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害人命调虎离山

    一直等到山谷之中尘烟消散,蒙桀再也不复出现,一代英雄。终于再入轮回!

    东方升起一轮红日。一丝暖阳照亮人间,满山阴气随十万阴兵魂入轮回。也消散殆尽。满谷青翠。生机勃然。

    曾老太太这才开口骂道:“小鳖孙。快扶老太婆起来,跪了一夜。腿都麻木了!”我和陌楠急忙上前,伸手扶起曾老太太,让她坐在地上,陌楠给她按摩双腿,活络血液。这么大年纪了,跪了一整夜,也真是难为她了。

    曾老太太则急忙说道:“快!快将我的观音大士画像拿来,老太婆这一次等于送十万阴兵轮回。这可是大功德,我要看看。观音大士的画像现灵光了没有?”

    我伸手将她那小包提给了老太太,老太太一接过去。立即展开那副画像,一看之下,顿时呵呵直笑,我心中好奇,凑过去瞅了一眼,一眼见过,顿时一愣,如果这画像给普通人看,仍旧是一画像而已,可我们看来,却灵光闪现,瑞彩千条,端的是一副灵图佛宝。

    曾老太太一看我的模样,就笑道:“小鳖孙,别眼馋地巴的,观音大士还要救老太婆一命呢!来,卷起来,扶老太婆起来,去下面那个村子去,讨点热汤,和十万阴兵僵持了一夜,老太婆从里凉到外了。”

    我急忙上前,伸手按在老太太后背,过渡一股力量过去,示意陌楠替老太太将画像卷起来。

    有了我这股力量,曾老太太好了许多,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当下背着画像,由陌楠扶着,我在前面带路,三人一路到了赵大墩家。

    山里人起的早,我们进院子的时候,赵大墩已经在喂猪了,一看见我们,顿时大喜,急忙迎了上来,一见面就说道:“你们回来了,肉干和干粮,我都准备好了。”

    我转头看了一眼,见他家桌子上堆了一堆吃的,不由得好笑,这人太实在了。

    当下也没和他客气,让他叫媳妇烧了点热汤,大家一起吃了,算做早饭,吃完饭之后,我才告诉他们昨夜的事情。

    当然,我不会说出实情,我只是告诉他们,我们特地去请了曾奶奶来,曾奶奶能通鬼神,昨夜去找山神爷求情了,跪了一夜,山神爷终于被我们的诚意所打动,答应了不再为难村里的百姓,为了让他们相信,我还告诉他们,不信的话,可以去后山山谷里看看,山神爷已经离开了那里,那里现在都不阴冷了。

    那里曾经驻扎着十万阴兵,就算大白天进去,也必定阴冷无比,如今十万阴兵散去,山谷已经恢复正常,虽然山谷之中埋有无数尸骨,可数千年都过去了,早已化为黄土,这么一说,就是让他们放心而已。

    果然,赵大墩一听就跑出去了,这么多年了,他不敢相信啊!不一会又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一进门,噗通一下就跪在了曾老太太面前,磕头不止,直呼曾老太太救了全村人的性命,想必是已经去试验过了。

    我们心中也为这个村子的百姓高兴,我甚至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哪怕为百姓做一点点的小事,也总比我们三十六门互相争斗来的要有意义。

    我们这边正高兴着,村子里忽然响起了一迭连声的惊叫声来:“杀人了!杀人了”

    我们一愣,一个小山村,怎么会有人杀人呢?

    想归这么想,毕竟是人命关天,这又是荒僻的小山村,我和陌楠也没有多想,立即就蹿了出去,向声音响起处蹿了过去,曾老太太腿脚刚利索一点,就落在了后面。

    我和陌楠身法极快,我自是不必说,金鳞真龙的九成力量,使我时时刻刻都保持着精力充沛的状态,陌楠幻影玉兔完全进化之后,身法更是快到离谱,两人片刻已经到了一户人家门口,这家是个边户,喊叫的声音,正是从这户人家中传出来了。

    我们到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有了三两个乡亲的影子,这些乡亲应该都是隔壁的,一听到喊声,转个身就到,所以比我们还快,正围在院子里,在大声吵吵着,显得很是惊慌。

    就在我们即将踏入院子中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一道身影正蹿出村子,向后山山谷的方向奔去,一边跑一边在抹眼泪,看身形是个女子,还有点眼熟,只是一时不敢确认是谁。

