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迷踪现各怀鬼胎

    这黑袍人一出现,我立即就冷静了下来!

    虽然他身穿黑袍,面带面具。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来人是麻三!

    麻三一出现。我立即和陌楠对视了一眼,两人都迅速的就反应了过来,听麻三的问话,应该是早就跟苏出云有所勾结,早和苏出云谈好了。利用叶知秋去对付苏振铭,虽然具体的方法我不知道,可他们目前的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麻三有这个动机!

    深井老大原先一直都糊弄他。说将来的位置是他的,可现在忽然冒出来个苏振铭。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个位置已经没他什么事了,在这种巨大的落差下。麻三极有可能会铤而走险。想办法击杀苏振铭。

    可苏振铭哪是那么好杀的?何况苏振铭得背后可是麻三的主子!

    所以麻三找上了苏出云。他也只能找苏出云,苏出云原本是苏家独子,可随着苏家势力的没落,苏写意被我杀了,苏家原本的靠山苏二娘又是苏振铭的亲妈,苏出云一下子从众星捧月摔倒了地上,相反一直是他苏家走狗的苏振铭反而摇身一变成了太子爷,他也必定不甘,这种情况下,两人肯定一拍即合。

    可这样的两个人,能真心实意的合作吗?

    答案是能!起码在杀死苏振铭之前,两人一定会同仇敌忾,不过只要苏振铭一死,他们之间,必定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

    首先麻三要想继承深井老大的位置,就不能让苏出云将这事抖出去,不然深井老大和苏二娘都不会放过他,必然会杀苏出云灭口,而苏出云要想重振苏家,麻三则是挡在他路上的一块绊脚石,也必须铲除。

    一句话一出口,叶知秋就愣住了,她显然一直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苏出云背着他究竟搞了什么鬼?

    可随即麻三的目光就是一凛,对苏出云沉声道:“你的功力也被苏振铭吸取了?”显然他对苏出云的遭遇还不清楚。

    苏出云面色一正道:“没事,有时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没有了功力,一样还是苏出云,麻三哥,你该不会认为,我已经没有资格和你合作了吧?”

    这话里,充满了警惕,还带有一丝警告的意味,潜在的台词就是,你别看我没功力了,你要想对我下手,尽管试试!

    麻三略一沉吟,立即笑道:“出云兄弟想多了,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要想成功,必须精诚合作,如果知秋已经同意了,那咱们立即开始执行,苏振铭最多五分钟后就会回来!”

    苏出云面色一变道:“这么快?”

    麻三一点头道:“苏振铭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对你已经动了杀心,又岂会轻易放过你,你现在已经很危险了,必须尽快随我离开这里。”

    说到这里,扭头看了叶知秋一眼道:“剩下的事情,就全得看知秋的了!”

    叶知秋看了苏出云一眼,忽然一摇头道:“出云哥不能走!苏振铭虽然是个疯子,却不是个傻子,出云哥要是现在一离开,他必定会猜疑出云哥的动机,反而会到处追查出云哥的下落,一旦被他寻到,就再无活命的机会了。”

    “所以,出云哥必须留下来,留下来陪我演一场戏,演给苏振铭看,让他以为,出云哥彻底的废了,只想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出云哥才会有机会翻身。”

    话一出口,我顿时眉头又是一皱,这叶知秋也是贱的没谁了!苏出云如此待她,她竟然还如此为苏出云着想,不过她这个推断,倒是有几分道理。

    果然,叶知秋话一出口,麻三就一点头,对叶知秋一挑大拇指道:“不让须眉,知秋妹子这招置之死地而后生,确实行得通,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苏振铭彻底消除疑心,放弃对出云兄弟的杀心。”

    说到这里,又看了苏出云一眼道:“只是,这样恐怕有点难为出云兄弟......”

    话还没说完,苏出云就一摆手道:“我无妨,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既然大家都认为如此可行,那麻三哥你就先请吧!到我们约好的地点等我,我一定会按时赶到。”

    听到这里,我心里已经一阵阵的发冷,这些人,实在太可怕了!苏出云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依旧可以运筹帷幄,不但贼心不死,还能忍人所不能忍,这些人留下来,都必将成为祸害,而且会对我们造成很大的阻碍,要知道,我们可没有这么阴险,更加无法做到像他们一样不择手段。

    而现在,其实是个机会!

