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大秦第一勇士

关灯
护眼
    随着无数青烟升腾,一个接一个的大秦子弟,从山谷之中消失。蒙桀一直双目含泪。秦腔悠扬,萧索之音。在山谷激荡回响。眼前悲壮。无以复加,我虽然不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却也能体会到他们的心情。从秦至今。几千年的岁月,无数个日日夜夜。都在这一天,得到了解脱。

    一直等到眼前十万阴兵尽数散去,蒙桀才伸手擦去眼中清泪,一转头对曾老太太说道:“尔可是想知当日本将军如何进入天宫又是如何打下天宫”

    曾老太太一点头。应声道:“正是如此。还请将军成全”

    蒙桀也不说话。忽然伸手一挥。山风瞬间静止,在我们眼前。出现了一副巨大的场面镜像,我们可以清楚的看见,场景中的一切。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混乱。

    一座巍峨的宫殿之前,十几个黑甲武士,形成一圈的人墙,将一个穿戴看起来像是帝王的男子护在中间,无数的兵士嘶喊:“护驾抓拿刺客”

    在他们的前方十余米处,是十来个被无数黑甲武士围在中间的壮汉,每人手中都拿着奇形怪状的兵器,有青铜钩、有铜秤、有点龙铲、有铜棋盘、等等不一,正中间的,是一个肩头扛着一面牛皮大鼓的高大汉子。

    这些人的面相和人类无异,只是装扮十分奇怪,个个披头散发,双目尽赤,牙齿尖利,口角流涎,下身仅仅以兽皮遮羞,上身袒露,一个个精壮结实,形如野人。可这些人的身手,却都凌厉至极,快如闪电,出手毒辣,那些黑甲武士一近身,立即就被杀死,无论是手抓脚踢,还是兵器攻击,全都是一招致命,在这十数人的身后,已经留下了长长一道的尸路。

    而这十数人的目标,正是那个被一众黑甲武士围在中的帝王

    不断的有惨叫声响起,不断的有血花喷洒,不断的有黑甲武士倒下,不断的有鲜活的生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而那十几个壮汉,也不断的向那帝王的方向逼近。

    就在这时,忽然呼的一声,一柄丈八长的黑铁霸王枪,忽然凌空劲射而来,强劲狂霸,直钉向那个手拿铜棋盘的壮汉。

    那壮汉怒吼一声,手中棋盘一伸,平挡上前,企图挡下这一击。

    可他明显是想错了,这一枪直射之力,他根本就挡不住。

    砰的一声响,那壮汉手中铜棋盘就像块玻璃一样,四分五裂,而那杆霸王枪,却已经穿过棋盘,一下就将那壮汉钉在地面青石之上。

    随即一道健硕的黑影如风而至,一闪身就到了那壮汉的身边,一伸手抓住霸王枪,单臂一举,连人带枪直举了起来,那壮汉就像块破抹布一般,被挑在枪尖之上。

    来人正是蒙桀

    蒙桀陡然大喊一声:“退下”

    那些黑甲武士一见蒙桀来了,个个面露喜色,随即纷纷后退,一排排的挡在那帝王之前,就连那帝王,一见蒙桀来了,也从众武士之中探出头来,大喊道:“蒙将军,这些人非我族类,你可要当心了”

    蒙桀一转身,单手一抖,霸王枪上的尸体已经疾砸向对面的十来个壮汉,随即将霸王枪往地面青石上一插,就像插豆腐一样,一下整个枪头都插进了青石之中,单膝一跪,双手一拱,恭声道:“末将救驾来迟,罪该万死,恳请圣上责罚”

    那帝王却将手一挥道:“蒙将军,今日不该汝当值,汝何罪之有,非但无罪,救驾当有重功,只是大敌当前,将军千万小心。”

    蒙桀一点头道:“末将谨记”

    说完一起身,一转头,单手一提霸王枪,双手一抖,枪上黑色枪缨陡起一团斗大的枪花来,一双虎目一睁,陡然发出一声霹雳般的大喊来:“贼子,全都给本将军留下性命来”

    一句话出口,身形陡然腾空跃起,手中霸王枪呼的一声,对着使铜秤那人,一枪当头直砸而下,那人却也甚是彪悍,不退不躲,双手一架铜秤,两件兵器一撞,轰的一声响,铜秤居中而断,那人的脑袋,被蒙桀一枪砸的稀烂。

