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走火入魔

    这时我的脑海之中再度响起金鳞真龙的声音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传送第十成力量给你吗?你看看苏振铭现在的样子,应该就可以明白了,人体所能承受的力量。其实是有限制的。水满则溢。在身体的承受能力未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前,强行灌注入大量的力量,就会造成这种现象,他刚才收手的早,要是敢再吸取你的功力一会儿,就不止头疼这么简单了。”

    三爷则也扬声说道:“他吸取的功力太多了。每个人的功力又都不相同,又多又杂。已经走火入魔了!大家上,不要给他缓冲的机会。”

    话一出口,自己已经冲了上去,而苏振铭则在这时。忽然提手就给了自己一拳,猛一昂头,高声嘶吼道:“人不容我!”

    我心中顿时一惊,他给自己的一拳。可是不轻,这一拳就算打我身上,估计都够我喝一壶的。苏振铭虽然厉害,可这自己打自己用这么重的手,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

    果然,一拳击下,苏振铭面色一阵苍白,喊声一起,哇的一声就喷出口鲜血来,而这时三爷正好也到了,双翼天马金光四射,单手击出,电芒四射,啪的一拳,就击在苏振铭的胸口。

    而苏振铭则根本不躲,不但不躲,反而将胸膛一挺,主动往三爷的拳头上凑了过去,在被击中的同时,再度嘶吼出声道:“地不容我!”

    一拳击实,轰的一声,苏振铭的身体直接被三爷打得倒飞而起,如同一片飘飞的树叶,人在半空之中,已经再度口喷鲜血,面色更显苍白,嘴角鲜血殷殷,双目之中,却是愈加的疯狂。

    这个时候,我已经追到了他的面前,猛的一握拳头,直接提起全身力量,呼的一拳打去,这一拳如果苏振铭不躲,我保证可以要了他的命!

    可苏振铭飘飞的身形,忽然一闪,就躲开了我的拳头,这家伙虽然行为癫狂,却没有丧失理智,肯让三爷打他一拳,却也不敢硬受我的拳头。

    他这边刚一躲开,随即反手就一拳,再度击在自己的胸前,第三次嘶声大喊道:“天不容我!”

    大家全都有点吃惊,不知道这厮在耍什么手段,既不躲闪,反而自伤其身,莫不是真的疯了不成?吃惊归吃惊,可没有一个人下手轻的,纷纷再度围了上去,狠下杀手。

    苏振铭这一拳击中自己,瞬间又喷出一口鲜血,一张脸已经如同白纸,没有一丝血色,但双目之中,却精光大盛,面色更显疯狂,牙齿上、嘴角边,满是淋淋鲜血,看上去当真形如恶鬼。

    这个时候,苏振铭忽然笑了起来,不笑还好,这一笑更显癫狂,口中嘶喊道:“人不容我,我就杀人!地不容我,我就毁地!天不容我,我就灭天!”一句话一出,人忽然就动了起来。

    他这一动,快如闪电,一闪身就踢飞了蓝若影,随即一拳硬打,和陌人豪的拳头撞击在一起,生生将陌人豪震的倒飞而起,紧接着一蹲身一扫腿,将拼命四郎又扫飞了出去,随即起身,一掌印在了雷轰的胸前,雷轰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一脚反撩,踢飞了陌楠,猛的身形旋起,双手和三爷双拳相接,震飞了三爷,身形电闪,双掌分击,花错和小狗子同时被打飞,这才猛然回身,砰的一声,和我对击了一拳,双双退开三步。

    我心头大惊,要是一对一,我也有把握能做到他刚才所做到的一切,可是一连串的动作做下来,接连击败数人,我却远远做不到这一点,这厮怎么好像受伤之后,变得更加凶悍了。

    我这边刚一推开,苏振铭却已经借我一击之力,直接飘飞向雷震,双目之中,尽显狂热,怪笑一声道:“雷震,我来找你了!”一飞而至,以雷震之能,竟然没躲过去,只好迎面一拳,直打苏振铭面门。

    就在这时,苏振铭却忽然身形一扭,单手一伸,一把就抓住了雷轰,往雷震的拳头上一迎,轰的一声,雷轰直接飞起,摔出数米之远,落地即成了滚地葫芦。

    雷震一愣,嘶声喊道:“轰儿!”身形一动,已经向雷轰的方向扑去。

    而苏振铭则嘶声怪笑道:“这可是你自己打的,怨不得我!”说话之时,身形电走,一闪就到了我面前,双手连击,我也不甘示弱,尽出全力,两人瞬间对攻数招,拳劲呼呼,乒乓作响。

    苏振铭见一时收拾不下我,顿时咧嘴一笑道:“还是徐镜楼够劲!让你先杀意个自己人如何?”话一出口,人影一闪,已经到了蓝若影身边,一把抓住蓝若影的脖子,单手一送,已经将蓝若影向我抛了过来。

    我急忙变拳为接,一把抱住蓝若影,同时身形一闪,躲到一边,而紧跟在蓝若影身后的苏振铭,则一拳打空,咧嘴一笑道:“有意思,徐镜楼你变聪明了,该不会脑中逆血被清理了吧?”

