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平遗祸吕梁逢老友

关灯
护眼
    老太太最后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眼泪已经流了出来,老人家一辈子无儿无女。也许在她的心目之中。爹、江莫问、颜丹青都是她的孩子

    陌楠赶紧劝说道:“奶奶,你老人家不要伤心了。江爷生的英雄。死的轰烈。天机神算,名扬天下,这一辈子也算值了。”

    曾老太太一抹眼泪道:“是啊值了万幸的是,徐聆风那小王八蛋和丹青。徐家三娃子都还活着。活着就好,能活一个是一个。”

    说到这里。话锋又是一转,张口就骂道:“花百草个老东西,护了徐家三娃子一段时间,还算不错。可听你们这么一说。现在进了天宫当了什么首圣。还抖了起来,等我要是见到他,看我不骂他个狗头血脸。”

    陌楠笑道:“天宫首圣。只是我们猜测,究竟是不是花百草花老爷子,还不一定呢”

    曾老太太转头看了我一眼,一摇头道:“除了他还有谁暗香无影,一使出来,谁都找不到他在哪,就算站你身边你也不知道,这正是香门的绝学,以前我们小的时候,他都用来和我们玩捉迷藏的,现在当个宝抖了。”

    “他和徐家老王八关系好,五行之术,就是徐家老王八临死前教他的,当时他已经是香门的高手了,算是半道出家,徐家老王八多精明的一个人,早就看出徐聆风和二小子将来会翻脸,又知道自己快死了,教花百草五行之术就是为了让花百草暗中保护徐家的根苗。”

    我一听顿时想了起来,怪不得深井老大说天宫首圣的五行之术不是一开始就练的,敢情是这么一回事。

    曾老太太继续说道:“花百草这老滑头,那点鬼心思别人不知道,却瞒不过我,他将徐家三娃子弄去做了自己的女婿,生了个娃非让姓花,就是接他的代,他想杀这傻小子,就是想让自己的外孙来接徐家的人王,这点小肚鸡肠,我还能不明白。”

    说到这里,又看了我一眼道:“也得亏这傻小子人虽然傻了点,心肠还算厚道,没有因为这个和姓花的那小子翻脸,要是真的翻了脸,兄弟相残,就是花百草那老东西造的孽”

    一边说话,一边径直走到了门口,喊了一声,那个看门的男子跑了进来,两人说起话来,大意是曾老太太让他这几天不要替她接走阴的活,她要出去,如果回不来了,这家院就归了那男子。那男子五十多了,称曾老太太为姑妈,应该是曾老太太娘家的后人,询问了几句,就答应了,只是看向我们俩的眼光,很不和善。

    不过这也不怪他,我们一来,曾老太太就要跟我们走,无异抢走了他的摇钱树,曾老太太还交代不一定能活着回来了,搞的我们和追命鬼一样,他能喜欢我们才怪。

    当下曾老太太取了个包裹,让我取下那副观音大士的画像,卷好放入,自己拿了些香烛纸钱,白米黄表,收拾收拾一大包。

    我上前正准备帮她拿着,这老太太却忽然手一拍额头,一脸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的表情,转头看我道:“你跟着三娃子跑了这么久,见到过刘赶山那小子没”

    刘赶山在我心目中的印象,那叫个深刻,那倔强的老人,那火爆的脾气,那侠肝义胆,怎么可能忘了,只是刚才和老太太说起往事的时候,这些事儿都有点远了,我就没提,当下连忙说道:“见过见过”

    老太太一拍手道:“这小子,办点事情不靠谱,还留了个屁股,你打个电话,让他去吕梁山把屁股擦干净。”

    我听的一愣,连忙说道:“赶山爷已经不在了”当下就将刘赶山的事情说了一遍。

    老太太一听,面色又是一阵黯然,叹息了一声,转身往太师椅上一坐,说道:“刘赶山也算没丢老刘家的脸,一辈子也没孬种过,死了也留了个英名在人间。不过,既然他是因为你们徐家死的,那他留下来的这个破事,你身为徐家子孙,就有义务去给处理了。我们这趟去秦岭,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总不能心里藏着个疙瘩去死,你先去把事情办好了,咱们再去秦岭。”

    这个我当然义不容辞,随口就问道:“行我去就是,只是不知道,赶山爷究竟留下了什么麻烦”

    老太太叹息一声道:“你们知道刘赶山的名字怎么来的不”

