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千年守护炼忠魂

    曾老太太一说完,蒙桀的面色陡然就变了,原先的那副狂霸天下的傲气。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悲呛,缓缓收回手中霸王枪。提缰原地转了两圈。才一看曾老太太道:“尔从何人之处。得知当年西征天宫的是本将军”

    曾老太太一摇头道:“我一直都不知道领军西征天宫的是将军,直到刚才。看见了乌影追电。才想起三十六门之中关于将军的传闻。才确定率军西征之人是将军。但告诉我十万阴兵在此地的,是天星一门传人。二十多年之前,天星一门传人就推算出将军的大军驻扎在此,但也曾告诫过我,说时机未到。不宜前来寻找将军。不然的话。会使天宫幻境提前破碎。异类尽出。”

    那蒙桀一听,顿时目光一亮道:“天星一门的吗他怎么说现在时机到了吗”

    曾老太太一点头道:“当年天星一门传人留话。说金鳞真龙出世之时,就是扭转乾坤之机,金龙破空,真龙九现之际,就是天下太平之时,当金鳞真龙寻到我的时候,就是我来找将军印证当年之事的时候。还说将军之言,将会对我们十分重要,天下能否太平,全看将军是否愿意吐露实情。”

    “今天我前来寻找将军,就是因为金鳞真龙已经寻上了我,根据我所知,金鳞真龙附身之子,身为三合之体,已得十一块金乌,得金鳞真龙九成功力,修习的是阴阳五行之术,与天地合、与五行合、与万物合,并且心地宅厚,生性善良,历经劫难无数,应天雷劫、应深渊劫、应万灵劫,一切都应顺天意。”

    那蒙桀听完,久久不说话,缓缓抬头看向天空,此时天边放晓,天空逐渐明亮了起来,满山遍野的阴气,也开始逐渐收敛,蒙桀看了一会天空,终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多少年了本将军守在这里,已经记不清到底过去了多少个夜晚,天真的要亮了吗”

    一句话说完,一双虎目之中,竟然泪光隐现

    随即那蒙桀一转头,看向曾老太太道:“此子现在何处”

    曾老太太说到:“按时辰算,此子此时已经快到这里了,只是将军应知,此地有将军亲率十万精兵在此,煞气深重,即使是此子,也不敢轻易踏足。”

    蒙桀的眼神之中,露出一丝疑虑来,随即手中霸王枪一伸,就点在曾老太太的头顶之上,厉声喝道:“数千年来,来此地诓本将军的人,不知凡几,最后的结局,非死即伤,如果尔胆敢欺骗,本将军的手段,你应该清楚”

    曾老太太连连点头道:“我自然清楚,将军是三十六门先贤之中,最骁勇的一位,也是最为忠烈的一位,武力之高,前无古人,后世之中,也唯有五圣之中的武圣徐云天能与将军比肩,不然当年始皇帝也不会让将军担此重任,也唯有将军,才能镇守在这秦岭之中数千年,导致天宫异类,不敢越雷池一步。”

    “如我所猜没错,此子应该已经快到了,如果出现,还请将军勿使雷霆之威。此子只要一出现,以将军眼力,必定能看透其本质,即可知我所言不假。”

    我一听,这是要我现身啊当下也不再隐藏身形,长身而起,和陌楠一起,疾掠到山谷之前,先对那蒙桀一拱手,一弯腰道:“三十六门人王一脉,徐家徐镜楼,见过将军。”

    陌楠也同礼道:“三十六门纵横一门,陌家陌楠,见过将军”

    我们一现身,曾老太太就知道了,一见我们立而不跪,急忙回头道:“跪下”

    我一想,这蒙桀是秦朝大将,听他们的对话,也是三十六门的人,跪一下也应该,当即跪了下来,陌楠也随我跪在一起。

    那蒙桀单手一挥道:“免了”

    随即眉头一皱道:“纵横陌家墨家吧墨家也是可怜,兵法战略,天下无双,却因怀璧其罪,历来为执政者不喜,数千年争斗,更是精英尽失,如今竟然落得家族姓氏都得改为陌字,当真可悲”

    我听的一愣,转头看了眼陌楠,我还真不知道,陌家原来是从墨家演变而来,不过陌、墨同音,想来也是极有可能。

    陌楠点头道:“将军说的是,墨家因兵法闻名,也因兵法获罪,历来君王,都极力拉拢,不能为君王所用者,就想尽千方百计除之,导致墨家人丁凋零,无数精英死于非命,无奈之下,改墨为陌,并且弃兵法转武功,修习破军之术,这才将墨家一门,延续了下来。”

