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流浪猫的挑衅

    笑声一起,花错心中就一阵阵的发寒,这声音正是在董宜鑫家中听到过的那孩子声音!

    到了这个时候。花错当然知道自己惹上麻烦了。能出动一两百个婴灵来对付的。绝对不是一般的角色,只是那个时候,他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惹的麻烦到底有多大。

    所以花错直接来了一句:“你要是想魂飞魄散,小爷也可以成全你,不然的话。赶快给小爷滚!”

    那股旋风之中,忽然咯咯笑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看不清现实吗?你觉得我要是怕你,会来找你的麻烦吗?”

    这句话一出。小狗子就跳了起来,扬声叫道:“这里人多车多。耍起来你没事,我们却多少束手束脚,你要是真带种。咱约个地。好好操练一把。看看最后谁装孙子!”

    旋风之中那声音又笑道:“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让你们多活一会,时间地点你定,我一定到,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们住哪我也知道,你们要是不来,那我可会自己找上门的,到时候,就不止要你们三条命了!连徐关山的命,我也会一并带走。”

    小狗子一听,刚要说话,就被花错拦住了,这邪祟竟然能说出三爷的名字,花错心里就有数了,能敢和三爷叫板的邪祟,一定不能胡乱出手,起码也要回去先问问三爷,摸个底再说。

    当下花错就说道:“我们刚到南京不久,哪里荒僻也不清楚,地点你定吧!时间嘛!明天中午十二点,你看怎么样?”

    要不怎么说花错一肚子花花肠子呢!这东西再厉害,也是个邪祟,中午十二点正是大太阳的时候,是一天之中阳气最盛的时候,对他必定没什么好处,可对我们人类来说,却没有什么坏处,顶多也就是多流点汗。

    按道理来说,一般邪祟是不会答应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可花错一说完,这个邪祟就应声道:“好!那就明天中午十二点,南京出城往东,有座青龙山,山不大,还算荒僻,你知道嘛?我们就在青龙山脚下见面如何?”

    花错顿时一愣,眉头一皱,他才到南京几天,哪知道什么青龙山,可又不想输了气势,就张口说道:“知不知道无所谓,找人问一下就行,到时候寻你不着怎么办?”其实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到时候我们要是不去,就说没找到你,实际上,这句话说的,在气势上已经输了。

    那邪祟应声笑道:“你放心,只要你们去了,随便你们在山脚哪儿,我都会找到你的。”

    花错这也没法找借口了,只好一点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那邪祟顿时再度刮起一阵旋风,呼的一下从地下通道内消失,这旋风一消失,地面之上顿时刮起大大小小一两百道旋风,围着车子旋转而起,纷纷顺着通道疾掠,一阵呼啸,消失不见。

    几人上车,再度点火发动,一点问题也没有了,董宜鑫倒算仗义,三人下车的时候,还一再叮嘱,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只要他帮得上的,一定帮忙,还说他在官场上有点亲戚,可我们三十六门的事,普通人哪里帮得上忙,特别是官场,我们更是懒得接触,当下花错就婉言谢绝,让董宜鑫回去了。

    回到总部,小狗子和大家说起事情经过,花错则急忙去办公室找到三爷,将事情前后和三爷说了一遍,三爷一听,脸色当时就青了。

    三爷是什么人?三十六门如今的实际掌权人,我们这一大圈人的主心骨,当年一个人带着我们几个小辈,独自面对南三十六门几十号人物,硬闯十里山道,都没有变过脸色,可现在听花错这么一说,脸上立即闪现出恐惧来。

    花错一见三爷的面色,就知道自己这回是捅了大篓子了!急忙询问三爷这邪祟什么来头?

    三爷却摇了摇头道:“对方的来头,我还不敢确定,不过我却知道,今天是对方故意饶了你一条命,也是想借你将我们都带过去好一网打尽,不然的话,你们三个的魂魄,现在连根丝都不剩了!”

    花错一愣道:“有这么厉害?”

    这时陌人豪等也到了办公室,陌人豪一进门就说道:“老三,这事闹大了,几个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和人约在青龙山了,对方还很有可能是灵王。”

    婴灵是怎么回事,花错知道,灵王却就不清楚了,当下就问道:“什么是灵王?青龙山又有什么蹊跷?”

