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白眼狼狰狞毕现

关灯
护眼
    我一听到苏出云的惨叫声,立即折身而回,反手直接就是一拳。直接打向苏出云发声之处。这一拳只要打中。就算有个苏出云隔着,我也有把握将另一人击伤,毕竟苏出云的身体又不是石板,一拳打穿他的身体,余力完全可以伤了另外一人。

    可我这一拳打出,却击了个空!

    那人一把抓住苏出云,已经闪电一般的向后疾退。双手拖着苏出云的身体。就像抓了块破麻袋一般轻飘飘的毫不着力,一闪身就直接从门口穿了出去。身形一纵,已经抓着苏出云飘了起来。

    我哪里肯放。随即追出,一追出房门。已经听到一声鹰啼,急忙抬头一看。却是深井老大那只黑色巨雕,正在腾空升起,上面坐有两人,一个是苏出云,另一个正是苏振铭!

    我心头一震,看样子,深井老大现在是毫无顾忌了,开始全力培养苏振铭了,不然的话,也不会将黑色巨雕都给了苏振铭使用。

    苏家兄弟两人坐在黑色巨雕的脊背之上,苏振铭双手抓着苏出云的双肩,苏出云浑身剧烈抖动,双眼泛白,口中哀求道:“振铭哥......”刚喊了一声哥,后面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

    苏振铭却不理会他,低头向我哈哈大笑道:“徐镜楼!我谢谢你!虽然我这人从来没有人情味,可自从我进了苏家,出云一直都待我不错,咱兄弟俩从来没翻过脸,甚至连说话大声都没有过,我还真不好意思向出云下手,你这一玩,我不对他下手也不行了。不过,你别忘了,我的功力可是越来越高,你身体内金鳞真龙的力量,迟早也是我的。”

    一句话说完,黑色巨雕已经升入空中,双翅一展,疾掠而走,我身法再好,也没有翅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就这么溜了。

    不过我也看出来了,苏振铭没有放过苏出云的打算,这厮实在没有一点人味,估计只要他能得手,就没有他下不去手的,苏出云这一次害人终害己,被苏振铭吸取了功力,就算不死,也成了废人,这对我来说,多少算出了一口心头恶气。

    这时陌楠已经将曾老太太等扶了起来,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是没法再留了,村上死了两个人,一定会报警,虽然和我们无关,但我们毕竟是三十六门的人,和警察还是不要碰面的好,当下祖孙三人向赵大墩告辞,并叮嘱他,如果警察来问,就将苏家兄弟的面目告诉他们,虽然没什么用,但起码可以洗脱我们的嫌疑。

    赵大墩经过刚才的事情,也明白我们绝非普通人,一迭连声的应了。

    当下我们三人就离开了山村,寻思着曾老太太已经露了踪迹,再让她回曾家集也不安全,和陌楠一合计,干脆将曾老太太也带去南京。

    可曾老太太却不愿意!

    用她的话说,她已经九十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根本就不在乎了,也不愿意跟我们去南京,就要回曾家集,我有点不放心,给三爷打了电话,将事情前后全都通知了三爷,并且一再告诫三爷不要和苏振铭正面冲突,随后和陌楠一路将曾老太太送回了曾家集,才转道赶往南京。

    这一送一回,就耽误了不少时间,而且路上还没有直达南京的车,搭了一辆车,竟然是到嵩山的,不过方向对就行,等到嵩山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嵩山原本是佛门圣地,最近这几年逐渐商业化,加上许多出家人六根不尽,连方丈都带头玩女人,闹了不少笑话,真正的香客已经越来越少,反而成了旅游景点,一下车,一眼扫过,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哪里还有半点佛门清净可谈!

    也是活该凑巧!就这一眼扫过,我竟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叶知秋!

