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承遗志存龙杀恶灵

关灯
护眼
    我一眼就看出那股黑气,正是一只蛤蟆的形状,顿时心头大怒。一闪身就要上前,刘存龙却一伸手就拦住了我。对我一摇头道:“镜楼,哥哥知道你最近风头强劲。可这事,是当年义父他老人家留下来的,还是我来比较合适。”

    我一听。刘存龙这家伙说话也不像以前那么冲了。可见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脾气秉性。何况他说的也在理,这股黑气也不是那蛤蟆的本尊,只是它的一丝毒气而已。对刘存龙来说。当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也就没争。一点头。退了回来。

    刘存龙一步跨到近前,一伸手就将那个正在掐小伙子人中的家伙拎了起来,往旁边一甩道:“我来!”

    刘存龙多大的力气,普通人哪经得住他这么一甩,那家伙顿时就被摔倒在地。这地方,历来民风强悍,这家伙一被摔倒,顿时有点气恼,一起身一抬头,眼神就咯楞了起来,旁边王海东不等他说话,一把搂住他肩头道:“我这兄弟救人心切,你莫气恼。”

    这话一说,那家伙也不说话了,我顿时另眼相看起王海东来,这有段时间没见了,王海东是越发的沉稳了。

    刚想到这里,地面上那小伙子忽然一翻身,四肢趴地,口中陡然发出一阵咕咕之声来。

    我顿时一愣神,蛤蟆这玩意,和青蛙不同,青蛙指甲大一点点就能呱呱叫,蛤蟆是不叫的,民间有句俗语,叫一闷二张嘴,三声四咕咕,就是指这玩意,虽然这说法很多人知道,但究竟是怎么个意思,估计知道得不多,

    怎么个说法呢!这一二三四,是按百年为单位计算的,就是说蛤蟆在一百年内,是闷葫芦,除了吃东西不张嘴,第二个一百年,才能张开嘴,但还是不能发出声音来,要想发出声音来,得到第三个一百年,即使到了第三个百年,声音依旧很小,到了第四个一百年,才能发出咕咕叫的声音来。

    也就是说,这小伙子忽然摆出来这个架势,又发出咕咕的声音来,是感觉到了我们给予它的威胁,向我们表明了,它有四百年的道行,也可以说是一种警告,让我们不要插手。

    这边刘存龙却像根本没听见一般,一把就将趴在地上的那小伙提了起来,手一挥一掌就打在那小伙子的脑门上,顿时发出啪的一声响来,将我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响声太大,比这大得多的声音我都听过,只是有点心里没谱,要知道这小伙只是个普通人,我有点怕刘存龙出手没个轻重,再将人家小伙子打出个好歹来。

    谁知道这一掌击中那小伙子额头,小伙子的脸面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嘴也不歪了,眼不邪了,鼻孔之中那丝丝的黑气,不但不往里吸,反而不断向外面冒出来,只是双目仍旧紧闭不睁,显然还未苏醒。

    但就这一手,已经足够震惊在场的所有村民了!

    周边村民顿时议论了起来,纷纷惊奇不已。

    而刘存龙却没丝毫异样,单手一抬就将小伙子给举了起来,另一只手一伸,抓着小伙子一抛,小伙子的身体顿时在空中急速旋转了起来,接连转了十来圈,落下来被刘存龙抓住,往地面一放,单手在小伙子的气海一点,小伙子虽然人就没有醒过来,却顿时站的笔直。

    我一见刘存龙的手段,就放下了心来,刘存龙的本事,可增加了不少!

    他先以单掌击打小伙子的额头,在击中的那一瞬间,逼入自己的力量,先保持那小伙子元神不被侵入,元神固本,外邪不得入,那些黑气只能退出来。随即他将小伙子的身体急速旋转,引用急速旋转带起的气流,灌入小伙子的气海,引动气海之中人体原本的生气,瞬间游走全身,人体一有了生气,自然站得直,别的不说,这小伙子的命,算是保住了。

    而这小伙子一站直了,周围的村民不自觉的喊起了彩来,还有人鼓掌,纷纷叫好!

