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狗男女不知羞耻

    苏振铭这话一出,随手就开门而进,一进门就哈哈笑道:“知秋。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识大体。你放心。跟了我,一定亏待不了你!出云,可不是哥哥对不住你,你这媳妇不愿意跟你了,从今之后。她就是你嫂子了,你对她可得尊重一点,别让我这做哥哥的难做,懂吗?”

    一句话说完。苏振铭的目光陡然阴冷了起来,一把就将叶知秋拉了过去。直接抱在怀中,一口就亲吻在叶知秋的嘴唇之上,一只手一掀。已经顺着叶知秋的衣服摸了进去。在叶知秋胸前揉-捏不止。目光却冷冷的盯着苏出云。

    我相信,现在的苏出云,要是表现出一丝丝的愤怒来,苏振铭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叶知秋一开始欲拒还迎了两下,接着就瘫软在苏振铭的怀里,主动伸出香-舌,和苏振铭舌吻了起来,而且呼吸逐渐加重,双眼迷离,一只纤手,更是主动的向苏振铭下身摸去。

    苏出云的脸上,故意显露出一副近乎崩溃般的神情来,随即一低头,就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振铭哥,我已经成了废人,就不再拖累你们了,从此归隐市井,做一个普通百姓,就此别过,再无相见之日。”

    苏振铭却猛的一转头,嘴唇离开了叶知秋的嘴唇,冷声笑道:“怎么?看我和你嫂子亲热,心里别扭吗?”

    苏出云苦笑了一下道:“从今之后,叶知秋就是我大嫂了,你们夫妻亲热,我身为弟弟,自当回避,还请振铭哥放我离去吧!”

    苏振铭森然一笑道:“我要是不放呢?你又不是没看过知秋的身子,不过你肯定没看过她在别人身下的样子,你不看看,不觉得可惜吗?”一边说话,一边已经一把就将叶知秋的衣服纽扣撕掉,露出了一大片白花花的胸脯来。

    苏出云一愣,显然他也没想到苏振铭会变态到这般地步,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这时叶知秋却嘤咛一声,双手一下揽住了苏振铭的脖子,娇喘着说道:“让他出去,快点出去,我......”

    苏振铭哈哈大笑,对苏出云说道:“听到没?出去!跪在门口听着!可以不看,总得听听你媳妇是怎么叫的吧!”

    苏出云顿时如梦大赦,疾步而出,反手就将门关上了,随即传来噗通一声,听声音好像真的跪在了门口。

    苏出云这边一走,苏振铭就哈哈笑道:“早就知道你妙用无双,是天生的**,如今一见,当真不假!”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将叶知秋按的蹲在了他的面前,随手一撕,将叶知秋的衣衫全都撕了,叶知秋顿时上身精赤,一身雪白的细肉都袒露了出来,春光满屋。

    而叶知秋则一脸媚笑的解开了苏振铭的裤子......

    我急忙一转头,陌楠也面红耳赤,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当然知道,自然不能再看下去,陌楠对我一递眼色,率先悄然退走,我急忙跟上,刚退得两三步,就听苏振铭忽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像享受到了极点,扬声对跪在门外的苏出云喊道:“出云,你小子太没福气了,你这媳妇,这一张小嘴,当真**......”

    后面的污言秽语,已经又被一声舒爽到极点的叹息声打断,而跪在门外的苏出云,则一声不吭!

    我们俩人想快速离开,可又不敢动作太大,苏振铭现在的功力,可不亚于我,虽然他现在身心都在男女之事上,可一旦出点动静,他还是可以马上察觉,所以只好强忍着心头怒火,缓缓而退。

    随即就听到木屋之内一阵乱响,叶知秋的娇笑声响了起来:“你不要这么猴急嘛......”

    话还没说完,忽然就啊的惊叫了一声,随即响起了一阵啪啪的撞击声,苏振铭一边不停的撞击,一边嘶声喊道:“妙!当真美妙!”叶知秋则不断发出即像痛苦又像欢愉到极点的呻-吟声来。

    这么屈辱的一顶绿帽子,苏出云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甚至跪在哪里,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我们耳中听着两人的污言秽语,终于退远,一起转身,迅速奔走,一口气奔出两里多路,陌楠才停了下来,狠狠的呸了一口道:“这几个狗男女,当真变态!”

