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殒命托梦

关灯
护眼
    我一看到他们两个,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刘存龙这家伙是闷头性子。啥事不说,都憋心里。当年替刘赶山报仇,就一个人和麻三一伙人纠缠了两三年。所以。接到曾老太太让人带去的信后,什么话都没说,虽然还在守孝。可刘赶山留下来的事。他不可能不管。自己已经决定把这事给处理了。

    不过这家伙好像长心眼了,没有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杀过来,而是去陈王屯找了王海东一起来。兄弟两也有个伴。王海东一听说是刘赶山遗留下来的事情,当然义不容辞。兄弟两一来。结果被这李旺婆娘当成骗子给打出来了。

    这也不怪,王海东长的五大三粗,一脸凶相,刘存龙又沉默寡言,不善言辞。两人和人家也不熟悉,冒冒失失的跑来要替人家捉蛤蟆,不被打出来才怪!

    刘存龙和王海东一看见我,也是一愣,随即兄弟三个一起哈哈大笑,三只大手握到了一起,三人好久不见,这猛的一见面,自然是倍感亲切。

    刘存龙将事情一说,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当下陌楠就走上前去,对那妇人笑道:“嫂子,你可能误会了,事情是这样的,当年,我们的长辈,在吕梁山游玩的时候,受过李家老人的恩惠......”顺着话题,就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陌楠长的和善,又能说会道,顺着当年刘赶山撒的谎一路往下编,刘赶山也确实曾出现在李二柱的葬礼上过,这事也流传了下来,陌楠这么一说,那妇人顿时就有一半相信了,可好像又怕我们窜通了骗她钱的,仍旧还有点疑惑。

    陌楠又笑道:“嫂子,你放心,我们这次来,说白了,就是替老辈报恩来了,一分钱不要你的,甚至连口水都不喝你家的,连门都不需要进,我们问几个问题就走,你完全不用担心会有任何损失。”

    这么一说,那妇人才放下心来,但仍旧不愿意和我们说话,对陌楠说道:“你问吧?”

    陌楠当下就问道:“其实也简单,我们就想知道,李旺叔在过世之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有,在哪发生的?告诉我们这个就行了。”

    我们来此地的目的都很明确,就是宰了那蛤蟆,可那蛤蟆出来之后,我们不知道它在哪里活动,吕梁山可不小,我们也不能都翻一遍,问这个话题,就是想缩小一下我们搜查的范围。

    这问题一问,那妇人顿时沉默了起来,看了我们几个一眼,忽然对我问道:“你可是姓徐?叫徐镜楼?”

    我一听有点发愣,我也没报姓名,她怎么知道我姓什么?当下就一点头道:“我是徐镜楼!”

    那妇人一听,脸上忽然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来,直愣愣的看了我好一会,才一转身将门推开了,对我们几个一招手道:“你们进来吧!”

    我们几个不知道咋回事,刚才对我们还充满戒备呢!这一问却又让我们进去了,真搞不懂这妇人在想什么?但她既然叫我们进去了,说明真的是相信我们了,当下大家进了院子。

    一进堂屋,妇人每人给我们倒了一杯水,让我们先坐着,她自己进了里屋,随即响起了开柜子的声音,不一会,那妇人从里屋出来,手中拿了一个小木匣子,放到了我面前,随手打开,往我面前推了推。

    我伸头看了看,木匣子里放了两块石头,一看就是钟乳石,不是啥值钱的玩意,我又点不大明白,就抬头问道:“婶子,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那妇人的眼圈忽然红了起来,叹了口气,开口说了起来。

    就在大约一个半月之前,李旺进山打猎,靠山的汉子,几乎就没有不会打猎的,而李旺的枪法还不错,每次进山,多少都能带回来点野味。

    可那天,李旺什么都没带回来!

    李旺出门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回来之后,一句话没说,就从怀里掏出了这个盒子,往柜子里一放,人就歪倒在地上了,嘴歪眼斜,口吐白沫,看那个症状,就好像和中风了一样。

    妇人一见,急忙喊来了乡亲,将李旺送去了医院,一诊断,果然说是中风了,住了一个月院,就出院回家休养了,可一回到家,李旺忽然挣扎着告诉妇人,说有人要害他,还说这人每到夜里,就站在他床边,一边吸他的阳气,一边对他说:“老子的债儿子还,老子的债儿子还......”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妇人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满脸都是自责,一个劲的怪自己,说自己当时以为李旺是病糊涂了,说胡话呢!也就没在意。

    等到李旺不行了的那天,李旺忽然回光返照了,一翻身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抓住妇人的手,说道:“娃他娘,我确实是被害死的,可害我的不是人,它没准备收手,害了我之后,就是咱儿子啊!”

