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婴灵抱车

关灯
护眼
    由于这一层楼,都被俞静之给租了下来,我们不想被人打扰。所以在进口处。有一个门。里面隔断成许多小房间,现在我们一进门,就看见整层楼都乱成了一锅粥,桌椅纷乱,被褥什么的丢的四处都是。就连墙壁都被撞塌了一处。

    在唯一的那个办公室外面,则贴满了黄符,虽然我对符咒这玩意不懂,可随便谁一眼看到这幅乱象。再看到那满墙壁的黄符,估计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当下我就问道:“狗子?这是怎么回事?什么东西胆子这么大。竟然来我们这里捣乱?”

    小狗子一看见我,顿时脸一苦道:“镜楼哥,还不是你惹的祸。前两天你不是给花错哥介绍个生意嘛!那人回来就来找我们了。大家一见面。问了一下情况,也没当回事,错哥收了人家十万,就带我和千凌姐去了,结果就惹上这事了,哎!一时半会也说不清,你去问错哥吧!”

    我一听,顿时想了起来,在曾老太太家遇到的那家伙,叫什么董宜鑫,好像是被他死去的媳妇纠缠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对花错来说,简直就是手到擒来,怎么会搞成这样,我也有点不明白了。

    我们俩说话间,三爷等人已经出来了,三爷一看见我,就眉头一皱道:“楼儿,你那朋友到底什么来头?怎么会惹上这么厉害的东西?”

    我当下将怎么去请曾老太太,怎么在曾家遇上董宜鑫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其实大部分事情我都已经向三爷汇报过了,只是这一次说的更详细。

    三爷一听,眉头皱的更紧了,摇了摇头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事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大纰漏啊!怎么会惹出婴灵来呢?难道说,这是有人在算计我们?”

    我听的一愣,这里面也没婴灵什么事啊!怎么就惹上了婴灵呢?

    要知道所有的小鬼之中,婴灵最是难缠,一来是他尚未出生或者一出生就死了,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留恋,强烈的意念会导致婴灵十分恶毒,二来这玩意由于混沌未开,元神初成,未受凡尘之物蒙蔽,最容易吸收天地精华,会异常厉害。

    只是这整件事中,根本就不关婴灵的事,那董宜鑫的孩子,应该也不小了,这忽然冒出个婴灵来,有点太突兀了,不像是因为董宜鑫那事惹出来的,极有可能,是如三爷所说,是有人在算计我们。

    可我奇怪的是,以三爷的本事,就算是婴灵,又怎么可能被闹成这样?婴灵是厉害,可那是对一般人而言,对我们这一群人,可没有什么威胁,说句不是自夸的话,一般婴灵看见我,都应该绕着我走才对,就算三爷等人功力现在不如我,一般婴灵也不敢来惹他们啊!

    当下我头一转看向花错,问道:“区区一个婴灵,怎么会将这里闹成这样?”

    花错脸一苦道:“谁说是一个,是一大群!往少里说,也有两三百个!而且领头的那个,根据爹观察,很有可能是灵王!”

    我顿时一愣,灵王?那麻烦就大了,任何东西,一旦称王,那必定不简单,就像蒙桀,就是鬼王,当然,几千年也就一个蒙桀,一般鬼王还是没有那么厉害的。

    陌楠也皱起了眉头,说道:“花错,你将事情前后说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错一拍脑后勺,就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当天我和花错通完电话之后,第二天下午,董宜鑫才回到南京,两人相约见了面,花错听完董宜鑫所说的事情,也就明白了,这事对花错来说,也不算难事,所以就要了十万块钱,当天下午,花错、小狗子、颜千凌三个,就跟董宜鑫去了他家。

    董宜鑫家境不错,住的是联排别墅,装修的也算过得去,只是从一进门时开始,三人都觉得莫名的发冷,整栋别墅里阴气嗖嗖的,呆着极不舒服。

    由于董宜鑫的孩子在上学,所以三人一直等到天黑,孩子一进门,就抬头看了一眼花错,忽然对花错一笑道:“你来了!”

    这一笑,十分的诡异!因为这一笑时的眼神,根本就不像是人类,脸上虽然泛着笑容,可一双眼珠子之中,竟然是完全放空的,空洞的就像两个无底的黑洞一般,根本看不到有丝毫情感。

    花错的胆子向来不小,小狗子更是将天捅个窟窿都嫌窟窿小了的主,可两人都忍不住心里直冒凉气,颜千凌则直接就到了花错的身边,小声说道:“这孩子的魂魄上,还趴着一个孩子。”

    随即那孩子又说道:“回去吧!我已经有人保护了,我妈也走了!”