    随即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喊道:“还有口气,赶紧送去医院。”

    我一听,救人要紧,急忙闪身进了院子,凑近一看,顿时心头一寒,这人是救不活了,下手的人,手段太狠了。

    只见院子里,趴着一个农妇的尸体,血水在身下蔓延,面朝下在地上,还保持着向外爬的姿势,后背上多了一个血洞,很明显是被人从后面一把掏了心脏,临死之前,还努力的想逃走。

    在房门之处,到处都是鲜血,鲜血之中,还有一个男子,看装扮应该是本地村民,嘴巴被完全割开了,舌头被切断了,喉管也被割断了,喉头不住的发出“嗬嗬”之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正一脸悲伤的看着院子中农妇的尸体,应该是哪农妇的男人,虽然还未死,但绝对活不下来了。

    这一看清楚了,我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别人也许看不出来,可我却清楚的知道,杀了这对夫妻的人,必定是道上的人,其中一个,刀子玩的特别好,割开嘴巴那一刀,从左边着力,顺着嘴唇横掠,连带着将右边的嘴角也割开,这一刀必须很快,趁着对方张口说话的时候,一刀横切,不然很难不伤到嘴唇。

    割舌头那一刀,则是斜切,刀子往嘴里一伸一斜,一刀割下,整齐利索,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没有个几年的功夫,刀子玩不了这么溜。

    最厉害的,是割开脖子那一刀,这一刀是从右边切入,不是用正常的刀子切割方法,一刀带过,而是在刀子切入皮肤之后,手腕开始急剧抖动,使伤口形成撕裂一般形状,顺带着还割断了脖子上的大动脉,这样的伤口,鲜血是止不住的,而且也异常疼痛。

    要知道这村民是清醒的,人在被攻击脖子的时候,不管你是不是练家子,都会自然而然的把头往后缩,以求躲开要害,何况是这么疼痛的切割方式,只要人的头往后面一昂,就会造成入刀深,拔刀浅的状态,但这一刀却是从左到右,完全均衡,也就是说,从这村民中刀,开始下意识的往后昂头躲避的一瞬间,对方已经完成了切割!

    更可怕的是,这人动刀的顺序,分明是先割开嘴巴,再割了舌头,最后一反手,从右边一刀切开这村民的喉管,最后刀尖一钩一挑,切了大动脉。

    这人的刀法,绝对已经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另外一人,手上的功夫也相当厉害,而且力量不小,人骨是十分复杂的,每个成年人的身上,大大小小的骨节有两百多块,心脏被护在胸骨之中,从后面掏心,更得打断好几块骨头,可这人一掏之下,在那妇人身上留下完完整整的一个圆洞,没有一丝拖泥带水,这不但要有强劲的力道,凌厉的手法,还要有异常狠毒的心肠。

    可这对夫妻分明是普通村民,什么仇什么怨,让他们对这对普通夫妻下如此毒手?

    随即脑海之中忽然想起刚才那个向后山山谷掠去的女子身影,心头顿时咯噔一下,刚才事发突然,我又心系救人,就没来及仔细想,可现在一看清楚杀人的手法,我顿时想起一个人来——叶知秋!

    而且叶知秋一向和苏出云形影不离,所以一看见她的时候,没看见苏出云,才没往她身上想,以苏出云的手段,从后面掏心,完全可以胜任,只是刀法,却远达不到这种程度,可如果那女子要真是叶知秋的话,那苏出云呢?她又为何掩面奔泣?

    一想到这里,心头陡然一惊,急忙一拉陌楠,转身回掠,疾向赵大墩家狂奔,陌楠与我心意相通,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就知道怎么回事,顿时也紧张了起来,两人几乎用尽全身力气,风一般的狂闪疾掠。

    我担心的是苏出云故意杀了那对夫妻,引得我们离开,再故意让叶知秋现身,引我们去追,将我们带离村子,他则潜伏在暗处,对曾老太太下手。

    苏出云现在的成就,绝对不是曾老太太可以挡得住的,曾老太太在走阴这门手段上,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了,可论杀人,苏出云绝对是行家里手,何况,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有心一个无意,曾老太太根本不是苏出云的对手。

    如果真是这样,不但曾老太太完了,赵大墩夫妻估计也性命难保!

    我一边狂奔,一边在心中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调虎离山!千万不要是调虎离山”

    (今天就这样,明天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