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致命魅惑

关灯
护眼
    这地儿很偏,我一路跟过来的时候,基本上没发现有什么人烟。最近的居民。也远在几里外的村落中。应该是护林员之类的人员居住地点,房子盖的很精致,却很小。只有一个房间,与其说是一个房子。还不如说是一个亭子,只是四面多了墙壁和门窗,窗是玻璃,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

    只见屋内十分清净简洁,到处收拾的一尘不染,一张床、一张桌、两条凳子、桌上放了点食物和水。看起来,就和嵩山中那个小木屋差不多。只是从木板的简易结构。转变成了砖瓦结构,应该是苏振铭的据点之一。

    小屋内的床边,正坐着一个全身精赤的女人。浑身雪白细腻的肌-肤。像绸缎一般闪着光。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脊背上,黑发和白嫩的肌-肤形成强烈的视觉冲突,细腰翘臀,身材比例极好,看起来应该是个年轻的女子。

    苏振铭正趴在那女子的怀里,双手环抱着那女子的纤纤细腰,将脸贴在那女子的胸口柔软的地方,乖顺的像一只小绵羊,喃喃说道:“我忘了我是谁,我也忘了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会在这里等我,所以我回来了!”

    那女子将苏振铭的脑袋搂在胸前,轻抚着苏振铭的头发,就像是一个母亲,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般自然,柔声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所以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

    声音一入耳,我的眉头就紧皱了起来,是叶知秋,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或者对苏振铭使了什么手法,竟然可以使苏振铭在走火入魔,人已经疯疯癫癫的情况下,仍旧记得回来找她。 也许,苏振铭心里,是真的爱着叶知秋,可叶知秋对他,却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苏振铭忽然激动了起来,瞬间悲伤的完全不能自已,猛的挣脱了叶知秋的怀抱,双目之中,热泪长流,嘶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讨厌我?我感觉自己像做了好长一场梦,梦里每一个人都想害我,刚才一大群人在围着我打,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总是做错事?是不是因为我不乖,所以当年父母才丢弃了我?”

    “你打我吧!你打我可好!求求你了,你打我、骂我都行!千万不要抛弃我,如果你都离开我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这天大地大,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容纳我心的地方!”

    我听的一愣,这厮的神智已经完全失控,喜怒无常,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却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被抛弃的事情,看来当年苏二娘和深井老大舍弃了他,给他留下了极大的阴影,也许正因为如此,才造成了他后来变态的性格,而正是因为他这种变态的性格,才自己将自己逼上了绝路,如今已经完全成了一个疯子。

    我忽然觉得苏振铭其实很可怜,从小就被抛弃,寄养在苏写意的家中,受尽白眼和冷言冷语,为了证明自己,努力而艰难的往上爬,一步一步的走到至今,好不容易成为绝顶高手,却又走火入魔,爱上了一个女人,却也千方百计的算计他,他这一生的坎坷,当真悲惨!

    正如他自己所言,这天大地大,竟然找不到可以容纳他心的地方!深井老大和苏二娘,对苏振铭自然是真心的,可他们抛弃他的行为,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苏振铭的心上,在他们那里,苏振铭同样找不到归属感。

    这时叶知秋微微叹息了一声,一伸手再度将苏振铭揽入怀中,轻声柔道:“你没错!是那些人嫉妒你,你有无边的手段,你有超强的实力,你应该君临天下!在这个世界上,人类是最善妒的,也是最可怕的。”

    “他们看不得别人好,你要是不如他们,他们会讥讽你、嘲笑你、会毫不留情的揭开你一层又一层的伤疤,你要是比他们好,比他们强,他们则会造你的谣、暗中中伤你、各种卑鄙阴险,煽动其他不明真相的人,一起对你展开攻击,将你毁了,是他们最喜闻乐见的事情,毁了你之后,他们会将目标转向下一个比他们强的人,如此反复,乐此不疲。”

    “你比他们强出了太多,你鹤立鸡群,你木秀与林,你的表现太过抢眼,让他们无地自容,自然会诋毁你、排斥你、甚至打你、杀你!不将你连骨头一起吞了,他们不会罢休的,这本来就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

    “你要想做到真正的君临天下,就要靠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你,每一个人,都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程,我也只是其中一个,要想真正的登上巅峰,你只能靠自己!”