    花错多精明,从这孩子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知道这孩子肯定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何况还有颜千凌提醒,也不说话,上前一步,一把抓住那孩子的手腕,手一伸就在那孩子的左右双肩和额头上各拍了一掌。

    这一招有个说法,叫做引阳火,人身上都有三把火,一在头顶,两在双肩,一般都邪祟缠身的人,阳气都不足,被邪祟附身之后,三把阳火更是若有若无,花错用自身的阳气,帮助这孩子的三把阳火烧了起来,一般邪祟受不了,就会自动退走了。

    中国有句古话,叫邪不压正!这句话出自唐代一本书,叫《刘宾客嘉话录》,是一个叫韦绚的人写的,这韦绚就是书门的人,这本书里写了很多人文轶事和民间传闻,其实都是暗指三十六门中的事情,有点为三十六门开书立传的味道,只是三十六门不宜广为人知,所以写的极为隐晦,这句邪不压正,原意就是指邪祟不能压制人类的正阳,后来被广泛应用,其中的邪字,被用来泛指不正当的任何事了。

    花错这一手对付一般的邪祟,可以说是百试百灵,每一个人的人体,都是完整的系统,受到击打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产生抗力,抗力一起,阳气反弹,三把火自然而然就起来了。

    可花错这三掌一拍,那孩子的面色却立刻冷了下来,冷冷的看了一眼花错道:“你别回去了!就留下来陪我吧!”一句话说完,孩子忽然身子一软,一下就昏了过去。

    花错松了口气,孩子昏过去了,就意味着依附在孩子身上的邪祟走了,至于那邪祟临走之前说的那句话,花错倒没在意,很多人都这样,被人打败了,临走之前丢句狠话,你给我等着之类的,结果往往都不了了之。

    当下花错将孩子抱到床上,一般这种情况,只要邪祟走了,也不会有什么事,无非就是休养一下,过几天就自动康复了。

    花错让董宜鑫去买了一些阳气盛的东西回来,摆放在房间里各个角落,这也有说法,叫借阳镇地,有的人家里地方大,人口少,镇不住地气,由于房屋密集,上面阳光被遮挡,阳气又下不来,阴气就会上升,这种情况就要用到这一招,其实做起来也简单,买点阳气盛的东西一摆就行。

    等一切收拾好,花错也就告辞了,董宜鑫非要开车送,花错也无所谓,就让他送了。

    可这一送!就送出了祸事来!

    一开始都正常,一直到车子进入地下隧道的时候,车子忽然就开不动了!虽然董宜鑫不停的加大油门,排气管直冒黑烟,可车子也没比蜗牛快上多少。

    几人都觉得奇怪,车上就坐了三个人,连董宜鑫也就四个,这车子怎么就开不动了呢?还没坏,点火挂挡都正常,就是开不动,就像被一个大力士从后面硬生生拖住了一般。

    当下四人就下车了,花错等看不见,可颜千凌能看见啊!画门基本功就是练眼,不然怎么看清楚对方的魂魄形状呢!这一下车,颜千凌吓的“啊”的一声尖叫,一头就扎花错怀里去了,簌簌发抖。

    花错一见,就知道这事必定邪乎了,颜千凌确实胆子小点,女孩子家,天生对这些就没什么抵抗力,可她毕竟是画门的人,一般情况,也不可能将她吓成这样,当下急忙问道:“千凌,你看见什么?怎么吓成这样?”

    颜千凌颤着声音说道:“孩子......全是孩子......有一两百个,车顶上、车下面,全都是,两边后轮子上,各有一个孩子抱住了车轮子,后面的孩子则抱住他的腰,一个接一个,使劲往后面拖......”

    颜千凌这么一说,花错顿时鸡皮也就起来了,我们三十六门的人,生生死死见得多了,什么邪祟玩意没见过,一个两个的,根本就不会在意,可这一下来了一两百个孩子,说实话还是忍不住发憷。

    刚想到这里,忽然一阵阴风刮起,就在四人身边,打着旋的转,花错将心一横,厉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还不快滚!是想小爷超度你吗?”

    话一出口,那阵旋风忽然就停了下来,旋风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咯咯的笑声来。

    (今天就这样,明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