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替花错揽生意

关灯
护眼
    我这一发火,老太太立即一转头,冷冷的盯了我一眼。一眼看到我。顿时显露出一丝畏惧之色来,以我现在的能耐。这等阴魂就算心中再有怨气。看见我也得退避三舍,我想要收拾她。简直就跟玩的一样。

    而且这次陌楠也没阻止我,不但没阻止我。看向老太太的眼神之中,还露出一丝不耐烦起来,当然。她不是针对老太太的,而是针对那个女子的阴魂。

    我一见老太太不说话了,正想再教训她两句,那董宜鑫却转头说道:“小兄弟。你别说话了,本来就是我没照顾好她,是我欠她的。我这次来,只是想求她回心转意,放了咱们的儿子一命。实在要是恨意难消,就将我的命拿去吧!”

    谁料董宜鑫一说话,那老太太顿时又凶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吼道:“董宜鑫,你长能耐了是不是?还找人来收拾我了是不是?我明告诉你,这次无论如何,儿子我都得带走,我不但要带走儿子的命,凡是和你亲近的人,一个也别想活!”说到最后,老太太整张脸都狰狞了起来。

    我实在也气不过了!

    一闪身就到了老太太面前,一伸手暗运玄劲,力分阴阳,一把就从老太太身上将那女子抓了出来,却是个容貌十分俊俏的女子,看模样也就三十来岁,只是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子戾气,双唇削薄,一看就是牙尖嘴利的货色。

    那女子阴魂一被我抓住,挣扎了两下,哪里挣得脱我的手掌,和我的目光一接触,顿时害怕了起来,嘴角一抽,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双目一瞪,怒声道:“我想干什么?你想让你看清楚点这个世界,这里是人间,你他妈敢再出来捣乱,我让你连轮回台的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

    那女子阴魂瞬间蔫了,不说话了,只是眉宇之间,还有许多不服气,我又沉声道:“你们夫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清楚,但刚才你男人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你死之后,他至今单身,说明他心里始终是放不下你的,何况,他已经说了,你们之间是个误会,夫妻夫妻,有什么话不能挑开来说,你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不就万事消散了吗?”

    “反观你自己,牙尖嘴利,咄咄逼人,连声诅咒,就连说话也是咬牙切齿,更为了让他伤心,连自己的儿子也不放过,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这么做,可还有一点身为人母的良知?如今落入我手,却又不敢吭声, 分明是欺软怕硬之辈,可见你生前就不是好货色,你这种东西,投胎了也不是好玩意,我干脆就在此灭了你,省得你再祸害别人!”

    那董宜鑫虽然看不见女女子阴魂,却也能听出我在说什么了,急忙扑了过来,一下抱住我的大腿,连声哀求道:“兄弟!兄弟!千万不要啊!求求你了,放了晓琳吧!她只是一时糊涂!”

    陌楠这时却忽然说道:“镜楼,这次我不反对,这女子观其眉目,虽然秀丽,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口舌泼辣,更不顾母子之情,足见生性狠毒,灭了她吧!”

    那董宜鑫一听,更是连声哀求,我却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抬手就要将这女子阴魂打她个魂飞魄散。

    就在这时,曾老太太忽然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双目不睁,一张口就说话道:“住手!你灭了她不是问题,我老太婆看她也不顺眼,可她是我请来了,你就这么给灭了,以后我老太婆再下去请人,谁还敢跟我老太婆上来?你怎么抓过去的,就怎么给我乖乖的放回来,你做英雄可以,别砸了老太婆的招牌。”

    一句话说完,老太太忽然身子一软,又躺在了太师椅上,双目不睁,无呼无吸,犹如死了一般。

    我一想也对啊!咱们是求人家老太太办事来了,这将人家的招牌砸了,还怎么可能给我们办事?当下强压心头怒火,另一只手一伸,手指点在那女子阴魂的鼻子上,冷声道:“你给我听好了,这件事我管定了,你胆敢再出来,就没这次这种便宜了!”

    一句话说完,我抓着那女子阴魂,随手一按,又放回了那老太太的身上,老太太咯的一声,腰杆一直就坐了起来,双目之中又泛起了凶光,不过她没敢对我凶,而是手一指董宜鑫道:“你给我记住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一句话说完,老太太忽然再度一软,又瘫倒在太师椅子上,那女子阴魂显然已经走了,她也算识相,知道今天我在这里,她逞不了什么凶!