    我心中也由衷的赞叹,说实话,如果是我,我可能会做的更加直接了当一些,一把将那股毒气抓出来就行,但我凭借的完全是我的力量,碾压式的逼迫而已,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可言,刘存龙施展的,却是正宗的辟邪手段。

    刘存龙面色不变,待那小伙子一站直,片刻之间,那些黑气已经完全从小伙子的体内冒出来,这才猛的大喊一声,出手如电,山神鞭已经拉了出来,啪的一声鞭响,鞭花直接就在那团蛤蟆状的黑气旁边炸开了。

    这团毒气是那蛤蟆放出来毒害这小伙子的,自然是可以和它的本尊灵性相通的,而那蛤蟆可是吃过刘赶山大亏的,被刘赶山压在山峰下面几十年,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如今山神鞭一响,其惊吓可想而知,顿时惊的哧溜一下就从那小伙子的头顶蹿了起来,瞬间化为一道黑影,直向大山里飘去。

    刘存龙将那小伙子往李旺媳妇怀里一推,沉声道:“他没事了,带回去等着我!我去将那蛤蟆给杀了,再回来给他调理一下。”

    一句话说完,一扭头对我们三个说道:“追!”

    我们三个哪要他说,早在黑气一起的时候,就已经闪身挤出了人群,顺着那黑气飘逝的方向,直追而去,就听身后有乡亲喊道:“快看,快看,明娃子醒了,嘿!这可真神了!”

    我们四人也不管这些,奋起疾追,盯着那团黑气,直入深山。

    这一追,高低就分出来了,我和陌楠始终跟在那团黑气的后面,保持着两三步的距离,可刘存龙和王海东,却被越落越远,两人虽然勤奋,天资也不错,可和身怀守护灵的我们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别的。

    这团黑气似是知道我们在追踪它,速度越来越快,可想甩脱我们,哪是那么简单的事,这团黑气和那蛤蟆的本尊相通,现在既然脱离了人体,就一定会回到本尊的身上去,我们自然不肯就此放过,两人紧紧咬住不放。

    一直追进深山之中十多里!那团黑气钻进了一座山壁上的洞穴中去了,我们才停住了脚步。

    这一停下,我就打量了起来,这洞口可不小,足有一个圆拱门大,里面黑沉沉的,不断有丝丝缕缕的黑气冒出来,可见这蛤蟆还是真的有点道行的,要不是因为当年向李二柱讨封不成,害李二柱性命,遭了刘赶山镇在山下,搞不好这些年下来,会更厉害。

    我一纵身就进了山洞,探头一看,一眼就看见山洞口有两根钟乳石,每根钟乳石之上,都缺少了一块,都不用比对,缺少的两块石头,一定时李旺敲了去,放在木匣子里的那两块,不用问,这洞穴必定是那蛤蟆的藏身之处了。

    我没有动手,闪身退了回来,刘存龙都已经说了,这事由他来,这家伙属驴的,犟脾气,我如果抢先出手杀了这蛤蟆,搞不好要落他埋怨。

    好在两人落下的也不远,不一会,王海东和刘存龙就赶到了,一眼看见那黑洞,都明白那黑洞就是蛤蟆的藏身之处,刘存龙也不说话,嗖的一下就将外衣脱了,露出精瘦结实的身躯来,三两步助跑,哧溜一下就蹿了进去。

    我不由得担心了起来,转头看了王海东一眼,王海东却对我一点头道:“你放心,存龙守孝这段时间,什么都没干,每天就苦练山神鞭,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他吃饭睡觉用六个小时,其余十八个小时全都在练山神鞭,如今的刘存龙,早就不是以前的刘存龙了,何况这还是赶山爷当年遗留下来的事,他对赶山爷什么心你也知道,这个蛤蟆,今天算是死定了。”

    话刚落音,山洞里就传出一声霹雳般的暴喊:“还敢还手!”随即就炸起了一声鞭响。

    虽然王海东这么说,可这鞭响声一起,我还是有点担心,这山洞里可不比外面,刘存龙的山神鞭不一定能施展得开来,如果刘存龙在这里吃了亏,那我能将肠子都悔青了。

    谁知道念头刚一起,一大团黑烟呼的一下就蹿出了山洞,砰的一声一落地,就咕的一声,响如牛鸣,猛的一弹而起,竟然弹跳起两米来高,笔直向旁边山谷中跳去。

    就在这时,刘存龙的身影陡然从山洞里蹿了出来,人在半空之中,已经暴喊一声道:“孽障!当年义父饶你不死,就是念你修行不易,你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又害一条人命,此番落入小爷手里,你休想活命!”

    暴喊声一起,手中山神鞭陡然一举,山神鞭竟然整根直竖了起来,鞭指苍天,单臂一振,长鞭呼的一下落下,顿时风雷之声大作,那蛤蟆身在半空之中,根本无法躲避,被一鞭抽在脊背之上,顿时发出咕的一声惨叫来,血雨纷飞,尚在半空,已经被一鞭抽成了两半。

    (3更结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