重生,也没有办法,十万阴兵,一人对你吹口气,你就得魂飞魄散!但这里面的蹊跷之处,一定要查明白,如果这十万阴兵真的是为深井老大所用,我们这次的麻烦,就真的大了!”

    最后一句话说完,三爷的语气已经显得沉重无比,这事搁谁身上都不简单,十万阴兵什么概念?

    我应了一声,挂了电话,三爷越是担心,我就越应该将此事查清,其实不单单是三爷担心,我自己也担心的要命。

    当下我将三爷的交代和陌楠一说,陌楠口中却叹息一声道:“三爷说的是,走阴一门多苦命,这曾老太太如果活到现在,起码也是八-九十岁的人,能活到这么大年纪的走阴人,还当真少见,不知道还能不能走阴了?”

    我知道陌楠担心的是什么,要知道走阴一门,说白了就是以生人阳寿不尽之躯,阴魂出窍,进入阴间,和阴间的一众阴魂沟通,能力高的,如陶莉莉,就可以驱使恶鬼凶灵,为自己所用,能力次的,也可以和已经过世的阴魂沟通,能力高的极其少见,能与阴魂沟通的人,原本倒是不少,可现在随着时代改变,也越来越少了。

    为什么说走阴一门多苦命呢?走阴之人多是接触阴魂,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自身的体质就必须阴寒,阴魂这玩意可不是人间的东西,所携带的气息,也是阴寒气息,这一接触久了,还能落个好嘛!别说本身身体就不好了,好人也能给整残了。再加上阴魂带走的,有许多都是自己不愿意说的秘密,走阴人一接触,硬给问了出来,这本身就是扰乱天地秩序的事情,几方面一结合,走阴一门的,真心没有几个是能有好下场的。

    而这也是走阴一门的悲哀,走阴一门人才凋零,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何况,三爷说的这个曾老太太,就算还活着,也是快九十岁的人,如此高龄,还能不能走阴,当真是个大大的问号!可这已经是唯一的希望了,去了也许没有希望,可不去就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当下两人转身回村,回到赵大墩家,赵大墩已经抱了不少肉干回来了,看他的样子,估计还想再弄一点,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实诚的人。

    陌楠说明了我们的意思,听说我们暂时不进山了,赵大墩的脸上多少有点失望,随即就要将钱还给我们,我们怎么可能接受,就说过几天我们还回来,好不容易才劝服了他。

    当下两人离开了山村,一路北上,直奔吕梁,沿途倒是幸运,搭了辆车,就这样等我们找到曾家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到了曾家集一打听,这曾老太太还挺出名,人家一听我们打听曾老太太的,马上就以为我们是来找老太太走阴的,看样子这老太太不但活着,走阴的这活也没丢,只是好像转为商业化了。

    在人指路之后,我们很快就找到了曾老太太的家,家院落成的还挺气派,三层洋楼带个大院子,门口还停着一辆小汽车,车牌是苏A开头的,竟然是南京的车子,在这遇上南京的车子,到让我平白添了许多亲切。

    一进门,就有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拦住了我们,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说来请老太太走阴的,那男子又问了几句,好在我们之前就有准备,陌楠回答的还算合体,那男子才放我们进去。

    穿过院子进了堂屋,一进堂屋,我就觉得一阵阴冷。

    堂屋正中,靠墙摆了一张长条香案,香案上面摆了几个香炉,每一个香炉里都插有檀香,中间供了一张画,画上画的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一手持净瓶,一手持柳枝,满面慈祥,可惜只是凡画俗笔,未经开光,只见慈祥,未见灵光。

    在堂屋的正中,放了一张太师椅,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太,正坐在太师椅子上,满面倦容,哈欠连天,看模样就像要入睡了一般。在老太太的面前,放有一张蒲团,蒲团上跪有一人,四十来岁,人长的白白净净,穿着也很体面,正一脸虔诚的跪在老太太面前,双目紧盯着老太太,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我们一见就知道,老太太这正在走阴呢!当下也不打扰,乖乖的在旁边的板凳上坐了下来,静观其变。

    老太太又接连打了几个哈欠,忽然脑袋就低垂了下来,刚一低垂,陡然一机灵,就像忽然惊醒了一般,一眼看见跪在她面前的那男子,顿时厉声骂道:“董宜鑫,你还有脸来见我?你和那小婊-子双宿双飞不是挺快乐的吗?还来见我干什么?滚!你给我滚!”

    我一听就和陌楠对看了一眼,这话虽然是从老太太口中说出来的,可分明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还带着点南京腔,很有可能就是这男子要来求老太太走阴找的女人。

    那董宜鑫一听,脸上泪水顿时就下来了,嘴唇直颤,憋了好一会,才喊出一个名字来:“晓琳!”

    两个字一出口,老太太就暴怒了起来,声嘶力竭的喊道:“我不要听!我什么都不要听!你就是个负心汉!王八蛋!我诅咒你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

    那董宜鑫颤声道:“晓琳,你真的误会我了,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自从你走后,我至今还是单身!”

    老太太却变得更加蛮不讲理了起来,双手一捂耳朵道:“我不要听!你去死!”

    那董宜鑫一愣,随即眼泪却流的更多了,继续颤声道:“就算你恨我,可和咱们的孩子有什么关系?你要是真恨我,你来杀了我就是,何必为难咱们的孩子,孩子也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肉,难道你就一点不心疼吗?”

    老太太忽然停止了哭闹,双目之中陡然一阴,直勾勾的看着那董宜鑫,忽然森然一笑,就连坐在旁边观看的我,都不自觉的瞬间起了一层鸡皮,这表情,太渗人了。

    随即老太太就说道:“董宜鑫,你现在知道心疼了?晚了!我就是要你痛不欲生,凡是你爱着的一切,我都要带走,你自己也说了,孩子是我生的,我自然有权力带走,你就抱着你的钱,一个人孤独一生吧!”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虽然我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可这女人为了报复自己的丈夫,来残害自己的孩子,基本上是板上钉钉了,当下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手一指那老太太道:“你给我听着,我不管你是孩子的谁,孩子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就有他生存的权利,你再胡搅蛮缠,我打你魂飞魄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