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天机神算江莫问

    我距离她本就不远,也没防备老太太会忽然给我一个大嘴巴子,而且老太太一出手。我就知道她没用力。纯粹就是随手一巴掌,所以我也没躲。啪的一声脆响。被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老太太扇了我一巴掌,才张口骂道:“你个小鳖孙。是想害死老太婆吗?就这么一把将魂魄从老太婆身上抓出去了,老太婆这把老骨头。经得起这么折腾吗?”

    我摸了摸脸,没有说话,我确实有点欠考虑了。主要还是因为我不懂走阴的道道,三十六门之中,门门掌握的手段都不同,隔门如隔山。看样我刚才那随手一抓,对她威胁还满大的,不然老太婆不会气成这样。

    陌楠一见我挨了打。急忙上前,扶住老太太道:“奶奶,你就别生气了。你老人家刚才也说了,他就是个愣头青,心肠不坏,做事不周全,这事也怪我考虑不细致,给你老人家添麻烦了。”

    老太太也偏心眼儿,其实刚才要杀那女子阴魂,陌楠也有份,却被陌楠一声奶奶喊的,顿时眉开眼笑,伸手就在陌楠的小脸上摸了一把,笑道:“这小女娃子多俊呐!奶奶要真有你这么俊的孙女,那可就真有福气了,可惜啊!老太婆走了一辈子阴,自己的命没丢掉,却也是孤苦伶仃,无儿无女的,走阴一门多苦命啊!”

    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要是我孙女儿,就不让你嫁给这愣小子,看他长那么大个子,傻不愣登的,老徐家一门都精的和鬼似的,就生了你这么个傻小子!也是作孽,我早就和徐聆风那小王八蛋说过,孩子还在娘胎里,动用金乌石,逆血冲脑,必定对孩子有影响,徐聆风那小王八蛋也是个犟种,非要这么做,现在害处出来了,这孩子一看就不聪明。”

    我顿时一愣,这老太太张口就骂爹,以她的年纪,必定是爹的长辈,当然也骂得,不过听她的意思,和爹可是老熟人啊!当下脱口而出道:“老人家你认识我爹?”

    谁知道这句话一出口就坏事了,老太太一甩手就又是一巴掌,我没料到她还会来,直接又扇脸上了,接着骂道:“徐聆风个小王八蛋还在老太婆怀里撒过尿,你说我认不认识?我不但认识他,连你爷爷那个老王八,我也认识,要不是因为你爷爷那个老王八,我那苦命的老妹子,一辈子怎么会受那么多苦!”

    我再傻也听明白了,这曾老太太是和我爷爷奶奶同辈的,听她话里的意思,是和奶奶关系比较好,不过我一出生爷爷奶奶就都没了,我又是出生在徐家村,这老太太估计在奶奶过世之后,就没和徐家怎么走动了,所以我根本就不认识这老太太,按她这个辈分,我这两巴掌算是白挨了,挨骂也只有忍着了。

    但是,她刚才那句话,我可是听清楚了,分明是说,爹在给我炼制三合之体的时候,她也有参与过!

    可还没等我问,老太太就话锋一转道:“你一出现,我就知道你是徐家的鳖孙!这鼻子这眼,简直就是徐聆风那小王八蛋年轻时候的翻版,我也知道你来找我是因为什么!”

    说到这里,脸色忽然沉静了下来,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我老太婆活到现在还没咽气,也许就在等着这一天吧!也九十了,活够了!到时候了去了。”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话音之中竟然带有无尽的萧索。

    陌楠比我聪明多了,听了老太太刚才一番话,当然明白了老太太的辈分,急忙说道:“奶奶,你老人家身体硬朗着呢!要依我看,起码能活一百二十岁。”

    老太太顿时就乐了起来,伸手一拧陌楠的小脸,笑道:“就你这小妮子会说话,奶奶爱听是爱听,可一百二十岁也太大了,都成老妖怪了。”

    一句话说完,咯咯笑了两声,脸上的笑容逐渐缓了下来,笑容凝结在脸上,眼神中却透露出一股悲伤来,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观音画道:“既然是你们来找我,江莫问、徐聆风、颜丹青三个,还有活的吗?花百草那老东西,估计也该没了吧!徐家那个三娃子,又怎么样了?”

