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独挑三千阴尸

    三个字刚一出口,深井老大忽然再度极速闪身,呼的一拳。又一次击中那灵王。那灵王直接化作一阵青烟。随风飘散。

    灵王一死,那些婴灵再不停留,顿时化作无数道阴风飞走,转瞬之间,青龙山上满山的阴气,消失无踪。当真是树倒猢狲散,不过自古以来。新旧替换,都是必然的规律,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一个新的灵王取而代之。

    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那灵王临魂飞魄散之前,喊得一句无名匕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那灵王知道无名匕的秘密?

    可现在也不是琢磨这个的时候,深井老大还在呢!何况他还受了重伤!

    当下我身形一闪。疾掠向深井老大,深井老大却头也不回,向山内疾走。我紧追不放,两人一前一后,在山间急速奔走。

    追行了约半里地,我扬声喊道:“深井老大,你也有今天?可敢站住与我一战?”

    深井老大在前面边疾走边笑道:“徐镜楼,激将法我十来岁的时候就不用了!你想和我耍心眼,还是回去跟徐关山多学几年吧!别怪我没告诉你,再往前追,可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陷阱了!”

    我也不理他,这个机会对我来说,可是千载难逢,就算明知道前方真的有陷阱,我也不会放弃,何况深井老大所说的话,谁知道真假,当然不会被他随便一句话就给吓唬住了。

    两人速度奇快,片刻之间,又是半里路下去了,树木逐渐茂密了起来,前方有一丝丝的白气升腾而起,隐有水声传来,我心中陡然一惊,随即想起三爷和陌人豪、蓝若影三人在青龙山的遭遇来,那三千阴尸出现的地方,好像就是一出山泉飞流。

    刚想到这里,深井老大已经陡然站住,一转身对我笑道:“徐镜楼,你不该跟来的,难道你就没有发现,那灵王的三千阴尸从始至终就没出现吗?”

    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顿时停下了脚步,是了!三爷说的很清楚,他们看见三千阴尸的时候,出现的家伙是那灵王,灵王在和我们交战的过程之中,也不断的发出过厉啸之声,我当时只以为他是在驱使那些婴灵上前,却忘了还有三千阴尸这茬,这人要是笨,有时候真的很容易吃亏,如果是陌楠或者三爷、江长歌等,一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只是我想不明白,这三千阴尸哪去了?怎么没见出现呢?难道说,这三千阴尸被深井老大给收了?这可不是好玩的,阴尸属于炼尸一门的活,一般情况下,阴尸只听一个主人的命令,抢人阴尸,手段不比对方高出一大截来,很容易遭阴尸反噬的。

    随即脑海之中忽然想起了一人来,甄阎王!如果他已经被深井老大网罗的话,夺这三千阴尸,还真不是什么难事,我和那灵王交过手,那灵王绝对不会是甄阎王的对手。

    刚想到这里,深井老大就哈哈笑道:“你一定已经想到,三千阴尸归我所有了,可惜,已经晚了,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追上来,这里有陷阱等着你,你偏偏不信,现在好了,我看你怎么逃得出三千阴尸的包围。”

    一句话说完,前后左右四面八方的密林之中,呼啦啦就窜出一圈人影来,我定睛一看,正如三爷所描述的那样,一个个都腐烂到不具人形,或剩一半、或全是骷髅、或手足尚在,身体只剩骨架,散发出一阵阵的恶臭来,都或背或提着一个铁疙瘩,带头的一个手中拿着一个锈成废铁的军号,不用问,定是那三千阴尸。

    阴尸一现,我心头就一阵骇然,这些阴尸每一具都煞气浓重,虽然单个来论,我完全不用看在眼里,可三千之数,就不好玩了,硬累也得将我累趴下,硬拼是不理智的,三十六计,当走为上策,闯出包围圈,我还是可以办到的。

    一念至此,我闪身就走,既然击杀深井老大无望,可别把自己再搭进去,深井老大肯定巴不得我和这些阴尸硬拼,累到精疲力尽的时候,他就可以出手擒住我。

    我一旦落入他的手里,那结局就太悲惨了,最好的结果,也是被囚禁起来,不过我估计深井老大一定会让苏振铭吸取我的功力,苏振铭现在已经十分难对付了,再吸取了我的功力,那天下就再也没人是他对手了,所以无论如何,我就算死,也不能落在深井的人手中,逃跑虽然有点丢人,可总比死要强多了。

