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暴走疯魔

关灯
护眼
    雷震!出手的是雷震!这厮速度虽然没我们快,也应该早就到了,却一直隐忍着没出手。等到现在。沉浸在男欢女爱中的苏振铭防范之心最薄弱的时候。他出手了。

    一出手就是雷动九天!

    咔嚓一道闪电击下,正中苏振铭头顶,苏振铭微闭的双目猛的一睁。浑身都闪起耀眼的蓝色电芒,额头青筋一下爆闪而起。双目之中,凶光大盛,直接一昂头,嘶吼出声,声如伤狼啸月。

    在他身下的叶知秋却忽然惨叫了起来,身形呼的一下飞了出去。撞破墙壁,从我身边冲撞了出来。我一扫眼。终于看见了她的面目。脸上银色的面具不知道何时已经取了下来,脸上的伤疤竟然已经消失了。又恢复了从前的模样。只是一双眼珠子,始终泛着一种妖异的金色。

    这和我们都不同,我们也一样身负十二生肖之一,可我们使用十二生肖的力量时,身上会散发出金光来,可眼珠子始终是正常的,而叶知秋却是眼珠子变成了金色,其他的不变,和我们完全逆反了过来。

    在我看见叶知秋的同时,叶知秋也看见了我,雷动九天和苍天之怒其实有许多相同之处,所以她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我,扬声怒骂道:“徐镜楼,你坏老娘好事.......”一句话没说完,已经昏死了过去。

    这时雷震已经冲进了房间,一拳对着苏振铭的脑袋就打了过去。

    拳劲呼呼,气流呼啸,雷震这一拳已经积蓄许久,就算打中一座山,也能将山打塌一处,别说是一个脑袋了,只要击中,必定粉碎,苏振铭又是先遭雷击,再遇偷袭,还能躲得过去吗?

    事实是,苏振铭根本就没有躲!

    只是一伸手,就抓住了雷震的拳头。

    就这么精赤着下身站在哪里,浑身还偶有蓝光闪烁,就这么一伸手,就准确无误的抓住了雷震疾攻而至的拳头,一脸的鄙视和愤怒,一转头看向雷震,嘶声道:“你是谁?”

    三个字一出口,眼神之中凶光陡然一盛,自己又接着说道:“你是谁其实没关系,谁惹我,我就杀谁!杀一个不够,我就一直杀下去。”显然刚才叶知秋的话,已经被他记在了心里。

    随即雷震就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双目之中,透露出死一般的绝望来。

    与此同时,我脑海之中金鳞真龙的声音再起:“不好!雷震这废物,一记天雷选的太不是时候了,虽然他那时最容易被击中,可他身下正好有个叶知秋可以传达力量,大部分的力量经由叶知秋的身体转卸,不但没有对他造成伤害,反而将他原本已经无法容纳多余力量的经脉扩张了,现在千万不要与他触碰,天威难测,谁也不知道他体内的经脉现在被扩张到了什么程度!”

    金鳞真龙的话一起,我已经立即冲了进去,苏振铭现在已经是个超级大麻烦了,我不能再让他吸取了雷震的功力,不然的话,以苏振铭现在的底子,再加上雷震的功力,就算被吸取的时候,有所折扣,十剩其八,也将会天下无敌,就算天宫首圣,到时候也拿他没办法了。

    “轰”的一拳击在苏振铭的后背之上,苏振铭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撞穿了墙壁,跌落入杂草丛中,我立即一把捞住雷震,跳了出去,这边刚闪身跳出,身后的房屋已经完全倒塌,变成了一片废墟。

    雷震余悸未消,脸色一阵阵的发青,眼神之中慢慢露出一丝绝望来,看了我一眼,忽然说道:“徐镜楼,如果我将我的功力给你,你能不能杀了苏振铭?”

    我听的一愣,雷震这是彻底绝望了,不过也不怪他,雷动九天是他最后的绝学,对苏振铭却一点用处没有,难怪他会产生将力量转移给我,让我杀了苏振铭的念头。

    我还没来及说话,苏振铭已经从杂草丛中站了起来,斜愣着眼珠子看了我一眼,微微叹息一声道:“又来一个,我又要多杀一个!”

    话一落音,一眼看见了昏迷中的叶知秋,顿时神色大变,一闪身就到了叶知秋的身边,一把将叶知秋抱了起来,嘴角一阵抽搐,面色逐渐癫狂,嘶声怒吼道:“谁?是谁杀了她?”

