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青龙山恶战

关灯
护眼
    深井老大顿时吃了一惊,挥手就是一拳,直向我打来。自己却一转身就想走。他被我偷袭。虽然有金甲护体,却也不会好受,我又占着上风,再不逃走,只怕今天他真得留在这里。

    可他刚一转身,那灵王忽然厉声长啸一声。无数的婴灵一涌而上,呼的一下就缠住了深井老大。抱胳膊的抱胳膊,抱腿的抱腿,瞬间身上已经扑了两三十个,要不是深井老大实力雄厚。只怕硬拖也拖到了。

    可就在这时,深井老大陡然放出万道金光,身上陡然金光脱体而出,一只硕大的老鼠。哧溜一下一扫一圈,那些婴灵哪里受得了,老鼠虽然不是至刚至阳之物。可毕竟是十二生肖之首,用得是金乌石的力量,何况施展之人又是深井老大,顿时那二三十个婴灵就化为青烟。

    可这么一拦,天雷已经到了!

    无数道闪电,凝聚成刀,瞬间亮起,撕裂天际,携天之威、雷之怒,刷的一声,直劈而下!

    深井老大走避不及,陡然大喊一声,那只金色硕鼠陡然跃起,直接迎向闪电之刀,轰的一声巨响,瞬间金光退散,那只金色硕鼠身形滴溜溜一转,已经蹿回了深井老大的身上,饶它是十二生肖之首,硬挡一记天雷,也够它受的。

    金色硕鼠一回到深井老大身上,我也迫到了近前,双手连弹,十几点水珠乱飞,随即一把捞住一道尚未来得及消失的闪电,随手当成标枪一般投了出去,最后双手齐挥,风火流云化作数十点火星,如同萤虫乱舞,一起扑向深井老大。

    与此同时,那灵王再度厉啸一声,瞬间化为一阵狂风,疾旋而来,虽然主要攻击目标是深井老大,却将我也牵连了在内,我只好闪避一步,避其锋芒,他被深井老大暗算,心中怨恨何其歹毒,这一下出手,几乎就是全力。

    我当然不愿意受到牵连,所以风火流云一打出,身形立刻闪开,同时心中也是一喜,我一个人对付深井老大,实际上还是力有未逮,就算深井老大受了重伤,我想杀他也不容易,有灵王这么一搭手,则简单多了。

    而灵王的厉啸声一起,那些婴灵已经前赴后继的扑了上去,眨眼之间,深井老大已经被风车围满,到处都是厉声尖啸,满山全是阴气森森,而深井老大身上的金色硕鼠因为硬受了我一记天雷,现在金光全消,那些婴灵没了顾忌,又因为我身上的金光,不敢向我进攻,全都疯狂的扑向深井老大。

    当然,其中最要命的,仍旧是我的攻击,刚才水珠就伤了深井老大,现在我接连使出三种五行术,先是水珠后世闪电,最后更是风火流云,而且数量之多,防不胜防,这三种随便再击中一种,绝对可以让深井老大喝一壶的。

    偏偏深井老大被众婴灵所缠,虽然奋力躲闪,可仍旧中了两点火星,轰轰连响,深井老大已经借着劲气四溢之际,倒飞而出,身形如电,向后疾退,分明是已经寒了胆子。

    可他忘了,还有一个伺机报复的灵王!

    我的水天一色、苍天之怒和风火流云虽然也算厉害,却都是明面上的攻击,就算不容易挡,以深井老大的能耐,躲闪却没问题,

    可灵王施出的那股旋风,瞬间刮至,无数道旋风如同刀锋一般,直接向深井老大抱去。

    深井老大何时这般狼狈过,陡然怒声喝道:“找死!”身上陡起一阵若有若无的黄光,疾退之势不减,砰的一下就和那道旋风撞到了一起,旋风顿时被撞的四散分流,那灵王的原形再度闪现,直接倒飞了出去。

    但这个时候我又到了!我的身法本来就快,灵王这么一拦,深井老大再想甩掉我,就有点难了!

    一指点出,生命之春!

    同时从深井老大的四面八方,已经升起了无数的石头,直接悬浮在半空之中,随时可以出击。大地无疆和生命之春对付灵王没用,可对付深井老大,还是不错的选择。

    深井老大连受重击,哪里还敢纠缠,根本就不敢让我的生命之春沾身,呼的一拳打出,直击我面门,拳上所带之力,仍旧有开山裂石之威,如果我不躲闪,生命之春点中他的同时,他的拳头也会将我的脑袋打开花,无奈之下,身形一闪躲过。

    不过就在我躲闪之时,大地无疆已经发动了!

