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借刀与算计

关灯
护眼
    我身上金光一起,那满山风车无一敢接近,我则单手一伸向天。顿时雷声轰动。电闪雷鸣。咔嚓一声巨响,无数道闪电凌空击下,威势骇人。

    那些婴灵在雷电一闪的时候,已经纷纷走避,可闪电数量众多。即使他们极力躲闪。仍旧有几十个婴灵化为青烟,魂飞魄散。

    我一击得手,身不停留。人如轻烟一般飘向那灵王所在位置。从始至终,我可都一直没忘了他,即使我引天雷之时,眼角余光也紧紧盯着他的动作,他才是主将。我就算将所有婴灵圈都打的烟飞灰灭,只要他还存在,这一仗就不能算是我赢了。只要能将他给灭了。其余的婴灵在我看来,根本不足道。

    那灵王一见我掠向他,顿时连出七道狂风,一道接一道的向我卷来,狂风呼啸,戾气逼人,旋风一圈,如同刀刃一般,还未沾身,已经传来阵阵杀气,端的是好手段。

    可我引的是天雷,苍天之怒,岂是区区灵王可以抗衡的,何况天雷本就是邪祟的克星,当下挥手不停,双手连弹,接连七指,手指所点,七道闪电落下,旋风瞬间化为乌影。

    那灵王终于有点慌了,陡然现出孩童形态,原先包裹住他的旋风,被他一分两半,双手各持一般旋风,一道如刀,一道似剑,一闪身就向我迎来。

    说实话,这个场面很是诡异,一个三四岁的孩童,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可手持风刀风剑,目露凶戾之光,身如狂风疾扑,杀气冲天而起,完全不对称。

    可我已经不会再怜惜他了,这等凶灵恶煞,你若不将他收拾服帖了,他是不会知道悔改的。

    他用得是风刀风剑,对我的身体是完全可以造成伤害的,我的五行之术,却有几种对他无效,他本就没有实体,大地无疆和生命之春,对他就没有效果,风火流云虽然可以使用,但却受他水之术的克制,水天一色估计也伤不到他,毕竟他玩的也是水属性,也就剩下苍天之怒可以使用。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单手一伸,一道闪电凌空落下,直接落在我的手中,我双手一抓,暗运苍天之怒,保持闪电不灭,化为霸王枪的形态,直接一抖,对着那灵王就扫了过去。

    这一手,实际上是我是跟这灵王学的,将力量具体形态化,之前并没有尝试过,但现在一使,觉得还真不错,至于为什么选霸王枪的形态,则是忽然想起了蒙桀,潜意识里,也想自己能够像蒙桀那般战无不胜。

    一记雷电霸王枪扫除,电光直闪,噼啪乱响,那灵王哪里敢硬接雷电,抽身后退,我则紧追不舍,手中雷电霸王枪始终紧钉那灵王胸前。

    现在的我,已经有足够的把握将这灵王击毙了,这灵王其实不弱,但以力量论,他肯定不如我,可他一开始凭借神出鬼没的手段,让我有点摸不清他的底细,交手几个回合之后,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底细,再想唬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三爷是交代过的,能取他性命,绝不留他活口,所以我也没想着放过他,一心想将他打得魂飞魄散。

    那灵王也知道了我的厉害,一边飞身疾退,一边连声疾啸,啸声一起,无数婴灵纷纷奋不顾身的扑了上来,虽然大部分一进入金光范围之内,就开始痛苦的惨叫不止,却仍旧拼了命一般的冲上来阻止我对灵王的追击。

    我根本就不管那么多,手中一杆雷电枪,左挑右刺,横扫竖砸,几乎就是一枪一个,身形却丝毫不停,始终跟在那灵王之后。

    我相信,最多再五十步,那灵王就得死在我的雷电枪之下。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就在我和灵王的战局之外,有一道人影,藏在一棵树后,虽然已经在刻意隐藏身形了,可因为青龙山上的树木并不算粗大,无法完全遮挡,还是露出了一只脚来。

    这只脚上,穿着一只金色的战靴!

    深井老大!只有他才会一身金盔金甲,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果真出现在了这里,看来三爷算的没错,深井老大不会让我死的,别说我稳占上风,就算我打不过这灵王,有深井老大在,我的性命也无忧。

    深井老大一来,我就不敢全力施展了,这灵王虽然不是我对手,可我要是想杀了他,只怕也不容易,受伤不受伤是未知数,功力起码要损耗一大半,我们俩鹤蚌相争,一边却还藏着个老渔翁,不由得我不担心。

    这一停下来,那灵王立即反击,左手风刀,右手风剑,双手齐展,一刀直劈,一剑前刺,分别向我攻了过来。

    我一见这灵王的招数,心中忽然一动!