    话一出口,身形已经爆闪,直接抱着叶知秋就向我和雷震撞了过来,口中咬牙切齿的说道:“一定是你们,我要你们给她偿命。”

    我叹息了一声,这厮已经连生死都不分了,叶知秋只是昏迷而已,他却以为已经死了,真不知道他到了这个地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可偏偏杀不死他,也打不过他!

    我和雷震纷纷闪避开他的撞击,雷震一边跳开,一边喊道:“徐镜楼,用火!”

    我心头一颤,对啊!他已经疯了,躲避明显迟钝,他在厉害也是活人一个,用火一烧,将他烧成焦炭,就不信他还能活下去。

    一念至此,双手随意念而动,风火流云顿起,无数点火星乱舞,一起像苏振铭飞去。

    苏振铭双手抱着叶知秋,却丝毫不惧,一闪身就直接向我的风火流云撞来,身上陡起一层气劲,形成一层屏障,我的风火流云竟然无法突破,纷纷在他面前五寸之处掉落。

    他却一闪身就闯出了我的风火流云劲气范围,一抬脚就向我踢来,我双手下沉,生命之春已发,一指点向他的脚背,只要点中,我就能让他废掉一条腿。

    可苏振铭似乎对我的生命之春十分忌惮,立即收腿横移,一闪就到了雷震身边,啪的一脚,就将雷震踢翻在地,随即双手一振,将叶知秋一移,单手揽住,一伸手就向雷震抓去。

    幸好我已经追击而至,仍旧一指点出,仍旧是生命之春,既然他对这一招有所忌惮,自然还是使这一招。

    可苏振铭却在这个时候滴溜溜一转身,身法快到难以形容,一把已经抓到了我的手腕,冲我一龇牙,口一张,一口就像我的脖子上咬来。

    与此同时,我就觉得力量从手腕上奔涌而出,如同泥牛入海,有去无回,纷纷顺着苏振铭的手掌进入他的身体!

    我将心一狠,任由他吸取我的功力,单手一扬,一指生命之春点出,直点他咬向我脖子的嘴巴。

    你要我的功力,我要你的命!

    这时候的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高手的风范可言,我倒觉得,更像是三只为了生存下去而厮杀不止的野兽!

    而这时雷震也到了,口中嘶吼道:“你让我孤苦一生,我也让你生无可恋!”一拳就对着昏迷中的叶知秋脑袋上轰去。

    苏振铭急忙松开抓住我手腕的手,一伸手架住雷震,同时一脚疾踢,踹向雷震的肚子。雷震却不躲不避,一把抱住苏振铭的胳膊,嘶声喊道:“徐镜楼,杀了他!”

    我一得脱身,立即狂攻而上,苏振铭一条胳膊被雷震死命抱住,一个手臂揽着叶知秋,根本无法抵挡,竟然一带力,直接将雷震举了起来,当做武器一般向我当头砸下。

    我一闪躲开,继续揉身疾上,这是一个机会,只要能点中他一次,苏振铭就会永远留在这里。

    轰的一声,雷震被生生摔砸在地上,却仍旧死不松手,再度狂喊道:“杀了他!杀了他!”

    其实那用他说,我已经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将速度发挥到极致,玩了命一般的对苏振铭展开了攻击,而苏振铭的双目也赤红一片,完全陷入暴走状态,单手抓着雷震,左挡右拦,我竟然始终无法突破。

    雷震忽然嘶声喊道:“杀了我!连我一起杀了!”

    我心头一震,这倒是个办法,苏振铭一直用雷震当做盾牌,雷震也一直死死抱着苏振铭,如果我用生命之春点中雷震,从雷震身上生长出来的藤蔓就会将苏振铭也一起缠住,只要他有瞬间的空隙,我就可以补上一记。

    雷震也不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仇人,我和雷震迟早也会有一战,我这么做,也没人会说什么,当下将心一横,一指就点了出去。

    可就在这个,叶知秋竟然醒了过来,一醒过来就伸手一揽苏振铭的脖子,疾声说道:“带我走!离开这里,快!”

    苏振铭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一手拖着雷震,单手抱着叶知秋,一闪身就向茅山上蹿去,动作之快,惊世骇俗,我急忙奋起疾追,边追边喊道:“放手!”

    雷震猛的松手,却被苏振铭一反手抓住了肩头,继续拖着疾行,雷震浑身一阵颤抖,眼神中再度流露出那种死一般的绝望,忽然嘶声喊道:“徐镜楼,我只能做这么多了,能不能杀了他,就看你的了!”

    轰的一声炸响,扬起一大片血雾,雷震是霹雳雷家的老大,他身上当然有霹雳弹,为了不让自己被吸尽功力,他将自己炸成了碎片。

    距离这么近,苏振铭自然也受到了波及,身形直接被炸飞了出去。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