    我急忙对陌楠递了眼色,两人的身形迅速掩藏入人潮之中,悄悄的跟在了叶知秋的后面,虽然我们不知道叶知秋为什么会到了这里,可她一向和苏出云形影不离,既然她出现在这,苏出云一定也在附近。

    可不知道怎么的,叶知秋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精明敏锐,看上去眼圈通红,面色也略显呆涩,每走几步,就犹豫一下,我们一直跟在她身后,她竟然始终都没有回头看一眼,就一直走走停停,一路上山。

    我们俩跟在叶知秋身后,一直到了一处岔道,岔道处插了一个木牌子,上面一个字都没有,但叶知秋一眼看见,却浑身就像电击一般,激灵灵的打了几个冷颤,随即竟然流下了眼泪来,小声抽泣了片刻,一跺脚,一转身就进了岔道。

    我和陌楠都有点迷糊,这可和我们认识的那个叶知秋,完全是两个人,这反而让我担心了起来,我和他们打了太多次交道了,也上过太多次当了,说实话,真的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可我们还是悄悄的跟了上去,只是不自觉的提高了小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随着叶知秋一直往山里走,片刻就已经到了荒僻之处,几无山路可寻,可叶知秋却好像认识路一般,一路深入,直入山中二十多里,而且走的速度很慢,还走走停停,哭哭笑笑,就像失心疯了一般,就这样从天黑时一直走到夜间十来点,终于看见了一个小木房子。

    木房子里亮着灯,还有两个人的对话声音,正是苏振铭和苏出云。

    就听苏振铭笑道:“出云弟弟,你说叶知秋会来吗?”

    随即就响起了苏出云充满阿谀的声音道:“振铭哥放心,知秋虽然对外人心狠手辣,可对我却是真心实意,如今听闻我功力尽失,一定会来的。”

    话刚落音,叶知秋的声音就叫了起来:“苏振铭!你给我滚出来!你已经吸尽了出云的功力,还想怎么样?”

    我听的一愣,苏振铭吸取了苏出云的功力,我是知道的,可他又叫了叶知秋来做什么?难道说他还想将叶知秋的功力也吸取了?

    果然,叶知秋继续尖叫道:“苏振铭,你这条喂不熟的白眼狼,出云是如何待你的?你却吸取了他的功力,可还有一丝良心?你叫我来,无非就是想将我的功力也吸取了,好!我给你就是!”

    话一落音,苏振铭就一把推开了房门,身形一闪,就依门而站,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来,一双眼神更是透露出一丝近乎变态般的疯狂,口中却十分平静的说道:“知秋妹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吸取了出云的功力,全是徐镜楼搞的鬼,你也知道,我的九转嫁衣一旦开动,不吸干对方的功力,就无法停止,我已经尽我所能,将出云给救了回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

    “知秋妹子,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心意,我对你一直心存爱慕,可你心里却只有出云,你嫁给出云,我说什么了没有?一个是我弟弟,一个是我喜欢的女人,我只能祝你们幸福,如今出云被徐镜楼祸害,功力尽丧,我好心叫了你来,你却如此辱骂我,你让我这颗滚烫的心,瞬间都凉了一半!”

    我又是一愣,苏振铭喜欢叶知秋?我还真没看出来,不过仔细一想,倒是真有可能,我记得当初三爷带我回云南抢亲,在鱼肠口遇到苏振铭,苏振铭就曾主动要求和我们联手,目的就是不让苏出云的婚礼顺利进行,以他在苏家的地位,当然知道当时是叶知秋在假扮陌楠,他既然喜欢叶知秋,当然不愿意婚礼能顺利进行。

    可惜的是,叶知秋的一颗心,却都在苏出云的身上,陌楠被救之后,她竟然主动请缨,嫁给了苏出云,当时苏家势大,苏振铭也不敢出声,只是默默的忍着,如今苏写意已死,苏家的势力烟飞灰散,苏出云自己一身功力也被苏振铭吸取干净,他自然开始肆无忌惮,终于将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这时苏出云也在房间之内扬声说道:“知秋不要错怪了振铭哥,确实如振铭哥所言,我是被徐镜楼所害,寻你前来,也是我的意思,你先进来,我有些话,想和你说说。”

    叶知秋一愣,充满戒备的看了一眼苏振铭,却向房间内喊道:“出云哥,你说的都是真的?”

    苏出云的声音响起道:“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振铭哥,我们夫妻说点悄悄话,你可否回避一下?”

    苏振铭一耸肩,抬步走出门外,经过叶知秋身边的时候,忽然一伸手就在叶知秋的胸前摸了一把,嘿嘿轻笑道:“其实你说的也对,吸是一定要吸的,不过却不是吸取你的功力,而是要吸你的这里!”

    叶知秋面色陡然一愠,一伸手就向苏振铭得脸上打去,苏振铭根本不躲,啪的一声脆响,叶知秋直接在苏振铭的脸上扇了一个耳光,苏振铭手一摸脸,又嘿嘿一笑道:“叶知秋,你别给脸不要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