    我刚要接话,脑海之中金鳞真龙的声音又起道:“我明白了,这厮当真有种,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借三拳之力,以拳劲冲击,自扩经脉,使自己免于裂体之劫,不过他自己也必定受伤非浅,和他硬拼,他现在体内力量,正是混乱不堪的时候,时间一长,必定走火入魔。”

    我闪身就上,再度和苏振铭大打出手,双方拳来脚往,全都拼出了真火,瞬间就打了个飞沙走石,其余人等,竟然硬是插不进手来。

    我越打越是心惊,苏振铭的强大,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我几乎每一拳都得拼尽全力,才能与他平分秋色,而他则越打越现癫狂,越打越是兴奋,整个人完全不知疲惫一般,不仅力量大的骇人,而且速度、敏捷、反应都快到了极点,再这样打下去的话,迟早我会败在他手里。

    就在这时,场外的颜千凌,陡然娇声喊道:“苏振铭!”

    苏振铭虽然厉害,可人却处在一种癫疯的状态,一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不自觉的一转头,应了一声道:“小爷在此!”

    应声一起,就见颜千凌手持画册,手起笔落,一笔就勾了下去!

    苏振铭顿时一愣,嘴角一阵抽搐,双目之中的癫狂之色,逐渐加重,忽然长长的吐了口气,哈哈狂笑道:“你他妈的逗我玩呢?就凭你也想勾我的魂?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画门的缺陷吗?我比你功力高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就凭你画魂的功力,也来动我!你爹都不行!”

    一句话说完,已经陡然一闪,就向颜千凌掠去,大家急忙阻拦,一起涌了上去,我也一闪身紧随其后,追击其后背,逼其自救,却不料苏振铭仅仅一闪身,还未和众人接触,忽然又是一停,被我一拳打在后心之上,顿时身形一闪,落在一块大石之上,目露迷茫之色,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我们,满面惊讶之意,哑声说道:“这是哪里?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顿时一愣,这家伙难道真的疯了不成?

    苏振铭随即双手一抱头,再度喊道:“头好疼啊!你们是谁?为什么伤我?我又是谁?”

    紧接着猛地一抬头,陡然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啸之声,随即身形一闪,向西飞行,一边疾掠而走,一边嘶声喊道:“我是谁?我是谁啊!”身法之快,当真骇人。

    我们一见,都知道怎么回事了,这厮原本是被我打成了废人的,练习了九转嫁衣之后,先是吸取了张宗树、朱达盛和韩光祖三人的功力,随即又吸干了苏出云,四股完全不一样的功力,还没完全调和,又吸取了雷轰一部分的力量,再吸取了我的一部分力量,终于身体承受不住了,差点遭受自裂之劫,随后以自伤来扩展经脉,虽然有一定得效果,却也受了伤,又被颜千凌以画魂之术攻击,虽然双方实力差距太大,无法要了他的命,却也终于引发了他走火入魔,也就是说,这家伙终于彻底的疯了!

    苏振铭身形一走,三爷就疾声喊道:“楼儿,快追上去,一定要找机会杀了他!”

    我应了一声,身形电闪,疾追而走,另外一道人影也电闪而来,口中嘶吼道:“苏振铭,你杀我乖孙,又杀我儿,此仇不共戴天,不杀你我誓不为人!”却是雷震也追了上来,听他这么说,雷轰应该是已经完了。

    苏振铭则充耳不闻,带头疾走不停,我紧随其后,雷震则死死跟在后面,三人连成一线,狂追疾走,如同三阵旋风一般。

    这一追,就追了几十里路下来!

    苏振铭虽然人已经疯了,可好像潜意识之中,还是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一路带头疾行,一路飞奔到茅山脚下,见一青砖碧瓦的房子,一头就钻了进去。

    我不敢大意,悄然贴近,顺着窗户往里面一看,顿时眉头就是一皱。

    (3更结束,明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