    我点头道:“知道啊不是在吕梁山,三鞭赶山三十步,将一个蛤蟆精压在一座山峰下,得来的这个名字吗”

    老太太一拍巴掌道:“就是这样,这孩子做的是好事,就是手腕不够辣,要是徐家三娃子碰到那蛤蟆,肯定会直接给弄死了,可他却只是将那蛤蟆压在了大山下,大山那蛤蟆肯定顶不起来,可地下能挖得动啊虽然山下也都是山岩,可这个蛤蟆整整挖了几十年,竟然又给它逃了出来。”

    “它这一逃出来,又不敢去找刘赶山的霉头,就找上了当年被他害的那家人了,那家姓李,住在望子村,平常人家,哪里玩的过他,这没两个月,就被它给玩死了一个。”

    “我老太婆年纪大了,近年来基本上连门都不出了,也不知道这个事情,直到前几天,有个外地人忽然暴病身死,连银行密码都没留下来,银行也缺大德,人都死了,没有密码就不给领钱,非要人家开什么继承人证明,结果开证明的踢皮球,踢来踢去几个月了也没取到钱,他家后人就来找我了,我就走了一趟阴。”

    “事情很顺利,密码也问到了,我送那外地人回去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个阴魂始终跟着我,我一开始以为是想抢我这副老皮囊的,走阴人被恶鬼抢了皮囊的事,在走阴一门也不是没发生过,老太婆自己也遇上过,但老太婆已经活这么大了,也没在乎。”

    “结果我送回了那外地人,身后那阴魂一下就跪在了我面前,说他是望子村李旺,是李二柱的儿子,现在遭了那蛤蟆的毒害,命归了黄泉,那蛤蟆还想害他家其余的人,求我帮忙。”

    “刘赶山三鞭赶山镇蛤蟆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一听就明白了,当下我也就答应了,寻思着托人去刘家庄,通知一声刘赶山,还让他去做,结果送信的人去了,说刘赶山早就离开了刘家庄,只剩下个义子,叫刘什么玩意,名字我忘了,收了信后连一个屁都没放。”

    “我本来琢磨着,我都这把年纪了,去了也不一定是蛤蟆的对手,正愁着呢你来了,正好,既然刘赶山已经不在了,这事你就跑一趟吧也不远,从曾家集往北走百十里,就是望子村,以你的身手,来回一天也就够了,我老太婆就不来回折腾了,你们小两口去吧”

    我一听这事当然得去赶山爷可是为了我们徐家才死在地下深渊的,他留下的事,我身为徐家子孙,自然义不容辞,时间紧迫,我也不耽误了,当下就应了一声,先和曾老太太告别,带着陌楠,出了曾家,找人问了路线,搭了个小中巴,继续北上,直入吕梁。

    两人很快就寻到了望子村,望子村村口那口老树,实在太明显了,距离几里路就看见了,我们俩一进村,一打听,就寻到了李旺家,到了门口一看,门上贴的孝联还在,显然是找对了人家。

    两人刚要进去,里面忽然传出来一个声音道:“你们放心,这事既然我揽上了,就一定替你们处理好,钱一分不要,我来做这事,是另有原因,并不是为了钱。”

    我顿时一愣,这声音太熟悉了,我肯定在哪里听过,只是一时半会,却想不起这人是谁。

    随即另一个洪厚沉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你们不要这样,搞的我们兄弟好像是走江湖的骗子一样,我们不是为了钱来的,主动上门,也是事出有因,我这么说你就明白了,我们的师傅,和你们李家有点渊源,我们此来,只是为了将此事彻底解决罢了”

    这时一个女子的声音骂了起来:“滚赶紧滚还说你们不是骗子,我家男人是得病死的,你们却将几十年前的破事翻出来,吓唬我们孤儿寡母的得劲不你们无非就是看我们孤儿寡母的没有个主心骨,好骗是吧再不滚,我喊了人来,让你们出不了村子。”

    随即院子内一片混乱,听声音好像是那女子摸东西追打两人了,两人连声叫唤,企图解释清楚,可那女子根本就不给解释的机会,一阵追打下来,已经将两人打到了门口。

    院门这么一开,从院子里就跳出来两个人,后面还跟着个妇女,手里拿着扫把,将两人一打出来,就一掐腰道:“别以为我们孤儿寡母的就好骗,再敢来打断你们的狗腿”

    我转头一看,顿时就乐了,被赶出来的两个人,却是刘存龙和王海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