    灵王这两招,可能是急于想扳回局面,可是下了大力气的,风刀风剑闪掠之时,杀气已经漫延了开来,起码也是十成力,这灵王是想和我硬拼了。

    我也陡然大吼一声,身上金光瞬间大盛,双手猛的迎上,两股劲气排山倒海一般的击打而去,双方的劲气一接触,我的身体就倒飞而出,人在半空之中,已经叫了一声:“好厉害!”

    那灵王刚才被我追击的甚是狼狈,这一下又是恼怒出手,一招得手,阴郁之气顿时一扫而空,咯咯笑道:“你才知道,可惜已经完了,还有更厉害的呢!”人随音出,陡然飞起,双手之中,狂风大作,直接向仍旧在在半空中的我打了过来。

    我人在半空之中,根本无法躲闪,只好硬接一记,砰的一声摔倒在地,翻滚出好远,趴在地上,我干脆不起来了那灵王咯咯笑道:“刚才不是挺狠的吗?到底是年轻人,没有个长劲,你知道我们都修炼多久了?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敢来青龙山,当真是活腻歪了。”一言喊出,身形已经再度疾飞而起,狂风一般的向我扑来。

    就在这时,那树后一道人影忽然爆闪而出, 凌空迎上,半空之中,已经一拳打在那灵王胸前,灵王陡然受了一记暗算,一张孩童般的面孔,瞬间阴森无比,身形连续闪了几下,终于现出了他真正的原形来。

    依旧是一个孩童,只是头发都掉光了,满头满脸都是污血,两只眼睛只剩下两个血窟窿,脸也不知道被什么啃掉了一半,浑身都是污血,手脚呈现出一种别扭到极点的扭曲,就像生生被人折断的一般。更可怜的,是他的肚子之上,缝了一条大蜈蚣一样的针线,看上去十分可怖。

    这灵王一现原形,深井老大已经陡然大喊一声:“破风锥!”再度一拳直击,拳劲四溢,力击而出。

    与此同时,我已经一转身就悄无声息的飘向了深井老大的背后。

    我当然是装的!

    深井老大可不好骗,为了骗他上当,我先打出一股极大的力道,却含蓄不发,只是挡下了灵王风刀风剑的攻击,借力向后飘走,更不惜硬受了那灵王一击。当然,在硬受一击之前,我已经悄悄用金鳞真龙的劲气护住了身体,虽然也受了点伤,可大部分的力量,都被金鳞真龙挡了下去。

    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一是借深井老大的刀,击杀灵王,二来我也可以算计一次深井老大!

    自从我卷入三十六门,和深井对上之后,事事都在深井老大的算计之中,几乎次次都是吃亏,今天终于让我有一次可以算计他的机会,我又怎么能放过!

    所以我一只手,悄无声息的就向深井老大的脊背上点去。

    生命之春!

    只要被我点中,就算他是大罗金仙,我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要了他的命,生命之木的生长速度,我还是十分有把握的,何况我点的地方,还是脊背,胳膊腿之类的还可以断肢逃生,后背可是没法舍弃的。

    可我手指刚一点出,深井老大已经陡然警觉,身形奋力向前一蹿,同时扭过头来,扬声大笑道:“徐镜楼,你也学会了这种手段!”

    万幸,我还准备了另外一手---水天一色!

    我就担心自己的算计会被深井老大察觉,所以这一招,完全是按照他可能有的反应来施展的,就在他身形向前疾蹿的同时,一滴水珠,已经被我弹溅到了他的金色盔甲之上,正是胸口要害之处。

    深井老大一句话还没说完,我已经发动了水天一色的力量,轰的一声巨响,水气升腾,白雾弥漫,一道金色人影,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后摔落,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随即一弹而起,哇的一声,喷出口鲜血来,嘶声说道:“你小子,越来越难对付了,竟然招中带招,要不是我有金甲护身,今天还栽在了你的手里!”

    我心头一阵狂喜,厉声喝道:“你今天还想活命吗?”话出口之时,已经单手一挥,半空之中咔擦一声巨响,瞬间闪电照亮了整个山头,无数道闪电再度凌空几下,在半空之中,形成一把巨大的闪电之刀,直劈深井老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