    陌人豪顿时没好气道:“什么都有个王,人有人王,比如你爹,现在就是三十六门的人王,妖有妖王、鬼有鬼王、婴灵自然也会有灵王,这些东西,和我们人类不同,比如我们三十六门,是单独属于三十六门的一个派系,不是三十六门的人,就不用受人王管辖,可这些邪祟是按区域划分地盘的,你们今天惹的,很有可能就是金陵一带的灵王,这一带所有的婴灵都管他管,这地儿有多少婴灵?一人一口凉气都给你吹的魂飞魄散,懂了吗?”

    “青龙山没什么蹊跷,山不大,也没什么名气,可在抗战的时候,国民川军一个团,就消失在青龙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个团两千多条汉子,个个都是久经战场的,哪一个手上没有人命,两千多人在一起,多大的杀气,就这么没了!”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时那个带兵的团长,姓伍,叫伍新华,四川天全县人,十三岁就拜入三十六门,是我们三十六门无名刺的一个外姓弟子,因为此事,三十六门当时就派人查找过,结果人没找到,尸体也没找到,却在青龙山发现了一支两三千人的阴兵!”

    “这队阴兵,带头的正是那伍新华,据说当时我们三十六门进山搜查的人,已经被发现了,伍新华放了他们,并且用树枝在地上写字,让三十六门的人,以后永远不要再进青龙山,从此之后,青龙山就被我们三十六门列为禁地。”

    一句话说完,又一转头看向三爷道:“老三,你也抽点时间教教孩子,难道你还准备将你一身的本事都带进棺材里?”

    三爷却一转头看向陌人豪,出声问道:“还有什么办法补救?”

    陌人豪手一摊道:“哪还有什么办法!就算我们不去青龙山赴约,灵王也会找到这里来,这里可是金陵,有多少个婴灵?只怕数都数不清,我们就这么几个人,拿什么和人家玩?何况,能当上灵王的,手段怎么着也得在我们老哥俩之上吧!就是单打独斗,咱们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陌人豪这么一说,花错顿时肠子都悔青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事竟然闹这么大!

    就在这时,黄姑娘忽然插了一句话道:“要不,我去找那婴灵谈谈?说几句好话,或许能有点商量的余地。”

    话刚落音,咣咣有人敲门,爷几个急忙对视了一下,花错一闪身就到了门边,沉声问道:“谁?”

    外面立即响起了那个熟悉的笑声道:“当然是我!”

    这声音一起,花错的心头就是一寒,这邪祟竟然追到这里来了,看样子是真的一点都没把大家放在眼里。

    关键时刻,还是三爷沉得住气,沉声道:“开门!迎客!”

    花错将门一开,外面并没有任何动静,连旋风也没看见,却施施然走进来一只流浪猫来,浑身脏兮兮的,毛发凌乱不堪,身躯干瘦,走路一条腿还有点瘸,可神情却像一个高傲的国王,连看都不看大家一眼,悠悠闲闲的一直走到办公桌前,身形一纵,嗖的一声就跳到了办公桌上,一双碧绿的眼睛死死的看着三爷。

    三爷微微一笑,对那猫一抱拳道:“有朋来访,理应款待,只是关山这里一时没有香烛香火,失了礼数,还请朋友多多海涵!”

    那只猫忽然笑了起来,虽然表情还是那样,可大家却都十分清楚的知道,这只猫在笑!

    随即那只猫就发出嘿嘿的笑声道:“三十六门新晋人王徐关山,果然有点气度,希望,明天之约,也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花错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急忙说道:“和你们约战是我,和他人何干?”

    他的意思大家都明白,是想将事情都揽到自己头上,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就牺牲自己一条命也就是了。

    可那猫口中笑道:“你扛得起吗?何况,当时和我们约战,可还有另外一个小鬼!”

    那只猫虽然是在和花错说话,眼珠子却始终盯着三爷,目光之中充满了挑衅,随即笑道:“徐关山,你怎么说?你要是说和你们没关系,那我也不会欺人太甚,明天中午,我就取了他们俩人的性命就是。”

    三爷微微一笑,身形缓缓站起,面带笑容,双目直盯那只猫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明天中午十二点,青龙山,不见不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