    我也一点头,陌楠所说有理,这三人可真的是变态到了极点,可我对陌楠不让我杀了他们,却又点疑惑,当下就问道:“叶知秋没了毒药,苏出云废了,就算苏振铭难缠点,可当时那种情况,我忽然袭击,狠下辣手的话,也可以伤他,为什么不抓住这个机会呢?”

    陌楠一摇头道:“苏振铭的九转嫁衣,我们破不了,就算你忽然出手,也只能伤他而杀不了他,叶知秋则一定会趁机逃走,最多也就杀一个苏出云,苏出云已经成了废人,杀之无用,反而不如留他一条命,我相信,苏出云一定会给苏振铭制造不小的麻烦,而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就是苏振铭。”

    说到这里,忽然秀眉一皱道:“不过,苏出云竟然能忍这般奇耻大辱,心机之深,令人胆寒,我怀疑苏出云打得也是九转嫁衣的主意,我们也得防着点。”

    我一听,顿时问道:“难道说,他们已经掌握了九转嫁衣的缺点?”

    陌楠一点头道:“很有可能!从刚才发生的情况上来推断,麻三应该和苏出云勾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很有可能是苏振铭的真实身份一暴露,两人就勾结到了一起,而麻三是深井老大的心腹,虽然深井老大一直是在糊弄麻三,九转嫁衣的秘密,一定会对麻三有所防备,可麻三毕竟是整个深井之中,最容易接近他的人,多少也能察觉出点异常来。”

    “苏出云和叶知秋耳语之时,很有可能就是告诉了叶知秋,九转嫁衣的秘密,让叶知秋利用色相接近苏振铭,然后对其不利,轻则会要了苏振铭的性命,重则夺取苏振铭的九转嫁衣。”

    说到这里,陌楠看了我一眼道:“这是一种极其巧妙的局面,处理的好了,苏振铭和苏出云必定会两败俱伤,处理不好,苏振铭赢了,会更加丧心病狂,苏出云赢了,则是前脚走了狼,后脚来了虎,不管是他们之中谁笑到了最后,对我们都是莫大的威胁。”

    我顿时一愣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陌楠看了看我道:“我们现在,先暗中帮助苏出云,三十六门之中,一切都得靠实力说话,没有了实力的苏出云,就算心机再深,再恨苏振铭,也没有丝毫办法!他想要一个谋害苏振铭的机会,我们就得想办法给他制造这个机会,让他先害了苏振铭,我们再趁机出手,灭了他,只有这样,我们才算永无后患!”

    话刚落音,我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在这静谧的山林之中,声音听起来尤其的刺耳,吓了我一跳,急忙接通,心头一阵阵的发慌,幸亏刚才我们偷听苏家几人谈话的时候,电话没响,不然就全暴露了。

    打电话来的是三爷,电话一接通,三爷就说道:“花错出事了,事情很严重,我们只怕也顶不住,你赶快回来!”

    我一听顿时一愣,南京可不是这荒山老林,没有谁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杀人闯祸,何况三爷等人的手段也不差,现在竟然被逼到打电话叫我回去,这说明花错这事儿,惹的不小!

    当下我就急忙问道:“花错怎么了?其他人呢?没有伤亡吧?”

    三爷在电话里说道:“人员暂时没有什么伤亡,只是这事惹的不小,一个搞不好,可能我们爷几个以后都没法在南京呆了。”

    我一听事情这么严重,急忙问道:“究竟是什么事情?会这般严重?对头是谁?”

    三爷说道:“电话里说不清楚,你们快回来吧!我们只能对付这一夜,无论你想什么办法,明天中午之前,必须到南京,我们好不容易才有的据点,不能丢失。”

    一句话说完,三爷就把电话挂了,我一头雾水,不知道花错这次到底出了什么事,当下和陌楠一说,陌楠一听,一双眉头皱的更紧,看了那小木屋的方向一眼,叹息了一声道:“都是命!看样子,我们没法顾及这边了,暂时只好给他们一些发展的时间了,我们先回去,先解决了南京的事情再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苏振铭、苏出云之间的争斗,会对我们造成直接的影响,但总不能因为这个不管花错的死活,当下就和陌楠转身出山。

    两人一路疾走,两三个小时之后,已经到了山下,可其时已经半夜了,好不容易找到一辆车,出了高价,司机才答应送我们前去南京。

    一路疾驰,第二天上午,我们就到了南京,直奔我们总部所在,到了门口,一敲门,狗子给我们开了门,进门一看,我顿时就傻眼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