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天地君王皆不容

关灯
护眼
    诸葛亮这么一说,蒙桀的双目就一亮,说道:“对!还有那通道。本将军可以率众将士再打一遍。仍旧从那洞穴中进入如何?”

    诸葛亮面露苦笑道:“金鳞真龙又岂会想不到这点?一旦新的封印形成,那地穴在幻境之内。自然也在封印范围。不但如此。当幻境内异类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封印还会打开,让异类从里面逃遁。以保异类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繁衍。”

    蒙桀一愣,厉声说道:“之前汝等与本将军联系之时,怎未提及此事?”

    诸葛亮这次却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旁边那三绺长须的男子。

    蒙桀目光一扫,转头看向那男子。沉声道:“朱抱云,联系本将军的是尔等之意,本将军为灭天宫,率十万大秦儿郎自刎秦岭。今日不给本将军一个说法,只怕这十万将士也不答应!”

    那朱抱云上前一步。说道:“将军息怒,吾等之前联系将军之时。确是知晓会有此变数,抱云天相之术,虽不能改天换地,却也能窥探天机,早就知晓,天宫与将军将会有一战,抱云也早就清楚,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然!抱云一来无法逆改天意,只有顺应天意。二来此事关联到天下苍生,抱云不得不狠下心肠。三来也是为将军着想,只有这样,才能留将军与众将士千秋英名!”

    蒙桀大怒,怒声道:“汝等在本将军出兵之前,就已经联系上了本将军,本将军信汝重汝,汝等让大秦十万将士自刎秦岭,吾等为天下苍生,也甘愿自断性命,早有言语,本将军必定会有相应对策,可保异类尽灭,如今功亏一篑,剩下余孽躲入幻境之中,汝等如今方吐露实情,还敢言语为本将军着想!尔等是欺本将军不敢尽戮天宫吗?”

    朱抱云叹息一声道:“蒙将军,暂听我言语之后,再下定论,听抱云说完之后,是杀是剐,全凭将军定夺,就当抱云为将军抵命了!”

    “其一,这天宫是金鳞真龙所创,金鳞真龙乃上古龙族,天地初开,即已存在,与天地同寿,即使真身被毁,元神仍旧不灭,这一点,将军是知晓的吧?”

    蒙桀一点头,没有说话,依旧面沉是水。

    朱抱云继续说道:“此天宫为金鳞真龙所创,也就与金鳞真龙气息相通,金鳞真龙真身被毁,也就预示着天宫将会破败,但金鳞真龙元神未灭,天宫亦虽会破而不灭,此为天意,欲让天宫彻底消亡,则必须金鳞真龙再生,正所谓,因彼而生,因彼而亡,天意如此,不是抱云可改变,亦不是将军可改变的!”

    “二来,当年金鳞真龙出世,天下黄河泛滥,民不聊生,这一点,想必将军也是知晓的,天宫与金鳞真龙一息相连,若是天宫被强行灭亡,人间必起祸端,到时天灾**,连绵不断,受苦的又是何人?还不是天下苍生百姓!”

    “如今大秦初建,四海一统,正是百姓休生养息的好时机,可大秦军政暴戾,诸国归顺不归心,民变跌起,若再起祸乱,天灾横生,必定会引的烽烟四起,又得有多少热血儿郎命丧战场?”

    “综上两点,天宫破不得!不但破不得,在金鳞真龙尚未现世之前,吾等尚应尽力维护,一维护天宫与人间的平衡,二也要维护天下百姓,不受天宫异类肆虐之苦,将军武勇,视异类为无物,一杆霸王枪,难逢敌手,可天下也仅仅一个蒙将军而已,又能维护得了多少百姓?”

    “即使如此,将军此次大败天宫,也仅仅能维持人间数十年安稳,将军其后,亦将有不世之雄出世,抱云夜观星象,将星逼主,天下必将易主而治,只争岁月而已。为此,吾等亦有部署,三十六门中人,也将会有人应运而生,辅助明主,斩杀将星,还天下一个太平。”

    听到这里,我顿时愣住了,转头看了看陌楠,对三十六门的辛秘,我远没有陌楠知道得多,朱抱云这番话,我却不知道他所指的都是谁。

    陌楠一见我看她,立即小声说道:“将星应该是指后来的西楚霸王项羽,但项羽不是三十六门的人,只是上应将星,所以后来被韩信斩杀与乌江,韩信是三十六门纵-横一门的,韩信乌江逼死项羽之后,天下归汉,民心一统,确实好长时间都是太平盛世,我一直以为,这是我们人间三十六门的事,只是没有想到,这其中竟然有天宫的人暗中安排。”

    我恍然大悟,心头一阵阵惊骇莫名,如此说来,人间沉浮,历史变迁,竟然真的和天宫都能扯上关系,那我们所面临的这一次劫难,更得加倍小心才是,稍微一个搞不好,那就是天下大变!