    那蒙桀一点头,一张刚毅的面孔之上,又添了一丝悲伤,随即一转头对我说道:“徐镜楼可是天宫武圣徐云天一脉”

    我一点头道:“将军所言名讳,正是徐家先祖。”

    那蒙桀又一点头道:“怪不得金鳞真龙肯认你为主,你抬起头来。”

    我依言抬头,双目直视那蒙桀,那蒙桀的目光和我一对视,顿时浑身一阵颤抖,双目一红,嘴角接连抽动了几下,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孔之上,也显得情难自禁,就连提着霸王枪的手臂,都不自觉的绷紧了。

    随即猛的一转头,面现刚毅,一双虎目之中,精光大盛,手中丈八长的霸王枪一举,单手一提缰绳,战马长嘶,双蹄腾空,直欲破空飞去一般,陡然响起一声霹雳般的暴喊来:“兄弟们这一天,终于来了”

    一句话喊完,自己双目赤红,清泪长流,显然这些年来,他带着这十万阴兵,一直都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金鳞真龙出世的机会。

    他这一喊,可不得了,十万阴兵一起齐声嘶吼,群情激荡,无数的阴兵泪流满面,有的则直接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从蒙桀刚才和曾老太太的对话中,我已经知道了,他们在这里数千年,就在等待着这一天,如今这一天终于到来了,自然心情激动,难以自已。

    那蒙桀昂头长嘶道:“苍天你终于开了眼蒙桀率十万兄弟,镇守此处数千年,日升月起,沧海桑田,几度都以为,尔已经将吾等遗忘了。蒙桀身为三十六门子弟,金甲一门传人,身守此处,职责所在,可怜我十万兄弟,忠肝义胆,至今无一人离去,不入轮回,不经转世,丹心昭日月,铁血铸忠魂十万铁骑镇天宫,不让异类越雷池,直到今天,这些兄弟们,终于可以安心轮回了”

    一句话喊完,猛的一转头,虎目含泪,对我喊道:“徐镜楼,你和金鳞真龙同体共存,理应同福同醉,全因金鳞真龙当年之失,直教吾等镇守这里数千年,理应对本将军的这十万兄弟,三拜九叩,以酬这十万忠魂,你可愿意”

    他这一喊,那十万阴兵瞬间全都静止了下来,一道道目光全都盯在我的身上,目光之中,全都是期盼

    我略一思索,蒙桀说的也对,我和金鳞真龙同体共存,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既然蒙桀这么说了,可见当年之错,错在金鳞真龙,金鳞真龙现在只是一个意识的形态,理应由我来替它三拜九叩。

    何况这十万阴兵,听蒙桀所言,全是忠烈英勇之辈,他们随蒙桀镇守在这里数千年,好像也是为离开镇守天宫异类不得出世,如此英烈,我给他们磕几个头,也是应该的。

    这一想明白了,当下就一转身面对那十万阴兵,一个头就磕到了地上,我这一个头刚一磕下,脑海之中就响起一声叹息道:“哎我错了一己之私,害苦了这些将士,千年守护,炼就忠魂,徐镜楼,你替我磕几个吧”

    我一听更加笃定了,当下接连磕头九个,猛的一起身,气沉丹田,舌绽春雷,高声喊道:“金鳞真龙刚才要我代它传话,说它错了对不住各位将士”

    这话一出,无数阴兵泪流满面,他们因为金鳞真龙的一个错误,在此守护了数千年,却因为一句道歉,就已经尽释怨气,光这份胸怀,就已经让我敬佩不止。

    这时那蒙桀忽然翻身下马,一伸手将霸王枪扎在地上,面对十万忠魂,噗通一声也跪在了地上,悲声说道:“兄弟们,蒙桀连累了大家,在这里给大家磕头了”

    一句话说完,也接连磕头九个,可那些阴兵却也纷纷跪倒,磕头还礼,直等到蒙桀已经起身上马,却仍旧长跪不起。

    蒙桀一挥手道:“兄弟们,到时候了该回家了几千年了,家乡应该早就面目全非了,都回去看看,入坠轮回吧但愿下辈子,蒙桀还可以和你们做兄弟”

    那些阴兵一听,再度向蒙桀磕头行礼,却仍旧不起,蒙桀眼圈一热,忽然扬声唱起了秦腔来,他这一唱,顿时就响起了无数的应和之声,瞬间天地之间,一片悲壮萧索,随着苍凉的秦腔之声,无数道青烟飘起,十万阴兵,陆续飘逝。

    4更结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