    “你要记住,人不强则被人欺,你必须变的更加强壮,让所有人都无法击倒你,而人不狠则无法立足,人再打你,你就杀了他,杀一个不够,就杀十个!杀十个不够,就杀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一直杀到让他们害怕你,连在你背后说坏话都不敢的时候,你就是这个天下真正的王了!”

    我心中一阵阵的发寒,叶知秋说出这番话来,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在我意识中,我始终认为叶知秋是为了帮助苏出云,才接近的苏振铭,可她这番话,听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分明是教唆苏振铭清扫入主天宫的道路,难道这个女人见苏振铭已经疯了,想借苏振铭的手,将大家尽数除了,然后她好掌控权利?这对她来说,可不是难事,只要掌控住了苏振铭,无疑就是一张王牌,现在的苏振铭,论单打独斗,只怕只有天宫首圣才能打赢他。

    可天宫首圣已经老了,花百草老爷子的功力,已经到了他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可苏振铭还年轻,他的潜力,无疑是巨大的!何况,疯子一旦开始专研一件事情,是十分可怕的,他们没有别的顾虑,完全性的投入,以苏振铭现在的底子,他要是一心想变强的话,那后果将会无法估计,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能强到什么地步。

    苏振铭被叶知秋这么一安慰,那种激愤的神情顿时又消失了,瞬间变的异常柔顺,趴在叶知秋的怀里一动不动,好像是在仔细琢磨叶知秋所说的话。

    随即又一抬头,眼神逐渐明亮了起来,疯狂之色逐渐升起,那种癫狂的神态再度浮现,喃喃说道:“我知道了,靠人不如靠自己!我要变得更强!谁在欺我、打我,我就杀了他,只要还有人不服,我就一直杀下去!”

    叶知秋一点头,娇声笑道:“对!就要这样,你一定可以成为最强的王!到了那个时候,这个天下,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人,都会臣服在你的脚下。”

    苏振铭的脸上,癫狂之色更盛,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珠子,紧紧的盯着叶知秋道:“你也是我的吗?”

    叶知秋忽然将苏振铭拉站了起来,双手一揽苏振铭的腰,柔身说道:“我当然是你的,我一直都是你的,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只要你还需要我,我就一直在你身边。”

    我心中更是疑惑,叶知秋这话说的,竟然充满了柔情蜜意,难道说叶知秋真的爱上了苏振铭?

    刚想到这里,叶知秋的一只纤纤玉手,已经滑向了苏振铭的胯间,苏振铭猛的如被电击,双目之中那种癫狂的神色逐渐被一种迷茫所取代。

    我看的一愣,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再看下去,就成活春宫了,可心里却又隐约觉得,叶知秋一定是对苏振铭使用了什么手段,苏振铭最近的表现实在太不正常了,之前他虽然变态,可却远没有现在这般癫狂,而这种手段,很有可能是和她的狐媚之术有关。

    刚想到这里,叶知秋已经解下了苏振铭的裤子,蹲在苏振铭面前,头颅开始前后摆动起来,一头乌黑的秀发,也随着头颅的摆动,而前后飘荡,泛起一层奇异的黑光。

    苏振铭的脸上,露出一种十分愉悦的表情,昂起了脑袋,从喉咙间发出一连串低沉的喘息声。

    随即苏振铭就一把将叶知秋提了起来,往床上一丢,双手一抄,已经将叶知秋的纤细长腿架了起来,而叶知秋那**蚀骨般的声音也伴随这喘息声响起:“来吧!只有在我的身上,你才能体会到这神仙一般的快乐......”

    苏振铭则就像一只发了情的野兽,猛的一挺,随即疯狂的摆动着腰肢,喉头不断发出类似野兽一般的低吼声,撞击声不断响起,叶知秋雪白的皮肤之上,则随着苏振铭的动作越来越快,而泛起一层细密的汗珠,双目之中,却隐现金光。

    就在这时,忽然轰的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凌空劈下,直接劈毁了房屋,向沉浸在男女欢爱中的苏振铭劈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