    那肩扛牛皮大鼓的汉子,忽然厉声吼道:“此人勇猛大家小心”八个字一出口,已经伸手在鼓上击了一拳,顿时发出砰的一声响来。

    鼓声一起,蒙桀已经冲入了他们之中,手中霸王枪呼呼风响,挑砸扫挂,指东打西,以一人之力,力战十来位壮汉,竟然稳占上风,瞬间又连毙俩人,逼得那些壮汉步步后退。

    那肩扛牛皮鼓的汉子不停锤击大鼓,蒙桀看上去却丝毫不受影响,只是那些黑甲武士,却个个面色苍白,有身体较弱的,竟然已经喷出血来。

    就在这时,蒙桀忽然大吼一声,单手一扬,霸王枪化作一道黑光,噗嗤一声就将那牛皮鼓射穿,身形电闪,一闪身就从牛皮鼓上翻了过去,一把抓住穿鼓而过的霸王枪,反手一枪,已经从那肩扛牛皮大鼓的汉子后背刺入,前胸刺出。

    那汉子看着从自己胸前刺出的枪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即蒙桀双手一振,那汉子的尸体已经被震碎成数块,四散飞砸,血雨纷飞。

    而他自己,则又蹿了出去,一顿狂风暴雨般的杀戮,十数个壮汉已经尽数变成了尸体。

    蒙桀双目一扫,嘴角显露出一丝轻蔑的神态,单手一扬道:“枭首示众”一众黑甲武士一涌而上,将那些人的首级全都砍了下来,提着就出宫殿去了,鲜血顺着宫殿的台阶,滴成了一条长长的血路。

    那帝王看向蒙桀的眼神,似乎十分得意,大笑道:“蒙将军勇猛无双,实乃大秦第一勇士也来人呐将寡人的乌影追电,赐给蒙将军,乌影追电这等烈马,也只有蒙将军这样的英雄才骑得”

    看到这里,画面截然而止,我看了看蒙桀,心中清楚,画面中那帝王,应该就是秦始皇,行刺秦始皇的,可不是一般刺客,而是一些天宫异类,而且都是其中的佼佼者,要依我看,我一人之力,最多可收拾五六个,以一对十几,我也得吃亏,可在这蒙桀手下,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片刻就被他杀光杀尽,这蒙桀的手段,当真了得

    刚想到这里,蒙桀又是伸手一挥,画面再现,却已经到了宫殿之内,那帝王坐在一张长案之后,长案之上,放有几卷竹简,蒙桀坐在右侧,那帝王说道:“今日行刺寡人的刺客,想必将军也清楚来自何处,寡人想知道,蒙将军怎么看待此事”

    蒙桀双眉一皱道:“圣上,以蒙桀愚见,如此严防死守,实在被动,如今天下一统,我大秦国力强盛,将士百万,兵强马壮,与其这般被动,不如主动出击,一歼而灭,永绝后患”

    那帝王一点头道:“寡人也正有此意,只是蒙将军也明白,我大秦将士众多,征战沙场,勇猛绝伦,可要是和那边对上,却没有可迎战之人。”

    蒙桀双手一抱拳道:“圣上,给蒙桀精兵十万,蒙桀愿替圣上灭此大患。”

    那帝王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也许他等的就是蒙桀这句话,当下一点头道:“好寡人就给汝十万精兵,大将三名,任汝为武都将军,即日点兵,出兵西征”

    看到这里,画面再度截止,我心中清楚,蒙桀给我们看这些,就是在告诉我们西征天宫的起因,从画面上看来,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因为没有执行之前答应天宫的承诺,所以天宫之中不断派人前来行刺。

    从这些行刺的天宫异类如同野人的形态上来推断,当时天宫应该是在主战一派的掌管之中,当时我们徐家先祖,应该还没有达到那种空前绝后的能力,因为一直到宋时期,他还将九亟练成了九转嫁衣。

    紧接着那蒙桀再度一挥手,画面又变,他自己黑盔黑甲,提着丈八霸王枪,骑着乌影追电,居中而行,他身边左右,有三员大将,一看都是勇武之辈,在他身后,有两杆大旗,高高挑起,迎风招展,一面大旗上面用金线绣了一条飞龙,正中间是一个篆写的秦字,另一面大旗没绣任何图案,只有一个斗大的蒙字,同样是篆写。

    在这两杆大旗之后,则还有一排的旗帜,上面分别绣有飞虎、飞鹰等一些凶兽猛禽,旗帜招展,猎猎作响。

    在他们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大军,排列整齐,枪戟闪寒,前排长枪手,中间短刀手,后面弓箭手,所有的将士,全都是黑盔黑甲,个个目光坚毅,看上去威武雄壮,杀气腾腾,一见就知,这绝对是精锐之师。

    大军一直行进到了秦岭之前,看地形,正是这里山脚,当时还没有现在赵大墩所在的那个村庄,到处一片荒凉。

    就在这时,军队正前方,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白面无须,身穿葛布长袍,面目陌生的很,另一个我却认得,正是我们徐家先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