    画面之中,蒙桀听朱抱云这么一说,面色已经缓和了许多,但随即又眉头一皱道:“就算尔所言有理,可所言为本将军着想一论,又从何来?”

    朱抱云叹息了一声,继续说到:“金鳞真龙真身被毁,天宫必破,也正因此,将军应运而生,恕抱云直言,将军此生,就是为大败天宫而生,天宫即败,将军的阳寿、时运就已经都到了尽头。”

    “别的不说,天宫之患,一直都是秦皇心头最大的忧患,将军此次平定天宫,若是能全身而退,真的认为秦皇还能容得下将军吗?数十年来,秦皇都素手无策的地方,将军一出马就马到功成,秦皇会丝毫不顾忌?何况将军武勇之名,三军尽知,在秦军之中,直如神明,威逼主上,这都是犯大忌讳的!”

    “历来主上,小到一队之长,大至一国之君,将军何时见过,有威望超过主上之人,得到过好下场的?就算将军不自刎秦岭,得胜归去,轻则一杯毒酒,重则声名尽丧,沦落为囚,身首异处啊!不错,以将军武勇,若不肯就法,谁也拿将军无可奈何,可将军会奋起反抗吗?到时候一世英名尽丧,徒遭小人折磨,又何如引刀自刎与秦岭,留千秋万世之英名呢?”

    “再说这十万军士,跟随将军左右,出入过天宫,秦皇又能不顾忌吗?天知道他们又没有被异类沾染!异类才是秦皇最大的忧患啊!秦皇之狠辣,将军难道不知?之前天宫派去辅助秦皇的那些异类如今何在?将军难道不知?这十万将士一旦回朝,只怕都跑不掉沦为陶俑的命运!”

    “就算秦皇不将这十万将士全都做成陶俑,这十万将士对将军的忠诚,将军难道不知?将军遇难,他们会怎么样?必定会群起而反之,造成天下再度祸乱,战乱一起,将军所求的天下太平,又从何来?”

    “而将军率十万铁血儿郎,引刀成一快,大破天宫,逼的金鳞真龙幻境重启,异类必须休生养息,而人间三十六门,传人本就稀少,对应在幻境中出生的,也就不会多,异类在幻境之中,又会互相残杀,许多在人间三十六门中能成为一代英雄的,在幻境之中也许一出生就被杀而分食了,这样一来,起码可保数千年,异类无法大规模侵犯人间,将军此举,功在千秋啊!”

    听到这里,蒙桀的面色忽然闪现出一丝悲伤,显然朱抱云所言,说到了他心里去,秦皇暴-政,蒙桀哪会不知道,他们如果真的活着回去,秦始皇一定会想尽办法弄死他们,一念至此,英雄如蒙桀,也忍不住黯然伤神。

    但随即蒙桀就说了一句话,这句话一出,朱抱云的面色就变的十分难看。

    蒙桀说道:“尔等所言,不无道理,可为了顺应天意,就牺牲掉十万将士,这对吾十万儿郎,又哪有公平?如此天意,为何还要顺应?”

    朱抱云瞬间面色就变了,由白转青,由青转红,一脸羞愧,最后一顿足道:“吾错矣!将军说的是,天意不公,何不奋起争之?天意不公,何不奋起争之”说到最后,满面之上,竟然一片迷离之态,双目之中,全都是茫然之色,竟似在这一瞬间,迷失了自己一般。

    我心头又是一颤,一看朱抱云的神态,我就知道他正在经历内心的挣扎,一方面是他一直信仰的顺应天意,一方面则是与顺应天意抗争的念头,这样的状态,最容易导致走火入魔。

    随即又一想,后来朱抱云在大宋时期入了世,并没有顺应天意选择元人,而是选择了与天相争,率汉人力抗元人入侵,顿时明白了过来,朱抱云最终选择了与天意抗衡,而触发他这个念头的,正是蒙桀。

    这时画面之中的蒙桀再度叹息了一声,脸上显露出无尽的萧索来,摇头苦笑道:“如今木已成舟,悔之晚矣,既然天、地、君王都不容我,我亦无可恋,这就告辞,随吾十万将士,一同轮回,但愿来生,不在生于三十六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