    我又是一愣,看来这曾老太太知道得还不少,不过近些年,应该是没在三十六门走动了,所以消息相对塞闭,当下急忙将事情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当然,一些不该说的,我还是有所保留了,毕竟跟这老太太也不熟。

    听我说完,曾老太太已经满面悲伤,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哎!三十六门啊!终于还是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这都是命啊!”

    说着话,手一伸指了指墙上那副观音画像,对我说道:“看见没?这还是当年颜丹青给老太婆画的,那时候他们还年轻,一个赛一个的俊俏,他们三个,江莫问好像是最大的,徐聆风比江莫问小岁把岁的,颜丹青最小,这三个孩子,一个个心志那高的,都快能上天了。”

    “当时谁都以为,这三个孩子能成一番大事,可随着你爷爷身死,徐聆风带着三娃子离开了青石镇,搬到了徐家村,颜丹青遭颜泼墨嫉恨,也被迫离开了,老太婆以为,他们就这么散了。”

    “谁知道过了几年,他们三个忽然来找我,要我帮忙走阴,想问问你爷爷,三合之体的事情,老太婆毕竟也是三十六门的人,三合之体其中利弊,我能不知道嘛!我不想同意的,可架不住三个孩子软磨硬泡,最后就走了那次阴。”

    说到这里,曾老太太又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那一次走阴,也是我最后悔的一次,我走阴的时候,元魂是跟着阴魂回来的,所以他们的谈话我都听见了,他们三个当场就决定,江家孩子已经出生了,就用徐家未出世的孩子做实验,如果不行,再用颜家的孩子炼制三合之体。”

    “我在旁边听着,心都揪了起来,这三个孩子为了三十六门,太苦了!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谁能舍得用自己的孩子做实验啊!可偏偏老太婆一点忙也帮不上。”

    “特别是徐聆风那犟种,等我送走了你爷爷之后,怎么劝都不听,还跟老太婆讲什么大道理,我老太婆当时已经有一把年纪了,大道理我不懂吗?我只是舍不得他们那些未出世的孩子啊!三合之体,哪是那么好炼的,一万个里面,能活下来一个就不错了,就算能活下来,多少也会受到点损伤,所以说你这孩子,也真是命大啊!”

    “当时徐聆风已经抱了必死之心,对应金鳞真龙的金乌石,不是那么好拿的,有金鳞真龙守着呢!弄不好自己的命就得丢了,甚至当时就将徐家的三娃子托付给了江莫问,当时三娃子还年轻,张扬着呢!也就二十来岁吧!后来我见过一次,做事嘛还行,手腕辣了点,没想到这一转眼,都已经成三十六门的领袖了。”

    听到这里,许多事我都茅塞顿开,我老早就觉得,爹和三爷这一辈人之间,好像有点不大对,三爷做什么事情,爹都知道,爹做什么事情,三爷却知道得不多。

    敢情爹和江莫问、颜丹青三个是一伙的,我的三合之体炼成之后,爹为了保护我的安全,故意装作不问三十六门的事,凡事都由三爷出面,又担心三爷年少轻狂会吃亏,就又托付了江莫问照顾,因此江莫问又和三爷、麻二爷、谭老西、张昊海、王齐远五个人混一起去了,有江莫问在,三爷的事情,爹当然清楚的很。

    这两拨人虽然干的是相同的事,却又各有各的道,所以三爷对曾老太太,倒不熟悉,不过也幸亏三爷见过曾老太太一面,不然这一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知道。

    曾老太太继续说到:“当时他们临走的时候,丹青给我画了这幅救苦救难观音大士图,最后留了一笔,图没灵光,江莫问就跟我说,让我脱离出三十六门,天天多做点善事,多积点阴德,这样才不至于因为走阴伤了身子。每天呢!给这图烧香磕头,香火功德会积累在图上,等到我九十的时候,我要做一件大事,然后这最后一笔,也就补上了,这图就会有了灵气,到时候啊!还会救我一命呢!”

    “当时老太婆就问他,我一个走阴的,打交道的都是阴魂小鬼,除了这个没有什么手段,还能有什么出息?还能做什么大事?他就说了,等我九十的时候,得去一趟秦岭,一个人面对十万大军!但在我九十岁的同年,他自己也有一道关,如果到时候他还没死,他亲自来带我去,如果是徐家的娃子来了,那就说明他没过去那一关,今年老太婆正好九十了,你们来了,他没来!”

    我顿时愣住了,这江莫问当真是天机神算,竟然早就算到了今天这一切!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他算不出来的!

    (4更结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