    苏出云废了,麻三不是我的对手,叶知秋的毒药也被深井老大搜刮干净了,如果我出手,必定可以将他们斩杀,最多能跑一个麻三。

    念头一起,我就看向了陌楠,论武力,我算一号,论智慧,陌楠拿主意则会比我周全的多。

    我一看向陌楠,陌楠一见我眼中的杀意,立即明白了我心中所想,却对我摇了摇头,不但示意我不要妄动,眼神之中,反而显露出一丝欣慰来,好像她十分乐意见到眼前这种场景一般。

    麻三一听苏出云这般说,顿时一点头道:“出云兄弟是明白人,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行一步。”一句话说完,对苏出云和叶知秋一抱拳,转身飘出木屋,几个起落,已经消失在山林之中。

    麻三一走,苏出云就一把将叶知秋抱在怀中,柔声说道:“知秋,我对不住你,我早就知道苏振铭对你有不轨之心,却一直念及兄弟情谊,不忍和他翻脸,才会酿下如今苦果,你今后和他在一起,切记小心应付,苏振铭心里极不正常,性格变态,喜怒无常,你切记不要惹他,不然只怕他会虐待与你。”

    我听的心头一阵阵恶心,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将自己老婆送给了别人,还交代自己老婆好好服侍别人,这哪里还算是个人!

    可随即叶知秋就说道:“出云哥,只要你心里有我,就算吃再多的苦,我也认了!何况,我虽然毁了容,可我身体的妙处,出云哥又不是不知道,我保证让那苏振铭神魂颠倒,不会伤害与我,倒是出云哥,你功力尽失,麻三并不是可信之人,之后我不在你身边,你更需加倍小心才是。”

    一句话说完,将脑袋轻轻的放在了苏出云的肩头上,话说的好像全都是为苏出云考虑,可脸上却在一瞬间,闪过一丝极其阴狠的表情,双目之中的怨毒之色,令人不寒而栗。

    我急忙和陌楠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都惊骇不止,之前叶知秋一直向我们展现的,都是其痴情的一面,现在这个神情,谁都可以看得出来,这叶知秋的目的,只怕也没有那么简单,在她痴心苦情的背后,只怕也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各怀鬼胎!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响起了一声轻响,就像是有谁踏断了一截枯枝。

    响声一起,叶知秋就一把推开了苏出云,手一伸指着苏出云的鼻子,尖声叫道:“苏出云!我看错了你,你真的当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吗?你不就是想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吗?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人物,一心一意的追随你,谁知道如今为了活命,竟然要将我送给苏振铭玩弄!”

    “在那山村之中,我就无意间听到了你和苏振铭的对话,苏振铭提出来想睡我,你要是个男人,就该和苏振铭拼命,可你是怎么做的?不但没有生气,甚至还和苏振铭商量好了,要用迷药将我迷昏了,好让苏振铭兽欲得逞。我是你的女人,难道苏振铭要蹂躏我,你就一点愤怒的感觉也没有吗?”

    “正是因为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所以我才会选择要离开你,那对夫妻当时也听到了你们的话,多嘴说了你们几句,你们就恼羞成怒,将他们杀了。”

    “那妇人的喊叫声,惊动了徐镜楼,逼得你们提前发动,却因为计划不周密,反被徐镜楼击破,苏振铭吸取了你的功力,也算是你的报应!如今你功力尽丧,成了废人,更为了活命,将我拱手相送,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苏出云面色一变,对叶知秋微微一点头,口中却厉声说道:“你这个荡妇!还有脸说,当初你死皮赖脸的嫁给我,对我百般狐媚,不就是图我苏家的势力吗?如今我成了废人,你只怕早就恨不得一脚将我踢了吧?苏振铭看上了你,你敢说你没有攀附之心?装什么清高,无非就是欲擒故纵罢了!苏振铭动情乱心,你当我也看不出来吗?如今你和我翻脸,是已经迫不及待的想钻进苏振铭的怀抱了吧!”

    我心头一阵阵的悲哀,虽然明知道他们是在演戏给门外的苏振铭看,可言辞如此绝情,当真令人心寒。

    可这正合了在木屋之外的苏振铭心意!苏出云话刚落音,苏振铭已经笑道:“跟我又有何不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