    无数块石头从四面八方雨点一般砸向深井老大,深井老大仗着金甲坚硬,双臂连挥,护住头部,竟然硬闯而走,顿时一片叮叮当当之声响起,整个金甲都被砸的直冒火星。

    这一招虽然狼狈,却很实用,等我再闪身追去,发动攻击的时候,他已经闯出去二三十米了,如果要没有那些婴灵不时纠缠,我还真的追不上他了。

    这些婴灵受灵王指挥,纷纷对深井老大展开凶残的攻击,虽然深井老大不惧这些,却会因此被我追上,只好边打边逃,身上还挂着几个婴灵,使劲拖拽,狼狈到了极点。

    我一追上他,立即使出了风火流云,一溜火光从我手中闪出,哧溜溜就围成了一圈,将深井老大也罩在了其中,深井老大大喊一声,提身而起,想逃出火圈包围,可我一见他身形上升,顿时将手掌再次一挥,火苗子呼啦啦往上蹿,直接行为了一圈火强。

    随即轰的一声,一圈火墙全部炸开,火苗子四处飞溅,喷洒的周围林木之中,到处都是,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火是我打出去的,自然我也能灭了,当下手一挥,火苗尽数灭掉,却趁着一挥手之际,地面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已经凌空飞去,直砸深井老大。

    当火墙爆开的时候,风火流云的所蕴含的力量,已经将深井老大迫的几乎没有了退路,紧接着石头又至,连躲闪都来不及,只好双手一伸,迎接石块。

    我当然不会真的傻到用这么大一块石头去攻击他,就算深井老大被连番重击,受了重伤,他也有几百种方式将这么大一块石头接下去,这块石头,说白了就是个障眼法,就是故意要他去接的。

    就在深井老大的双手和石头刚一接触的瞬间,我暗藏在石块之中的暗劲陡然发作,石块轰的一声炸开,无数的碎石乱飞,尽数打在深井老大的金甲和金盔之上,顿时又是叮叮当当一阵响,深井老大直接闷哼一声,再度吐血飞退,显然伤的不轻。

    其实,按力量来论,深井老大还是在我之上,只是他一出现就过于托大,被我暗算再先,再想脱身,又被灵王以及那些婴灵缠住,接连受了我几击,这才导致他看起来好像还不如我的样子。

    但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个好机会!

    深井九煞之中,雷震父子听到了深井老大和苏振铭得对话,已经脱离了深井,虽然现在还没出现,我估计也一定会出来的,雷震虽然是前辈,可心胸不宽,被深井老大父子联手欺骗,他肯定咽不下这口气,何况苏振铭还是杀害雷鸣的凶手之一。

    张宗树、朱达盛、韩光祖三人,则被苏振铭吸取了功力,朱达盛和韩光祖惨死,张宗树成了废人,苏二娘断了条胳膊,实力大减,苏写意死在我的手上,谢连城、朱国富全都挂了,苏出云和叶知秋、麻三则包藏祸心,也就剩鲁胜先、苏振铭等有限几人。

    只要我能杀了深井老大,深井就等于解散了,我们的苦难,也算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

    可惜!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忽然刮起了一道阴风。

    是那灵王!

    他一对我出手,我就知道这厮是什么意思,他见深井老大已经受了重伤,想趁机将我也收拾了,然后他就可以将我们两个都击杀在这里。

    算盘打得不错,可是找错了对象!

    我虽然一直在全力攻击深井老大,心中却一直没有对那灵王放松戒备,我能借深井老大的刀伤他,他又何尝不能借我的刀伤深井老大,三方争斗,自然是谁都想将其余两个一网打尽。

    所以他一出手,我立即身形一掠闪开,反手一指点向那灵王的脑门,这一指完全是力量的碾压,使的又是金鳞真龙那至刚至阳之力,只要一指点中,就算那灵王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那灵王和我交手好几个回合,自然知道我的厉害,一见我反击他,顿时闪身飞退,躲了过去。

    可这个时候,深井老大非但没有趁机逃走,反而忽然一掠而回,呼的一拳,就打在那灵王的脑袋之上,同样是纯力量的攻击!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灵王全身都在剧烈颤抖,整个身体都在扭曲,双手猛的一抱头,第二声惨叫还没来得及叫出口,已经从头上开始散出一丝丝的青烟,眨眼全身都青烟乱冒,眼见就要魂飞魄散了。

    在这个时候,那灵王却忽然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嘶声喊道:“无名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