    老太太随即又一骨碌爬了起来,虽然年龄这么大了,身手还挺敏捷,一起身就双手抱肩,冷的直打寒颤,口中连连说道:“冻死我了!冻死我了!这婆娘身上阴气好重,我这半边身子都像浸在冰水里一般,这把老骨头都快冻僵了,下次你另请高明吧!这活我不干了。”

    我一听,疾步上前,手一伸一股金鳞真龙的力量就传递了过去,瞬间顺着老太太的身体筋脉游走了起来。金鳞真龙可是这天下至阳至刚之物,力量一传送过去,老太太顿时就不抖了。

    这时那董宜鑫却是一愣,脱口而出道:“老太太,你都帮不上忙,还有谁能帮得上?”

    老太太二话不说,反手一指我道:“他啊!你找他,他能给你处理的好好的,你那媳妇彪悍,蛮不讲理,也只有他这样的愣头青,才能制得住她,不过价钱方面,你可得多准备准备,他可不是我老太婆,随便丢几个大子儿就请得动的。”

    那董宜鑫一听,对着我噗通一声就跪下了,一边磕头一边流泪说道:“求求你!小兄弟,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要多少钱我都给,倾家荡产都行,我已经失去了媳妇,不能再没有儿子了。”

    他这一搞,我顿时没招了,我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软,自己一身的虱子还没捉干净,这又撩了一身骚,可我心里惦记着秦岭之中的十万阴兵呢!那可是天大的事情,权衡之下,当然是以大局为重,我哪有时间去帮他。

    刚想到这里,陌楠却忽然开口说道:“这位大哥,你先起来,这事儿我们答应了,包在我们身上。”

    董宜鑫一听说我们答应了,顿时喜出望外,一翻身爬了起来,拉着我就要向外走,看得出来,他这心也是急的不要不要的。

    陌楠一把拦住他道:“这位大哥,你先别急,我们这边还有点事要处理,暂时没法跟你回去。”

    董宜鑫一听就愣住了,我也有点发呆,没时间回去还答应人家?陌楠这唱的哪一出?

    陌楠一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心中所想,随即说道:“镜楼,你给三爷打个电话,三爷不是在南京吗?这事就交给三爷他们去处理好了。”

    我看了陌楠一眼道:“这事让三爷处理?三爷好不容易闲了几天,还是让他歇歇,我自己回去吧!”

    陌楠嫣然一笑道:“这点小事,自然用不着麻烦三爷亲自出马,花错、小狗子、颜千凌、蓝大姐、拼命老四不都在吗?估计他们也都快闲出病来了,就让花错他们去处理,顺便也能赚点钱,咱们以后总得有个自己的经济来源,总不能一直靠着俞静之和萧朝海接济吧!我倒觉得这是条门路,再说了,我们除了这些,也不会别的,赚钱之余,顺便还能让小狗子他们练练手,长点见识,不是坏事。”

    我一听就乐了,还是陌楠有办法,花错几人虽然远不如我,可处理这点小事,还是没问题的,当下我就打了个电话给花错,将事情一说,花错在电话那端顿时就乐了起来,笑道:“镜楼哥,不瞒你说,昨天我和狗子就接了一单了,也是小事情,钱赚的可不少,伸个手就拿回来二十万,以后咱哥们就指望这个发财了。”

    我笑骂了两句,将电话递给了董宜鑫,他们俩在电话里约定见面地点之后,才将电话还了给我,又给老太太两沓子钱,都是红票子,看得出来,这董宜鑫家境也还蛮殷实,一出手就是两万,看样子花错和小狗子又可以赚一笔了。

    董宜鑫千恩万谢的离开了,一直等到他的车子发动离开,那曾老太太才转身抓了三支香,点燃之后,双手夹住,对着那没开光的观音画像拜了三拜,插进香炉。

    我一直没说话,我看得出来,这老太太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可再有本事,这年岁也真太大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请老人家帮这个忙,要知道这走阴可不是请普通的阴魂,而是秦军的主权大将,手下可掌管着十万阴兵呢!一个搞不好,老太太就别想再回来了。

    陌楠估计也和我一样,张了两次嘴,都没说出话来。

    而老太太将香插好之后,一转头就看了我一眼,对我一笑,忽然一巴掌就扇了过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