    “刚才我看见爹了,爹说他以前就是被这东西害了的,我这次进山打猎,不小心又碰上它了,我留了它所在地方的两块石头,你以后要是遇到有本事的人,就将石头交给他。但咱们不是它对手,千万别想着报仇,等我死后,你一定要带儿子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了。”

    随后李旺就死了,妇人也觉得蹊跷,在给李旺办了丧事之后,就找了几个自称能通阴阳的人,想查查究竟是怎么回事,结果都是骗子,前后被骗了好大几千块,也只好算了。其后也不知道是哪个流传出去的,说李旺是中邪死的,更是有不少骗子找上了门来,或多或少又被骗了点钱。

    至于李旺要她带孩子走的事,她也没照办,毕竟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都有感情,何况她一个女人,带一个二十露头的儿子,又能到哪去呢!就寻思着拉扯两年,给儿子找个对象,就又是一家人了。

    可就在刚才,妇人在家里钠鞋底的时候,忽然迷糊了起来,就躺了一会,这一躺下,就做了个梦,梦见李旺回来了,一进门就冲她嚷:“你这个老娘们,不听我的话,现在那东西又找上儿子了,要不是我找到一个有大本事的人,咱儿子就被你祸祸了!”

    这李旺也才五十不到,算是中年人,走的又匆忙,从得病到没了也就一个多月,妇人一看见他,心里能不苦嘛!被他这么一骂,眼泪就下来了,李旺一看她哭了,大概心肠也软了,就说道:“你别哭了,已经有人来帮咱们儿子了,这个有大本事的人,找了个孩子来,姓徐,叫徐镜楼,最多半天就到,他到了之后,你就将我带回来的那盒子拿给他看,他就明白了。”

    “你记住这人的名字,叫徐镜楼,别给搞岔劈了,他来了,就不用搬家了,我也可以放心去投胎了。”一句话说完,李旺忽然化身一阵旋风,顺着门缝就走了。

    这妇人一惊醒来,却发现是一个梦,这一醒,正好刘存龙和王海东到门口,这妇人一问两人名字,没有姓徐的,也就以为自己胡乱做了个梦,加上又被骗子骗怕了,自然不信,这也是她怀疑刘存龙和王海东是骗子的原因。

    可没想到,我和陌楠也前后脚到了她家门前,一问我的名字,顿时和梦里的名字对上号了,也不由得她不信了,这才让我们进门,将这个木匣子拿了出来。

    妇人这一说完,我就明白了,木匣子里装的石头是钟乳石,钟乳石这玩意,肯定是在山洞之中,我们只要沿着望子村进山的路寻找,找到山洞,基本上就算找到那蛤蟆的落脚点了,这李旺虽然是个农民,做事还是有点心眼的,起码还知道留下点东西指明方向。

    这事情一理顺了,接下来就是去找到那蛤蟆将它弄死,我们四个正准备起身告辞,顺路进山寻找,院子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一个妇人一头闯了进来,一进来就喊:“明他娘,快点!快点!去后山看看,你家明儿倒村口路上了,嘴歪眼斜的,和明他爹一个症状,估计又是中风了。”

    我们一愣,随即勃然大怒,这个蛤蟆还真是狠毒,已经害死了人家爷俩了,连人家唯一一个男丁也不放过,还这么快下手了,也幸亏我们到了,要不然,凭望子村一众凡人,这李旺的儿子,估计还得死!

    李旺媳妇也急眼了,李旺已经没了,就剩一个儿子,那就是她的命啊!嗷的一嗓子就冲了出去,当下几人一起冲了出去,随妇人疾奔,片刻到了村口,已经围了不少乡亲,正在七嘴八舌的议论,其中一人,正用手掐倒在地上那小伙的人中。

    他们都是普通百姓,自然看不见,可我一到面前,一眼就看了出来,在这小伙的头顶正中,正趴着一团巴掌大的黑气,这股黑气,正随着那小伙子的呼吸,一丝丝的从鼻子往里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