    可我这边身形刚一动,深井老大就陡然一声厉啸,那三千阴尸呼啦啦的就围了上来,一个个纷纷扬起手中的武器,都是些锈迹斑斑的步枪和刀片,虽然谈不上锋利,可这么多阴尸一涌而上,而且由于炼制的时间久,个个势大力沉,这一被围殴,顿时险象环生。

    我急忙定下心来,一边左冲右突的躲闪,一边心中寻思,阴尸数量太多,若是要引天雷击之,等将这些阴尸杀得差不多了,我自己也就精疲力尽了,反而不如以风火流云试一下。一念打定,迅速的抬脚,将几个逼近的阴尸踢飞,双手分阴阳,一旋一转,呼的一声,以我为中心,一大片火苗逐渐铺开,如同一片火海一般。

    火光一起,那些阴尸果然行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似乎对火极为敏感,可这些东西都没有思想,对火畏惧只是这种东西天生的缺陷,明明极为惧怕,却都仍旧拼了命的往火海之中冲来,火苗迅速的燃烧了起来,一阵阵的臭味迅速的飘散开来。

    我只好再度施展出苍天之怒,无数道闪电击下,顿时将聚拢在我周围一片的阴尸全都打成齑粉,随山风飘散,收效甚是明显。

    可这苍天之怒,是五行之术中,最为消耗力量的一种,我刚才使了几次,现在在用之后,明显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了,如果再这样使用下去,要不了多一会,我就会累到脱力。

    而四周的阴尸,则仍旧在深井老大的连声厉啸的驱使之下,不断的向我围聚了过来,包围圈越缩越小!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因为我刚才引来的乌云,还是本来就有风雨,天空忽然下起了雨来!

    雨水越下越大,几乎目不能视,这给我增加了极大的困难,永远不知道下一个阴尸会从哪里冲出来,不过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随着雨水的浇淋,我的体温逐渐下降,那些阴尸好像也失去了攻击目标,偶尔有一个两个撞对头的,也很快就会被我给收拾了。

    可一个两个,对三千之数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当我随手一滴水珠,打飞一具阴尸之后,我忽然就想起了一件事来,在恨天崖之战中,天宫首圣曾在暗中指点我,说过几句话,具体说了什么我忘了,大意确是指我的招数华而不实,过多的花俏,看起来厉害,实际上大幅度的减少了威力。

    其中有一句,就是指我的水天一色的,当时他给我的提示是,与其从空气中压榨出水滴,在打出去的话,还不如直接下一场雨!

    一想到这里,我心头灵机一动,立即运力与双手之上,双手连弹,身形不断旋转,使水天一色的力量,遍布我的四面八方,尽可能的扩大,起码笼罩了数十个阴尸在其中,才猛的发力,水天一色借着漫天雨水,轰轰连炸,水花一下喷溅起几米之高,白气升腾,那被笼罩在水天一色之中的那数十个阴尸,则全部被水之力量炸开,有的炸成了两截,有的炸没了一半的身躯,还有的直接炸成了一堆碎骨。

    我一见心头大喜,水天一色可比苍天之怒省力量太多了,这样玩下去,三千阴尸我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了!

    就在此时,深井老大的厉啸之声再度响起,无数的阴尸又围了上来,我故技重施,接连十几下之后,阴尸的数量已经大大的减少,只是尸骨碎骸,已经遍布了整个山头。

    我开始向深井老大发生的位置逼了过去,深井老大也察觉到了我的威胁,哈哈大笑道:“徐镜楼,老天爷都帮你!没有这场雨,你死定了!”

    我也不说话,趁他说话的时间,再度顺着声音前行了数米,按他刚才发声的位置来计算,此刻的深井老大,就在我正前方大约十米的距离!

    好机会!

    这正在我攻击的范围之内!

    我毫不迟疑的出手,用尽全身的力气,放出水天一色!

    轰!水花喷溅起几米之高,整个山头都被弥漫的水气笼罩,倾盆而下的大雨,似乎都在瞬间为之一涩,深井老大的惨叫声,也响了起来:“徐镜楼!今天就饶你一命......”

    听声音,深井老大已经向东北方疾掠而走了,就连呼吸声都那么的粗重,显然在我全力一击之下,已经受了重创,就算还没能要了他的命,也差不多了。

    我立即追了下去,这一次,决不让他逃了!

    (3更结束,明天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